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看我怎么破你的处 大尺寸的小黄说说1000字

当然。宫尚答得毫不犹豫!

  简瑶气结,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压下胸口乱窜的火苗。

  她暗暗告诫自己,一定要忍住。

  宫尚不是寻常人,自然特么不讲寻常话。

  行,你觉得我命不值钱就不值钱吧,现在你罚也罚了,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宫尚不语,身后的阿勇却是读懂了他的意思,上前道:简小姐,请。

  简瑶狐疑,不知道他这个请到底是什么意思。

  阿勇道:简小姐,我带你离开。

  你们真的肯放我走了?简瑶还是有点不敢相信,宫尚居然就这样放过她了。

  其实哪里是放过,不过是放长线钓大鱼。

  如果她真是陈素的人,宫尚打算以她为饵,引出陈素,直接来个面对面的对决,省得这样你躲我藏地打游击战,耗时又费力。

  折腾了一天,简瑶身心俱乏。本想回去好好睡一觉,刚一进玄关处柳华就扑过来,揪住她的领子歇斯底里地斥骂:你还有脸回来,你把我玥儿伤成这样,你还她眼睛,还她眼睛……

  简瑶拧眉,一边挣脱一边道:是不是疯了,先放开!

  柳华哪里肯放,张牙舞爪地在她脸上乱抓乱打。她现在恨及了简瑶,直想当场撕了她好为简玥出气。

  简成章看她这样实在不像样子,皱着眉头过来将她拉开,然后又把简瑶叫到沙上坐着:刚才医院给出最终诊断结果了,你妹妹的眼睛必须尽快动手术,不能再拖了。本来还可以往后延一阵子,现在一感染,真是不能再耽搁了。

  简瑶抿着唇,这么正儿八经叫她过来,要说的绝对不止这些,一定还有下文。

  果不其然,简成章看了她一眼道:可是眼角膜还没有着落,也怪当初那场车祸后检查得不够仔细,要是早点发现眼睛有问题,也不至于到现在这么被动。

  所以你的意思是什么?

  简成章别过视线,似有些难以启齿。

  柳华看他这样,便自动接过话:你爸爸的意思是,希望你能把你的眼角膜捐出来给玥儿。

  简瑶脑子轰的好像有什么炸开,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爸,你当真是这么想的?

  简成章支支吾吾道:你要是不愿意,那就算了。

  这不是算不算的问题,是他怎么可能也有这种想法。

  太可怕了,他就不怕寒了她的心么?

  什么算了,她必须捐,她不捐,玥儿怎么办?柳华见简成章对这个女儿还有一丝不忍,心里恨透了。生怕他临时改主意,坏了大事,再度抢过话头道:其实这个方案也不是我们想出来的,是高祺那孩子提的。他今天来看过玥儿了,向我忏悔好久,说对不起玥儿,不该擅自带她出去找你玩,说他和你都有责任。要不是家里二老不同意,他就捐眼角膜给玥儿了。

  高祺还说了,不管是你还是他都欠玥儿的,倘若你愿意把眼角膜捐给玥儿,他也不会有意见,更不会悔婚,会像以前,不,比以前待你更好。柳华的话还没完,我跟你爸商量了下,就目前的形势,好像也只能这样。玥儿还小,还没有对象,你是即将要结婚的人,高祺又对你好,高家近年生意虽然大不如从前,但不会让你过苦日子,至少衣食无愁。玥儿就不一样了,她要是失明,将来还有谁要,她会弧独一辈子的……

  你可以捐给她啊,她不是你女儿吗?简瑶冷声打断,你要是嫌自己年纪大,眼角膜不好,还有简伟,他是简玥的亲大哥,他完全可以捐!

  你胡说什么呢,你大哥是男孩子,将来简家还要靠他撑,怎么能叫他捐眼角膜?柳华高声道。

  既然他不能捐,那爸,你捐吧!简摇转首看着即熟悉又陌生的荒唐父亲,一脸痛心。后者赫然抬头:你在说什么,你叫我捐?

