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安分的手在身上游荡,横冲直撞的进入

  季南初说到这份上了,易又瑾自然是不说什么的,大手一把盖在季南初的头上,像是揉着小猫小狗一样,动作既粗鲁又充满暧昧的宠溺。

  易又瑾,你干什么弄坏我的发型,等下还要上台的!季南初美眸瞪圆,易又瑾就是个麻烦精,时不时给她增添麻烦。

  唔,小初初,这叫凌乱美,这样才能够和我这一身狂野休闲搭配啊,你说是不是?易又瑾一派的理所当然的说,又揉了一把季南初的头发。

  季南初知道易又瑾的性子,越跟他计较,他越要跟你杠,所以她干脆不理会,随便易又瑾闹了,反正她又不是今天的主角。

  傅时漠和蓝心儿来到四季酒店的时候,刚好看到易又瑾面带微笑,亲昵的揉着季南初海藻般的长发,而季南初也不阻止,脸上还带着淡淡的浅笑。

  这么多年来,傅时漠还第一次看到季南初的笑容。

  以往他不是没见过,只不过在傅时漠看来,都充满功利目的的。

  今日的季南初,穿着一条吊带薄荷绿的雪纺鱼尾裙,露出纤细雪白的手臂,腰上束着深绿色的腰封,完美的突出了上身的丰满和下身的挺翘,前凸后翘,腰间没有一丝赘肉,完全看不出她是一个三岁小孩的妈妈。

  随意披散的长发,一举一动间,都散发着女人味。

  在傅时漠的角度看过去,季南初只到易又瑾的肩膀,更加显得她娇小玲珑,透着一种让人想要保护的纤弱,却丝毫不逊色于已经红极一时的易又瑾,反倒有种男才女貌,天造地设的感觉。

  傅时漠黑眸更冷,难怪季南初这几年来过得如鱼得水,被傅家不承认的她也没有丝毫憔悴,原来是有小鲜肉的滋润。

  他还好奇像易又瑾这种已经冲出国门的小生怎么突然来这里演一个红色纪念电影,原来是有人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勾搭上了。

  这个女人还真是越来越不知廉耻底线。

  易又瑾再三不停,终于引来了季南初的不满,但是她正要开口的时候,易又瑾却越过她的脸,嬉皮笑脸的看向她的身后。

  嗨,鼎鼎大名的金主爸爸来了。易又瑾一开口就夹枪带棒的。

  季南初一愣,转身看向身后。

  目光对上傅时漠的时候,她呼吸微微一顿,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

  越过阳光看向他,人就在她的面前,却有种隔着千山万水的疏离。

  深蓝色的定制西装,衬托的他身材修长挺拔,俊逸的面容,立体的五官,一如既往的精致绝伦,仿佛上帝精心雕刻,如天外诸神,不染凡尘。

  季南初暗暗吸气,心神有一瞬间的恍然,傅时漠是典型的真人要比上镜出色,高冷稳重,睿智卓然。

  即便就是站在那里,就已经能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只是,傅时漠一开口,却是那么的毒辣无情:难怪季总经理能够三年内成为傅氏优秀的员工,原来是靠和男人勾勾搭搭打情骂俏得来的,还真是不容易。

  勾勾搭搭四个字,傅时漠特意加重,满是嘲弄轻蔑。

  季南初早已经习惯了傅时漠的冷嘲热讽,此时美艳冷傲的小脸上波澜不惊,回答淡淡:上行下效罢了。

  简短漠然的一句话,锋芒锐利,傅时漠当即俊容更阴沉了几分,只是他还没有开口,一旁站着的蓝心儿就勾上了傅时漠的手,极为不屑的瞥了一眼季南初。

  时漠,这里的阳光太毒了,我们进去吧,人家可不想被晒黑。蓝心儿红唇微微的嘟起,娇嗲嗲的摇着傅时漠的手臂,用自己高耸的事业线蹭个不停,还时不时挺着胸,炫耀的瞪一眼季南初。

  傅氏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季南初说过要她来挣流量挣热点,他们公关部市场部以后一视同仁不加推的事情,蓝心儿可是知道的。

  季南初这种要求,对蓝心儿来说无疑就是故意笑话她没有本事。

  如果一般情况来说,再怎么火的女艺人,也不敢在原配老婆的面前,挽着人家的老公进去,但是蓝心儿就是有这样的把握,傅时漠会为了她,一点都不给面子季南初。

  果然,傅时漠瞬间换了一副面容,反手就搂在蓝心儿的腰上,对她温柔亲昵,那赶紧进去,我可不想看到一个黑溜溜的心心。

  两人浓情蜜语,耳鬓厮磨,渐渐走远。

  狗男女!易又瑾气愤的要冲上去,亏得季南初手疾眼快的拉着:你想干什么,你这冲上去,马上的热搜就是当红男艺人暴力打人,傅氏夫妇双双出轨,那不光你砸了名声,新片就真的打水漂了。

