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当爷致富》精彩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江山苏婉儿小说

第8章

“江山兄弟,刚才都是误会,误会。”

“我给你赔个不是,这钱,你拿去喝茶!”

察觉到江山的脸色不对劲,成老二嬉皮笑脸的连忙打哈哈,抽出五十块钱递给江山,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江山面色冰冷的走了过来,每近一步,都带着滔天怒气。

“你打我老婆,还把我女儿关到狗笼里面去,要是我再晚来一会儿,我老婆都要被你们侮辱了。”

“此仇此恨,给点钱就想解决,没那么容易!”

感受江山身上的杀气,成老二吓得一哆嗦,连忙拿起砍刀,心一横,脸色也变得阴沉起来。

“江山,你tm别给脸不要脸,敢动劳资,小心劳资跟你拼个鱼死网破!”

小耗子见状也赶忙打圆场。

“要不,这事就这么算了吧,得饶人处且饶人。”

小耗子是奉命过来帮江山撑场子解围的,这要是动起真格的来,保不齐会出现伤亡。

这可不是他想看到的。

能和平解决最好。

“跟我拼个鱼死网破?你也配!”

江山说着,一个箭步冲到成老二面前。

成老二持刀劈砍,江山闪避躲过,随后一把抓住他的手腕,一记肘击顶在了他的咽喉处。

出手干净利落,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只一击,成老二就倒在了地上,一脸猪肝色的捂着喉咙直咳嗽。

江山可不会就这么放过他。

抡起拳头就是一顿暴揍。

成老二的几个小弟见状,挥起砍刀过来帮忙。

江山捡起成老二的砍刀,持刀反击,如猛虎出笼一般,三两下就将几个小弟砍伤砍退。

然后放下砍刀,继续暴揍主犯成老二。

小耗子带着人在边上站着,既不动手帮忙,也不走,就这么看着。

一顿暴揍下来,成老二被打得满脸是血,牙齿都断了好几颗,手脚四肢被打得变形,整个人都快不成人样了。

一开始的时候,他还能认错,大声呼喊他错了。

但此刻,被暴揍得连话都说不出来,嘴里直冒血。

见状,小耗子连忙带着几个弟兄把江山拉开。

“别打了,再打就要出人命了!”

六七个人生拉硬拽,这才勉强把江山拉开。

此时的江山,脸上沾染着成老二的鲜血,眼里满含杀气,浑身上下都是暴戾的气息,如同一尊煞神,格外吓人。

“无论是谁,有什么事冲我来,敢动我老婆孩子,我绝对饶不了他!”

一声怒喝,响彻四周,所有人都吓得浑身一颤。

这是江山给所有人的警告!

看到这一幕,围观的街坊邻居们都是疑惑且震惊。

“这江山,是转性了吗?”

“以前对母女俩都是不闻不问的,今儿怎么这么大反应。”

以前的江山,那就是一个胆小怕事的**之徒,平时就只敢拿老婆孩子出气,遇到硬气点的,人家一瞪眼,他就怂得骨头都软了。

但今天,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特别有血性,妻女被辱,差点把成老二活活打死。

身手也很威猛,持刀和几个人对砍,硬是把对方砍伤砍退了。

那股子狠劲,是他们在江山身上从没有见过的。

看向江山的目光中,也带上了几分敬畏。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带着他滚蛋!”

亲眼见到江山的暴戾一面,成老二的一众小弟都吓傻了,拿着砍刀棍棒站在原地,一步也不敢上前。

小耗子吼了一声,他们这才缓过神来,灰溜溜的抬着成老二离开。

“没什么事的话,那我们就先走了!”

把事情处理好,小耗子就带着人告别离开了。

围观的街坊邻居也相继散去。

看着满身淤青,脸上挂满泪痕的苏婉儿和萌萌,江山心疼不已。

苏婉儿和萌萌则是一脸冷漠,把头转向一边,近乎心死。

“对不起!”

江山诚恳道歉,但他知道,这三个字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收拾一下吧,去诊所看一下。”

苏婉儿抱起萌萌往屋里走,眼底含泪,语气冷漠。

“用不着你关心,反正我和你萌萌在你心里,就是挨打的出气筒,拿来换钱的筹码!”

江山拿她们母女换钱的事,无疑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苏婉儿心灰意冷。

“我错了,我不应该这样做。”

“但要想挣钱,必须要有本金,我也是无奈之举。”

江山诚恳道歉,从兜里拿出五百块钱递给苏婉儿。

“这钱你拿着,买新衣服买吃的。”

看着江山递来的钱,苏婉儿目光呆滞的愣住了。

一直以来,都是江山从她这里拿钱,有一分一毫都恨不得全部搜刮干净,好让他继续去吃喝嫖赌。

江山给她钱,她做梦都没想的这么美。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苏婉儿没敢接,和江山生活多年的经验告诉她,江山带给她们母女的,历来只有苦难和折磨,没有过一丁点好。

她生怕接受了江山的好,江山要让她们母女十倍偿还。

“你不是在外面借了钱吗,这钱你不拿去还?”

