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投资奶爸》全文在线试读 林凡夏紫嫣小说阅读

“哈哈哈!”赵普笑了,用有些无语的表情看着林凡:“兄弟,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是人家的门槛设置的就是三级企业资质,我四级不行啊。”

“我说行就行。”

林凡认真地道。

林凡知道,这个大华投资,就是自己奠定基础的重要一战!

前世的时候,林凡被堂弟林尊折磨的妻离子散之后,才被找到的。

找到自己的,就是大华投资的老板,自己母亲的亲信。

赵普哪里知道这一切,他看见林凡固执己见,不由得想起昨天在玉石市场时候,林凡的表现,知道这个家伙就是爱执拗。

不过,昨天那是赌石,有运气的成分在里面。

但是今天这个规定却是死的,没有任何投机取巧可言。

赵普决定耐心给林凡讲一讲:“兄弟,我给你讲一下,这四级资质和三级资质之间有什么区别,为什么说,人家不会接我的标书,实在是因为我实力不够。”

“那个。”林凡摇头,根本不听赵普的讲解:“专业知识,你回头再给我讲,投标的事情是大,要不咱们再打一个赌?”

“哈哈哈!”赵普忽然间大笑,用手指着林凡:“兄弟啊,我看你这赌性挺大啊,昨天赌,今天还赌。”

“没办法啊!”林凡摇头:“我这个人就是这样子,怎么样,我就说,这一次我们亲手送去,大华投资,会接你的标书,你行不信?”

“我不信!”赵普摇头。

“那我和你赌!”林凡说道:“若是你赢了,我就在你的视野里消失,若是我赢了!”

说到这里,林凡忽然间脸颊一红:“我要你从这个项目里面拿出百分之十左右的分项工程给我!”

没办法!

林凡昨天赚来的那笔钱,都给了老婆了。

而现在,林凡又是蹦子皆无了,所以不得已就打起自己前世这个属下的注意来。

再说那赵普,他原本对林凡印象不错,毕竟他拿了那个玉牌子竟然没有任何要挟的就送还给了自己。

而且,刚刚又帮助自己赶走了奸细。

所以,心里萌生了接纳林凡的心思。

不过一听见林凡竟然要和自己赌这个,就觉得有些无语了。

原来,他觉得,就凭林凡把玉牌子送回来的这个事情,他若是直接出口要报酬,自己也是甘之如饴的。

但是却没想到,林凡饶了这么大一个圈子。

给赵普的感觉,林凡非但不爽利,还有些奸诈。

于是便道:“行吧。”

大华投资公司的临时驻地就在宁海市市中心的京秦大厦三十八楼里面。

在2002年的时候,京秦大厦还是宁海市的第一高楼。

能够在这里办公,是一种实力的象征。

赵普把吉普车停在了楼下,然后两个人拿着一个由牛皮纸袋装好了的标书,走进了大厦的电梯。

林凡则是跟在赵普的身后同时心里盘算着……

一出电梯的门,就看见了大华投资公司的金字招牌挂在了哪里。

而门前则是大华投资公司的接待员。

宁海市并不大,从头到尾也就是一个百万人口的小城市而已。

市内的一些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老总,彼此都是认识的。

大家一看见赵普来了,不由得笑了起来:“赵总,你这闭门羹还没吃够啊,三天前你不是来过了么,人家不是告诉你了,什么时候等你的那个小破公司的规模达到了三级以上资质再来么?”

“赵普,我看你这是穷疯了吧,要不这样,你跟着我,等我中标了,分别你一杯羹,哈哈哈。”

一个叫做王卓的男子奚落着赵普。

这个家伙是星耀开发公司的老板,还和赵普一起吃过饭。

赵普没理他,走到了门前的业务员身边,把自己的标书递了过去:“您好,这是我们赵氏开发公司的标书。”

王晓曼已经认识赵普了,就是几天前,她拒绝的赵普。

她打开了牛皮纸袋,看了看,待见到赵氏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资质竟然还是四级资质之后,就有些不耐烦,直接把标书丢给了赵普:“赵总,不是告诉你,要三级资质才能够投标么,您还凑什么热闹?”

赵普被王晓曼一阵奚落,有些无奈,只好拿起了自己的标书。

一边的几个地产公司的老总则是走过来继续奚落着赵普:“赵总,你这是越活越回去啊。”

“我还以为你找到大靠山了呢?”

“却原来还是那个套路,瞎耽误工夫吗?”

赵普收回了自己的标书,转身用无语的眼神看着林凡。

林凡对赵普笑了笑说道:“等我一下,我打个电话,一会大华投资公司的老板就会亲自下来迎接咱们的。”

赵普觉得林凡越来越不靠谱了。

江湖传言,大华投资公司的老板相当由来头,怎么可能会被林凡一个电话调动。

这家伙的语气简直大的让人咋舌。

想到这里,赵普又看了看林凡的打扮,情不自禁的摇着头,嘴角更是挂着自嘲的笑容。

自己竟然相信这样一个人,真的犹如星耀开发公司老板王卓所说的那样,穷疯了?

林凡拨通了一个号码。

而这个号码,前世林凡是无比熟悉的,他也是林凡的左右手之一。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里面传来了一个男子陌生的声音:“哪位?”

这个人便是大华投资公司现在的总裁钟国磊。

“我就是盛静茹要你找的人。”

盛静茹,就是林凡的生身母亲。

钟国磊一愣,随即有些惊喜地道:“您是?”

“听着,下面我所说的每一句,你都给我记好了,去验证……”

“盛静茹让你的人的出生日期是1978年1月10日,但是在出生证上面写的日期却是四月份,之所以如此是因为,盛静茹想要用这个日期来迷惑一个人。”

“而唯一能证明我出生日期的人,是宁海市产院的助产妇,她的名字叫宁秀丽,这个女人现年五十五岁现年已经退休了。”

“盛静茹让你找的人,在过一百天的时候曾经得过流行性乙型脑炎,为了治疗这个疾病,他作了脊椎穿刺检查术,在脊柱下面留下了一个梅花形状的疤痕,这个疤痕是创口感染所致。”

“第三,这个男孩最后是被盛静茹丢弃在一个商场里面,这个商场就是现在的宁海市儿童公园的后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