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号当铺》小说章节免费阅读 林拯张晓柔小说全文

这三个字从管家的嘴里说出来,瞬间就让我愣在了原地。

我是从来都不会相信有这种东西的存在的,但是望着地上的尸体,和刚才的遭遇,我犹豫了。

地上这副尸体的惨状,的确不太可能是人能做得出来的东西。

“你难道真的看不出来吗?还是你不愿意去承认啊,掌柜的。”管家又继续笑吟吟地说了一句。

“真的存在又怎么样,不存在又怎么样,这一切都与我无关。”我淡淡地说了一句。

管家笑了笑,并没有继续接下来这个话题,只是同样淡淡地回了我一句:“我也不在意镬身鬼到底存不存在,我现在只想找回老爷的尸首,你懂的,所以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

“目的一致就行,哪里需要理会过程。”我将头转向了其他的地方,没有直视管家。

管家听闻后,像是挺开心的,拿着手中的拐杖重重地在地上敲了几下。

“啧啧啧,果然是花街的当铺掌柜,年纪轻轻就有这种觉悟,老朽对你很是钦佩啊。”

就在我跟管家闲聊之际,杨秋那边却出了岔子。

“啊!”

杨秋突然大喊了一声,我赶紧跑过去查看。

也不知道是这杨秋还是新手的缘故,竟然能在缝尸的时候,被针划破了手,口还不小,血正在潺潺地流着。

这死物见了活物的血,可没这么简单。

只见杨秋直接扯下了半块衣服,直接包扎了起来,此时他的缝尸工作也完成得七七八八了,就只剩下那条断掉的腿还没有接上。

“吗的,真是晦气,出来干个活还要见血。”

杨秋刚想拿起针线继续缝补,那尸体突然就全身僵硬了起来,杨秋试探性地将手里的针朝着尸体刺了一下。

那根针竟然直接断成了两截。

“我靠,这东西怎么这么硬啊?”杨秋继续自顾自地说着,并在半直起身看向了我。

“要尸变了。”我微微地笑着对杨秋说了一句。

“什么?”

杨秋有些不解,索性就直接站起身来,看向了我,有些不解地再问了一句:“你说什么尸变了?”

“你看看后面啊。”

我指了指他的身后,杨秋随即就转过头去,刚好那具僵硬的尸体就杵在了他的身后,刚才已经缝好的死人脸,正死死地对着他。

“啊!见鬼了!**!”

杨秋吓得连连后退,然后直接绊在了一块石头上,摔在了地上。

死物见活血,必有大变,这是缝补匠入门的时候,师傅就会说的东西,也不知道这个杨秋是从哪里学的手艺,连这种最基础的东西都不知道。

“这位……什么哥,你赶紧救救我,这鬼玩意还能复活的吗?”杨秋哭丧着脸抱着我的大腿不断地摇晃着。

我轻轻一抬脚,便把他踹到了尸体的旁边。

此动作一出,这杨秋马上就吓得失声叫了起来。

“我说你一个**人行当的人,这么怕死人,你还怎么混这口饭吃啊?你看清楚了,他不会动的。”

我直接上前按住了他的脑袋,直接将他提拉了起来,并把他凑到了尸体的跟前。

他仔细地看了两眼,又用手碰了碰僵直在原地的尸体,确定不会动之后,他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兄弟可以的啊,这样你都不怕的。”

“死人哪有活人可怕。”

说着这句话的时候,我还不忘瞟了管家一眼,他倒是挺镇定自若地站在原地,好像发生了一件与他无关的事情一样。

“赶紧让开,让我来。”我有些不耐烦地拨开了杨秋,径直走到了尸体的跟前。

杨秋自然是不敢不从,自得乖乖地给我让开了路。

我细细地查看了一下尸体的情况,按理来说一具污骸,在三香不灭的情况下,就算有活血融入,也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看起来应该就是这乌黑的炁引起来的了。

我又朝口袋了摸了摸刚才丢在尸体脚下的玻璃球,心中自是有了一两分的猜断,这种情况确实不多见,但好在我跟爷爷干这行也有十年载了,不然让一个新手来处理这种事,还真是有些为难了。

要处理这种尸变的尸体,其实也很简单。

人体无论死活,同样遵循了一个奇门八卦的运行,想要解决这种事情,只需要找到人体的死门即可。

能找到对应的方位和八卦,对付一具尸体,还是没有问题的。

“今天是几号,你知道吗?”我朝着杨秋问了一句。

“二十三号,怎么了?”杨秋有些不解地应道。

“甲子日,纳音五行,海中金,死门正南。”

说着,我便一脚扫在了尸体的小腿上,尸体随之倒下。不过这尸体的僵硬程度还是超出了我的想象,踢在上面好似踢了一块石头一样。

尸体倒下后,我便从怀里掏出了我的银针,和金丝线。

“看好了,尸是该这样缝的。”我对着杨秋说了一句。

倒下的尸体,脚背也是僵硬地弓着,看起来就像是那种极力垫着脚的样子,脚面跟小腿成一条直线。

想要继续下去,只能是先解决尸体的僵硬问题。

这个问题也很简单,我拿起银针直接找准了尸体的脚底,轻轻捻了进去,那尸体瞬间就变得柔软了起来。

不过我还是不太喜欢这种腐烂的味道,脸原本就被破坏的不成人样了,杨秋更是缝得七歪八斜的,看着实在是让人有些倒胃口。

不过这个人跟我素昧平生,我也不愿意太去帮他修整,毕竟没人会想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好在杨秋之前已经完成了一大半的工作,就赶紧将尸体那条断腿给缝上了。

“喏,缝好了,化妆的事,就交给你了。不会再有事了。”我把银针收好,便直接走开了。

“大师啊,真是大师!”

我倒是没有理会杨秋崇拜的眼神,只是转头对管家说了一句:“你明天把缝尸的钱送到我的当铺里来,相信你也是懂花街的规矩。”

“当铺掌柜出手,还是加当一活计,双倍的加钱,我是懂的。明天我就亲自把钱送到您的铺子上。”管家脸上还是保持着笑意。

说罢,我也不想再过多做理会,径直回到了自己铺子里,赶紧休息了起来。

第二天一大早,我的当铺刚开门,就看到了管家就手提着一个黑色的箱子站在了我的门前。

“掌柜的,钱我给您送来了,不过还有一件事要拜托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