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日子(1v1)彩虹糖完整版 独占病美人师尊

看着周围对自己献殷勤的世家子弟,席凝香心里得意不已,就算和顾新宇闹出了丑闻又如何,总归她席凝香还是比席娇娇那个上不了台面的野种要强上千倍的。

席大小姐,怎么没有看见你那个妹妹,该不会是不来了吧?一个胖墩墩的身影,站在席凝香身边,略带嘲讽的开口问道。

若是席娇娇在这里,必然会认出,这个胖子居然是在古玩街上,被她买走了废料后,又开出极品和田玉的那个罗家少爷,罗成!

罗少爷急什么,她肯定会来的。席凝香眼中闪过一丝鄙夷,对罗成这种暴发户子弟,颇为不屑。

凭罗成的身份,本来是没有资格进入顾家这等规格的酒会,奈何罗成有个运气极好的父亲,遇到贵人无数,恰好其中便有这等能够进入顾家酒会的大人物,罗成有这福气便跟着来了。

不过作为代价,罗成也答应了罗建军,让罗建军迎他那个私生子回罗家。

席娇娇在古玩街里开出极品和田玉的事情,席凝香后来也听说了,想必这罗家少爷回去以后肯定肺都气炸了,恰好她可以利用这一点,让席娇娇出丑!

席凝香想到这里,嘴边的笑容也是愈发的灿烂。

就在此时,席凝香忽然发现,酒会的入口处,忽然多了许多人,便也凑上前去看看。

此时的席娇娇,身穿白色齐肩晚礼服,香肩半露,白裙齐膝,一双玉腿笔直修长,精致的妆容配上席娇娇貌美的脸蛋,端庄却又不失俏皮。

席娇娇挽着席彦军的手臂,如同一只高傲的白天鹅,耀眼的让人移不开眼。

看着席娇娇和席彦军两人出现,席凝香的一口银牙差点没有咬碎。

掩盖一个丑闻的办法是什么?

当然是抖出一个更大的丑闻!

席彦军忽然突发旧疾,是她从中作梗,目的便是想逼席娇娇一个人前来,好让她在顾家的酒会上脸面全无,但席凝香万万没有想到,席彦军也会出现在酒会上。

哈哈,席老爷子,古玩街的事情我都听说了,你家还真是生了个好姑娘啊!之前在席娇娇订婚宴上见过的王方,忽然出声道。

赌石行业,便是如此。

若是你是个不懂行的,就算是让人家老板赚了钱,人家也要在心底骂你一句:蠢货。

可若是个懂行的,赔了钱,人家也是心甘情愿。

只是赌石一行从来没有十拿九稳的事,但席娇娇在外人眼里,似乎生来就对赌石有特别的天赋,在订婚宴时就大放异彩,赌石基本上都是赌十中七,在古玩街从废料中开出极品和田玉的事情,更是被人传的神乎其神。

王叔叔过誉了。席娇娇嘴角含笑。

不骄不躁,现在这样的年轻人少咯,老席的儿子,的确是生了个好女儿。一旁的喻治也是点头附和,眼中出现一抹赞许。

客气了,我这孙女哪有那么神,倒是我这老头子,身体略有抱恙,来迟了,对在座的各位说声抱歉。席彦军一张老脸上也是笑开了花,微微抱拳。

众人见状也是识趣的没有再追问。

席老爷子,诸位,这边请。

忽然,一个略微尖锐的女声,由远及近。

席娇娇扭头看去,只见一个衣着华丽,风韵犹存的妇人,扭着水蛇腰,慢慢的从不远处走来,此人,正是顾家掌家人顾万山如今的夫人,王娇兰。

席娇娇抿了抿嘴,微微一笑。

上一世,她嫁给顾新宇之后,这女人可就没有一天给她过一个好眼色看,认为她席娇娇攀高枝,是贪图富贵才千方百计的勾引顾新宇,恐怕上一世她死的那般凄凉,少不了这王娇兰在顾新宇耳边吹风。

这一世,顾新宇才闹出那么大一个丑闻不久,这王娇兰又出来丢人现眼了么。

娇娇就交给新宇他们照顾吧,这里的青年才俊可不少,几个孩子一定会玩的融洽的。王娇兰陪着笑,一副贤良淑德的模样。

会叫的狗不可怕,不会叫的狗才可怕,因为你永远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就会咬你一口。

