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玉人生全章节小说田东龙飞完结版阅读

《猎玉人生》 小说介绍

猎玉人生分享给正在查找资源的朋友,作者辰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生动形象,想要知道田东龙飞结局的朋友,欢迎到本站搜索阅读猎玉人生结局吧。 鉴玉行当里有句口语,是穿金戴银还是吃糠咽菜就看那一刀。简单说起来,鉴玉只是单纯去鉴一块翡翠毛坯料能不能切出水头好的翡翠。可当你真正涉足这个圈子,你才会发现,鉴玉、鉴玉既鉴玉头,更鉴人心。我虽然听说过鉴玉

《猎玉人生》 第18章 免费试读

鉴玉行当里有句口语,是穿金戴银还是吃糠咽菜就看那一刀。

简单说起来,鉴玉只是单纯去鉴一块翡翠毛坯料能不能切出水头好的翡翠。

可当你真正涉足这个圈子,你才会发现,鉴玉、鉴玉既鉴玉头,更鉴人心。

我虽然听说过鉴玉,也知道鉴玉是个能让人一夜暴富的门路,可对于我来说,鉴玉始终还蒙着一层神秘的面纱。

那年我职校毕业,被分去电子厂上班,一个月也能挣几千块钱。

当时还谈了个对象,原本打算结婚,可女方家长到了我家,看到那土坯房之后,说啥也不同意了。

那是我第一次因为没钱,真真切切感觉到尊严被人踩在了地上。

所以那个时候我的心态完全就像是网上说的那样,有朝一日出人头地,让你后悔莫及。

可出人头地哪有那么简单,直到那天恰巧老同学田东搞了个同学聚会。

同学会最风光就是田东了,他开着崭新的小轿车,出手就包了那场同学会全部的费用。

那晚不管男女都变着法去讨好田东,我也不列外。

因为我们都知道田东初中没毕业就辍学了,这才几年怎么摇身一变就成了有钱人。

大家都好奇田东到底在做什么?当然我们最想的,还是希望田东能念在同窗之谊上,带着我们一起发财。

田东喝大了,告诉我们他跑去腾市,鉴了几次石头,赢了几百万。

当时我们所有人都心动了,吸引我们的不是鉴玉,而是一夜暴富。

田东表现的很仗义,拍着胸膛大大刺刺的保证,只要谁想,他就可以带他去腾市鉴玉。

当时虽然大家伙都动心了,可等田东告诉我们鉴玉需要本钱,最少也要几万块之后,大部分都偃旗息鼓了。

可我因为年前刚刚被人一脚踹了,正想着怎么出人头地,让对方后悔呢,再加上当时我手里有几万块存款,家里还为我准备几万块结婚的钱。

我动心了,留了田东的电话,过了几天打电话给他,低声下气的说了想让他带我去鉴玉的想法。

一开始我还以为田东不会答应我,毕竟我两关系不算好,而且人都是自私的,无亲无故赚了大钱的,有几个愿意拉你一把。

可我没想到田东很爽快的就答应了我,还说年初八就带我去腾市。

当时给我高兴坏了,打心底觉得田东这同学没白交。

去腾市前,我以要和田东做生意为借口,把家里给我准备结婚的几万块钱骗走了。

我知道如果我说要去腾市鉴玉头,家里一定不会答应。

说到这有人会觉得我咎由自取,可你想想,为啥传销打了这么多年,依旧还有。

不就是因为有很多人想要一夜暴富吗?

再加上有田东这个活生生的列子在我面前,我当时真的完全昏了头。

去腾市的路上,我以为鉴玉很简单,只要运气好,花钱买了石头,一刀下去就能像田东那样一夜暴富。

可等真正到了腾市,看到那满大街的翡翠店、鉴玉坊,甚至于路边摊都有人摆着石头,写一块一刀暴富的牌子引人眼球的景象之后,我傻眼了。

见我一夜暴富的念头淡了下去,田东搂着我的肩头神秘兮兮的跟我说。

这些明面上的鉴玉坊、翡翠店都是给那些不懂门道的傻子玩的。

真正有门道的,都喜欢鉴私人的。

因为第一次接触,我还是很谨慎的,田东也没说什么,只是让我跟他去看看,看完了再决定鉴不鉴。

第三天田东带我去了一个鉴玉场,环境很简陋甚至可以说脏乱差,没有腾市街上那些翡翠店干净有格调。

所以第一次去我没选石头,只是看着田东鉴。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一块看着乌漆嘛黑的石头,竟然能卖到几万块的高价。

