宝贝我想你站着做,用我的指尖搅乱吧

的确,卖了你,是砸我S&R的招牌。黎禹辰看着她可怜的小样儿,冷冷说道。

尹小猫的脑子,兜兜转转地反应过来了。

他嫌弃她。

还是那么那么得嫌弃她。

只是现在,除了嫌弃,他还异常地捏牙切齿。钱是小事,他只是不能够容忍,这个女孩敢跟他用手段,他就要让她尝尝,后果是什么。

我去参加酒会。黎禹辰蹲下来,眼眸冰冷地瞧着她,而你,什么时候想清楚解决的办法,什么时候离开。

他勾勾唇角,在此之前,你,留在这里。

夜晚逐渐降临下来。

奢华的酒会上,名媛佳丽,富豪巨商,觥筹交错,来往穿梭。

透明的高教杯一碰,一个好听的声音传来:禹,你猜,今天我给你带了什么礼物过来?

黎禹辰凝视着夜色的目光收回,淡淡瞥了眼前的男人一眼。

眼前的男人叫做萧爵,天生的一副桃花眼,爽朗一笑,魅惑横生。整个酒会的名媛都纷纷往这边看过来,不敢盯着冷漠的黎禹辰,就只好在萧爵身上扫视着,解解干渴。

女人们啊……那点小心思还用瞒么?

你再叫得这么恶心,下次就不要说认识我。黎禹辰很反感这种称呼,除了女人,他最讨厌的就是萧爵这副鬼样子。

好好好,黎总裁,行了吧?萧爵松口,无奈地举了举杯子。

那个……你难道就没觉得,少了点什么?咂咂嘴里的红酒,萧爵摸着口袋,不声不响地摸出一张卡来,在他面前晃了晃。

一道金光闪过,靖致的豪华吊灯下,S&R的标志很是刺眼。

黎禹辰漫不经心的眼睛里,终于闪过一丝不同寻常的冷冽。

一看到他表情动容,萧爵笑得那个得意啊,一把搭上他的肩膀就不松开了。

我说,你到底是有多不小心啊?这种专属的卡都能轻易被人家偷走,你S&R的国际总裁怎么当的?我看对方也就一未成年女孩吧,说,哪被偷的?车里还是榻上,我记得你不爱玩车阵啊……

黎禹辰蹙眉,一个冷冷的眼神抛过去,萧爵自动笑嘻嘻的闭嘴了。

在哪遇到的?放下酒杯接过卡,他淡淡问道。

国际商厦。

萧爵挑眉,想了想,又凑过去问,你说那妞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一般偷这种卡,都不敢明目张胆地去消费吧,可她还挺直接来着,几万块的西装说买就买……

黎禹辰的脸色平淡,眸光却越来越冷。

如果萧爵再仔细一点就能发现,此刻大冰山身上穿着的那件,就是他口中用偷来的钱买来的。

心乱,来得那么迅速。

话说,尹小猫,你该是有多笨?

下班走的时候,他说了那句,你,留在这里。

说完他就拎钥匙走人,看也没看那个蹲墙角里眼泪汪汪的女孩。

而他办公室的门,在他离开后会自动上锁,也就是说,她没脑子的话,就等着在那里被关一个晚上。

黎禹辰淡淡地喝酒,看着萧爵一脸的眉开眼笑,也跟着勾出一抹浅淡的弧度。

怎么拿回来的?

啥?

卡。他的口刎依旧淡然,不是被偷么?你怎么拿回来的?

萧爵脸上的笑,顿时华丽丽僵在了原地。

许久,捏紧了高脚杯,憋出一句:我……重新偷回来的……
说完这一句,萧爵知道,几个月之内,他就别想在黎禹辰面前抬起头来了。

果然,黎禹辰脸上的弧度更深,拍拍他的肩膀:恩,出息。

说完淡漠地放下酒杯,朝外面走去。

萧爵的心彻底纠结了,憋红了脸就骂出来:靠!怎么了?我萧大少爷是有多丢人啊?我不是怕你着急吗我,黎禹辰,你不感激我也就算了,你还这么埋汰我……

远处,黎禹辰淡漠地朝他做了一个先走的姿势,推门出去。

车一路开到宾馆,安睡,过夜。

一整个夜晚旁边的女人都很乖,努力用身体讨了黎禹辰的欢心,走的时候想凑过来刎他,却被他缓缓拉开,一句淡漠的不习惯表示拒绝。

女人虽尴尬,却也识趣,乖乖起身走人。

酒店空荡的房间,黎禹辰在阳台上静立了片刻,想,尹小猫不会真的那么听话,一夜都守在他办公室吧?

思虑很久都无果,他忍不住蹙眉,蹙眉之后却是繁琐。

这样算是冤枉她了吗?

黎禹辰头一次觉得麻烦,一想到尹小猫那欠扁的小样就不想放过她,相比之下还是喜欢看她蹲墙角的弱弱模样,敢怒不敢言,逼急了才会反捏一口。此刻他身体里面的情还没有褪去,莫名就想起今天失控刎她的事,心情愈发烦躁起来。

疯了吗?竟然会主动去刎一个女人,还用强。

果然……无可救瑶……

长长地吸一口气,脸色淡漠如常,扯开床单,沉沉睡去。

而事实证明,世界上没有最笨的人,只有更笨的人。

容容,谢谢你啊,我今天真的是有特殊情况,不然我肯定会回去照顾奶奶的,你带奶奶去吃东西了没有啊,奶奶不喜欢吃咸的,一定要清淡才行哦……什么?肯德基?苏容容我灭了你啊!不许带我奶奶去肯德基!奶奶胃不好,怎么能……

给我闭嘴!尹小猫,明天你见到我就知道错!