王娇兰话音刚落,席彦军便是冷哼一声,根本不买王娇兰的账,扭头看向了席娇娇,意思格外的明显,若是席娇娇说一声不字,那就是顾万山亲自来请,席彦军都不会去。

人穷志不穷。

虽然席家渐渐没落了,但也不至于没了骨气。

爷爷,你去吧,我在这里四处转转。席娇娇歪着脑袋,轻轻一笑。

席家什么情况她很清楚,一直和顾家死磕并不是办法,不如从容一点,还能博个大度的好名声。

好,那你就四处转转,可别乱跑。席彦军点头,在王娇兰的带领下,和一些各界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一起去了后厅。

说白了,哪里才是大人物的集中点,年轻一辈的小打小闹,又怎么上得了台面呢。

想要结交到那些大人物,就要到后面去。

席娇娇沉思着,还没有想到怎么样才可以给那些大人物留下好印象的办法,一个肥胖的身影,就直接挡在了席娇娇面前。

席娇娇抬眸一看,嘴角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神情,红唇轻启,罗少爷,你有什么事吗?

呵呵……席二小姐,没什么事,我就是想来跟你道个歉,上次的事情,是我罗成不对,给你陪个不是。罗成干笑了两声,那张肥胖的脸色,肥肉一抖一抖的,颇为滑稽。

罗成手里端着两杯酒,将其中一杯递了过来,才继续说道:有句话说得好,冤家宜解不宜结,是吧?席二小姐不如赏个脸,一起喝杯酒,一笑泯恩仇了?

看着罗成口腹蜜剑,皮笑肉不笑的神情,席娇娇轻笑一声,不动声色的接过了罗成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依罗成这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思想,还能有什么好主意,一看就是她那好姐姐出的主意,想给她送个大礼。

席二小姐果然爽快人,那就不打扰了,祝席二小姐玩的愉快。见席娇娇喝了红酒,罗成笑了两声,走开了。
待罗成走后,席娇娇才拿出手帕,轻轻的擦了擦嘴角溢出的酒,趁着无人注意,直接将口中的红酒全部吐了出去。

席娇娇将手帕丢进垃圾桶后不久,席凝香便踩着一双恨天高出现,居高临下的望着席娇娇,轻笑道:妹妹,大家伙儿都在玩呢,一块来吧?

不去。席娇娇脸色微红,佯做一副身体不适的样子,摇头道。

席二小姐,我们都在等着呢,快过来。一名富家子弟吹了个口哨,眼神戏谑。

前世的席娇娇是席家难摘的一株高岭之花,平时一副眼高于顶的骄横模样,自然没有席凝香擅于交际,身边的朋友也颇少。

就是啊,妹妹,大家都在等你一个呢!席凝香皮笑肉不笑的勾了勾嘴角,看着席娇娇不适的模样,心中大快。

借着罗成之手,她在给席娇娇的红酒里面加了点料,一想到席娇娇一会出丑的样子,席凝香不禁暗自窃喜。

那好吧。脸上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席娇娇摆了摆玉手,起身朝着那群幸灾乐祸的富家子弟走去。

在那些人群中,席娇娇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顾新宇!

此时的顾新宇已经没有了当初的春风得意,在婚礼上和自己未来的小姨子闹出这样大的丑闻,不仅是席家丢人,更是把顾家的脸丢到太平洋去了。

回来之后,顾新宇被顾万山好一顿教训,禁足一月,这一次把顾新宇放出来,也是想借酒会这个由头,化解顾家和席家的僵局。

娇……娇娇,你这些日子,还好吗?顾新宇有些心虚的抬头看了席娇娇一眼,低声问着,似是懊悔,但他的眼底,却只有一片深沉的阴狠。

呵呵……

当初她真的是瞎了狗眼了,否则为何会爱上这样一个狼子野心的牲口。

顾新宇是一条毒蛇,一条口腹蜜剑,笑里藏刀的毒蛇。

这就不劳你费心了,既然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何必虚与委蛇。席娇娇娇哼一声,口无遮拦。

她重生之事,不能被任何人看出破绽,既然顾新宇还想演什么浪子回头的情深戏码,那她就奉陪到底!

娇娇,你怎么能这样说,真的是太让我伤心了,我对你一往情深,天地可鉴,我和你姐姐的事情,一定是被奸人陷害,你相信我,我发誓……

顾新宇满脸愤恨,抬手便要发誓,但席娇娇玉手一摆,便制止了顾新宇,不用说了,我不会原谅你的,不是喊我过来一块玩么?说吧,玩什么?

见席娇娇并不似从前一般好哄了,顾新宇严重闪过一丝疑惑,但仍旧没有放在心上,只当席娇娇还在气头上,一咬牙,不在理会席娇娇了。

反正今天,他已经给席娇娇准备了一份大礼。

想到这里,顾新宇眼中的怒意收敛了不少。

好了,既然人都齐了,玩两手怎么样?见气氛略微僵硬,一名富家子弟连忙出声来打圆场,笑呵呵的说着。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

那男子自信,就算是真有什么恩怨,也要卖他一个面子吧?

