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富从卫生巾开始》苏峥苏峰秦慕烟全文免费阅读

买断工资购买积压的卫生巾?

郝厂长听到这句话直接愣住,随后神色开始变幻。过了好一会儿,又是重重叹息一声,“小苏,你的好意我替班子成员心领了。”

随即话锋一转,又是说道:“既然你考虑好了,那我就不多说什么了。等会我喊他们过来开个小会,下班之前给你答复,行吗?”

“谢谢厂长。”

成败在此一举,必须给予郝厂长足够的尊敬才有可能尽快促成此事。

下午的时光对苏峥来讲有点难熬,总会忍不住朝车间门口看去,期待郝厂长派人过来通知自己结果。

就在苏峥望眼欲穿的时候,一个穿着中山装的中年眼镜男出现在车间门口,向车间内扫视时发现苏峥面对着门口,远远地冲着苏峥招手。

“林主任。”

苏峥快步走了过来,谦恭打招呼。

这是厂办公室主任林海涛,在厂子里颇有话语权。

林海涛淡淡点头,领着苏峥朝厂长办公室走去,边走边说:“小苏,你现在还有反悔的机会,等会进了厂长办公室……”

“谢谢主任提醒,我不反悔。”

林海涛轻轻嗯了一声不再说话,将苏峥领入厂长办公室。

此时的办公室内,厂领导班子成员端坐在沙发上,看到苏峥进来表情变得更加严肃。

郝厂长主动开口,“苏峥,经过厂工会商议,同意了你的请求。”

苏峥心中欢喜,却不敢表露的太过明显,只是郑重点头表示自己听到了。

“考虑到你主动替厂里缓解库存压力,厂里决定投桃报李,按照生产成本价给你折算,算是厂子里对你的支持。”

买断金折算产品,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猜到苏峥的想法。与其积压在仓库发霉腐烂,倒不如做一个顺水人情,万一有其他工人跟苏峥一样的想法,厂子的压力不就跟着减轻了么!

成本价?

苏峥忍不住笑了出来,赶紧对郝厂长和另外几个厂领导表示感谢。

“行了,你跟着林主任去财务室签合同吧。”

跟着林海涛来到财务室,买断工龄的协议是现成的,只要双方确定买断人的信息无误,买断金额没有异议就行了。

买断工龄是改革开放初期国有企业在改革过程中安置富余人员的一种办法,只不过出台之后没人愿意买断罢了。

苏峥俨然成了造纸十一厂第一个买断工龄的人,而且还是自己主动买断。

苏峥十六岁顶替母亲接班进入造纸十一厂工作,在车间干了七年,买断工龄也只能买断这七年的时间。按照他现在的工资水平和岗位,可以一次性得到买断费用7022.4元。

七千多块钱在‘万元户’称号尚未出现的八十年代中期,绝对算得上一笔巨资。

苏峥对此很满意!

“卫生巾的成本价是五毛钱一包,苏峥你要折算多少钱?”林海涛不咸不淡地问了一句。

“折算六千块钱的吧!”

苏峥的回答让财务室内所有人为之一惊,特别是林海涛。

他之前以为苏峥是为了讨领导们的欢喜才故意提出这个由头,即便是折算也只是象征性的走一下过场,没想到他真敢这样做。

苏峥注意到了他们的惊讶,趁机对林海涛笑着说道:“林主任,我还有个小请求,希望您能答应我。”

“你说。”

“等两天我找好存放的地方后,能不能麻烦厂里的卡车帮我送到地方。”

“可以,到时候你来找我就行。”林海涛很是干脆的答应。

重新签订一份购货单据,苏峥从财务手里领取到剩下的1022.4元钱,十元大团结是现在面值最大的钞票,一千多块钱可是厚厚一沓。

母亲的手术费需要五百多块,苏峥准备给大哥送过去六百,剩下的钱他打算用来制作广告需要的海报和小画册,以及前往沪市的开销。

苏峥记得很清楚,无论是外资品牌,还是尚在积累实力的卫生巾大王,沪市都是他们的发家之地。

经济条件优越的地方才有足够的购买力,改革开放的前沿城市,更容易接受新生事物。

……

办理完所有手续,苏峥跟造纸十一厂再无任何关系。

朝着自行车棚走去,边走边想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造纸十一厂之前主要负责生产生活用纸,女性用纸也有生产,零售价才一毛七分钱一包。

现在生产的卫生巾一包就要卖七毛钱,而且只有十六片装,这种价格对于还在温饱线挣扎的普通百姓来讲,太贵了!

价格是由成本决定的,现在国内还没有配套的材料供应商,生产卫生巾的材料都需要进口,这也是价格贵的主要原因。

不过,苏峥并不担心。

重生前他干了十几年的销售,虽然跟卫生巾没有关系,但万变不离其宗,销售的核心理论是一样的。

苏峥现在的拿货价只有五毛,在这个按分花钱的年代,每包两毛钱的差价绝对拥有无往不利的优势竞争力。

想到这里,苏峥不禁笑出了声,脑子里再次浮现一条记忆。

闽省那个被人称作‘中国卫生巾大王’的男人可是在84年就着手生产卫生巾了,只不过受大环境和个人因素影响,销售情况也不好。

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他会在明年孤注一掷推出国产卫生巾第一条电视广告,就是这条广告真正开启了卫生巾的庞大销售市场,一举奠定了他‘卫生巾大王’的名号。

苏峥不知道卫生巾大王是不是受O.B卫生巾广告的启发,但他依旧不担心。

他很清楚,卫生巾大王的零售价比十一厂的产品还要贵两毛钱,也就是九毛钱一包。

为什么零售价格比十一厂高?

因为生产卫生巾的原材料需要进口,而他是私营企业。没有外汇配额的他根本拼不过国营厂,所以他的生产成本要比国营厂高。

距离卫生巾大王投放电视广告还有一年多的时间,苏峥有信心在一年之内让自己拥有足够的资本,去跟别人打擂台。

说句不好听的,如果苏峥不讲道义,他甚至可以挖十一厂的墙角,用比十一厂零售价还要低的价格把卫生巾卖出去。

但这样做的后果只有一个,得罪十一厂!以后再也拿不到廉价的产品,卫生巾这条财路彻底断绝。

活了几十年,苏峥不敢说透彻了人生,最基本的为人处世他还是能做到的。

虽说自己跟十一厂已经没了直接关系,但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还是有必要的。最起码在自己翅膀不够硬之前,必须要维护好这层关系。

改革开放初期,私营企业刚刚起步正处于夹缝求存的状态,计划经济体制还没改变,物资才是最重要的!

骑上自行车从十一厂出来,苏峥立刻前往下一个目标——京城印刷厂。

“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

“团结起来,振兴中华。”

“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

一路穿街走巷,随处可见墙体上印刷着红色宣传标语。年代特色十足的广播声不时传入耳朵,此时的京城虽然不如后世那样繁华壮观,却也少了后世的浮躁和势利。

过往的行人穿着朴素,甚至有些破旧,但每个人的精神状态都很饱满,见到人都会礼貌微笑,让人倍感亲切。不会像后世那样,没有利益关系的人见面都是冰冷一张脸,没有丝毫人情味。

在印刷厂门口被保卫人员拦下,苏峥身上尚未褪去的工装在这一刻起到了作用,“同志,我是造纸十一厂的工人,今天过来有业务要谈。”

造纸厂跟印刷厂业务来往很多,保卫人员仔细看了一眼苏峥胸口绣着的小字,这才放松警惕,主动伸手指着某个方向:“销售科在办公楼一楼最左侧,别乱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