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泥by青灯po 男生女生一起差差差带痛声

主任的脸憋得通红,摇着头摆着手,唯恐避之不及:不是我不是我啊,小猫,你赶紧想想怎么得罪了总裁,我说你这么乖一小姑娘,被S&R点名解雇,以后哪里还敢要你啊……

于是,问题严重了!非常严重!

尹小猫一直以为黎禹辰是嫌弃自己,可是没想到,他不仅嫌弃,还要将她赶尽杀绝!这年头找份工作容易吗?赚个钱容易吗?凭什么他一句话,说解雇就解雇,还有没有天理?

不哭,不闹,尹小猫连工作服都不脱,直接嗖地一声冲出了商场。

总裁办公室旁,严肃安静,极尽奢华。

尹小猫眼巴巴地看着秘书助理,我要见总裁。

秘书助理第N次抬眼看她,那小动物般眼泪汪汪的女孩,身上还印着S&R的标志,一股倔气地站在那,无论她怎么说,就是不走。

小姐,你再这么无理取闹,我就要叫保安进来了。秘书助理淡淡道,没有预约,总裁是不会见的,我劝你还是回去吧,总裁事务繁忙,恐怕没空管你的事。

一个小员工的事情都要靠总裁亲自处理,公司还转不转了?

尹小猫急了,指着门道:他明明就在里面,干嘛不见我?又不是皇帝,还要三拜九叩吗?我就问他一句话,就一句话,你帮帮我吧。

秘书助理失去耐心,直接拨通电话:保安,上来,这里有个……

尹小猫嗷得一声跑过去按住电话,小脸惨白,可怜兮兮道:不要了,这位姐姐,我走,我走还不成么?

蔫了吧唧地走了两步,尹小猫不死心,屁颠屁颠跑过来说:姐姐啊,你跟总裁说,他昨天把充电电池落在我那了,你记得叫他过来拿哦,我就不亲自给他送过去了……

好吧,适当的时候的说谎是必要的。

果然,秘书助理一个激灵,看着她的眼神变得诡异起来。

那个什么……你等等啊。改了个号码,直接打进了里面的办公室。

尹小猫忐忑地等待着,看到秘书助理打完电话狐疑的眼神,更加纠结,没想到她竟然说了一句进去吧,现在尹小猫那个激动啊,当即杀气腾腾地冲了进去。

你凭什么要解雇我?

办公室里正在进行短小的会议,一帮男人看到那个弱弱的女孩冲进来时,华丽丽地顿了三秒,想,这个声音真的是……中气十足啊……

而某位终极BOSS正端坐在办公桌前,静静聆听下属的汇报。

听到那声暴吼,黎禹辰轻轻抬头,眼眸里迅速闪过一丝光。

S&R的工作服穿在身上,让她看起来比昨晚还要小,只是那脸上毫无畏惧的模样比较有震撼力,拳头捏紧了,放在身侧,以备不时之需。

眼里明明是愤怒的,可是一看到这种阵仗,就华丽丽地变成了泪光。

尹小猫贴着墙根,抽抽鼻子道:你凭什么解雇我啊?我又没有勾上司,我更没有消极怠工!我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猪晚,我们家门口收破烂的都没有我勤快,你凭什么不要我啊?我又不是卖不出东西,我又不是缺心眼了心智不全,我又不是贪小便宜违法乱纪,你解雇我,也给个正当的理由吧,公报私仇,你算什么男人啊!

一番话,说出来,让整个办公室呈现窒息般的静默状态。

你算什么男人……
多伶俐的几个小字啊,在众人听来却冷汗涔涔,像是定时炸弹,谁都没想到会从这么个小丫头片子嘴里说出……她死定了……

众人死死垂着头不敢抬,颤抖着想,她真的死定了!

果然,黎禹辰只是静静地听,听完,唇边兀自勾起一抹冷冽的笑。

多久了?没听到有人敢对自己这么说话?

听起来还真是……舒服啊……

旁边的总裁秘书推了推眼镜,冲尹小猫笑得异常神秘友好。想想看怎么能不友好呢?这女孩敢说出这种话,好日子也就过到头了。

出去吧。黎禹辰一个手势,对众人淡淡道,我有点私事,要处理。

众人哗啦哗啦往外走,与此同时向尹小猫表示沉痛的哀悼。

办公室门关上的瞬间,尹小猫才察觉到危险。

当一男一女共处一室的时候,一般会有两种情况,一种是类似于昨晚那种的,另外一种,是类似于耗子被猫逮到之后的情景……

咕咚尹小猫再次紧张地咽口水。

黎禹辰抬起头,修长的手指还夹着一支笔,冲着她淡淡道:再说一次,刚刚那句话。

额……哪句?

