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少妇的诱惑 美女互摸下边的视频

简伟捂着脸,暴跳如雷。

  我打得就是你。简瑶指着他,义愤填膺,保险箱明明是你开的,非说是我,不打你打谁?

  你凭什么说是我偷的?

  要我拿证据么?简瑶不给他辩解的机会,直接摸向他的衬衣口袋,把那戒指拿了出来。

  简伟懵了!

  简成章也懵了!

  柳华更是目瞪口呆!

  但她反应最快,立马道:小伟,这怎么回事?这戒指是你爸去年在香港一个拍卖会拍的,怎么会在你那儿?捡的吗?在哪儿捡的?是不是先前替你爸找东西时在保险箱附近捡的?

  简伟不是傻子,这么明显的脱嫌暗示不会听不出来。即刻接话道:是,是在保险箱附近捡的,估计是有些人太慌张落下的……

  而这个有些人,便是意有所指了。

  是吗?简瑶皮笑肉不笑,柳华的伎俩她前世见多了,这世怎么会看不穿?她信誓旦旦地走到柳华面前,一把扯下她肩上的披巾抖三抖,一条镶满碎钻的项链掉了出来。

  简成章瞳孔一缩,那链子也是在香港一个拍卖会上拍下来的,当时觉得有升值的空间就收了起来,柳华几次讨要他都没答应送。

  如今……

  保险箱里应该不只这两样东西吧,现金我估计没有了,但金条应该还在,毕竟那东西变现要时间。要不要我去你们房间找找看?向来真相不彻底大白,事情就不算完,简瑶说着就要上楼。

  柳华一看这链子也被搜出来了,顿时傻住。倒是简伟一把将人给拦住:是你栽赃,对,一定是你栽的赃,你这个小贱人想陷害我……

  话还没说完,啪地脸上又挨了一耳刮子。

  简瑶怒道:我栽赃?戒指是我放你衬衣口袋里的?你妈披巾里的暗袋是我缝的?保险箱的钥匙是我偷的?只怕,只有你们母子两个才有这个作案时间和动机吧!

  动机,什么动机,你不要胡说八道?简伟连着被甩了两耳光,也是打红了眼。本能地想还手,可是不知怎的,在简瑶那双盛气凌人充满逼迫的眼神下竟然怯了。

  是因为心虚吗?

  你好赌,在外面欠下一屁股债。没钱还先是借,现在没人借,改来偷,又怕事情败露干脆就先发制人赖我头上,好诓骗我回来直接押我去医院配合简玥的手术,真是一箭双雕啊!既还了债又去除我这个眼中钉,好毒的计,好深的心思。大哥,你不去当间谍真是可惜了!简瑶一个字一个字揭露简伟的如意算盘,听得柳华心肝都在打颤,嘴上仍是道,那你也不能动手打他,他是你大哥!

  他做贼,败坏家风,败光家业,不打难道还留着?简瑶双手抱胸,似笑非笑,你这么说话,就是间接承认保险箱是你们母子偷的了?

  柳华一愣,惊知自己一时口快说错了话,急忙否认:我没有……

  可惜为时已晚。

  简瑶道:人证物证俱在,由不得你认不认了。

  她看向简成章,对这个父亲她实在没什么好说的。不过落井下石的事该干还是得干,虽然我离开这个家了,但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做贼,是会上瘾的,今天偷家里,明天偷公司。若不严惩,后果不堪设想。还有,柳华,请你以后别再用这种下三滥的招数了,小心我报警。

  她扬了扬手机,表示刚才的对话,她都录了音。

  柳华眼睛一眯:简伟偷盗已构成犯罪,不说别的,单这件,就得坐牢。

  她恨恨瞪着简瑶,这死贱人现在不光胆子大还脑子也灵泛了,知道耍心机用手段了,这哪里还是以前她认识的简瑶。

  这分明是另外一个人!

  简瑶上楼收拾好衣服后连声招呼都没打,就出了简家大宅。听到身后传来简成章的咆哮打骂声还有柳华母子求饶声,她薄唇浅浅勾着。

  前世简伟计划得逞,她被关黑屋一天一夜,不给吃不给喝,然后晕晕乎乎地被扭送到医院生生挖了眼睛。之后的命运彻底暗无天日,那一个个绝望又痛苦的夜晚,她都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

  今天她把历史改写,也让他们尝尝关黑屋饿肚子的滋味。虽然比起前世债,这点惩罚算轻的,但只要在简成章心里埋下一个怀疑和不满的种子,她也算出了口恶气。

  至于以后,来日方长!

