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狂兵归来萧朗韩梦婷全本大结局阅读

第二章彪悍的小姨子

众所周知,哪里有高校哪里就有五花八门的美食城。凤凰街道位于东港市北城区,有南方大学美食城之称,小到路边的小摊头、大到装修华丽的餐厅,只要有好味道,就绝对不缺人气。

萧朗最喜欢到辉煌大道路边的烧烤店吃饭,不是因为味道正点,而是他那个所谓的小姨子在这里**。

星期六的晚上,萧朗照旧来到了烧烤小摊,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坐下。

“二十串烤肉,两块烤鸡翅,两瓶啤酒。”一切照旧,萧朗每晚都会吃一次烧烤,分量永远不变,坚持了快有一个礼拜,烧烤小摊上到老板下到伙计都知道他,所以他**刚挨椅子上,老板就笑眯眯的叫了一声。

老板曹宏远是个风趣的胖子,四十岁上下,小肚凸起,一低头是看不到脚面的。

看到萧朗,曹宏远很是热情的招了招手,但是萧朗却闷声不响,一副心事重重的坐在那里,目光在人群中寻觅着。

呆在这鸟不拉屎的破地方一个礼拜,也没见那小丫头,见鬼了!

今天是星期六,距离萧朗得知自己还有个小姨子的存在,已经过去了一个礼拜,在这段时间里,他做了很多准备和调查。

永远不打无准备的战斗。

几乎是**刚挨到凳子上,罗卫东的短信就来了。

“别想太多,都已经过去了。”

萧朗心里一痛,笑了笑,回复:“放心吧兄弟,我把小丫头带回去。”

“擦,那老子得好好准备准备了。”

收了电话,萧朗心情有些复杂,点了根烟,思绪再次回到了几年前。

这几天,他不停的在做同一个梦。

他梦见自己坐在法国餐厅里,柔和的萨克斯曲充溢着整个餐厅。

窗外是明媚到刺眼的阳光,那是萧朗已经许久没有感受过的氛围,安宁而祥和。

仿佛一股无形的烟雾在蔓延着,慢慢地慢慢地占据你的心灵,使你的心再也难以感到紧张和愤怒。

他记得那是很多年前,他人生里最明亮的那些日子。

他又突然看见韩雪那张天使般迷人的微笑。

他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对不起那个女人,那个替萧朗挡子弹的女人。

这个时候,一个纤柔的白色身形走了过来,把萧朗从梦境中拽了回来,声音很是甜美的道:“先生,你的烤肉和鸡翅,请问啤酒是要常温还是冰的呢?”

萧朗抬头看见一个扎着小辫子的女孩儿。

但见,她一张可爱的瓜子脸,嘴唇红润,鼻子微挺,近一米七的个子,眼眸清澈,带有睿智的芒光,白色卡通体恤再加时髦牛仔裤,很有青春的韵味。白色卡通体恤紧紧贴在身上,身材灵珑倩美,两条腿在牛仔裤包裹下,显得格外的修长和**。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无意是一个赏心悦目的美女,同时还会让一些意志不坚定的人口干舌燥,但对上她冷冰冰的目光之后,萧朗马上在心里给她盖了一个戳:彪悍的美女。

当萧朗目光再次落在对方脸上时,一股熟悉的感觉油然而生。

那张脸是萧朗朝思暮想做梦都想再见的,才一眼,萧朗就认出了她。

“韩……梦婷。”萧朗激动地浑身发颤,站了起来,呆呆地看着对方,那目光在外人的眼里,犹如饥饿的野狼盯着羔羊,一张嘴差点叫出韩雪的名字。

韩梦婷也盯着萧朗看了好久,那模样似乎下一秒就会冲上来把他撕成碎片。

“我是……”萧朗很是激动地搓着双手。

韩梦婷却是一点也不给萧朗机会,拿起桌上的茶杯,使劲将茶水泼了萧朗一脸,然后冷冷地瞪了他一眼,转身进了厨房。

很显然,韩梦婷是知道他的存在的,而且还见过他。

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望着萧朗的目光充满了鄙夷,自然是以为萧朗做了什么引起男性同胞公愤的事情,反倒是老板曹宏远看的最真切,皱了皱眉,走了过来。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曹宏远也不知道原因,但是不管怎么样口头上的道歉还是必须有的。

萧朗愣住了,任由满脸的茶水,也似乎浑然不知,许久他才说了一句,“该,该,活该啊。”

曹宏远很是纳闷,难道是一杯茶水下去把这小子泼傻了,看见萧朗也没有再追究的意思,他也不好多说什么,满含歉意地告诉萧朗,今晚的一切消费都免费。

说完这话,曹宏远就气势冲冲的朝厨房走去,看他那架势,是要找韩梦婷算账。

萧朗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又坐下的,有些尴尬地摸了摸老脸,他是一点也不责怪韩梦婷,如果不是因为自己,韩梦婷也不会落到如此地步吧!

