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户大人的掌中娇妻》完结版在线阅读 《千户大人的掌中娇妻》最新章节列表

第6章

“公子,周小姐来了。”冬青的声音透着无奈。

七天了!

那天周慧娘因林如晦一句质问羞愧而走,不想第二天又拎着据说是亲手做的点心,打着看望乔·黑猫的名义上门了。

真味轩打开门做生意,自然是不能赶人的。可林如晦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淡,可说是瞎子都能感觉得出来了。

然而一向温柔得有些软弱的周慧娘,偏偏在这件事上满怀一腔孤勇,屡挫屡战,到今天都坚持一周了。

乔舜英都有些心疼她了。

“喵~”放弃吧,狗男人没有心,换一个吧!

林如晦也不知是不是听懂了,突然又揪住她的后颈皮:“没良心的小东西,几块点心就将你骗走了!”

“喵!”狗男人!但打又打不过,真是伤脑筋!

“见过林公子。”

觉着今天林如晦似乎有些冷淡,周慧娘自觉地又离他远了点,从秀儿手里拿过食盒,亲手将点心碟子、汤盅摆了一桌。

“我听人说,用杏仁川贝煲汤有润肺、止咳、平喘、等功效。”

她小心翼翼地看了林如晦一眼,将其中一个汤盅推到他面前:“昨日,我听见公子仿佛咳了几声,所以特意为你煲了这个杏仁川贝猪肺汤。林公子,你尝一下吧……”

林如晦仿佛被手中的书本吸引住了,眼皮都不抬一下地说道:“我不吃内脏。”

“真味轩不缺厨子,日后小姐再来看望小黑,就不必特意准备我的吃食了。”

咔嚓!仿佛听见心碎的声音!

“喵——”他不领情,还有我啊!

周慧娘尴尬得快哭了,乔舜英这一声叫唤可算解救了她:“看小黑猫这是饿了吧,我今天给你带了你最喜欢的牛肉干,还有核桃酥。”

“来,我抱你过来吃吧。”

她小心地看了林如晦一眼,鼓起勇气走近。

林如晦不动声色地松了按在猫背上的手,还暗暗推了乔舜英一把。

乔舜英暗骂一声狗男人,却配合地跳进周慧娘怀里,并指使她换地方去外面大堂。

林如晦明显无心,她还是带走这个痴情的傻姑娘吧。

“小黑,你也觉得我刚才那样很傻是不是?”

换了一个没有林如晦的包厢,只有秀儿和乔·黑猫在,周慧娘立马就绷不住了,泪水开了闸似的一发不可收拾。

“喵~”天涯何处无芳草,这棵不好咱换一棵呗!

“小黑也觉得我很可笑是不是?”

“喵!”能不叫小黑这个名字吗?2333……

看周慧娘越哭越厉害,秀儿赶紧哄她:“小姐也别总往坏处想嘛,奴婢看来,林公子对你挺特别的,起码在这安平县里,小姐你可是第一个能和林公子说得上话的姑娘呢!”

“是这样的吗?”

周慧娘顺着这话想,似乎觉得有理,眼泪也渐渐止住了。

秀儿又提醒道:“小姐,你不是绣了一个香囊准备今天送给林公子嘛。”

“今天?这……还是别了。”

周慧娘刚才被林如晦落了面子,这会儿实在没勇气再把香囊送出去,万一再被拒绝……

乔舜英也正想着,若是送香囊再被拒绝,这傻姑娘应该就能死心了吧,立刻给周慧娘发**神暗示。

秀儿就看到刚刚还说不去送的小姐,忽然又拿出香囊往外走去。

乔舜英腿上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忙和秀儿一起跟去看情况。

“周大小姐,好巧啊!”

这声音是?乔舜英仰头一看,果然是渣男方良才。

方良才拿着一把折扇,故作风雅地走到周慧娘面前,笑道:“原来周大小姐也喜欢来这里吃饭呢,一个人吗?”

周慧娘看着他就想到梅林那一桩事,心里犯怯,下意识说:“我是和林公子一起的。”

“林公子?就是这真味轩的东家?”

林如晦保密工作做得好,仙梅庵出事虽然不少人都知道了,却还没人查到他身上来。

方良才就对林如晦很是不屑:“一介商贾,他有什么资格和本公子并论。”

“喵!”乔舜英见势不好连忙跳了出来。

周慧娘看见她眼睛一亮,一把将她抱了起来,把乔舜英都给抱懵了,不是到了她大杀四方虐渣的时候吗?

“这只黑猫是林公子的爱宠,林公子还等着她回去吃饭呢,我得快些给他送去了。”

周慧娘抱着林氏·乔·黑猫,瞬间有了底气:“方大公子,麻烦你让一下。”

方良才瞅着黑猫噗呲一声笑了。

“哟~这是打哪儿捡来的一只丑不拉几的流浪猫!周大小姐,想糊弄我呢,我劝你还是省省吧。”

折扇挑着周慧娘的下颚,他目光轻佻地在周慧娘身上流连:“本公子的提亲你考虑的怎么样了?打算什么时候嫁过来?”

周慧娘用力地扭头,被秀儿护着连连后退,忍着害怕疑问道:“你不是和刘家……”

“哈哈~原来周大小姐是吃醋了!”

方良才不以为意:“周大小姐何必在意刘家,不过是多一个上不得台面的贱妾罢了,你可是我正经下聘的二房!”

“喵——!”乔舜英听不下去了,对上方良才看过来的视线,正准备释放精神力。

“方大公子好大的脾气!”

林如晦片就在这个时候走了过来,目光带着了然地看着她:“可别吓坏了本官的爱宠。”

“林公子……”周慧娘仿佛找到了依靠一般,立马跑到了他身边。

林如晦没看她,目光盯着埋头装死的乔舜英:“过来。”

他声音并不大,却有种轻描淡写间断人生死的威胁感,乔舜英乖乖低头认大佬,跳进他怀里。

“你就是林公子?”

见周慧娘看林如晦的目光含情脉脉,方良才有种被绿了的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