  二嫂,你回来了?唐禹正是无聊,在沙上装躺尸,见着简瑶回来立马弹起迎了过去,哟,还带了行李,看来是打算在这儿长住了,也是,你跟二哥正值青春年少,分居肯定是不合适的。

  简瑶:……

  谁要分居,谁是他二嫂,简瑶对唐禹这个自编自话自来熟的性子彻底跪服。

  二嫂,你一大早去哪儿了?唐禹绅士地帮她提箱子,还不忘开启八卦模式,看你这春风满面的,是有好事发生啊!

  好事确实有两件,不过简家的那场口水战,她不想提。只道:你昨天送我的玉珠到底哪儿来的?

  不说了吗,我爷爷收藏的。

  我的意思是玉珠的出处。

  不知道。

  好吧,问了也是白问。

  虽然透视眼是好东西,可简瑶就是有些担心。

  毕竟这天底下没有白掉的馅饼,任何事情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二嫂,你不在我好无聊,我们去划船吧!林子中心有个湖,我们带大猛小猛一起去,一边钓鱼一边让它们表演打架,我一直好奇,大猛和小猛到底哪个更厉害……

  简瑶被他的奇思异想震得三观都要不正:让大猛和小猛打一架,你确定你还能钓得到鱼?

  不知道垂钓这种事是最需要保持安静的么?

  钓得到啊,鱼在水里,它们在岸上,又不妨碍的!

  呃……

  这话竟特么听着还有些道理,她竟无以反驳!

  不过,叫你二哥陪你不行么,钓鱼我是外行啊!

  我二哥出差了,临时决定的,估计得两三天后才能回来。

  出差?那敢情好,宫尚不在,她就自由了。不然总感觉走到哪里都像有双眼睛在盯着她似的。简瑶道,行,我陪你去,不过我得把行李整理了先。

  没问题,就知道我二嫂义气。

  医院里,等了好几天的简玥终于按捺不住了:妈,我眼睛快不行了,医生说不能拖了,你赶紧把简瑶的眼睛给我弄来,我要做手术。

  柳华连忙安抚:乖女儿,你要做手术,咱立马就能做,简瑶的眼睛咱就不想了啊!

  我不,我就要她的,除了她的,别的谁我也不要。

  玥儿,你别倔,为什么就非要她的呢?如果是单单想得到高祺那容易,眼睛好了以后,直接让高祺来提亲就是。

  左右简瑶在简家不受宠,在高家也不受重视,毁了亲也没人在意。

  不行,她那双眼睛会勾人,只有瞎了高祺哥哥才会死心。别看高祺对她死心踏地的,可是对简瑶未必一点心思都没有。

  不然,为什么拿着婚约当借口纠缠这么久。

  简瑶那双眼,媚,会放电,估计连她自己都没发现。

  但简玥向来是个做事不留后患的,既然要得到高祺,那就必须把这个人牢牢抓住,任何动摇他的机会都不允许有。

  你会不会想多了?再说,妈现在也没办法给你弄这件事啊!柳华皱眉。因为保险箱的事才被简成章狠斥一顿,简伟挨了打,到现在都出不了门。要不是因为医院里还有个玥儿要照顾,估计,她的腿也保不住。

  可是简玥哪里会管这些,嚷嚷道:我不管,你要想办法,明的不行就来暗的。干脆妈,你再给她下一次药,把她迷晕直接绑到医院来,上次我们就不该绕弯子,把人弄到树林里,结果节外生枝,这次我们直接取,行不行?
 不行,简瑶的眼睛你就别想了,乖乖听医生的话接受手术吧!柳华想也不想就拒绝。那丫头手上有简伟的把柄,她不敢轻举妄动,也不允许简玥轻举妄动。

  等这边手术结束后,她会亲自收拾那个贱人的。

  柳华劝了许久劝不进去也失了耐心,说完这句话就出去找医生商量手术的事情了。

  身后的简玥仍是不依,暗道柳华靠不住,只能靠高祺了。她拿出手机直接给高祺打电话:喂,高祺哥哥,当初你答应我的事到底什么时候兑现啊?

