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殊江家扬小说章节目录 《短命女配撕了锦鲤剧本》全文阅读

第4章

等再也听不到身后的议论声,张秀提起的心慢慢放下来。

林殊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没有说破。

林殊远远的看见有两个人迎面而来,走近一看,认出原来是村里的琴寡妇和老王家的儿媳妇。

老王家儿媳妇大着肚子,张秀看了一眼对方巨大的肚子,心有余悸的开口,“木生媳妇,你这肚子看着应该就这几天了,大热天怎么不在家休息,外面太阳这么毒,你们小年轻心也太大。”

“秀婶,没事,我一个人在家也是躺着不如出来走走,这不还有琴姐陪着。天天在家躺着也难受,大夫说怀娃娃的时候要多走动,我想生的时候少受些罪。”

“你这次肚子看着比前头两个闺女都大,平时注意休息。”张秀关心的说。

李秋月,村里王家木生的媳妇,今年二十五岁,已经生了两个丫头,肚子里是第三胎,这次要再生不出儿子,李秋月都不知道要怎么办。

如今村里虽然已经开明很多,可是对于生个儿子继承香火还有很深的执念,李秋月前两胎生的都是丫头,她婆婆早就看她不顺眼,要是这胎还生出一个丫头,李秋月和王木生估计不能好好过日子。

“我前头都生了两个丫头,这胎千万得是个儿子。”李秋月眉毛都皱成一团。

“秋月妹妹,放心,你这次肯定是个儿子。”一旁的琴寡妇拉着李秋月的手表示安慰。

林殊听见琴寡妇这话,轻轻喵了一眼对方。

这个琴寡妇看着是个普通人,奇怪的是周身有一股淡淡的黑气。

林殊皱紧眉头,正要仔细查看,那股黑气却消失不见,不对劲。

只可惜刚穿过来,这个身体太虚弱,没办法像以前一样一眼就看透。

想必看错,林殊刚穿过来不想太惹人注意,不好太深究。

李秋月脸色暗淡无光,不过额头红润,子女宫显示这胎是个男孩,老天爷也算让李秋月得偿所愿,只是缘分不深。

“嫂子放心,你这胎一定生个男孩。”林殊对李秋月微微一笑。

李秋月听完一愣,看着林殊娇娇俏俏的模样眼睛都直了。

心里忍不住想,林殊小小年纪就长得这么水灵,井儿村所有灵气都集中在她身上,不知道长大后会美成啥样,怪不得村里单身小伙子都喜欢林殊,这么乖巧漂亮的女娃娃别说小伙子喜欢就是同为女人的自己也不会讨厌。

李秋月没想到林殊会和自己说话而且还说这胎生的是儿子,不管说得对不对,脸上露出大大的微笑。

正要说话,又听见林殊说了一句。

“嫂子最近夜里是不是睡不安稳,经常做噩梦?白天起不来总感觉累,肚子还隐隐作痛?”林殊其实看到李秋月身上阳气不足,职业病一犯忍不住询问。

“对,我这几天都是这样?”李秋月吓了一跳。

这几天,李秋月确实像林殊说的那样半夜常常惊醒,肚子还不舒服,她心里隐隐约约感觉不对劲。

这事只有她男人王木生知道,这林殊小姑娘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嫂子我觉得你还是去找人看看,可能撞到那东西,嫂子,你这情况……不太正常。”

林殊看见李秋月有些怀疑的眼神,露出一抹笑容说,“我也知道嫂子可能不相信。可是去看看也能安心,对嫂子也不是什么坏事。”

林殊也就随口一说,至于李秋月会不会听,那就不管自己的事。

也说不准,只是既然遇见就好心提醒李秋月一句。

世间万物,因果不同,一念之差结果可能相差甚远。

林殊当然不是胡说八道,普通人可能看不见,她却一眼就看出,李秋月身上有淡淡的黑气,想帮忙可是身体不允许,现在就是一个普通人,况且自己只想过普通人的生活。

琴寡妇听到林殊的话,脸色僵硬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恢复正常。

张秀看李秋月脸色有些不安,拉着林殊就要离开,“木生媳妇你别放心上,小娃娃乱说她懂什么,我和小梳子去地里给他爸送饭,日头越来越辣,你也别走赶紧家去。”

张秀说完拉起林殊头也不回的往前走。

李秋月想着林殊的话,眉头皱成一团,心里越来越不安。

“琴姐,我先回家,改天再找你说话。”李秋月和琴寡妇说完直接回家。

“要不我送你回去,你大着肚子我也不放心。”琴寡妇回答。

“不用不用,就一点路我自己可以。”李秋月摆手拒绝。

琴寡妇看李秋月离开,转头盯着林殊的背影看了一会,才低头慢慢往家走。

林殊也正和张秀打听琴寡妇,“妈,刚才那个琴寡妇是什么人?”

“哦,你说她,说起来也是可怜人,我也不知道她原来是哪里人,只听说前几年被拐子卖到我们井儿村,被杜家买回家,给杜家老大当了老婆,三年前杜家老大得病死后杜家老两口也跟着去逝,如今杜家就剩下她一个人。”张秀说完叹了口气。

林殊听完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全当自己想太多,也就没放在心里。

井儿村的田里到处是人,林知礼大老远看见张秀带着林殊过来后哪里还有心思干活,扔下锄头就走过去,边走边摘下头上戴的草帽,抓在手上当扇子扇风。

“这么大的太阳,小梳子不好好在家出来做什么,走过那么远,又热又累身体万一吃不消怎么办。”

“你说你这么大个人,不知道外面太阳毒,给闺女热出个好歹怎么办。”

林知礼说完闺女又开始说张秀,张秀被说了一通也不生气,只是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你家闺女心疼她爸在地里干活,我要是拦着不让来,不就成了黑心肝的。”

林知礼是个货真价实的女儿控。

“还是闺女会心疼我,呵呵。”林知礼哈哈笑起来,拿着草帽朝着林殊的方向扇了起来,一边扇风一边说,“小梳子,爸给你扇扇,凉不凉快。”

林殊脸颊被草帽扇起来来的风吹拂着,深深吸一口空气,能闻到风中夹杂着地里青草的香味,淡淡的若有若无。

又深深吸了一口,感觉胸口的郁气都被吹散。

她赶紧把水壶递过去随便接过草帽自己扇。

“爸,你赶紧喝口水休息一下。”

林知礼一**坐在草地上,三下五除二就把午饭打扫干净。

最后仰头猛灌了几口井水,抬起袖子擦干水滴站起来接着下田干活。

林殊看着林知礼烤着大太阳弯腰驼背的干活,心里酸酸的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