  不可以吗?你是简玥的父亲,你捐也是应该的。

  你怎么能叫你爸娟呢,他都这年纪了,就算捐了,又能用几年?柳华尖声打断。

  没关系,只要能撑到简玥嫁人就好了。

  你,你心思是不是太恶毒了些,你爸今年都快六十了,本来就身体不好,还叫他手上术台捐眼角膜,你怎么想的?当真心跟你妈一样自私冷血……

  说话就说话,别动不动就喷粪!

  你……

  柳华还想说什么,简成章站起来就扇了一巴掌过去:简瑶,注意你的态度,她是你长辈!

  长辈怎么了,长辈就可以乱说话?简瑶捂着脸,怒瞪着简成章。

  她最恨的就是有人侮辱她母亲,因为那是她世上唯一在乎的人。

  她也没说错什么,你心思确实恶毒!简成章也是气得不浅,天底下有哪个子女像你这样逼着父亲上手术台的?

  本来他还于心不忍,本为他还心有愧疚,到底养育多年。但现在,没有了。

  天底下也没有哪个父亲逼着子女上手术台的。简瑶也是忍无可忍,多年的怨气,一夕爆发,冷冷道,简玥是你女儿,你心疼,我就不是?这些年,柳华母子三个欺我算计我,你视而不见,我要是哪句话说得不中听,你就暴跳如雷。哪怕是个陌生人,遇到事情也会出来先评个理字,你呢?有吗?有一回站我这边的吗?你连个陌生人都不如!

  你这是在质问我吗?敢这样跟我说话,我没你这样的女儿!简成章抬手又甩一巴掌过去。

  这回简瑶有所准备,往后退一步,没打成:我也没有你这样的父亲!

  竟然逼着她去给简玥捐眼角膜!

  她以为简成章再不待见她,总该还是有底限的。

  谁知道根本没有。

  他心里眼里,只有柳华母子三个。

  本想凭着自己多活一世的本事,赢得简成章的欢心,把柳华母子三人斗倒,让他们也尝尝失宠受冷落的滋味,然后再报前世之仇。

  现在,她改变主意了。

  简成章今天的所做所为彻底寒了她的心。

  这样的父亲,就算是装装样子演戏,假意亲近,她都做不到。

  造反了,她要造反了,这个不孝的东西,有本事你今天出了这个门,就不要再回来。简成章看着甩门而去的简瑶,气得牙关都在颤抖。

  柳华也是满脸不甘:成章,她这一走玥儿的眼睛可怎么办啊
  三月的夜,冬寒未尽,三分暖,七分峭。

  春风微拂,更觉清寒。

  然而简瑶浑然不觉。

  今天这一吵,算是跟家里彻底决裂,划清界线。

  她回不去了,也不想回。

  可是除了简家,她发现她竟无处可去。

  因为柳华和简玥,她身边的亲朋好友都刻意疏离。她成了这个城市最孤寂的人。

  但她早已不是前世那个遇事只会自怨自艾的简瑶了。

  拢了下领子,跑到最近的银行,将卡里的钱全部取出。

  依她对简成章的了解,今天这样忤逆,简成章一定会冻结她的卡。

  而她,没有工作没有收入,毕业半年,玩得较好的同学也分散两地各奔前程,她没有依靠,身边不能再没有钱。

  银行旁边便是个酒店,简瑶开了房,打算好好休息,明天再从长计议。

  说来也怪。

  以前和简成章吵架,心里难受得喘不过气,会觉得委屈不甘生气,睡不着觉。

  现在,只有解脱感,一觉到天亮。

  草草梳洗了下,在楼下花店买了束康乃馨,然后直奔元山公墓。

  今天是母亲的忌日,她得去祭拜。

  只是没想到在那里碰到了高祺。

  怎么是你?

  今天是伯母的忌日,我来探望一下她!高祺说得一脸真诚。

  简瑶却是满脸不屑:别搞笑了好吗?我妈走了十几年,你几时来看过她?

  高祺脸微窘:简瑶,你什么时候说话这么尖酸刻薄了?