“还是说,你打定主意了,要拿我们娘儿俩抵债。”

苏婉儿依旧冷漠,眼中满是苦楚。

“钱我已经还了,这是我这几天挣来的钱。”

苏婉儿一脸的不相信。

江山她再清楚不过,败家倒是很在行,指望他挣钱?还不如指望公鸡下蛋来的现实。

“我对天发誓,这钱真是我挣来的!钱我也还清了。”

以前的江山为了骗苏婉儿拿钱出来,说谎成性,以致于现在,江山给苏婉儿钱都要对天发誓。

见江山满脸认真不像是在说谎,犹豫片刻后,苏婉儿把钱收下了。

这个支离破碎的家,现在很需要钱。

不仅要还街坊邻居的债,还要买吃的用的,家里已经一粒米都没有了。

江山离开的这五天,她和萌萌紧衣缩食,但家里实在没什么吃的,她和萌萌已经饿了一天多了。

从下火车到现在,已经六七个小时了,江山也饿了。

回屋里,见家里什么吃的都没有,江山便提议出去下馆子,好好吃一顿。

听到要出去下馆子,萌萌两眼放光,都流口水了。

一起玩的小伙伴告诉过她,馆子里面的东西特别好吃。

但萌萌自打出生以来,从没去过馆子吃东西,偶尔路过,闻到过馆子里面飘出来的香味。

一直心驰神往。

“出去下馆子,你钱很多吗?”

收下钱之后,苏婉儿对江山的态度缓和了不少,但听江山说要出去下馆子吃饭,脸色又变得不好看了。

萌萌明显是很想去的,揣着小手也不敢说什么。

江山出了个主意。

“这样吧,咱们举手表决,少数服从多数。”

“赞成去下馆子的,请举手!”

江山说着,高高的举起了手。

萌萌看了一眼苏婉儿,也跟着弱弱的举起了小手。

“好,两个赞成一个反对。”

“少数服从多数,收拾收拾,去下馆子!”

见江山萌萌都想去,苏婉儿也没说什么,带着萌萌去收拾了。

洗漱一下,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把门锁好,一家三口就出发了。

江山在前面卖力的蹬着二八大杠,苏婉儿抱着萌萌在后座上坐着,一家三口,第一次这么和谐。

不多时,一家三口来到了馆子门口。

停好二八大杠,江山领着苏婉儿萌萌走了进去。

苏婉儿和萌萌有些拘束,手脚都不知道放哪好。

萌萌是第一次来,而苏婉儿,则是好多年没下过馆子了,平日里艰辛拉扯萌萌长大,动不动还要被江山家暴,吃不饱穿不暖是常态,那里敢奢望下馆子这种好事。

下馆子,那已经好多年前的事情了。

“招牌菜一样来一份!”

江山坐下,大手一挥,阔气点菜。

等了没一会儿,香味扑鼻的饭菜就上桌了。

萌萌早就等不及了,大口大口的就开始吃。

看萌萌吃的满嘴油,那副可爱模样,让江山不禁一笑,也跟着动筷。

大概是在家里被江山家暴惯了,苏婉儿默默的就这么坐着,没敢动筷。

“吃啊,再不吃就被我和萌萌吃光了。”

江山说着,往苏婉儿碗里夹了一大块排骨。

苏婉儿愣了一下,看了温和的江山一眼,若有所思,这才动筷吃饭。

此时的物价不高,江山点了五个菜,花了两块三毛五分。

店家地道,菜的分量很足,一家三口吃的饱饱的了,还剩下不少菜。

苏婉儿勤俭持家,不愿浪费,让老板拿了几个食品袋,把剩下的饭菜都打包拿回家。

这些剩菜,还够吃一顿的。

好长时间没吃过这么好的,一家三口都吃得有些撑,接连打了几个饱嗝。

出了馆子,慢悠悠的准备回家。

江山推着二八大杠,萌萌在上面坐着,苏婉儿在边上紧跟江山的步伐。

晚风拂过,说不出的惬意。

虽是相顾无言,此情此景,却是难得的美好画卷。

苏婉儿看着身旁的江山,内心思绪万千。

之前江山的转变,她将信将疑,认为江山是伪装出来的,江山拿她们母女借钱一事,也一度印证了她的猜想。

但此刻江山的表现,又推翻了她的猜想。

江山不仅给了她钱维持家用,还带着她和萌萌出来下馆子吃饭,而且全程和声细语。

大到品行气质,小到言语表达,都像是换了一个人。

苏婉儿甚至一度怀疑,是不是老天爷看她们母女俩过得太苦了,悄悄把一个好男人塞到了江山的身体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