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学长抱到没人的地方免费 不安分的手在身上游荡

季南初的本事,他一直都知道。

  不然也不会知道傅家的秘密,捏住了他爷爷和妈妈的心,得到了他爸爸的赞赏,一致同意让季南初进入了傅氏集团。

  短短的三年时间,从一个普通职员,不靠任何支持就坐上了公关部的总经理位置,就连董事会的人都对她的意见从未反对。

  尤其是在被季家嫌弃,未婚先孕,抢了姐姐未婚夫的事情败露之后,季南初俨然已经是人见人厌,声名狼藉的豪门弃女了,却能够短短时日凭借着一个肚子里面不知道是谁人的野种翻盘,攀上了傅家这棵大树。

  不光如此,就连一向在业界都高人一等的傅氏,都接纳了季南初,让她成功的成为傅氏新生代的女强人。

  可见在鼓弄人心这一方面,季南初真的是无人能及。

  傅时漠猛吐了一口烟雾,像是吐出心里面的一口憋了许久的浊气。

  恐怕在他和昕昕还没订婚之前,季南初就一直计划着,要趁机赶走昕昕,嫁入傅家,成为傅家的女主人。

  所以才会了解傅家的一切,在短短的时间内,攻陷了傅家的三个长辈,让她时至今日,能够连他的事情都干预了。

  傅总?见到傅时漠似乎有什么事情困扰的样子,秦朗不由地喊了一声。

  还有事?本该愤怒的傅时漠,此时除了神色深沉如海,晦暗难明之外,并没有其他的情绪,平静的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

  这不是您没让走么?

  秦朗有点想抓头发,想了想还是开口:那明天红色电影的启动仪式的流程,您是同意季总的计划还是……

  这些年来,事关季南初过来的文件,除了必要的,傅时漠可是很多都驳回的。

  所以秦朗才会在这件事上等着傅时漠批复。

  同意,怎么能不同意?傅时漠眼底嘲弄翻腾,拿起笔在策划文件上一笔一划的签下傅时漠三个字:这事关傅氏年底业绩翻一番,可不能让人以为,是靠外人在努力。

  秦朗点头接过文件,状似没听懂傅时漠这句外人的意思。

  季南初和傅总怎么说都领了结婚证的,这句外人是什么意思,他是没有什么意见可发表的。

  秦朗三步并两步,像是背后有狗咬一样离开了总裁办公室。

  准备好了所有第二天要用到的资料和应急方案,为整个度假区启动仪式忙了整整三天三夜的季南初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这时候,手机微信的视频铃声咚咚咚的响起,季南初以为是公事,看也没看,皱着眉头的吧把手机划开了,还没来得及看清楚是谁来的视频电话,视频就冒出一个面目狰狞,冲着手机骂骂咧咧的女人。

  季南初,你看看你都多久不见人影了,给你发了多少消息没回,你还有没有一点责任心了,你怕是已经不知道自己还有个女儿等着你,你这么拼命,傅氏集团是姓傅的还是姓季的——

  夏微微又气又怒的冲着季南初骂个不停,足足骂了三分钟,还是手机突然冒出一到软萌软萌的甜音时,才消了声音。

  微微干妈,你不要骂妈咪了,妈咪一个人养家还要养甜甜,很不容易的。本来就是已经对忽略了自己女儿季甜甜十分愧疚的季南初,在听到的女儿的声音,原本刚硬冰冷的心,才有一丝酸甜柔软。

  就你贴心,你这妈我看她容易的很,不然也不会没事找事,去傅氏上班,给自己添麻烦找罪受!宝贝干女儿说话,夏微微哪里还有什么不满的。

  今天好歹是六一儿童节,你这个当妈的也该有点记性,她还等着你下午来看她表演节目呢,就算傅氏是你开的,也不用这么拼命,好歹抽半天的时间。

  夏微微的这些不满,也就是心疼季南初太不知道休息而已。

  这么一说,季南初才猛地惊醒过来,她这么拼命想要整理度假村的事情,就是为了今天回去给女儿庆祝节日的,谁能想到,一晚上傅时漠又出了八卦绯闻,让她今天忙得差点忘了这件事了。

  甜甜对不起,妈咪这就去幼儿园,马上陪你参加活动!

  季南初马上收拾,匆匆的离开了办公室。

  当年她幸运,有不知名的好心人来救了她送她去医院,所以才在最后关头保住了她和甜甜的性命。

  在她最绝望的这段日子,幸亏还有甜甜陪着她,不然的话,她根本走不到现在。

  不管日子会如何,甜甜就是她的女儿,只要有甜甜,她就知足了。

  季甜甜,你就是没有爸爸,你爸爸不要你了,早就陪别的女人去了。

  你胡说,我粑粑只是工作忙才没空来,我有粑粑的!