田东前后带我去了三次,他也鉴了三次,他的运气似乎很好,有两次都涨了。

我亲眼看着他口袋里那八万块,短短三天就变成了四十万多万。

那几天田东也很风光,很多人围着他询问选石头的门道,可田东每一次都笑而不语,至多说上一句运气好。

可越是这样,别人就觉得他有门道,我也不例外。

到了第四天田东带我去的时候,他没有再选石头,而是问我。

“看了这么几天,还没决定选一块?发财的机会可就在眼前。”

田东一边说着,一边搂着我,神秘兮兮的指着墙角一块石头对我说。

“你看那块石头,青砂皮的,还有些木纹,一看就是帕岗的老坑料。”

“帕岗的老坑料是最容易出冰种的,保不齐还能切出个冰糯种。”

跟田东在腾市厮混的那几天,我也多多少少听说了一些关于鉴玉的门道。

我知道鉴玉要先看场口,而帕岗就是三十六个有名石场场口当中的一个。

至于田东说的什么青砂皮,木纹,我就听不懂了。

可出于对田东的信任,而且见他说的那么胸有成竹,我动心了。

只是等得知那块石头要二十多万的时候,我犹豫了,毕竟我没那么多钱。

田东见我被价格吓到了,就骂我没出息胆子那么小怎么赚大钱。

“龙飞我跟你说话,要不是看在咱两同学的份上,那石头我早自己开了。”

“我跟这档口老板很熟,你只要签个借条,几十万随便借。”

因为那几天田东鉴涨了两次,不少人都想请田东替他们参谋,所以当时见我和田东看着那块石头,就有好几个人也想要那块帕岗的老坑料。

有人哄抢,无疑更激起了我的贪欲,最终在田东的撮合下,我跟那档口老板签了借条,借了十五万买了那块帕岗老坑料。

等石头被送到车床上去,我满心期待,那一刀下去,我就是第二个田东。

砂轮摩擦石头的声音在响起,我的心跳跟着那声音一下一下跳动着。

周围不少鉴玉客也凑过来看热闹,他们也显得很期待,想看看我能不能鉴出块好石头来。

终于‘咔擦’一声,我的那块帕岗老坑料被切开了一个边角。

“白了!”

档口负责给人开石头的老师傅看了看我那块帕岗老坑料的切口,回过头很平静的对我扔下了两个字。

当时我还不知道白了是什么意思,只是看到那些原本围在我周围,和我一样满心期待盯着我那块帕岗老坑料的鉴玉客,在听到那句白了之后,就摇了摇头走了,我就知道事情不对了。

我愣了几秒钟,疯了似的扑了过去,等我看到自己那块帕岗老坑料开出来的窗口,完全就是和大理石一样硬白浑浊的质地,半点没有翡翠通透的感觉之后,我的大脑嗡的一下就陷入了空白。

鉴玉大概分三个步骤,先鉴能不能出水,所谓的出水就是鉴里面有没有翡翠。

要知道不是所有毛坯料里面都有翡翠,鉴出水来才能继续往下鉴水头、鉴裂纹。

而我那块帕岗的老坑料,压根没出水,也就是里面没有翡翠。

那一天绝对是我人生当中最绝望的一天。

我输掉了所有积蓄,还欠了十五万。

我跪在地上,鼻涕眼泪全下来了,撕心裂肺的哭喊着。

可鉴玉档口的老板才不管这些,只是让我给家里打电话还钱。

我转过头看着田东,我跪着求他,说你不是还有几百万,先借我十五万,我一定还给你。

可那个时候田东却告诉我他没钱,一分钱都没有。

当时我就傻了,我明明看到田东开豪车,出手阔绰,这几天更是鉴涨了好几块石头。

猛然间我想明白了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