  打水漂就打水漂,这片子有这么一个演技烂,样子丑的女一号,你还想有票房不成?易又瑾双拳抓的咯咯响的,好不容易才忍住了怒火。

  这不是还有你吗?季南初拍拍易又瑾的肩膀,你先进去吧,我不想这时候又多一些没有必要的八卦,对你对我都不好。

  他这三年下来,都渣成什么样了,女人就没断过,你头上也绿的发光,真不知道你怎么忍的下来的。易又瑾骂骂咧咧个不停,一把抓住季南初的手:要是我,傅时漠不仁我也不义,他能找整容脸,你也能找小鲜肉,我牺牲一下,送他一片草原。

  易又瑾的动作太快,力度又大,季南初还没来得及拒绝,人就已经被拉到了红地毯上了。

  四周围的摄像机啪啪啪的响,季南初也只能稳住,面带微笑,任由易又瑾搂着她的腰,在红地毯上不断的微笑拍照。

  傅时漠是投资商,本身就带着不少话题,走到哪里都是摄像机不断的,连带蓝心儿倒也被炒热了不少,即便又热度红遍国内外的易又瑾在,都丝毫不受影响。

  尤其是时下最流行最热的就是八卦话题,夫妇和新片男女主分别进场,就是第一大绰头。

  立马就有记者把麦克风送到傅时漠和蓝心儿面前了:蓝小姐,网上拍到你和傅总共度良宵,有人说你是潜规则才有新片的女一号,对此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蓝小姐,傅总三年前就结婚了,你不觉得这样的行为是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吗?

  记者的问题犀利而又直白,一个又一个的问题,处处有刁难砸场的意思。

  虽然早有预料这个场面,但季南初跟在后面,微微的皱了皱眉头。

  各位,这些都是网上博热度的炒作而已,傅总的身价,用得着潜规则吗?蓝心儿撩了一把头发,露出一个自以为极美的笑容:我和傅总相识的时候,他还没有结婚的。

  蓝心儿这话,说的是十分巧妙的,一是解释了她没有当第三者,二是在暗喻季南初才是那个第三者。

  这就印证了当年傅时漠为什么不愿意娶季南初的原因。

  这一点,蓝心儿找私家侦探查出来的。

  这么一说,季南初皱了皱眉头,这让她想起了傅时漠和苏昕。

  季南初即便是站的远远的,但是仍旧有眼尖的记者看到,不嫌把事情搅得更乱的冲到季南初的面前:傅太太,蓝小姐说的是不是你才是破坏她们的第三者呢?

  是啊,听说当年你和傅总是奉子成婚,这到底是不是事实呢?

  今天傅氏投资的新电影开机,为什么傅总却和蓝小姐一同出席,你和易先生又是什么关系呢?

  傅先生,傅太太就在外面,你为什么却带着蓝小姐进场呢?是不是就真如蓝小姐说的,你们早就认识了?蓝心儿扔下个重磅,记者又忍不住想要得到证实。

  ……

  记者的问题问个不停,几乎是一个接着一个,蓝心儿说了该说的,她便只是微笑的倚在傅时漠的怀里,并没有再说话。

  傅时漠看了一眼被易又瑾搂着的季南初,深邃墨黑的眼眸微沉,并没有回答记者的话,反倒是低声在蓝心儿耳边说话,引得蓝心儿频频娇笑。

  这一个反应,不言而喻。

  季南初收回视线,面对一个个麦克风闪光灯以及照相机,季南初依然目光清冷,带着一贯职场的微笑。

  十分感谢大家对我们傅氏红色纪念主题电影的关心,这一次为了代表傅氏对这一次新电影的重视,和男女主角入场,是公司商议后的决定,所以你们所说的,都是公司的策略。

  不管是傅总和蓝小姐,还是我和易先生,自然都是投资商和艺人的合作关系。

  从心儿加入傅氏的传媒分公司开始,就是我和傅总一直看着成长的,我们之间的关系表面上是上司和下属,私底下就是亲密的朋友,我们都把心儿当孩子一样看待,心儿是一位很专业有坚持有底线的艺人,所以这些年才能够一步步走到如今的位置,希望大家不要因为捕风捉影的照片,就对她的为人有什么误解。

  误会的我们不要紧,你们可不能误会心儿,我们心儿可是会伤心的,心儿,你说是不是?