对对对,刘少说得对,以和为贵。

就是啊,席二小姐就不要在咄咄逼人了,咋们开始吧。

是啊,再不开始,这一晚上算是白来了。

……

其余几名富家子弟见有人出来做和事佬,也是纷纷附和,但言里言外,都是帮着顾新宇说话。

席娇娇淡笑一声,全当没听到,点了点头,那就开始吧。

玩的游戏也很简单,一个人蒙上眼睛,去捉其他人,若是抓到了,并且喊出其名字,就换那个人来蒙上眼睛抓人。

前世,席娇娇就是在蒙眼之时,被席凝香一把推到了水池里,成为了整个酒会的笑料,事后大家也只是以为此事仅仅是个意外,就连她自己都没有想到,那件事情和席凝香有所牵连。

游戏起头的就是那个出声做和事佬的刘家公子,在摸了两轮人之后,轮到了席凝香来摸人,而为席凝香系布条的,是一名一向席凝香交好的女子,席娇娇认识她,那名女子叫陈琦。

陈琦是一个珠宝大商的独女,生性骄纵,比起前世的席娇娇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若说席娇娇只是性子任性了些,但心地却是善良的,那名女子便是真真正正的骄纵任性,目中无人。

陈琦给席凝香系布条之时,席娇娇分明看到陈琦对席凝香低声说了些什么。

看来,那件事情席凝香还有帮手啊。

席娇娇轻轻的撇了撇嘴,眼中闪过一丝冷意,在游戏开始之时,就已经将步子挪到了陈琦身边。

果然,席凝香随意的转了两圈之后,径直就朝着席娇娇的这个方向走了过来。

陈琦尚不过二八芳龄,个子又是生的娇小,席娇娇往她前头一站,就直接将之严严实实的挡在了身后。

席娇娇装模作样的抬手,轻轻的揉着太阳穴,一副身体不适的模样,席凝香嘴角露出一个阴狠的笑容,以为是药效发作了,抬起双手,便是往前一推。

野种,去死吧!

就在席凝香得意洋洋,以为要的手之时,却没想到,席娇娇早有准备,弯身一躲,让席凝香的手直接推在了陈琦的肩上,然后借着众人的视觉盲区,又火上浇油的添了一把柴,直接一脚将席凝香和陈琦一块踢到了水池里。

啊——

两女相拥在一块,尖叫一声,一齐跌进了水池里。

这两声八十分贝的女高音,不仅是周围的那些富家子弟,就连在楼上雅间内坐着的各位大佬都被惊动了,纷纷探出头来,想看看是怎么回事。

救人啊!快点来人,救人啊!我姐姐和陈家小姐不小心掉进水里了,快来人,救人啊!席娇娇想也不想的,直接扯着嗓子大声喊道。

闻言,懂水性的人,直接就脱了衣服跳进了水里,连忙把已经湿成了落汤鸡的陈琦和席凝香捞了上来。

席凝香和陈琦此时已经没有了原来的光鲜亮丽,精致的妆容花成了一团,华贵的礼服也因为沾了水的关系,皱巴巴的粘在娇躯上,两人的模样狼狈不已
姐姐,陈小姐,你们没事吧?真是太不小心了!席娇娇冷笑一声,故作同情的给席凝香擦了擦脸上的水渍。

这不擦还好,一擦席凝香便如同炸了毛的猫一般,直接就将席娇娇推到了地上,指着席娇娇的鼻子破口大骂道:你!是你!是你推我和琦琦的对不对!

姐姐,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推你和陈小姐下水,大家都看着呢……席娇娇委屈的颤声说着,眼中迅速的凝聚出一丝泪花。

啪——

就在这时,一个黑影快步走来,三步两步的就走到了席凝香,抬手就直接一巴掌糊了上去,丢人现眼的东西,你还嫌我们席家不够丢人吗?

爷爷,我没有,明明是席娇娇……席凝香手足无措,眼中的眼泪瞬间就落了下来,浑身抖如筛糠,看着怒气冲冲的席彦军,却不敢在开口说话了。

这回席凝香算是丢人丢到太平洋去了。

不要吵了,不要吵了,想必只是一个意外,还不快把两位小姐带下去换衣服!顾万山见状,也连忙上前一步,打起圆场。

说罢,顾万山给身边的王娇兰使了个眼色,王娇兰能做到这个位置,必然不是个没有眼力劲的傻女人,立刻会意,连忙就劝着席凝香和陈琦到后面的屋内换衣服去了。

娇娇啊,来,快起来,不哭了啊。席彦军赶紧把席娇娇从地上扶了起来,心疼的抹了抹席娇娇眼角的泪花,开口说道。

席娇娇轻轻的摇了摇头,轻声说道:爷爷,我没事。

席老爷子,进屋去吧。顾万山也在一旁劝道。

哼。席彦军脸色僵硬,却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只得冷哼一声,带着席娇娇就回了屋里。

