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我成了大佬全家的心尖尖》主角婚后我成了大佬全家的心尖尖小说最新章节目录精选阅读

第1章

罗沼市是Z国经济发展中心地带,无数上市公司林立,让这里的夜晚远比白日喧闹。

位于市中心的某五星级酒店中,各路商人行色匆匆,透过他们脸上虚伪的笑容,仿佛可以看到他们每个人的背后都带着几千万甚至几个亿的生意。

此时,酒店高层2314房间。

正有两个身影扭打在一起,给这间高档酒店,增添了抹真实的气息。

房间里一片狼藉,因为拉扯而使地毯被拖离了原来的轨迹,导致茶几上的红酒瓶骤然砸落。

“铮!”地一声,玻璃碎片四处溅起。

“你别过来!”

此刻,房间里白色的人影,快速往地面一探,右手便多了一块巴掌大的碎玻璃。

尖锐的玻璃棱角刺进掌心,顷刻间,少女的手掌便被划出一条硕大的口子!

鲜血犹如决堤洪水,涌动而出!

中年男人解开袖口,冷笑着向前。

“你爸已经把你送给了我,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女人!我劝你还是乖乖躺到床上去,否则我要你好看!”

“我姜虞没有那样的爸爸!亲人才不会把我送入你这种人的房里!”

少女双目赤红,咆哮而出的声音似乎在提醒自己。

见状,中年男人怒火中烧,他一脸狂笑,“那就让你看看我这种人的威力!”

说罢,他举起拳头就要往少女身上砸去。

姜虞心中的狮子被激怒,她出于本能地闭上双眼。

恐惧,占据了她的心,她拿起玻璃碎片在空中胡乱划动,试图阻止男人的进一步动作

“啊!!”中年男人响起杀猪般的嚎叫声。

姜虞骤然惊醒,只见男人捂着受伤的手臂一脸痛苦。

那伤口深可见骨,鲜血像银丝一般滴落在地。

“滴答……”姜虞顿时被唤醒。

她见男人受到牵制,连忙抓准机会,翻身爬起往门口冲过去。

“**!**!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男人暴怒的声音从屋内传出,让走廊上的所有人都为之一愣。

冲出门,姜虞便看到不远处有一位身着褐色西装的男人正在开门。

她一个横冲直撞,再以迅雷不急掩耳之势,拉着男人躲进了屋内。

“嘭!”关上门,外面的声音仿佛与世隔绝。

房间里安静无比……

“请帮帮我。”姜虞的声音有些颤抖。

她只期盼自己发出的求救能被屋里的男人重视。

“出去!”男人的声音冷漠又疏离。

姜虞感觉自己像是坠入冰窖一般,迎面而来的都是寒风!

现在出去就是找死!姜虞用后背死死地挡住门把手,“请帮帮我,以后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事情,我一定义不容辞!”

“我不说第二遍。”

黑暗里,男人脚步踉跄地上前。

因为行走而带起来的风,充斥着一股淡淡的酒香,他在靠近。

姜虞咽了咽口水,黑暗中她看不清男人的脸,却能感受到他的怒气。

可就在这时,门外的响动消失不见。

姜虞松了口气,身体不由自主的顺着门板滑落,瘫坐在地。

“啪嗒”一声,房间灯光被骤然点亮。

强光刺眼,姜虞下意识别过了头。

紧接着。

一双黑色皮鞋出现在她的视线中,姜虞即刻装甲好自己的防备,强撑着站了起来,“谢谢。”

姜虞的声音很小,还有些微颤。

这男人好冷!就像是一座冰山,此刻正压在她的背脊上,让她呼吸困难,浑身僵硬。

男人并未言语。

姜虞鼓起勇气抬了抬头。

余光中男人那如玉雕琢的脸庞上染了点点绯红,眉头似乎因为她的闯入而微微皱起。

虽然隔了几步,但姜虞依然能嗅到从他鼻息里散发出来的淡淡酒气。

她好奇抬眸一看,哪料意外撞上男人的双眼!

那深邃又迷离的眸子不知是带了什么魔力,好像要将她吸入那漩涡中……

姜虞呼吸一窒。

燕云席满脸不耐,本以为在这偏僻酒店可以避免被老妈找到,但不成想,却闯入一位不速之客!

原本应该愤怒的他,却在看到姜虞手心握着的玻璃碎片时,眉头一蹙。

他心口一紧,迈着迷离地脚步不自主上前。

他把姜虞逼到退无可退,两人之间近乎紧贴!

这种距离,仿佛可以听到彼此的心跳,嗅到对方的呼吸。

气氛逐渐暧.昧~

姜虞紧张到双拳紧握,她竟忘了手心的玻璃碎片,那疼痛似乎已与她合为一体。

燕云席看到鲜血再次从少女的手心溢了出来,不知为何他居然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

他薄唇微抿,一只手撑着门,一只手往下探……

耳畔传来的热气,令姜虞面红耳赤,感觉到男人的动作,她又顿感羞愤!

只听“啪!”地一声。

燕云席脸上便徒然升起几条红痕。

男人的眸子染上了兴许怒气,他低吼道:“你干什么!”

姜虞害怕地浑身颤抖,但依然梗着脖子,“你……你手往哪儿摸!”

虽然她很感激男人救了自己,但不代表就要为此献身。

“你想多了。”燕云席不耐烦地拧眉。

紧接着,他用力扼住姜虞的手腕。

“额……”一阵吃痛,姜虞的手心松开,那满是鲜血的玻璃碎片与肉体抽离。

撕裂的疼,顿时占据她的大脑。

刹那间,姜虞面白如纸。

往地面一看,洁白的地板上,已被鲜血染红。

而从姜虞手心牵扯出的血丝,更像是条丑陋的虫子,盘踞在地面上。

他是在帮她!

微微放下戒备心的姜虞,却顿感天旋地转,紧接着视线逐渐模糊……

她晕了。

燕云席一脸不悦。

他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毫不拖泥带水的说了句:“来我房间。”

很快,一个长相稚嫩的娃娃脸便出现在房间。

见地面躺着一个浑身是血的女人,他淡淡的笑逐渐变得惊悚。

“老……老大,这……这怎么回事?”

燕云席捏了捏跳动的青筋,“把她送医院。”

周渠的脑海里闪过行程单,眉头拧成了一根蚯蚓。

“不行啊,老大,十分钟后我们还要去机场,乘坐前往F国的飞机呢。”

燕云席薄唇紧抿,他明明可以无视地面上的女人,可他却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慌乱……

这种情绪,他从未有过。

眼看着那腥红的血不断从姜虞手心渗出,他来不及多想,立马蹲下身把她抱起。

“人要紧,先送医院。”他的话毋庸置疑。

她很轻,手贴着单薄的衣物,仿佛能感受到瘦弱的骨头。

周渠连忙追了出去,大声提醒,“老大,这次与天方集团的合作是我们筹备已久的,若是错过了会损失几十个亿的收益,今天要是不去,就会被视作弃权。”

“开车!”

燕云席的身影伴随着这声低吼,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