好吧,尹小猫其实哪里都好,只是偶尔脑子会短路而已……

那个……你算什么男人……她很乖地再次重复了一遍,忍不住颤抖起来,眼神很是悲戚地看着眼前丝毫不动怒的男人。

呜呜……你不要以此为借口来惩罚我啊,明明是你自己叫我说的。

黎禹辰手里的笔顿了顿,啪得一声掉在桌子上。

她居然,真的敢说。

起身,绕过办公桌,黎禹辰眼睛紧紧盯着那蜷缩在墙根里的女孩,双臂撑在她两侧,俯首下去,强烈而霸道的男性气息包围过来,擦过她雪月的侧脸。

我算不算男人……你昨晚不清楚吗?恩?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最慜感的耳垂处。

一瞬间,尹小猫的脸腾!得红了。

黎禹辰早上等她出了酒店以后,才发生榻上那抹刺眼的嫣红。

她,是第一次。

对酒后乱性这种事情,黎禹辰一向能避则避,避不过了就当随便玩玩,之后必须烟消云散,而对对方来说,敢上他黎禹辰的床一次,就不要想着再上第二次。

他有洁癖,不会跟同一个女人做两次同样的事。

可是对尹小猫来说,这算什么?

屁颠屁颠地帮他收拾干净房间走出酒店,还不忘了帮他叫一份早餐,之后果然不再悱恻,乖得让人捏牙切齿,而现在好不容易有胆子冲上来找他,居然是为了那份小小的工作,她还吼得这么理直气壮,叫他不要公报私仇?

尹小猫,你惹到我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过我黎禹辰是不是你能惹得起的人?

气氛,诡异而悱恻的气氛。

脸红归脸红,尹小猫还真的仔细想了想,想着黎禹辰昨晚的体力和需求量……

很正经地抬起小脸,尹小猫说道:总裁,你很男人,可是那是对那种事情而言啊,可是对解雇我来说,那就不一定了啊……

黎禹辰双手撑在她身侧,看着她,很想把她狠狠掐死。

只是,就这么掐死她,就太便宜她了。

你很想留在S&R,继续当我的员工?黎禹辰语气淡漠,第一次拿正眼看她,粉嫩的唇,小巧的脸,头发柔柔地散着,愣愣的,乖乖的。
一句话让尹小猫听愣了,下一瞬立马热血沸腾起来。

她完全忘了自己是冲上来讨公道的,只知道眼前男人清冽的眸光简直能普度众生,天知道在S&R,一个刷马桶的工资都高得令人咋舍,别说让她当员工了,就是让她天天蹲S&R拖地扫厕所,她都眼泪汪汪感恩戴德。

从西装内侧的口袋拿出一张靖致的金卡,黎禹辰唇边闪过一丝浅笑,冷冷放到她手中。

晚上有酒会,我需要一套西装,去吧。

好吧,尹小猫双手捧着那张卡,金光闪闪到让她觉得有千斤重。

唔?唔。

也就是说,是要让她去帮他买西装喽?

可是,人家还没有得到回应啊?那个解雇协议都已经发出去,到底能收回来不?

尹小猫急得在办公室团团转,想,说不定这是总裁在考验她的能力,看她有没有资格成为S&R的员工嘞?

这么一想,尹小猫就嗷嗷叫地懂了,冲出办公室门又冲回来,弱弱地问:总裁,你的尺码是多少啊?

买衣服,总要知道穿多大号的吧?

黎禹辰已经绕回了办公桌前,冷冷抬眸:去问!

尹小猫被吼得一缩,好吧,事实证明她惹不起这尊佛。

屁颠屁颠地跑出去,逮到门口的总裁秘书就揪着人家问:姐姐,总裁穿多大的衣服啊?肩宽多少?腰围呢?还有,还有……屯围……

那声音小,却清晰,伶伶俐俐地充溢着整个空荡奢华的楼层……

办公桌前,黎禹辰捏着一份文件,脸色已经铁青到爆!

拿起桌上的内线电话,黎禹辰冷冷道:告诉她,半个小时内回不来,就给我立马滚蛋。

冷到没有温度的声音下,隐藏着暴怒。

总裁秘书一脸笑意,挂了电话,很是善意地抬抬手表:尹小姐,总裁喜欢的牌子是Armani,款式随意,不过习惯定做,距离S&R最近的国际靖品商厦可以拿到货,相距大约几公里,搭计程车不堵车的情况下需要十分钟,而您要买好西装再乘坐一个来回……半个小时内,一套西装决定您的整个人生,请问您还有什么需要询问的吗?

尹小猫愣愣看着她,再细细算了算,嗷得一声就往楼下冲!

弱弱的女孩子,可怜巴拉地守着电梯,实在等不到,就只好走楼梯。

总裁秘书被她风风火火的样子看愣了,其实真的想好心提醒一句,这位妹妹,总裁办公室有二十几楼呢……

其实,尹小猫很少搭计程车。

虽然计程车很舒服,在赶时间的时候可以坐那么一小下,但是尹小猫的格言就是,与其将钱贡献给那四个轮子,还不如贡献给自己的两条褪。

事实证明,在拥挤繁华的城市,褪有时候跑得比车快。

所以在最拥挤的路段上,所有计程车龟速行驶的时候,一道柔弱的身影嗖得闪过马路,惊得一排车主都肃然起敬!

汗津津地跑到国际商厦,尹小猫光找牌子就找了N久。

在Armani的专卖店里逛,尹小猫那个愁啊,她怎么知道总裁喜欢什么样子的西装?生了那么极品的一张脸,穿什么不行?就是裹个被单,那也是活脱脱美男一个啊。

又想起那天看到他裸着上身的模样,尹小猫口干舍燥地吃了吃小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