  当初因为车祸发现眼睛有问题时,高祺曾说过愿意为她做任何事做为补偿。包括为她取简瑶的眼角膜。

  可是事情过去那么久了,这事一点进展都没有。

  高祺又何尝不愁,尤其他和简瑶的婚期即将逼近。他不要娶这个女人,他爱的自始至终只有简玥。

  但是他的母亲不会答应的,因为有那纸婚约在。而想要改变这种现状,只有简玥好了,简瑶瞎了,这事才能如他所愿。

  毕竟他母亲不会希望他娶一个瞎子为妻,而简家除了简瑶只剩简玥了,想要维持与简家的姻亲关系,就只能娶简玥过门。

  只可恨,简伟那个蠢货竟想出那种诬陷偷盗那样的低端戏码,还让简瑶抓到他赌博的把柄,最后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真是蠢得比猪还不如。

  和简玥通完电话,高祺不知不觉又翻出简瑶号码,拔了出去。

  既然简伟靠不住,还只能是他亲自出马了。

  此刻的简瑶正和唐禹从湖边钓鱼回来。听到手机响,直接挂断。

  唐禹在宫尚的办公室看过简瑶的资料,自然知道高祺是谁。不由竖起大拇指:就佩服我二嫂这点,当断则断,不留余念。

  简瑶没接话,她跟高祺的恩怨不是唐禹一个外人能懂的。

  不过话说回来,高祺跟我二哥比,是个人都知道怎么选。唐禹十分臭屁,好似宫尚是个多么了不起的人物。

  是,宫尚是了不起,但倘若高祺对她是真爱又不曾背叛,她还是会选高祺多一些。

  毕竟过日子嘛,还是要有点人间烟火的样子。

  像宫尚那样的,只适合远观,偶尔养养眼激击一下审美观就行了。

  简瑶摆手道:你二哥可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为什么?我二哥有颜又有钱……

  你是不是觉得这两样东西全世界就只有你二哥一个男人有?有钱又有颜的大把的好不好?

  倒也是……

  你二哥整天扮高冷又不近人情,还小肚鸡肠,爱斤斤计较……这样的人我怎么可能喜欢?

  唐禹眉头轻蹙:二嫂,你说的是我二哥么?

  高冷他是赞同的,但不近人情、小肚鸡肠,爱斤斤计较,这从何说起?

  她怕不是认识了一个假宫尚吧?

  简瑶瞥了他一眼:他是你二哥,你自然觉得他哪儿哪儿好。

  也不是哪儿哪儿都好,我二哥还是有缺点的。毕竟人无完人,唐禹刚要掰手指头细数宫尚的不足,余光就扫到楼梯转角处有道身影,宫尚一身暗色家居服挺直修长把他身上独有的冷冽气质衬托得形同阎魔附身,仿佛刚血洗十八层地狱归来。

  简瑶紧急脑回路,妈的,刚才没说宫尚什么坏话吧?

  唐禹也是一脸悲催,不过他脑子转得快,扔了鱼竿立马上前卖笑讨好:二哥,呵呵,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回来也不说一声,怪吓人。呃那个出差累不累,我给你捶捶腿,揉揉肩?二哥你脸色看起来不太好,我让德叔给你煮碗鸽子汤补补气血吧……

  那谄媚狗腿的样子简直了!

  宫尚往旁边挪了挪,没打算理他,而是径直朝简瑶走去:看来你日子过得很闲……

  他身躯高大,眸光深邃冰冷,仿佛一座冰山在简瑶面前爆裂炸开,令她不敢直视:也也没有,一般般,不是特别闲。

  既然不闲还有时间在背后编排我?想做什么,诽傍?宫尚步步逼近,身上的戾气也渐渐浮现。唐禹一看情形不对,摸了摸鼻子果断溜之大吉。

  简瑶见状气得嘴角直抽,这个不讲义气的居然丢下她自己跑了,没良心。

  宫尚看她眼睛一直盯在唐禹的身上,想到德叔跟他汇报过,说这女人整日跟唐禹腻在一块,薄唇一扯,轻蔑道,怎么,以为跟老三混了几天就想攀唐家高枝了吗?别妄想了,唐家是不可能收留你这种不清不白的女人的。

  不清不白?她哪儿不清不白了?简瑶眨了眨眸,一时没反应过来。

  宫尚将她逼近墙角,单手抵在门板上,把人困在中间:你把身子给了我,敢说自己清白?