  我一直这样,只是你没发现而已。

  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怪我让你给玥儿捐眼角膜?高祺道,简瑶,我知道我那么说是不应该,可是,这是唯一的办法啊,玥儿拖不起了……

  拖不起你就捐,不想捐你就娶,以身赎罪,不也是一好主意?

  你……你怎么就说不通呢,二老怎么会同意我娶一个瞎子呢?

  那我要是捐了,我就瞎了,你爸妈就同意娶?

  我……你跟玥儿情况不一样,我们之间有婚约,我爸妈是重承诺的人,不会因为你眼睛看不见就嫌弃你。

  这样啊,那你把你爸妈叫来,当我妈的面拿你祖宗三代发誓,说她不嫌弃,我立马捐,行吗?

  简瑶,你这话是不是有点过了?

  办不到是吗?办不到就滚,别站在这里碍眼!

  叫他们高家人来发个誓就过分,逼她捐眼角膜就不叫过分,呵呵,她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像高祺这样的货色能入柳华和简玥的眼,原来他们骨子里都是一样的自私冷血。

  简瑶,你别后悔!连着被拒绝两次,碰了满脸灰,高祺气得当场甩袖离去。

  妈,讨人厌的苍蝇终于被我赶走了,我们母女两个可以安静地说会儿话了。简瑶吐了口浊气,靠坐在母亲碑前,一改方才的箭弩拔张神色温柔道。

  往年她来祭拜会跟母亲说很久的话,今年重生,藏着秘密就更多,但想说的却更少。

  因为她不想让母亲担心。

  高祺下了公墓,等在车里的简伟见他一脸铁青,便知谈得不顺利:难得看到你在那丫头面前吃闭门羹!

  你这是在幸灾乐祸么,可别忘了,我是为的谁才跑这一趟!高祺瞪了他一眼,然后上了前面的驾驶位。

  你也别忘了,你现在做这一切都是在赎罪。简伟亦冷下脸,要不是因为高祺,他妹妹能瞎?

  你有空说这些,不如想点实际的。

  办法总会有的。简伟摸着下巴,黑色的眸子幽光闪烁!

  午后有稀薄的阳光,温度正好。

  简瑶估摸着这个时候家里上班的该在上班,不上班的也留在医院照顾简玥,便想回去一趟收拾几件衣服。

  可是人刚到门口就被几个黑衣人给架住。

  为首的正是宫尚的手下阿勇:简小姐,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

  你们又想干什么?

  少爷有请。

  他请我干嘛?

  简瑶再问,就没声音了。

  不过比起上次,这回有进步,好歹给过她回应。

  到了宫家堡,虽然已见识过它的庄严恢弘,此刻再睹其颜,仍被它磅礴气势深深震憾。

  普天之下,这大概是她见过最壕的宅子了。

  简小姐,少爷在林子里已恭候多时,你赶快过去吧!阿勇将人带到后花园便自动消失。

  留下简瑶对着这浓浓密林暗暗磨牙。

  那个死宫尚,不会又想把她引进林子里,再招些稀奇古怪的家宠来考验她的生存力吧?

  你迟到了。宫尚看到删删来迟的简瑶,一张俊脸尽是不耐。

  后者撇了下嘴,人是他抓来的,又不是按约赴会,早早晚晚的,哪有什么时间限定,凭什么说她迟到。

  不过,这种辩解一向独裁的宫尚肯定不接受,简瑶也懒得说。只道:宫少,我们之间的账不是算清楚了吗?这次又是闹哪出?

  宫尚扯唇,嘴角浮起一抹凉薄的笑意:算清楚了?谁说的?

  昨天的事,你难道忘了吗?

  没忘,我就是因为昨天的事才请你来的。梭角分明的下巴朝前面抬了抬,宫尚道,大猛和小猛从昨天到现在就没吃过东西,我怀疑你给它们下的迷药有问题。

  这不可能,我下的是纯迷药,不含其他成份。简瑶矢口否认。宫尚倒也不恼,我劝你仔细给它们诊断一下再说话。

  怎么诊断,我又不是兽医!

