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我们从后面做 糖都给你吃 48补肉

沐离忽然又有了流泪的冲动,这么多年她吃了很多苦,忽然有一个人站出来对她好,让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种温暖。

就像一个灰姑娘忽然变成了小公主,那种没来由的悸动和紧张无措。

不要哭了,记住自己的身份,以后不管走到哪里,都不要让人欺负你,有我在,什么都不用怕。

听到顾霆琛这样说,沐离忽然间笑了起来,心情也好了很多。

我哪有你说的那么惨?沐家也不是每天都欺负她,只有涉及到利益的时候,才会对她心如蛇蝎。

快吃吧,化妆师已经准备好了。

化妆师?沐离愣住,吃晚饭还要化妆?没听说过!

一会儿跟我一起,去参加一个慈善拍卖会。顾霆琛语气平淡,仿佛这样的场合已经司空见惯。

沐离知道慈善拍卖会,小时候还参加过一次,在她印象里,除了献爱心,更多的是结交圈子里的人物,碰到上级还要溜须拍马,各怀心思,表面上却难得的齐心协力,一团和气。

她不喜欢这种场面,人人都带着假面具。

看她脸色有些暗淡,顾霆琛问,不喜欢?

不是。沐离摇头:只是,我很久都没有出席过正式的场合了,我怕给你丢脸。

离开沐家那一天起,她就不再是豪门的孩子,和贵族生活彻底脱节,开始像无数为了生活奔波的小人物一样,忙忙碌碌。

现在,她身上已经没有了当年那种贵族气,就算和沐颜站在一起,也会显得处处寒酸,格格不入。

她是真的害怕到时候,有人会嘲笑她,再给顾霆琛丢脸。

顾霆琛诧异,原以为她会很欢喜能够出席这种场合,没想到她竟然首先想到的是不想给自己丢脸。

我们一起去。他目光坚定的看着她,给了她一种鼓舞。

他不担心,沐离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迎着他的视线重重点了头,好,我们一起去。

饭后,言述把化妆师带进来。

看着面前奢侈的首饰,她有些移不开眼睛。这些曾经很熟悉的名牌,如今都已经陌生了,没想到还有重新戴上的一天。

顾霆琛不需要那么多的造型,只要换套衣服便可以,毕竟顾霆琛这张脸俊逸明朗,再多的修饰在他的脸上,只不过是画蛇添足。

沐离从里面出来的时候,身上的衣服虽然漂亮,但是太过珠光宝气了些。

她总感觉这些东西带在身上,有些别扭,便看向顾霆琛:霆琛,我能不能稍微穿得简便一些,毕竟这是一场慈善拍卖会,若是穿这么隆重的话,会引起议论的。

顾霆琛笑的深意:嗯。下一秒视线看向化妆师。

化妆师一惊,预感到饭碗不保,二少爷,我这就给少夫人换一套装扮,少夫人身材好,想必穿什么都合适。

半个小时后,沐离再次走出来,像是变了一个人。

纯白色的连衣裙像是堕入凡间一尘不染的仙女,没有任何装饰,脖子上只带了一条珍珠项链,而头发也是被盘成了一个丸子头在脑袋上。

和刚才的样子判若两人,简直像是一朵出水的芙蓉。

不错。

顾霆琛点头,化妆师这才松了一口气,二少爷,我先走了。

言述送走化妆师,回到客厅里,时间不多了,车子已经在门口等着,少爷,咱们走吧。

沐离低着头,脸上微红,有些不好意思,但是能得到顾霆琛的赞美,她心里还是很开心的。

晚会现场,顾霆琛拉着沐离的手走进去,沐离多多少少还是有些紧张,手心出了很多的汗。

别怕。顾霆琛握紧她的手。

沐离深吸一口气让自己放松下来,有他在身边,她不管多紧张,也能快速平静下来,他身上如同带着一股魔力。

大厅的人都已经来的差不多了,在那里相互寒暄,私下里三五成群。

顾霆琛和沐离走进大厅的时候,所有人都看过去。

这两人最近闹出不小的动静,废物娶了不受宠的千金,也算门当户对,而且,他们还在沐家大门口威风了一把。

没有人过来打招呼,顾霆琛也不在意,拉着沐离向前走。

坐在暗处的几个人听见大厅安静下来,也看了过来,眼里的神情各不相同。

楚峥笑了笑,把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你们看,是谁来了?