  季南初最后一句话,将火递回到蓝心儿的身上。

  时下的艺人,无论是人设还是不是,塑造的形象都是积极向上,励志努力的,蓝心儿自然是不例外。

  一贯走清纯玉女,甚至把不出名的原因归在没有接受任何的潜规则。

  所以季南初捏着的就是蓝心儿这一点,不管她愿意不愿意,蓝心儿只要想要在这个圈子混,她就得承认季南初说的话。

  毕竟当下,网友对小三上位可是零容忍的,这些年因为出轨已婚男人的小迪,还有港圈的小颖,一个个可是被全民封杀。

  所以蓝心儿得意的笑容一下子僵硬了,她真是恨死了季南初这毒辣的白莲花手段,装的自己跟圣母一样,简简单单的就逼她撇清和傅时漠的关系。

  正如之前,季南初能够一句话,说停止她的一切包装推销,就停止!

  蓝心儿心里窝火,但是面上还是极力维持着笑容,季总说的没错,对于那些不择手段上位的行为,我一贯是最不齿的。

  蓝心儿这么一说,无疑就是证实了她和傅时漠没有任何的关系,季南初和傅时漠之间的关系依然是没什么问题。

  所以当事人都这么说了,记者也没有什么能够追问的,虽然不甘心,但是也只能暂且放过这神秘的四人关系。

  很快的就到了红色纪念电影的开机仪式,傅氏打算的营造一个具有特殊意义的度假村,所以这一个电影尤其有意义,请来的主持人都是小芒台的大咖,不过就是几句话,就让场内十分和谐。

  很快就到新电影全体演员的合照宣传时刻,就在众人刚刚上台拍照的时候,场外传来一阵混乱的喧哗。

  贱人,你给我出来!

  季南初正是和助理聊着接下来的进程,听到喧哗的时候,也并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怎么回事?

  季南初没想到会有人来捣乱,秀眉轻轻的蹙起,朝着外面走去,她作为今日开机仪式的投资商的公关部经理,自然是要去处理的。

  越过人群,季南初看到一个年纪四十多岁的女人,衣着倒是光鲜,浑身上下都是名牌,只是和一张狰狞的表情不太搭。

  来人身后,还有好几个年纪不相上下的。

  季南初更加疑惑,她预料过突发事件,但是没想过会有一波中年妇女来闹事。

  这是闹哪一出?

  诶,这不是新正有限公司老总的老婆胡丽吗?也是这部片的投资商之一,我见过他们的合照!有眼尖的记者立马认出了来人,立马冲了过去。

  记者见惯了八卦,天生敏感,自然知道这时候有人闹事,肯定不简单了。

  有好戏看了。

  叫做胡丽的女人在记者的开路下,直冲向高台,一帮人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情况下,胡丽就朝着蓝心儿扇了一巴掌,还要身手抓向蓝心儿的头发。

  蓝心儿虽然嚣张,但是始终就是个养尊处优的女人而已,哪里比得上胡丽这种中年女人,当家就被打蒙了。

  贱人,不要脸,居然勾引我老公,表子,我打死你这个臭表子
胡丽这么一打,当下所有人都明白了发生什么事了。

  蓝心儿勾引的有妇之夫啊!

  这新闻劲爆啊!

  季南初看着这一场混乱,皱着的眉头扬了扬,傅时漠虽然不是不近女色,但是也是个有洁癖的人,现在是无所谓了,还是说,看到跟苏昕相似的人,就这么不计较了?

  猜测刚刚起来,就被季南初压下去了。

  至于蓝心儿,像是被胡丽打的懵了一样,只有一个劲的想躲。

  可是记者当然不会放过她,争先恐后的伸着麦克风要蓝心儿给交代。

  刚刚还那么人格高尚的立了个flag,这么快就被打脸了,还是在这么多人的情况下被人扒下高尚的外衣,暴露在摄像机的跟前。

  下一秒,恐怕蓝心儿就要成为热搜第一人了。

  高尚节操女艺人蓝心儿,勾引。

  季南初连热搜的标题都想好了。

  胡女士,你说蓝心儿小姐勾引你丈夫章大导演,有没有证据呢?记者逮住胡丽,纷纷的开口问。

  呜哇!刚刚还凶神恶煞的胡丽,一下子就变成受害者一样了,一把眼泪一把鼻涕:我也是个要脸的人,没证据我能来到这里闹?