才十七岁就要饱受养家糊口的重任,想到这里,萧朗恨不得打自己几耳光。

曹宏远进了厨房没多久,韩梦婷就拉着张脸出来了,还不忘狠狠地瞪了萧朗一眼,显然认为曹宏远是萧朗怂恿进来狠批她的。

萧朗张了张嘴,眼巴巴的看着韩梦婷,他想解释,但是不知道怎么开口,最后叹了口气,一个人大口大口的喝着闷酒。

突然‘啊’一声打破了宁静的夜。

碗盘掉在地上摔个稀巴烂,韩梦婷满脸酒水,憋得一脸通红的看着几个把头发染的跟鸡毛一样的男子。

大家的目光齐齐看来,曹宏宇立刻跑了过来,隐隐已经猜到了什么,在鱼蛇混杂的东港市,常常遇到一些乱七八糟的人,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怎么回事?“曹宏宇愤怒的冲了过来,手上还拿着菜刀。

韩梦婷看到几个流里流气的地痞流氓年轻力壮,而且还满身的纹身,怎么看都是混社会的,事情闹大了还是自己吃亏,所以只能咬着牙摇摇头,转身离开。

不过流氓不耍流氓就算不上流氓了,其中一人呵呵笑道:“黑子,这妞有个性,老子喜欢。”

坐他对面那人两眼色迷迷地盯着韩梦婷,“美女,不就是请你喝杯酒嘛,别特么给脸不要脸,刚才泼的是酒,你再不乖乖过来配老子喝酒,信不信老子给你身上泼屎尿,这小摊还想不想干下去了?”

“畜生!”曹宏宇也是火爆脾气,一听这话火冒三丈,提着羊肉刀就一刀劈了过去,结果被人一把抄起酒瓶子‘啪’地先砸倒在了地上,脑袋开了瓢,鲜血直流。

束手无措的韩梦婷顿时吓得一声尖叫。

十七八岁的女孩儿哪见过这种场面,此时的她脑袋一片空白。

“竟敢持刀行凶!”泼了韩梦婷一脸酒水的黑子反而站了起来,指着晕迷中的曹宏宇,喝道:“是不是活腻歪了。”

呼一声,旁边桌的四个男生突然全都站了起来,目露危光,看他们穿着打扮多半就是南方大学的高材生,看到他们站起来,韩梦婷目光中略带希望的看着个子最高的男生,张了张嘴巴。

个子最高的男生是艺术学院学生会主席,李炳辉。

李炳辉自然是感受到了韩梦婷的目光,看了眼韩梦婷,给了对方一个放心的眼神,但是转身时,眼中却暗藏一种说不出道不尽的占有欲,这个时候还有这心思,肯定也不是什么好货。

“朋友,别太过分。”李炳辉沉着脸。

一群流氓立刻全部站了起来,黑子抖了抖自己的衣裳,然后指着李炳辉怒声道:“小子少特么叨叨,你活的不耐烦了。”

“胆敢在辉哥面前指手画脚,我看你们才活的不耐烦了。”李炳辉的马仔很是适宜地拍了一通马屁,“信不信一个电话送你们进去蹲上几天牢子。”

小弟面前不能装怂,李炳辉很是潇洒地取出电话,装模做样地是要打电话。

一群流氓的胆子明显比预想的大多了,突然一个个拔出了刀子,指向李炳辉,骂道:“你唬老子啊,信不信老子捅死你,滚蛋,不想死就滚。”

“你……”

学生还是学生,不能和这些在社会上蹦跶多年的混混比胆色,就是一句话就吓得李炳辉他们矮了一大截,看的黑子一阵窃喜。

在一群流氓手中刀子的威胁下,不管是李炳辉几个,还是那些围观地,一个个都变了脸色,就连李炳辉也不得不向后慢慢推开了。

是的,李炳辉的舅舅是北城分局局管,一个电话铁定送这群流氓去嗨皮几天,但是前提是他有那个胆打电话,这几个混混顶天就算调戏妇女,关几天都是多的,为了一个女人去惹这群不要命的混混,他李炳辉可不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