  所以……

  所以你应该找兽医来啊,找我不顶用!简瑶摇头如波浪鼓,表示自己不行。但在宫尚不怒而威暗藏风雪外加冰雹的注视下不到三秒就果断改了口,要不,我试试?

  给你一天的时间。

  要是治不好呢?

  治不好,你就别离开这里。要是逃跑,我随时绑架。只不过后果不是你能承担得起的。

  简瑶被他的霸道震得简直没话说。

  别人做绑匪都是偷摸的,宫尚倒好,光明正大不说,还冠冕堂皇理直气壮地要随时绑架。

  见过嚣张的,没见过这么嚣张的。

  简瑶气道:你这是非法拘禁,就不怕我报警?

  你觉得他们会管我宫家的事?

  简瑶想想也是,以宫家身后的财势,谁会不长眼把手伸到这里来。

  在恶势力的扫射下,简瑶很快弃械投降:行,我给它们治,治不好我不走。

  反正她现在也没地住,就当宫尚免费提供食宿了。

  话正说着,林子外突然走进一人来。五官俊朗,眉清目秀,一身休闲尽显贵气。见着她嘴角一咧喊道:二嫂……
 这声唤,不仅把简瑶叫懵了,宫尚也是愣了下。但他很快就道:她不是我女人!

  怎么不是,二哥,你不是以前说过只要这座城堡出现女人那必定是我未来二嫂。我可都打听了,二嫂今天是第二次登门。你要是不喜欢,三番两次请她来做什么?给你养宠物啊?

  你还别说,我就是来养宠物的。简瑶摸了摸大猛小猛的头弱弱接过话。

  当宫大阎王的女人?

  靠,她口味没那么重好不好?

  出现在这座城堡的也有可能是敌人。上次潜伏进来偷偷给他下药不也是个女的。她同简瑶一样,都是心怀不轨。

  宫尚自认不会与这样的女人有什么感情瓜葛。

  淡淡地解释了句,便不再理会独自进了屋。

  男子耸了耸肩,似乎对他寡淡的性子早就习以为常。转头朝简瑶套起近乎来:我叫唐禹,初次见面,还请二嫂多多关照!

  我真不是你二嫂!简瑶解释。

  现在不是,迟早都会是的。唐禹摆摆手,一幅不必纠结的样子。

  但简瑶还是很在意这个的:我叫简瑶,你以后就唤我名字吧!

  她必须跟宫尚划清界线,不然晚上会做恶梦。

  唐禹看她坚持,决定暂时不勉强她:行吧,不叫就不叫。

  但嘴上还是控制不住:二嫂,你这眼睛生得可真漂亮。简家上上下下都想挖你的眼睛,是不是就是因为这个?毕竟眼角膜这东西又不需要配型的。

  话到一半忽然意识到什么,又加了句:第一次见面就聊这么隐私沉重的话题,好像有些不太合适,二嫂不介意吧!

  简瑶眉角几不个可察了抽了下,这家伙绝对是八卦体质。

  明知不合适,又非要巴着问,什么意思?

  见她不吭声,唐禹撞了下她胳膊哈哈道:我二嫂果然是不介意的。

  简瑶:……

  二嫂,我这有个好东西,挺配你的。唐禹大概是发现气氛不对,忙从怀里拿出一个龙眼大小的玉珠来,十分神秘道,这个是我爷爷的收藏,听说是老东西了。可惜查不到相关史迹,只有一个传说。传说它是精卫的一只眼睛,因为填海太累,疲死在海面了,只留下一双鸟眼睁得老大,估计是死不瞑目,毕竟那海没填完她就死了。

  简瑶实在没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过去:你确定你这是个传说?

  不是野撰的?

  还有,不要再叫我二嫂!