不用看也知道。凌霄拿起杯子轻抿一口,又放下,除了顾霆琛,还有谁能让你这么激动?

剩下的人附和着哈哈大笑。

楚峥站起来,视线依然看着外面,顾霆琛来了,我们也出去吧,一起凑凑热闹。

楚少爷,人家才刚来,你就要走,再陪人家喝一杯嘛!旁边的女人搂住楚峥的手臂,把整个身体都贴上来。

就是,那个沐家的瘸子有什么好看的?另一个女人也开口。

她们这些陪酒的,最好的出路就是傍上富二代,今天有机会伺候几位豪门少爷,怎么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滚!

楚峥也不废话,冷冷扫了一眼,吓得女人赶紧松开了手。

这种慈善拍卖会,对他们意义不大,撑场面而已,带个女人在身边也权当是解闷了,不过现在,他懒得再理会这女人。

都说了让你别带女人来,都是麻烦,你还不听。韩萧嘲笑一声,起身向外走。

凌霄也哑然失笑,给了楚峥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楚峥瞪着眼睛,我哪知道这女人是个头发长见识短的?这也能怪我?

几人来到大厅,顾霆琛已经带着他的小妻子入场,周围冷冷清清,没有人和他们站在一起。

哎哟,我去!之前怎么没发现顾霆琛的媳妇这么漂亮?今天一看,就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一样!楚峥已经看直了眼睛,他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清纯有气质的女人呢。

有些清纯并不是靠穿着,而是本性就是清纯的样子,这种单纯的心性永远都不是别人可以学来的。

凌霄一巴掌拍在了楚峥的后脑:看什么看,那是阿琛的老婆。你小子敢挖墙脚?

这我哪敢!楚峥收回视线,嘀咕道,阿琛这小子,眼光还是这么刁钻毒辣。

顾廷烨也来了现场,身边围着一大群溜须拍马的人,他斜着眼看了顾霆琛一眼,就收回了目光,根本没把他当回事。

就算以前顾霆琛有骇人听闻的手段,但现在无疑就是废物一个。

周围那些攀附的人,心里也都是这么想的,顾廷烨这个顾家未来的继承人,更有拉拢和结交的价值。

顾廷烨对这些阿谀奉承很受用,全都以礼相待,礼貌的回应。虽然顾霆琛对他构不成威胁,但如果能借这些人的手让顾霆琛出丑,他求之不得。

一切都不是五年前了,顾霆琛,你再有本事,将来也要靠我的施舍过日子。不是吗!

下了飞机就赶来现场的沐誉,这会儿也看到了站在顾霆琛身边的沐离。

沐誉眉头紧皱,他之前已经听说了,沐少华将沐离嫁给了顾霆琛,他当时在国外,如果提前知道这件事,肯定会反对这门婚事。

但是沐誉久经商场,知道应该怎么为人处世,直接走到两个人面前,脸上看不出其他人的那种鄙视和冷漠,反而平静如常。

沐离看着自家爷爷,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小的时候爷爷对自己非常的好,有什么好的也都会向着自己,只是后来父亲去世,母亲又被婶婶陷害坏了名声,爷爷才会对她们母女这样厌恶。

不过,表面上的礼节还是要有的,沐离给足了沐誉面子,爷爷,您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到。

您一路上累了吧?

还好!