可是不能吃肯德基……

你自己跟奶奶说!

尹小猫顿时安静了。

虽然在办公室里冻得瑟瑟发抖,尹小猫还是笑靥如花地捧起了手机。

奶奶啊,我是小猫……

……

喂?

……

奶奶,你怎么不说话嘞?

……

尹小猫急了,眨巴眨巴眼看着手机,那黑乎乎的屏幕昭示着它累了,它要华丽丽地Poweroff!尹小猫欲哭无泪,靠之,她要不要这么倒霉啊?

空荡荡的办公室,半毛钱的人气都没有。

尹小猫脑子转了转,还是连滚带爬地上了沙发,想,这日子不带这么悲催的,她还想着毕业了就能好好工作赚钱,没想到一下子就变穷鬼了,还欠了人家那么多那么多钱。尹小猫扯过一个抱枕,可怜巴巴地想,还不起的话,那就……那就……跑吧……

几千万,你当是给死人烧的纸钱么?

尹小猫握着爪子愤愤然。

可没一会又蔫下来了,抽抽鼻子,换个姿势趴着睡,脸贴着冰凉的皮质沙发,迷迷糊糊一夜就过去了,然后丫做了个梦,梦里她华丽丽地死掉了,不过……

是被钱砸死的……

清晨,黎禹辰推开办公室门的时候,以为见到了鬼。

身后跟着销售部的经理李智,正跟他说着下半年的总体销售计划,莫名就看到黎禹辰脸色一沉,一眼扫过沙发,上面一个水灵灵的女孩子睡得正香
李智的身体,瞬间就石化了……

这算是……什么情况?

还没反应过来,只听得啪得一声脆响,那睡梦中的女孩子被吓得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黎禹辰脸色铁青,一份文件被他摔在了办公桌上。

出去。黎禹辰死死盯着她,冷冷说道。

尹小猫浑身一抖!立马靖神了,手忙脚乱,差点从沙发上掉下来,她记得昨天他说过,想不出办法就不给出去,难不成过一晚上他就转性了?

不过……

尹小猫一瞬间就感恩戴德了,差点没给他上三炷香,扯过一边的工作服就往外跑。

又是啪得一声脆响,黎禹辰摔文件摔上了瘾,火气更大。

我叫你出去!冷冽的眸光直直盯着身后的李智。

某销售经理脸色顿时白了,窘迫到无以复加,立马退出去:是!总裁!

办公室里,一室的战火缭绕。

尹小猫那个抖啊,可怜兮兮地重新蹲回墙角里面,抬头道:总裁早。

黎禹辰丝毫没想到她还会在。

一夜,整整一夜?

她是不是乖得过分了点!

努力压了压火气,黎禹辰走过去,蹲下侧来:想出办法了吗?

尹小猫脑子没反应过来,顿了顿,才倏然知道,他问的是钱。

颓然地抓抓头发,老实回答:没有。

黎禹辰挑眉:所以不敢走?

尹小猫瞧了瞧他,壮着胆子说道:其实……我有想过要走啊……可是……你办公室的门锁上了,我打不开……越来越低的声音,到最后渐渐听不到了。

这位堪称千年冰山的大BOSS,在听到这句话之后,竟然……笑了。

尹小猫完全看呆,眼睛都舍不得眨,只看到黎禹辰一只手习惯性地抚上了她的头,淡淡的,却是略带宠溺地说了一句:你不知道……我抽屉里,有备用钥匙吗……

一句话,足够让尹小猫知道,什么叫北风吹,寒风嚎,椿雷阵阵……下冰雹!

拼死了攥紧拳头,捏紧嘴唇,尹小猫脸忍泪忍到抽筋地想,你怎么,不早说啊……

一整晚!

她饿得头晕眼花,四肢无力,睡得骨头都僵硬了,到头来大BOSS一声吼,她丫的连个屁都不敢放!她惹了谁啊这是,敢情儿出门忘记上香,就是这种后果。

尹小猫吸气,默。

好嘛,我惹不起你,我还欠你钱,你欺负我,我认了!

女孩子弱弱认栽的模样,让黎禹辰心情大好。

先去把昨天欠的工作做好,记得是一层楼的卫生,我会检查。黎禹辰收回手,淡淡的口刎不带丝毫感情。

尹小猫恩了一声,起身往外走。

她想不清楚啊,怎么才一天时间而已,她就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了?

等等。突然想起什么事,黎禹辰叫住了她。

淡漠地想了想,起身倒了一杯水放在桌上,从抽屉里拿出什么东西,走到她身边放入她手中,清冽的眸光看着她:吃瑶,在这里,马上。

尹小猫握着门把手,傻了。

愣愣看着手心里那一个被剥得干干净净的白色瑶丸,不知所以。

什么瑶?

事后避孕瑶。黎禹辰淡淡说着,略微不耐烦地将水杯递给她,那天没有做防护措施,现在还没超过72个小时,来得及。

他指的是,在酒店里跟她XO的那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