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和僧侣 爱吃京葱爆虾的当归 趴下让老子爽死你

小姐,请问你在做什么?一个戏谑的声音从上面传来。

彼时,小猫正掀起一套西装的下摆,仔细端详着什么。

她还想呢,这个西装料子好奇怪,居然还带着人的温度呢……

没想到……

额……尹小猫抬头,没想到大白天的,她居然把一个活生生的人给当成了塑胶模型!

那个……对不起对不起,我以为你是衣服架子来着,我……尹小猫收回爪子,弱弱地解释,惊吓并没有影响她的视力,她居然……又看到了一个美男!

男人唇边戏谑更深,看着自己的衣服,很有满足感。

这妞是在夸他身材好吗?

小姐,搭讪不是这么搭的。不过你的方式很特别,我,还不算很排斥。男人说着倾身,玩味地看着她的脸。

事实上,吸引他眼球的根本就不是这个清纯的柴火妞。

而是她手里的那张金卡。

……印着S&R的字样,右下角还有一排镂空的数字,最旁边是字母YC的标志。

呵……这张卡在全球的持有量不超过十张,怎么会在这个小丫头手里?

尹小猫华丽丽地石化了……

她在赶时间。

尹小猫拼命提醒自己,她在赶时间啊赶时间,半个小时内,任何帅哥的佻戏都抵不过她的一份工作!

那个……对不起,对不起啊。尹小猫随手揪了一套西装就往柜台跑,我不是搭讪,我要买衣服来着……我先走了!

男人眯起眼睛,看着她跑远,更加坚定了心中的想法。

这个女孩子,心里有鬼!

黎禹辰看着桌上那套西装,再看看尹小猫,阴沉的脸色有了些缓和。

西装是浓墨般纯正的黑色,刚好,他喜欢。

而且时间也来得及,尽管尹小猫累得半死,喘得肺都难受,可总算省了计程车钱。

事实证明,就算是再笨的猫,被逼上绝境的时候,也是有可塑余地的。

黎禹辰走过去,手无意地搭上她的头,淡然浅笑:累?

尹小猫弱弱点头。

接着一个激灵,看着他的浅笑,猛地摇头:唔……不!不累!

黎禹辰很满足,抚摸着她的头继续浅笑:去把这层楼的卫生重新做一遍,你就可以下班了,从明天起,你还是市场部的营销员。

整……整整一层楼的卫生?

尹小猫以为自己听错了,小心脏噗通噗通,脆弱地跳。

总……总裁……尹小猫握爪,眼泪汪汪地确认,那可是……整整一层楼……

黎禹辰嘴边的弧度未变,淡淡道:两层。

尹小猫瞬间后悔,攥着他的袖子:一层!一层!我扫,我扫还不成吗?

黎禹辰脸色如常:一层,外加厕所和楼层垃圾。

在尹小猫哭出来之前,某终极BOSS拍拍她的脑袋:乖,早做完,早回去。

尹小猫此刻清楚了,什么叫腹黑?就是他明明对你笑着,心里却在拿针戳你的肉,咝咝地疼!

尹小猫现在,哪里都疼!

蔫蔫地往门外走,还没出门就听到他冷淡的一声:卡呢?

哦。尹小猫再蔫蔫地回来,摸着口袋里的卡还给他。

可!是!

指尖触到口袋底端的时间,尹小猫再次华丽丽地想哭出来了。

黎禹辰没心思跟她耽搁那么久,一挑眉,看着她
尹小猫假笑,再假笑,整只手掏进工作服前面的口袋里去翻,左翻,右翻,在虚握住一把空气之后,她华丽丽地浑身冒汗了。

不见了。

那张卡!不见了!

黎禹辰明显察觉了她的不对,墨色的眼眸看着她,不动不移。

尹小猫整个口袋都翻遍了,连早餐时候用过的餐巾纸都翻了出来,可是,就是没有那张宝贝的金卡!

不见了……带着哭腔,尹小猫一把将工作服拽下来,倒着往下抖,我买完衣服就放在里面的,怎么会不见了……

黎禹辰抿唇不语,可显然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看着她演戏,不动声色。这种表面清纯内心贪财的女孩子,他见过太多,可就是没见过像尹小猫这种,装可怜装得那么逼真,连眼泪都快下来了。

一般演戏演到一种程度就开始求饶道歉,甚至开口跟他讲条件,什么拿身体来换之类的,不是吗?她怎么还没动静?

哼,那些女人,都以为自己是谁?

总……总裁……尹小猫站在原地,眼泪汪汪,我好像……把你的卡给弄丢了……

黎禹辰冷冷一勾嘴角:那你知道,里面有多少钱吗?

尹小猫囧,摇头:不知。

黎禹辰笑得更深,靠在转椅上,面色无辜,淡淡道:怎么办?那里面有几千万的资金呢……既然丢了,你要怎么补?

轰……

尹小猫觉得,这次不是她的世界塌陷了,而是整个宇宙都塌陷了。

几……几千万啊……声音都发颤了,尹小猫伸出指头数着,那得是多少个零啊?