沐誉脸上没有多少表情,声音也听不出喜怒。

但终究,他还是对孙女这门婚事不满,说话生硬,摆明了是不高兴的态度。

爷爷不高兴吗,是谁做了什么事情惹到了您的心情?沐离明知故问。

想来沐颜和沐少华两人早就已经告诉了爷爷大门被炸的事情,爷爷到这里来找他们两个人肯定是来兴师问罪的。

沐誉露出一丝不耐烦:在整个沐家谁还能气我,沐离,今天的事情,我先给你记着,我现在有事要找霆琛。

沐离点头,随后便又蹲下身子看了一眼顾霆琛:拍卖会还有一会儿才开始,我想去那边吃一点东西,你和爷爷好好说话。

沐誉有些话不想让沐离听见,沐离也识趣,主动给两个人留下说话的空间。

她不知道顾霆琛和沐誉之间有什么接触,但是想必沐誉也想其他人一样,不会给顾霆琛面子,心里还是有些担心顾霆琛会为了自己,强忍着不反击,最后受了委屈。

楚峥走到了近前,说话带着刺,这位是沐总吧,好久不见。听说你们沐家最近很威风呢。

楚少过奖了。沐誉也不生气,只当听不出他话里的暗示,这么直接了当的回应,反倒让楚峥不知道接下来的话怎么说了。

楚峥。顾霆琛开了口,视线看向沐离离开的方向,你跟着她,不要让人欺负她,不然我拿你是问。

楚峥:……大佬,能不能给我留点面子?我什么时候成你的私人保镖了?

心里这样想着,还是追了过去,嫂子,你对这里还不熟悉吧,我带你四处走走。

看到他们走远,顾霆琛才和沐誉来到角落无人的地方。

沐老先生,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吧。顾霆琛似乎并没有将沐誉当成自己的长辈,反而像是和平常人说话。

为什么和你结婚的是沐离,而不是沐颜?沐誉直接开门见山,当初是他亲自订下的婚约,联姻双方应该是顾霆琛和沐颜。

而且,婚姻原本要到明年才会举行,为什么他只出去一个月时间,这婚礼就匆匆办完了。

顾霆琛嘲讽一笑,抬头质问沐誉:这件事情,应该去问问你的好儿子,狸猫换太子的把戏玩的倒是不错。

这不可能!沐誉声音冷厉,我临走叮嘱过他们,嫁给你的是沐颜,他们怎么敢不听我的话!

沐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沐少华和沐颜表面上满口答应,他一走,立刻就违背婚约,把沐离嫁了过去。

这摆明了是在打他的老脸。

没什么不可能的,沐老先生,您高估了您自己在儿子心中的分量。顾霆琛的嘴角生出一丝玩味,像是看透了这个男人的心思。

沐誉被气的有些颤抖,他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个程度,如今顾家少奶奶已经变成了沐离,他的计划被打乱,如今后悔也无法再挽回了。

沐老先生在害怕什么?是觉着我配不上你的孙女儿,还是怕将来有什么好处会发生在沐离身上?
沐誉听后神色一紧,忽然间生出一丝不可置信,这男人怎么可以猜出他的心思!

沐老爷子,有些事情我不想说,并不代表我不知道,日后,你可一定要管好自己的儿子。

顾霆琛语气冰冷,有意无意的也说出了今日之事,也在威胁老爷子,让他们能够看清楚自己的身份。

沐誉心里憋着气,我听说,你带着沐离上门挑衅,还炸了我家的大门,可有此事?

确有此事,不过到底是谁对谁错,我相信沐老爷子耳不聋眼不花,肯定可以看得明白。

顾霆琛并未说透,如果这些事情都说的太明白,那岂不是没什么好玩的。

沐誉就知道这件事情肯定不是那么简单。

沐离在沐家很不受宠,最后还被他赶了出去,若不是因为她母亲生病,她是绝对不会主动回到沐家的。

酸酸时间,沐离和顾霆琛在回门的日子和沐家出现冲突,肯定是小心眼的儿子和儿媳为难这对新人,才会吧顾霆琛激怒。

沐少华看不起沐离,也看不起顾霆琛,做出这样的事情并不意外。

沐誉恨铁不成钢,自己那个儿子如今人过中年,还是没有学会审时度势,鼠目寸光,将来他怎么放心吧家族企业交给这个不成器的儿子!