  胡丽这么一说,大家就眼睛一亮,等着胡丽拿出证据。

  这就是照片,还有他们开房的视频!胡丽丢出放大版的照片,那是白花花的床照,照片上,新正老总就是半个侧脸,但是蓝心儿可是好几张特写。

  证据也有了,连带视频也有记者马上就放上了大投屏。

  场面更加混乱的,所有的麦克风直指向蓝心儿。

  蓝小姐,你能来解释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你什么时候勾引了有妇之夫的?

  傅总,你们红色主题电影宣传的积极向上,励志努力,但是现在你们的女主角却是个小三,在你对此的有什么回应?刚刚傅太太说的,是不是存在欺骗媒体?

  接二连三的变故,还有记者咄咄逼人的问题,措手不及的蓝心儿根本不知道怎么回应,想要朝着傅时漠那边躲过去,然而对于这种混乱向来厌恶的傅时漠,自然是不会参与的。

  一下子,孤立无援的蓝心儿终于崩溃的大哭出声,想要拒绝回答记者的问题。

  本来已经不耐烦的傅时漠,眉心皱的更紧了,季南初收回目光,言多必失,作为绯闻男主角之意,她知道这个时候傅时漠是不会出手的。

  季南初想了想,冲着朱莉低声:你让秦朗找保镖拦着这些记者,让他们都退开,让公关部的人马上压下这些消息,不惜一切代价。

  季南初动作凌厉的处理好一切,就连回到后台的休息室。

  对这件事,季南初实在是有点烦躁的,这件事表面只是原配打小三的狗血事情,实际上就是牵涉到了这一次新电影的女主角。

  在开机的时候闹出这样的新闻,可想而知多么的麻烦。

  季南初走进后台,就看到坐在沙发上,修长的双腿放在茶几,一手抱着手臂,一手夹着烟的傅时漠。

  烟圈一层层的飘散,男人的眉目渐渐的露出来。

  这样的傅时漠,冷漠之中带着浅浅的不羁,像是蓄势待发的野狼,带着一种野性的魅力。

  季南初看了看周围,却没看到蓝心儿,只能冲着傅时漠直接询问:蓝心儿在哪里?

  本来就看到季南初的傅时漠,这时候倒是正眼看向她,一身雪纺裙子的季南初本来应该是娇柔妩媚的,此时却是干练利落,有种雷厉风行的气势。

  不过,季南初的确是雷厉风行,三言两语安排好他们退到幕后,接着就制止网上的热搜,现在短短十分钟时间,就已经处置外面闹哄哄的人。

  不得不说,季南初这一番应对策略十分漂亮,这傅氏的公关部总经理当之无愧。

  傅时漠垂下眸,看着手中烧掉了半截的烟,不对,季南初何止公关厉害,心机手段也相当高明,不然三年前怎么可能从一个声名狼藉的落魄名媛,爬上了傅太太的位置?

  不然,她如何逼迫的苏昕至今仍旧毫无踪迹?

  厉害厉害,季总的演技真是让我佩服,你不去当戏子真的是亏了。傅时漠弹了弹烟灰,收回长腿,面容轻慢看向季南初:导演这么一出戏来,成功的报复了心心,这时候又来当好人,季南初,你现在是不是很痛快了?

  这跟我没有关系。季南初知道傅时漠不相信,但是她还是解释了一句。

  果然,傅时漠当场就勾唇笑了,只是笑容充满了讽刺。

  你这句话,我三年前就听过了,所以你也没有必要在这里装无辜,在我看来,都只是虚伪造作罢了。

  傅时漠看向季南初的目光像是夹着冰渣子一样,话音凌厉冰冷,明明十分温柔的声调,却给人一种致命的犀利。

  季南初没有什么反应,耸了耸肩:我季南初可能真不是什么好人,但是我爱惜自己的劳动成果,这种伤敌八百,自损一千的事情,我不会做。

  况且,蓝心儿不是傅总第一个女人,更不会是最后一个,这样的对手,还不值得我季南初毁掉自己的心血报复,不是么?

  傅时漠黑眸咻地眯起,一丝危险的光芒从眼底迸出:季南初,你倒是很清楚局势,你凭什么认为,心心不会是最后一个?

  很合理的解释,在傅时漠的眼里也只是狡辩,季南初抿唇,不打算说话了。

  傅时漠凌厉的剑眉又紧皱在一起,幽深的黑眸之中酝酿着怒火,就像是蓄势已久的火山,即将从他的眼底里面喷薄而出。

  就在这个时候,傅时漠的手机咚咚的响起,也将他濒临在边缘的怒火压了压。

  傅时漠掏出手机,不过就是看了一眼,就已经面露出不耐烦的直接挂掉。  

  手机光芒,照在傅时漠的脸上,给他的脸上增添了一丝浓重的阴影。

  他的电话刚刚停了,季南初的手机就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