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爷,夫人是大佬》夏曦顾谨小说精彩内容免费试读

腊月的风,凌冽得可怕。

夏曦坐在老旧的房子,面无表情,而她周围站着一对光鲜亮丽的夫妻,和一个打扮得青春活力的女孩。

“夏曦,我们来接你回去了。”

王翠玲态度冷淡,“只要你嫁到顾家,后半生就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了。”

听言,夏曦心中轻蔑,直视王翠玲的眼睛:“既然那么好,为什么不让夏婷婷嫁过去?”

王翠玲和夏镇安脸色一僵。

“你要知道,你长成这副鬼样子,能嫁得出去就不错了。”

王翠玲干脆直言道:“要不是你爸爸和妹妹念你从小在这破村子长大,才会把这么好的机会让给你,就你这尊容嫁到顾家简直是痴人说梦!”

她的话一点都不夸大其词,因为夏曦真的长得丑,常年不摘的黑框眼镜,密密麻麻的斑点,黝黑的肌肤,不修篇幅的刘海。

说真的,除了那双眼睛过于灵动外,她这张脸丑得相当有特色。

她唇角微勾,明明是笑着的,却因为面容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感。

“说得真好听。”

夏曦清亮的眸子,紧紧盯着王翠玲和夏镇安:“夏家需要冲喜,你们需要夏家的注资挽回公司破产的局面,这是交易吧!”

王翠玲和夏镇安脸都黑了,强装镇定,“你胡说什么?顾家可是京城顶流的名门,你从小生活在农村,连上流社会都没见识过吧?现在是直接把你送去豪门,一辈子无忧了!”

夏曦站起来,拍了拍满是补丁的裤子,“谢谢了啊,但我拒绝。”

夏镇安是她亲爹,这王翠玲却是她的继母。

因为亲生母亲早逝的关系,夏曦从小跟着乡下的外婆,在农村长大。

什么亏欠她才让她嫁给顾家,都是忽悠人的罢了。

顾家确实是名门望族,家大业大,可她即将要嫁的人是顾谨。

顾谨18岁就接管顾家,在短短五年内,把顾家的生意越做越大,产业扩展至全球,涉及多个领域,是公认的商业天才。

可能天妒英才,在他24岁那年,突然发了一场高烧,变成了傻子,从此智商和三岁小孩差不多。

顾老爷子费尽心思,请了无数名医为其治病,都没办法治好他的失魂症。

最后,急病乱投医之下,竟然请了一个神棍回来,为顾谨算命,说只要和夏家的女儿联姻,就能好起来。

于是,顾老爷子当场下令要和夏家联姻,如果夏家不愿意的话,就让夏家倾家荡产。

当然了,愿意的好处也给得多,那就是把顾家在华南地区百分之三十的产业,交给夏家代理。

只要有了这一笔代理,因为经营不善而准备破产的夏氏集团,就可以起死回生了。

但是王翠玲和夏镇安想要攀上顾家高枝,又舍不得自己的宝贝女儿夏婷婷嫁给一个傻子,就把注意打到了在乡下生活的夏曦身上。

可万万没想到,夏曦脾气倔强,浑身带刺,根本不听话。

夏镇安拿出父亲的威严,“自古以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顾家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夏曦看着眼前的亲生父亲,眼底一片清冷,也好,借此机会彻底和这两人断绝关系,貌似也可以。

“好啊!”

夏曦从旧柜子里拿出纸和笔,写下一份协议书,“只要你们签下这份协议书,我就答应你们嫁给顾谨。”

王翠玲和夏镇安看了一眼这张协议书,顿时脸都黑了。

“混账东西!”

夏镇安勃然大怒,把协议书撕成碎片:“你个逆子,竟然要和我断绝父女关系?”

王翠玲脸色更是黑如碳,因为协议书上面清晰写着,要夏家归还夏曦亲外公留给她的遗产。

可那些遗产就是夏家的公司,是他们挥霍的资本,怎么可能吐出来呢!

夏曦看着飘然落下的纸碎屑,笑得凉薄,“既然从小就没把我当女儿,断不断绝关系也影响不到你。”

“真正让你这么生气的,应该是我让你归还外公留给我的财产吧!因为夏家本就是我外公的,你只是上门赘婿!”

“可你上门之后,还出轨这女人,逼死我母亲,气死我外公,霸占我外公的财产!”

“啪!”

夏镇安气得全身发抖,一巴掌就直接拍了过去,夏曦脸上瞬间多了五个指印。

只不过,夏曦根本不在乎,她早已当做没有这父亲了,“把你的话还给你,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否则就把你们的好女儿嫁过去吧!”

她转身回到屋子里,反手锁上木门。

屋子里,墙上挂着三幅黑白照片,分别是她母亲、外公和外婆的。

母亲和外公早早离世,外婆是去年去世的,是含着对夏镇安的怨恨而去。

外婆养她宠她,当夏曦从外婆口中知道当年的真相后,她就发誓一定要为母亲、外公外婆报仇。

机会,终于来了……

她非常肯定,夏镇安和王翠玲一定会答应自己的条件。

果然,一天后,一份文件放在夏曦面前。

“我可以答应你的条件,但也得附加一个条件。”

夏镇安一脸冷漠,仿佛夏曦根本不是他的女儿一样,“协议书生效是在一年后,也就是这一年里,顾氏依然由我管理,一年后转移到你的名下。”

王翠玲在一旁笑得阴损,一年的时间,足够转移全部资产了。

到时候再还夏曦一个空壳公司,她又能耐他们何?

夏曦怎会不知他们的想法,心底笑得发寒,一年的时间,足够她玩死他们了。

……

三天后,帝都晴空万里,无风无浪。

可今日,是帝都第一名流家族顾家的大少爷顾谨结婚的大喜日子。

傻子结婚,倒也新鲜。

顾家是直接去村子里接的新娘,说辞是新娘想让已逝的亲人看着她出嫁。

顾家也不在意,他们本意是冲喜,至于新娘怎么接回来的,无所谓,反正顾谨也不能去接人。

路程千里,历时六个小时,车子终于进城了,来到一处庄园内。

这里,就是顾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