  简瑶面色刷地爆红,要是宫尚不提,她都快忘了这档子事。

  宫尚道:既然你想起来了,以后就离老三远点,不要试图勾引他!

  唐禹是他义弟,叫他一声二哥,他就有义务保他安全不受算计,如果她真是陈素派来暗害他的话。

  你放心,我不会。唐禹虽然平易近人,但也绝不是她可以攀附的对象。

  她的世界,只有仇恨。

  而活在仇恨名单上的人只限于高祺和柳华那一班小角色。

  不单单是他,你,我也不会。简瑶鬼使神差地又补了句。

  她真挚而笃定的语气令宫尚心头莫名划过一丝不爽,他觉得他被这个女人蔑视了。

  但她凭什么蔑视自己?

  他是宫尚,京城多少名媛千金趋之若鹜巴结讨好的对象,她凭什么瞧不上?

  宫尚心头一燥,背过身去:记住你今天说过的话,滚!

  简瑶如蒙大赦,回到房间后,提着的那口气才松下来。

  她以为宫尚会暴怒,狠揍她一顿,或者直接掐死她,结果什么也没发生。即便如此,她也如受大刑。

  看来背后讲人坏话议人是非这种事还是不能做的。

  要再被宫尚逮个正着,那后果简直没法想象。

  简瑶拍了拍胸口,仍是惊魂未定。上了床,好半天才睡着。可不到十分钟,德叔就来敲门了:简小姐,麻烦你开开门,我家少爷晕倒了……
刚才还生龙活虎的,怎么突然就晕倒了?再说你二哥病了叫医生,干嘛叫我?

  医生不在。

  那送医院啊!

  这里离医院太远了,送去怕是会耽误事,再说我二哥最讨厌上医院了。

  那那就再想别的办法。

  没别的办法,只能找你。二嫂,就发个烧而已,你行的,你要相信你自己。

  卧房里,唐禹做死的找理由找借口让简瑶出手相救,简瑶就做死的往后退,我是相信自己,可我不相信宫尚啊!

  万一哪儿医得不满他意,她这条小命还要不要?

  二嫂你多虑了,我二哥一向恩怨分明,他要知道你救了她,感激你还来不及,怎么会要你偿命。唐禹道,再说这屋就你懂医道,我们都不懂。

  简瑶还想再拒的,唐禹这家伙就把人都给轰走了包括他自己:好了好了,大家都散了,不要杵在这儿影响我二嫂治病。二嫂,有什么事吼一声就行,我就在门外候着。

  于是乎,乌泱泱一屋子人一下子走了个精光。

  独自留下简瑶挣扎凌乱。

  她是不想管宫尚的,这人阴晴不定好坏不分,救他等于坑自己。可是不救吧,有点说不过去。

  毕竟学医的人都有那么点医德。

  算了,上天有好生之德,就医他一回吧!

  唐禹,去打个水来。简瑶扯开嗓门喊了声,没人应。走到门口把门一拉,靠,居然一个人都没有。

  是谁刚才说在门外候着随时待命,人呢?

  楼下客厅,听到动静的德叔意欲上楼去搭把手,被唐禹叫住:德叔,你别管,你就放心在这儿坐着,楼上有我二嫂在,我二哥一定会没事的。

  他看过简瑶以前在医科大学的成绩,都是排得上名次的,发烧感冒这种小病不可能难倒她。

  若非如此,唐禹也不敢冒险让她一试。

  德叔眉头拧得死死的:唐少爷,会不会太草率了?

  简瑶虽然学过医,但职业生涯是个零啊!

  草率个屁,有现成的医生不用,舍近求远那才叫草率好吗?

  可是……那烧发的蹊跷,不像是普通感冒着凉所引起的啊!倒像是……

  德叔担心地朝楼上望了望,又碍于唐禹不敢擅自上楼。

  而此刻的简瑶已然发现宫尚的异常之处。

  她用透视眼看到宫尚肩膀上的伤口,是枪伤,伤口周边隐隐有血迹,明显是刚受伤不久。

  怪不得发烧,原是伤口感染所引起的。

  简瑶很快寻来医药箱,为宫尚重新包扎伤口,然后喂消炎药,打冷水为他冷敷,用酒精擦试身体,进行双效物理降温。

  这样忙活了一阵,到了后半夜,烧退了些。

  天亮时,差不多恢复到正常体温了。

  简瑶松了口气,总算没医出什么意外来。

  打来水准备给宫尚擦洗身子,出了一夜的汗,不处理一下不行,刚解开扣子,某人就醒了。

  睁着两只仿佛从冰潭里打捞出来的眸子,紧盯她放在他胸前的手,一脸森寒:你想干什么?