  唉,无所谓了,主要这玉珠确实像眼睛,你看看嘛。唐禹指着玉珠极力推荐,这上下黑白层次分明,还有细密的纹路……

  简瑶仔细一瞧,确实。不过既然是老东西了,必然贵重:你还是留着吧,我受不起。

  受得起的,受得起的,你可是是我二嫂。再说初次照面哪能不送礼物。唐禹一边说一边将盒子强塞她手里。为防她拒绝,说完就跑。

  留下简瑶林中凌乱,她在想,那初次见面她是不是也要回个礼……

  傍晚,给大猛小猛喂了食之后,简瑶就回了自己房间。除了强行绑架,宫尚其他方面待她还是比较人性化的。

  比如这卧室坐北朝南,采光极好,外面还单独带个小院,一开窗便是满屋子鸟语花香,如果不是情境不对,这里绝对是一个度假的最佳良地。

  这玉珠……简瑶无事便观赏起那玉珠来,发现黑白相间的地方有一处是透明的。一时好奇,拿在手里,眯眼细看。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顿时就玄幻了。

  透过那层透明,她看到天上淡淡白云、点点星子,还有若隐若现的银盘,时近时远,又清晰可见,仿佛那天文景象就在眼前,伸手可触。

  正惊异时,突然一道亮光打进她的眸子,霎时头晕目眩,令她有些站不稳。等在睁眼时,她的眼睛……

  森林深处,有一朵蔷薇开了,那花瓣伸张的速度,缓缓入目。

  躺在十米开外的大猛肚子又饿了,起来觅食,却生生错过躲在树后的大灰鼠。

  还有小猛,它睡得跟死猪一样,翻个身,压死一只正要起飞的带翅昆虫。

  树上的叶,地上的草,浅的,绿的,深的,一片片她都看得清清楚楚,甚至哪棵树打了蚂蚁洞,她都一目了然。

  我的眼睛……简瑶简直不敢相信,这么远的东西,明处的,暗处的,隐藏的,她都能看见。

  我这是在做梦吗?还是最近休息不好,脑子出幻象了?简瑶赶紧收起玉珠,返回屋中,我还是洗洗睡吧……

  以为这一切只是幻境,睡一觉就好了。

  可是没想到,第二日,管家德叔来敲门叫她起床的时候,她居然隔着门板能看到德叔穿的衣服,鞋子,还有他今天梳的发型。

  老天,她有一双透视眼!

  简小姐,您怎么了?德叔看她脸色不对,关心道。

  我没事……简瑶刚摇头复又点头,不,我有事,德叔,我想我可能身体出现问题了,我要去医院检查一下,麻烦你帮我跟宫少说一声。

  少爷一大早就出门了,简小姐要是不舒服就去医院检查一下。德叔放下早餐道,先把这个吃了吧,我去派车。

  不用,我自己去就行。她不是宫家人,可不敢擅自使用宫家资源。

  谁知道宫尚会不会秋后算账,他那么小肚鸡肠!

  简瑶吃得食不吃味,勉强喝了几口牛奶就走了。

  到了医院直奔眼科,结果啥事也没有。

  然后不放心地又做了全身检查,还是没毛病。

  正自这时,电话响了,是简成章打来的:你赶紧回来一趟,我有事找你!

  语气很是不善。

  简瑶想着她反正要回去收拾一些衣物出来,便点头同意了。

  到了家里,除了简玥,其他人都在,包括管家何忠,煮饭的刘姨,搞清洁的小张。

  你这个贱货还有脸回来?爸爸保险箱里的东西是不是你偷的?简伟一看到她就红着眼睛冲过来像条疯狗一样狂吠,不要不承认,忠叔他们都说你昨天回来过。

  简瑶眼睛一眯,想到上一世,好像也有这样的戏码。

  保险箱无故被盗,简成章查了半天发现是内贼,最后怀疑到她头上。

  但其实是简伟在栽赃嫁祸。

  他的口袋里还有未来得及消赃的蓝宝石戒指。只是前世她傻她蠢不会辩解,这世不一样了,她有透视眼,任何邪魔歪道在她面前都无所循形。

  你倒是会贼喊捉贼!简瑶二话不说,上前就是一巴掌。

  她个头不如简伟,这一耳光是跳着打的。

  你干什么,你竟敢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