  你才胡说呢,手机上都是你爸爸和别的女人一起的照片,你是撒谎的孩子,你的鼻子会长长的。

  季南初刚刚到幼儿园的时候,就听到几道孩子争执的声音。

  想到微博上的好几条热搜,季南初心头咯噔一声,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她忘记了,现在信息发达,小孩子也会接触到手机。

  她一直想避开,一直不想甜甜卷入她和傅时漠之间的事情,但是却没想到,有些事情早已经避无可避。

  你们才撒谎,我没有撒谎的。季甜甜瞪着班上的小同学,鼓着小脸反驳。

  你没撒谎?没有撒谎你爸爸今天来陪你参加活动么?你能让你爸爸来幼儿园,我们就相信你。同班上的小同学这么一说,季甜甜就说不出话来了,只能抿着嘴一言不发。

  这个样子,像极了抿嘴发怒时的傅时漠。

  季南初心头一凛,快步走了上去,拉过季甜甜,面容清冷,不带一丝一毫的温和:乖的小孩子,不会随便拿没有证据的事情来胡说八道,坏人可是会被警察叔叔关到小黑屋里面去的。

  季南初小时候也不受爸爸的疼爱,经常受别人的欺负,所以深知道,她必须要强横的挡在女儿的面前。

  哪怕只是无知孩童说的话。
听到被警察关进小黑屋,再看到气场冷凝的季南初,所有的孩子都跑了。

  无视幼儿园各个家长异样的目光,季南初抱着自己女儿走到一边。

  甜甜,妈咪来了,今天幼儿园有什么节目啊?季南初将之前的事情压下,当做是没有听到,看着自己的女儿的小脸,温柔的问。

  忙了几天没见自己的女儿,季南初怎么看都觉得不够。

  女儿虽然才三岁,却十分的乖巧懂事,乐观开朗,从来都没有给她添过任何的麻烦。

  虽然是早产的,生她的时候她和甜甜都差点活不过来,但是不知道是谁的基因比较好,甜甜的身体却没有其他早产儿那样体弱多病,虽然长得不是胖乎乎的,但是也体质不错。

  所以季南初一直很感激那个不知名的好人,救了她们母女。

  只可惜因为是女儿,傅时漠也不肯认,傅爷爷只能逼迫傅时漠和她结婚,但是孩子却就随了傅时漠的坚持,不让她上户口,也不醒傅。

  放在以前,季南初会很伤心,但是生下女儿之后,就不在意这些。

  这样挺好的,女儿是她的,这就够了。

  只是她没想到,女儿只是在幼儿园,就会因为她和傅时漠的事情,受到别人的白眼。

  要不是她今日来这里刚好看到,甜甜根本不会跟她说起自己在幼儿园的这些不开心的事情。

  妈妈,为什么爸爸都不和我们在一起,却和别的女人一块,是因为甜甜不好么?季甜甜却并没有原来的开心,反倒是垂下长长的,像是一把蒲扇一样的睫羽,扁着嘴。

  一双黑溜溜的眼眸里,泪水泛着在眼眶里面打转,却倔强的不落下来。

  甜甜,你说什么?季南初的心咯噔一声,身子都微微发冷了,完全不是工作的时候,无论面临任何的敌人困难,都能够冷静应对的季南初。

  女儿是她的软肋,这一副模样,她心都要痛死了。

  班上的小朋友说,我是没有人要的孩子,因为甜甜是野种。

  季甜甜依然是低着头,软软的话音里面,有着哽咽,像是刀子一样割在季南初的心头上,将她整个人击的溃不成军。

  他们都是胡说的,甜甜不要管他们说的。

  季南初气得胸口酸涩,却无处可以发泄,只能用无力的话语来安慰季甜甜。

  你当然是爸爸的孩子,这是事实,那些网上的照片,都是假的,你要相信妈咪,不要听别的人胡说。季南初深吸了一口气,有些哽咽的解释。

  野种,没人要,这些话,季南初光是想想就觉得呼吸不过来。

  甜甜才这么小,却要被人每天这样嘲笑。

  可是他们为什么要这样说,爸爸为什么从来没有来看过甜甜,要不是他是妈咪你的丈夫,我都不知道他是我的爸爸,还是说,甜甜也不是妈咪的孩子?所以才是野种。

  季甜甜带着哭腔的问题,问的季南初都无法回答。

  她没有办法告诉季甜甜,傅时漠不要她,当初恨不得撞死她们母女。

  可是甜甜只是个刚刚启蒙的孩子,对爸爸妈妈正正是最渴望的时候,尤其是从来没有见过的爸爸,甜甜更有着一种几乎执念的渴望。