数着数着,她就眼冒绿光了……

容容,我在做梦是不是?你来掐掐我,我一定是在做梦……

尹小猫,是吗?黎禹辰第一次正式叫她的名字,很轻缓,也很冰冷。

尹小猫呆住了,不知道怎么回答,就看着那位尊贵的美男满身凛然起身,朝她走过来,俯首下去盯着她的脸:你觉得,你有几个胆子,敢跟我玩这套?

冰冷到能将人冻僵的口刎,从他的薄唇里溢出。

我……我……尹小猫被吓到了,事实上,她有点不理解他的意思。

我给你的卡,你敢放在工作服的口袋里?黎禹辰冷笑着,捏住她的下巴,你当是废纸是吗?

不是,不是不是。尹小猫泪光盈盈地解释,我浑身没口袋,我就只有放在这,我以为会在的,可能是回来的时候跑太快,我不知道怎么就掉了……

天地作证,她说的都是实话。

黎禹辰脸色更冷,尹小猫,你的借口还真不是一般得烂,只是我现在没心思听那些,你来告诉我,昨晚爬上我的床,就是为了这些吗?

尹小猫满是愧疚的脑子,被他轻巧的一句话,轰了个外焦里嫩!

他是什么意思?

昨晚的事情,被他当做阴谋,真相是她尹小猫个杯具想要勾撘总裁,索性把人家XO了,这些还不够,还想骗人家的钱,几千万啊几千万,够她过好几辈子了。

可!是!

黎禹辰,你不要胡说!尹小猫回瞪着他,柔弱却倔强,随便乱猜人家想什么,你有强迫症吗?不就是卡丢了吗,我……

她很想豪迈地说一句我赔你可是,可是……

呜呜,小猫,那是几千万的金额啊,就算卖了她也赔不起……
你怎么样?黎禹辰逼问,我把你卖了,会有人买吗?

……靠……

他们的思维,还真是惊奇地相似啊……

我……我赚钱赔你……实在没有其他的办法,尹小猫带泪看着他,努力向他证明着,她是良家女孩,不可能去偷去抢去骗,更不会傻不拉叽地去犯罪。

所以,就只有赚钱赔给他了。

黎禹辰只觉得,当初没有选择一把掐死她,真是个错误的决定。

此时,内线电话突然响了。

总裁,晚上的酒会是七点的,车准备好了,现在要走吗?总裁秘书的声音很动听。

黎禹辰冷然道:等我十分钟。

挂了电话,他转身,双手紧紧握住尹小猫的肩膀,力道之大,快要将她骨头都捏碎。

尹小猫倒吸一口凉气,瞪大眼睛看他。

……他不会就想这样掐死她,然后毁尸灭迹吧?妈妈呀,她还不想死!

黎禹辰拉近她的身体,漠然道:你有什么赚钱的资本,说来听听?

我……我……尹小猫已经褪软了,我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呜呜,天上打个雷劈死她吧,被这个腹黑近距离地逼问,感觉真是生不如死!

黎禹辰脸色愈发阴沉:你在想什么?脸这么红?像是想到了什么,目光缓缓移向她的颈子,那里是牛奶般的柔白,雪月得不可思议。

尹小猫被他的眼神华丽丽地吓住了。

靠之……他这种眼神,应该是她问他在想什么才对吧?

黎禹辰眸子里闪过一丝冷冽的光,修长的手指作势要扯开她的衣领:我刚刚想起,有一些夜店,专门收你这种女人,价钱开得很高。

清纯到滴水的女孩子,脸蛋还算不错,人呆呆笨笨的,最适合不过。

尹小猫差点嗷!得叫出声,脑子嗡嗡的只有一个感觉,黎禹辰不会轻易跟人开玩笑,他说会卖了她,就真的会卖!

总裁!尹小猫哀叫一声,手紧紧拉住领口,那个……我不值钱,我真的不值钱的……求求你别卖我,你卖了我,奶奶怎么办啊……

尹小猫快哭出来了,向后躲,一副被无理冒犯的样子。

这种调调,看得黎禹辰一阵火大。

值不值钱,不是你说了算。淡漠地说出一句话,黎禹辰冷冷扣住她的腰,拉开她的手,俯身刎了下去。

凉薄的唇,刎上去却是热度的感觉,霸气而不可抵抗。

黎禹辰说不清是怎么了,这女人,以为谁都想碰她吗?昨晚连他的床都上了,还想装着多纯洁?

啊……尹小猫尖叫,推着他的匈膛,背后一个趔趄,倒在了沙发上。

她哪里见过这种阵仗啊,这么大个男人欺负她一个小姑娘,还说得那么冠冕堂皇,她往后缩着,哭哭啼啼地哀声求他:别,黎禹辰,我错了,我不是故意弄丢你的卡,我还你钱行吗?你别卖我,我不要去夜店啊……

唇下的肌肤,雪月丝滑。

黎禹辰想不起昨晚是怎么跟她悱恻的,可是现在尝到的滋味,果然不错,再加上她软着嗓子一声一声地求,他猛然就想着如果清醒之下吃掉她,感觉会不会很好?

一动这个念头,黎禹辰蹙眉,猛地一把丢开她!

尹小猫顿时激灵了,眼泪汪汪地拉住衣领,滚下沙发,缩到了墙角。

这个男人,沉静惯了,偶尔的发狂,居然这么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