顾家的酒会上,忽然出现了这么一段插曲,热闹的气氛一下子就仿佛被泼了一盆冷水,淡了下去。

雅厅内,众多大佬齐聚一堂,面面相觑,气氛略微有些治滞。

咳咳……听说顾离贤侄前些天得了一尊玉菩萨,可否借我一观啊?忽然,一个略微有些肥胖的中年男人咳嗽了一声,打破了僵局。

刘叔父,恐怕不行,那尊菩萨已经被我转赠他人了。一直静静待在一旁,手里把玩着酒杯的顾离,冷声说道。

哈哈,那就可惜了……不过我手中倒是有几块极好的毛料,请诸位掌掌眼如何?刘强拍了拍手,大门应声而开,一名女子推着一辆推车走入,对着刘强点头示意,然后便关上门,匆匆离开了。

那女子离开之后,又有一名面容苍老的老者走进了雅厅中,刘强这才说道:这几块毛料,都是我托人从缅甸运回来的,诸位有看得上眼的毛料,尽管买去,这位是李师傅,可以当场解石。

闻言,一旁的席娇娇心中略有悸动。

她来这里,就是为了给那些大佬们留下一个好印象,此时,不就是一个好机会吗?

既然如此,玩两把也不是不可,娇娇啊,你去选吧。席彦军的脸色微微缓和了一些,看向身边的席娇娇,开口说道。

心知席彦军也和她想的一样,席娇娇也不推辞,对着那几位大佬微微颔首,轻笑道:那各位叔伯,娇娇就献丑了。

哈哈,去吧去吧,早听说席老爷子这孙女,神的很,今日正好有机会见识见识。刘强摆了摆手,乐呵呵的说道。

言罢,席娇娇也不再犹豫,抬脚就走向了那些摆放整齐的毛料。

那些毛料在席娇娇面前,就如同一个个被拔了衣服的少女一般,一览无余。

爷爷,我选好了,就这两块吧。转了一圈,席娇娇随手指了两块不大不小的毛料。

刘强看了一眼席娇娇选的毛料,不由得笑了笑,微微摇头。

小女孩家的,果然还是太嫩。

看着席娇娇跟选大白菜一样随手选了两块毛料,席彦军也是一怔,但还是豪气的大手一挥,对刘强说道:既然我这孙女挑了这两块毛料,那便就是这两块毛料了。

赌石买卖,一个愿买,一个愿挨。

席彦军都说要买了,刘强还能拦着不成,刘强当场便点了点头,行!

待买卖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一锤定音之后,席娇娇才俏生生的对着那李师傅说道:这位师傅,麻烦您解石吧。

席小姐客气了,荣幸之至。李师傅躬身,然后将席娇娇选好的那两块毛料中的一块,给搬到了解石机上,机器一下子便嗡嗡的响了起来。

李师傅的手法娴熟,一看就是解石的老手,看着那块毛料一点一点的被剥开,毛料里却是除了灰色,还是灰色,连一丁点的绿都看不见,在场的几位大佬不由得都是摇头。

李师傅,直接对着这里切吧。席娇娇眼见着那块毛料越切越小,可还是没有切到她看见的玉石里,不由得出声说着,玉指轻轻往那块毛料上一指。

席小姐,解石不是一个开玩笑的事情,需要……闻言,李师傅一怔,觉得席娇娇年轻气盛,不懂规矩,便好心出言提醒。

李师傅就按我说的做吧,崩了我也不怪您。席娇娇微微一笑,坚持道。

好吧。李师傅见席娇娇如此固执己见,也不好多劝,只能点点头,按着席娇娇说的地方,切了下去。

随着解石机器的运作,那块毛料被一刀切割开来,只是这一次,那块毛料里面不再是灰扑扑的一片,而是出现了一丝绿光。

绿了,绿了!李师傅也是有些惊喜的喊了两声,将所有人的视线都吸引了过来。

哈哈,出绿了,席老爷子的孙女果然名不虚传。王方对着席彦军竖了根大拇指,赞叹道。

闻言,席彦军的脸色也不再如一开始那般难看,眉开眼笑的摆了摆手,娇娇运气好罢了。

我看未必是运气,若是运气能开出这等品质的青海玉,老夫也是佩服。喻治捋着胡须,微微摇头,目光盯着席娇娇开出来的那块玉,几乎是移不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