  没,没干什么,帮你换件衣服而已。简瑶话不利索,眼睛滴溜溜地转着似无处安放,此刻她竟有种耍流氓被当场抓包的即视感?

  你确定是在帮我换?而不是脱?

  在宫尚犀利的眼神逼视下,简瑶的手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

  她甚至在想,丫的,要不要干脆给他换完以证清白?

  怎么,阴谋被我拆穿,打算直接默认吗?宫尚见她不说话猛地拽住她的手,冷冷道,还说对我没有企图?

  加上上次,这是第二次了!

  简瑶一口老血涌上喉头:宫大少爷,你有幻想症吧?不是每个女人都想爬上你的床!

  宫尚薄唇微抿,冷嘲道:难道不是吗?在山洞里,你又不是没爬过!

  山洞?山洞里你们两个就……一早来探病的唐禹好巧不巧地听到后面两句谈话,嘴巴直接张成O型,二嫂,居然还是你主动的?

  靠,就知道她二嫂猛,没想到这么猛!

  连他二哥都敢生扑!

  你瞎嚷嚷什么,谁主动了?简瑶脸青红交错,全叫宫尚给气的。

  奶奶的,山洞那种事,他怎么能张口就来,把她当什么,不要脸毫无廉耻的鸡吗?

  简瑶简直要疯了,偏偏唐禹还道,我二哥不吃荤,你若不主动,他是不会破戒的!

  宫尚守身如玉都近三十年了,就没见过他碰过哪个女人。

  所以,一定是简瑶主动在先。

  简瑶现在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死瞪着唐禹:你他妈的再敢瞎哔哔一句,我毒了你的舌头!

  唐禹识趣地赶紧闭上嘴巴。等简瑶气哄哄地走了以后,他才捂着小胸口道:哇,好凶!二哥,你怎么会看上这种女人?

  简瑶回到房间开始收拾行李准备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德叔送早饭过来,见状狐疑道:简小姐,您这是干什么?

  回去。唐禹知道山洞的事,以他的性子以后会没完没了地嘲讽八卦,她哪儿受得了,所以必须走。顿了顿简瑶又想起另外一件事,德叔,你家少爷头部以前是不是受过什么伤?

  德叔愣住,尔后否认道:没有。

  没有?难道是她看错了?昨晚为宫尚冷敷时,发现他脑袋里明明有个东西啊?

  简瑶没察觉到德叔眼底一闪而过的谨慎。后者放下早点,打断她的思绪:简小姐,恕我直言您是少爷请回来的贵客,要走,也要知会少爷一声才行。

  我已经跟他说了。简瑶信口一扯。德叔不信:那麻烦您再跟他说一声。至少要当着他的面,否则他可不敢擅自放人。

  简瑶也是无语了。

  这时候,电话突然响了。是高祺打来的,简瑶看了眼,直接挂断。

  但高祺就像跟她耗上一样,这边挂,那边就继续打。

  简瑶不甚其扰,到底还是接通了:你究竟想干什么?

  瑶瑶,我有话对你说。

  我没话跟你说。

  瑶瑶,你别这样,我们还是找个地方坐下来好好谈一谈吧……

  话音未落,简瑶就一个白眼翻过去,尽管对方看不见:高祺,当初我死皮赖脸地跟在你屁股后面跑,你看都不看我一眼,现在我不要了,你反倒腆着脸一而再再而三地往前凑,我就问你,你是不是犯贱?

  高祺握着手机脸色直发青。

  他声音是开免提的,柳华,简玥还有简成章都在旁边。

  也就是说她简玥当着大家的面骂他不要脸。

  是可忍孰不可忍!

  高祺张嘴就要怼回去,余光就扫到简玥那一脸殷殷切切带着期盼的表情,话到底咽下去了。

  深吸口气,高祺强自压制内心怒火道:瑶瑶,我今天打这个电话的主要目的是想提醒你,婚期将近,我们是不是该见个面商量下婚礼的事宜?

  婚礼?那边冷笑,高祺你脑子没毛病吧?我们之间还有必要举行婚礼吗?

  连听到他名字简瑶都觉得恶心,竟觉得她还会跟他结婚?

  怎么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