  妈咪跟你说,爸爸是很厉害的英雄,要管理一整个公司,公司里面有上千名员工,还有其他的分公司,那些人都要靠着爸爸的指挥工作,才能够有钱生活,才能够照顾他们家的小朋友,就像是电视上保护我们的警察,为了大家的幸福,总是要牺牲付出的,我们要体谅爸爸,不要让他分心是不是?

  季南初手忙脚乱的编造出一个故事来,完美的将傅时漠塑造的崇高了起来。

  季甜甜虽然比常人懂事和乖巧,却仍旧还是个三岁小孩而已,听到季南初的话,注意力立马被吸引住了:爸爸真的是这么厉害吗?跟保护我们的警察叔叔一样?

  当然了,我们平时去的商场附近,最高的那栋楼的顶楼就是甜甜爸爸工作的地方,妈咪可不会欺骗甜甜的,甜甜不要因为别人随便说说的话,就误会爸爸和妈咪了,这样爸爸会很伤心的。

  看到季甜甜崇拜的眼神,季南初喉间的灼热更甚了。

  嗯嗯,甜甜相信爸爸和妈咪,不过爸爸这么忙,没空来看甜甜,甜甜可以去看看爸爸吗?甜甜还没有见过爸爸,想要看看爸爸是怎么工作,看看爸爸多厉害。

  孩子的情绪来得快去的也快,一下子就因为季南初的解释笑逐颜开。

  只是,后面的话却仍季南初微滞。

  妈咪,可不可以啊!季甜甜眉眼弯弯,小脸上满是期待。

  一下子,所有拒绝的话季南初都无法说出来,只能笑着点点头:当然是没有问题的,不过你也知道爸爸的公司很忙的,得找到时间才可以,有时间了,我就通知甜甜带我们家甜甜去好不好?

  好,妈咪我们拉钩,一言为定哦!季甜甜朝着季南初伸出白白嫩嫩的小尾指。

  嗯,我们拉钩。季南初也露出微笑,和季甜甜拉了拉勾。

  儿童节的活动结束后,季南初开车回家,季甜甜玩起来就什么都忘记了,一上车就累得睡着了。

  坐在副驾驶的夏微微知道幼儿园发生的事情,只是面色难看欲言又止的时不时看一下季南初。

  微微,我想替甜甜办一下转学手续,幼儿园那边的手续,你能帮我办一下吗?当初选择这个幼儿园,是因为夏微微在这里的小学上班,这样平时接送甜甜就能顺带一块过去了,甜甜在这幼儿园,也有人照应。

  只是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情。

  现在网络太发达,很多事情根本没有办法隐瞒。

  什么?季南初你要甜甜转学?夏微微一贯的一惊一乍,憋了许久的情绪终于能够爆发了:季南初,你以为事情就是你一个转学就能解决的了吗?时代这么发达,你能带甜甜躲到哪里,你这是掩耳盗铃的做法!
 季南初只是一贯浅淡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夏微微最受不了季南初这个样子了,没事就知道死撑着死忍着,你这是算什么,为什么要这么为难自己?

  你看到今天的热搜了吗?就没有停过你知道吗?一二三的位置都是你家那个傅总的,要么和那个新晋小花共度良宵,要么就是和蓝心儿甜蜜午餐,还有你看看这蓝心儿发的微博‘开心的儿童节,希望做你永远的小宝宝。’我看了就想砸了手机,冲过去给这张整容脸挥几拳,看她还敢不敢装清纯,你看看你,无论哪里都不差,傅时漠要是不知道珍惜,你就甩了他就是了,你为什么非要找罪受呢!

  夏微微恨不得撬开季南初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季南初非要这么委屈的维持这一段婚姻。

  季南初连笑都没有了,沉默了一会之后,才云淡风轻的道:这些热搜,都是我找人发布的。

  本来还气恼的夏微微登时一愣,转过头来看着季南初:你是疯了不成?

  原配妻子给自己丈夫和小三炒作,熟视无睹就算了,还亲自在一边煽风点火,她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没有。季南初依旧淡淡的,丝毫没有夏微微的激动。

  我说你,你就不能跟傅时漠好好聊聊么,你们非要这样的状态,说清楚当年你被他们逼迫的事情,你这样下去,想苦死自己吗?