沐誉思前想后,不禁对着顾霆琛赔笑:是我教子无方,没有考虑过后果,霆琛,希望你不要和他们计较。

顾霆琛发出一声轻笑:沐老先生言重了。

沐离跟着楚峥来到食品区,晚上吃饭比较匆忙,没吃饱,这会儿就随手拿起来一些放进嘴里。

在公开场合,她没有像家里一样随意,一举一动都尽量让自己表现的优雅,不给人挑毛病的机会。

楚峥对她越来越好奇了,不仅多看了两眼,总觉得顾霆琛是捡了个宝贝。

沐离被盯得有些不好意思,你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看?是不是我吃的太多了?

没有没有,嫂子,你这么漂亮,连吃东西都这么好看,和阿琛是怎么认识的?楚峥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支撑着下巴继续用好奇的眼神看着沐离。

凌霄:……

刚走过来,就听见楚峥和沐离说这么恶心的话。

凌霄也白了他一眼,嫂子,你不用理他,这个人就是神经病,往医院送了好多次了,每次都自己跑出来!

楚峥:……你这样说话真的合适吗!

嫂子,你爱吃什么就吃什么,这里都是顶级大厨做的食物,你要是喜欢,我改天让厨师到阿琛家里专程给你做饭!

不用了,我就尝一尝就好。她今天穿了这么一身白色的连衣裙,若是蹭脏了那就不好了。

闲聊了没几句,顾霆琛和沐誉两个人走了过来。

沐离主动过来帮顾霆琛推轮椅,小声问,聊得怎么样,爷爷有没有为难你?

顾霆琛拍拍沐离的手,笑着说,没有。

嫂子这你就不懂了,从来都是我这二哥为难别人的,怎么可能会有人为难他。楚峥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

下一秒,顾霆琛一个眼神扫过去,楚峥就闭上了嘴。这是嫌他话多了。

沐誉看了一眼沐离对待顾霆琛貌似也还不错,随后便继续开口:小离,既然你已经和霆琛结婚了,以后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形象,不要给咱们沐家人丢脸。

沐离嘴角生出一丝苦笑,无论何时何地,爷爷在意的终究是沐家的形象,而不是在意他这个孙女儿幸不幸福。

一个早就被赶出家门的孙女,他怎么会在意?

爷爷我知道了,您放心吧。沐离低着头并没有去看沐誉,她不想让别人看到她这个没出息的样子。

远处的沐颜见到爷爷和沐离站在一起,嘴角露出一丝得逞的笑容。

爷爷肯定是去兴师问罪了,看他们两个人还怎么嚣张!随后便踩着自己那十厘米的高跟鞋,像这沐离这边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

看到沐离低着头,沐颜上前拉住了沐离的胳膊:小离,爷爷已经回来了,你就赶紧和爷爷道个歉吧。爷爷年纪大了,也经不起折腾,都是一家人,把误会解开就行了。

顾霆琛听着沐颜的语气,似乎带有责备沐离之意,剑眉微蹙,瞬间冷漠:沐老先生,管好你的孙女儿。

当着他的面,居然还敢欺负他的妻子!

沐誉已经知道这件事情是沐家的错,他来这里也只不过是为了和顾霆琛商量事情,没有想到沐颜竟然见缝插针,到这里兴师问罪来了。

这件事情,本来沐誉就在顾霆琛面前丢了脸,当下脸脸色冷漠下来。

大人的事情那轮得到你插嘴?赶紧回家去,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沐颜没搞明白爷爷为什么生气,爷爷,我知道你生小离的气,但是不管怎么说她也是我妹妹,你不要太责怪她。

在外人看来,还当真沐颜是为这个妹妹着想。

可惜,在场的人每一个是傻子,事情缘由是什么,谁心里都有一本账。

楚峥和凌霄更是差点笑出来,都像看傻子一样看看沐颜,再看看沐誉,暗示的意思在明显不过了:你们沐家养出的孙女就这个德行?

自己做了错事,还在这里装傻充愣,假装为沐离抱不平,实际上是在煽动矛盾,继续给沐离抹黑。

你闭嘴!沐誉被气得脸色铁青,你马上给我滚回家去,回家我再和你算账。

沐颜懵了,不知道老爷子为什么不骂沐离,却骂了自己一顿。

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