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婚溺爱:腹黑总裁就宠我苏轻叶简景川精彩内容在线阅读

第2章

“我不嫁?”

陈俊梅冷声说道:“我告诉你,今天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说完,她抓住苏轻叶的胳膊,又对苏霆琛和苏意说道:“你们两个还傻站着干什么?把她给我绑起来!”

苏轻叶万万没想到他们居然真敢对她来硬的,一边挣扎一边喊道:“你们放开我!你们这是绑架,犯法的!知不知道!放开我!”

奈何她一个人根本不是三个人的对手,苏霆琛的力气最大,把她的双手反剪到身后,苏意找来绳子,直接将她的两只手腕绑在一起。

而陈俊梅则拼命压住苏轻叶的腿,防止她踢到他们。

苏轻叶看他们这是铁了心要绑自己,知道根本挣脱不开,所以到最后也就不挣扎了,任由他们把她绑上。

把她的手脚都绑上以后,陈俊梅他们三人松了口气,都累的坐在地上喘气。

苏轻叶躺在床上看着他们,再看看自己身上的绳子,心中泛起一阵寒意。

她现在根本不能相信,这是亲生父母和亲妹妹对自己做出来的事。

“爸,妈,苏意,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们怎么能因为钱,就把我嫁给贾冰,你们明明知道我不愿意的……”苏轻叶说着,又看向苏意。

“再说,你们又不是只有我这一个女儿,为什么一定要强迫我,为什么一定是我?不是苏意?”说到这里,苏轻叶的声音已经有些颤抖了。

她以为自己不会哭,没想到这个时候,还是因为寒心流泪。

苏意闻言站起身,冷笑着说道:“苏轻叶,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和我苏意相比?爸妈当然不会让我去嫁给那个贾冰,因为他们舍不得我,因为我是他们的亲生女儿。而你,什么都不是!”

苏霆琛意识到苏意在说什么,连忙见她的名字制止她:“苏意!你住嘴!”

苏轻叶原本是不相信的,可是她看向苏霆琛和陈俊梅的脸,想在他们的脸上看到一丝对她的愧疚,或者对她解释的想法……

可是,什么都没有。

现在的苏霆琛和陈俊梅根本不在意苏轻叶的想法,看着她的目光十分冷漠。

“苏意说的是真的?”

苏轻叶多希望现在爸爸妈妈斥责苏意,说她是胡说八道,可是他们却偏过了头去。

“我居然不是你们亲生的……”苏轻叶死命咬住下唇不让自己哭出来。

原来她一直就是一个没有人要的野孩子。

这时贾冰的声音从楼下传来,“苏轻叶呢?我来接小美人了。”

苏霆琛和陈俊梅听到贾冰的声音,也顾不得安抚苏轻叶,反正她被绑着,也跑不掉,直接抓着她把她带到了楼下。

贾冰看着苏轻叶被绑着,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哎呦,这小美人,怎么被绑着,快放开!”说着,他帮苏轻叶解开了绳子。

苏轻叶此时心如死灰,她听不到贾冰在说什么,只是一直盯着这个家里看。

此时此刻,这个原本带给她温暖的地方却是那么陌生冰冷。

“我们走吧。”苏轻叶主动对贾冰说。

贾冰没想到苏轻叶这么主动,高兴不已,直接忽略后面的三个人,将她带走了。

坐在车上,贾冰淫笑着看着苏轻叶,说道:“小美人,我看你不高兴,不如我们去酒吧乐呵乐呵,喝点酒就什么都忘了。”

“喝点酒就什么都忘了……”苏轻叶喃喃地重复着这句话,而后点头说:“可以。”

贾冰高兴的露出一口黄牙,他不喜欢强迫的,但是如果把苏轻叶灌醉,肯定别有一番风味。

到了酒吧门口,贾冰的手下都出来接他们,看到苏轻叶,脸色都很耐人寻味。

苏轻叶忽略掉这些不和谐因素,包括身边一直淫笑的土肥圆,到了包厢以后,自己拿着一瓶酒猛喝了一大口。

贾冰惊喜不已,毕竟这样苏轻叶就离喝醉不远了,“哎呦,看不出来,小美人还会喝酒,来,哥哥陪你……”

说着,贾冰的手揽住了苏轻叶的肩膀。

苏轻叶没有在意,拿着酒杯又喝了几大口,意识逐渐昏沉。

贾冰见她这样,手上的动作逐渐大胆,一下子将苏轻叶的外套扯了下来。

肌肤与空气接触的**,瞬间让苏轻叶的大脑猛地清醒。

“别碰我!”说着,她将手里的酒瓶直接砸在了贾冰的头上。

贾冰愣了几秒,酒瓶里的酒混着血顺着他的额头流了下来。

“苏轻叶!你这个**!当了**还想立牌坊,敢对我贾爷动手,真是活够了!”贾冰说着,示意几个手下抓住苏轻叶。

一见了血,苏轻叶的大脑彻底恢复了正常,她把贾冰推向他的手下,趁他们扶贾冰的时候,从沙发椅背上跳出去,打开包厢门跑了出去。

刚才来的时候她心不在焉,根本没有注意地形,更不知道门口在哪边。

看着两边都长不见尽头的走廊,苏轻叶犹豫了一秒。

“站住!别跑!”

贾冰手下的喊声从后面传来,苏轻叶没有时间犹豫,随便选了一边就开始狂奔起来。

可是她哪是这些男人的对手,眼看就要被抓住,忽然看到右边有拐弯,于是她猛然转弯,看到包厢的门就直接打开冲了进去。

简景川的包厢里没有几个人,这里还算安静,与外面的喧闹产生了强烈的对比。

喘着粗气跑进来的苏轻叶脸色慌张,更是显得与这里格格不入。

包厢里的人的注意力都被她吸引了过去,而简景川一眼就认出了苏轻叶,看着她身上没有外套,只穿了一个吊带背心,挑眉说道:“这位小姐,我们包厢可不需要特殊服务。你穿成这样我也不会动心的,要不你勾引我试试?”

苏轻叶刚要感叹自己刚出狼窝,又入了虎穴,却发现坐在沙发上好整以暇地看着她的人,正是那天在厕所调戏她的人。

“臭流氓!怎么到哪都能碰到你?敢对我胡说八道,真是疯了!”苏轻叶说着,拿起桌上的酒瓶就向简景川的头上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