  夏微微一脸的恨铁不成钢,都不知道怎么说季南初了。

  季南初这一次是真的沉默了。

  得了得了,我真是怕了你这个闷葫芦的样子了,你说什么是什么,我就一个要求,你有什么事记得跟我说,不要自己憋在心里面,我更不想你像以前那样,差点连命都丢了,三年前的事情,我一想到还是觉得心有余悸。

  夏微微叹了一口气,大大的眼眸里面,满是担忧的看着季南初。

  我知道,我还有甜甜,不会让过去的事情再发生的。过了片刻之后,季南初才又异常冷静的回答。

  你知道才好,要我说你,傅时漠彩旗飘飘,你也可以,你的样貌放出去,什么明星什么模特都要矮上几分,你要是肯离了傅时漠,出去动动手指头,男人都要跪下臣服!

  季南初只是点头失笑。

  不要说带着一个女儿,网上多少女明星这样,像小缇,像小文,都嫁的多好。夏微微掰着手指头,给季南初列举例子。

  你不要以为我在开玩笑,我这是说真的,别的不说,经常会来接你的那个顾总就挺好的。夏微微歪着脑袋,一脸姨母笑的看着季南初。

  听到这,季南初猛地一个急刹车,面色冷凝的看着夏微微:乱开什么玩笑,顾景琛是傅时雨的男朋友!

  男朋友怎么了!夏微微扶着撞痛的额头,也鼓着脸反驳:就让他们傅家的人知道,少得意了,多得是人喜欢你,再说了,男朋友也是他们说的而已,顾景琛这个当事人可是没有承认过的。

  停住,这个话题不要再说了,不管是承认没承认,公认的事情就是公认。季南初再次发动车子,只给夏微微一个冷冰冰的侧脸。

  第二天,傅氏红色纪念电影开机仪式。

  季南初一大早,刚刚收拾好季甜甜给楼下的夏微微送过去,一打开手机,就满是未接来电,微信消息提示已经上百条了。

  季南初刚要看,电话又来了,手机显示屏显示着易又瑾三个字。

  按下接听键,耳边就传来充满不满的话音:让我易又瑾在烈日炎炎之下,热的满身是汗等的女人,普天之下就你季南初了,到底谁是大明星,信不信我耍大牌给你看看啊!

  季南初抬起头,今年的天气雨多,昨晚深夜才下了一场大雨,今天虽然有阳光,但是时间也不过是早上八点不到,正是温度适宜的时候。

  远远还不到满身是汗。

  况且易又瑾是什么人她最熟悉了,那是天下人都可以吃亏,但是他绝对不吃的人:好了,马上就到了,等我二十分钟。

  说完,季南初就挂了电话,开车使出幸福华府。

  来到四季酒店,就看到头戴着一顶黑色鸭舌帽,穿着白色T恤,牛仔裤,马丁靴的易又瑾。

  黑色的墨镜遮住了他迷人的双眼,却更显得易又瑾的狂野性感,小麦色的皮肤,薄薄的唇瓣微微一勾,野性的笑容立马迷倒路边站着的一片粉丝。

  看着这张扬肆意的易又瑾,季南初摇摇头。

  她也完全没想过,当年那一个小混混,居然会成为一流小生,名声传遍国内外的一天。

  季总经理,等你可真是不容易。看到季南初,易又瑾摘掉眼镜,大步朝她走来,还不忘眨眨他那双迷人的电眼。

  只是,季南初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我约你八点半,你七点半在这里等,怪我?

  还不是因为每一次出席,投资商都是提前一小时等我的,看在你是我多年的朋友份上,我提前来了,谁知道你这么没诚意,简直让人失望,不过我这个人重情重义,不会跟你计较。

  易又瑾当即就瞪大眼睛瞅着季南初:不然的话,就凭你那个满身梅毒x病的老公,还有那些整容玻尿酸假脸,我真是一个都不想看到,我说你就不能换个像人的女主角么?

  季南初知道易又瑾说的是谁,可是她只是公关部的人,并不是投资商,选谁当女主角的事情她是决定不了的。

  而且易又瑾这种肆意张狂,无所忌惮的作风,她也早就知道了,见她一次就要说一次傅时漠,她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反正傅时漠的事情,她还真是习惯了。

  季南初无语:好了,不就是没有提前摆好红地毯,排好两排粉丝迎接你吗?你至于这么落井下石?说好的你有情有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