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1991刘林》刘林柳茹慧完结版精彩阅读

第5章

那人打完嘴炮还不够,又用手里半米多长,用黑布条缠着的东西指他。

刘林皱皱眉。

我上次打架是什么时候了?

算了!

干不过有片刀的。

何况对方四五个人。

身边有人拉了一下那人,“别特么不分轻重缓急,黑老虎马上就过来了。”

那人这才放下手里的武器。

然后几个人就走向了路边的大树后面。

本就夜黑风高的,再加上这一片没有路灯,那几个人往树后面一站,根本没人看得清。

刘林都不用琢磨,这几个人肯定要阴什么人。

也就走出七八百米。

街上就稀稀拉拉的有了几盏亮起的路灯。

刘林看见一个人,骑着辆二八自行车,吹着口哨,身上的一套墨绿色衣服,跟巡捕的制服很相似。

就这一套行头,在这个时代真挺洋气。

黑老虎?

要不是看到本人,刘林的记忆差点没想起来。

黑老虎是钢铁厂的保卫科科长。

原名:邢栋梁。

37岁。

在厂里是出了名的铁面无私。

没人在他手里捞到过半分情面。

时日久了,就得了个黑老虎的绰号。

就黑老虎这种性格,肯定得罪不少人,被有心人报复,实在没什么稀奇。

刘林本来不想多管闲事,何况这人不近人情,将来求他办事多半也不容易。

可一想刚刚那装逼犯…

刘林上前拦了车。

“前方闹鬼,不宜独行。”

刘林对黑老虎点到为止,也不管对方听没听明白。

估计闹不好,人家还当他神经病。

回到家的刘林,一觉睡到大天亮。

见柳茹慧还没回来,

抓紧时间起来,收拾屋子,做早餐。

虽然上辈子刘林没结过婚,

但他这人,特注重家庭团结。

柳茹慧带着苗苗下班回家。

刚一推门,就发现了家里的变化。

整洁干净,

还有,饭香。

“妈妈,好香啊!”苗苗没忍住的吧嗒了几下小嘴巴。

听到动静,刘林从厨房里露了头,“回来啦,快点儿洗手吃饭吧。”

柳茹慧有些吃惊,“都是你干哒?”

“啊,你要是看着哪里还不满意,我再收拾。”

柳茹慧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可是…

一想到他可能存在的居心,柳茹慧就忍不住紧紧的攥住苗苗的小手,生怕这孩子突然就在自己的世界消失了。

苗苗抬头看妈妈。

小嗓音糯糯的问妈妈,“妈妈,可以吃吗?”

看着桌子上的早餐,有鸡蛋,有大米粥,还有两样小拌菜儿。

这日子,只出现在过柳茹慧的幻想里。

“愣着干嘛,趁热吃吧。”

看着刘林忙前忙后,都不需要她做帮手,柳茹慧那颗早就死了的心,又燃起了希望。

“刘林,不管你收了人家多少钱,我都希望你能把钱退回去,已经花掉的钱,我会努力挣。

苗苗是我的命,说什么我也不会让你动她。

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你愿意踏踏实实的过日子,本本分分的做人,再苦再累我也愿意。”

刘林有些无奈,“我真没那心思,苗苗也是我女儿,我现在是真心想跟你好好过日子。”

刘林这话她盼了太多年。

“如果你真这么想,那你可不可以找份工作,别再和那群人混在一起了,他们真不是什么好人。”

在这个创业经商的黄金时期,刘林怎么可能甘愿只做个普通工人,就挣个死工资而已。

“再说吧。”

见刘林没答应,柳茹慧也没强求。

只要刘林不是要卖女儿,就他现在的表现,她也已经很满意了。

但终究还是不放心,

柳茹慧白天上班的时候,又把苗苗领走了。

下午的双喜饭店。

刘林故意晚到了半小时。

荣升重要人物,总得压轴出场,才能显出他的尊贵。

而被他约来的人,却早已经躁动不安。

李兴旺“噗”的一口,将嘴里的牙签吐了出去,

“刘林这厮,不会是喝多了戏弄咱们吧,咱们都在饭店里傻坐一个小时了。”

李兴旺的老爸是农信的信贷员,这几年国家一直鼓励自主创业,贷款要比将来容易很多。

基本上只要搞定信贷员,就可以拿到贷款资金。

如果能借着李兴旺,搞定他老爸,那么将来刘林需要大笔资金周转的时候,银行贷款就是一个不二的选择。

宋金宝瞅了眼对面坐着的马小泉。

“你今天怎么这么有空也来了?”

他可没喝糊涂,昨天酒桌上可没马小泉。

马小泉眼睛一翻他,懒得说话。

是他想来吗?

他这不是还没摸清刘林的路数,不敢在这个时候不听话吗。

更何况他也想看看,刘林到底在搞什么鬼。

汪洋冷哼一声,“他今天要是敢涮咱们,看我不弄死他。”

汪洋他哥在当地派出所上班。

附近混街的小地痞,多多少少都会给汪洋几分薄面。

所以汪洋说起这话来,比其他几个人更豪横。

90年代,虽说是创业经商的黄金时期,但同时,也是地痞流氓特别猖獗的时期。

如果不将黑白两道都摆明白,想安安心心的把生意做大做强,不说不可能。

但,很难!

汪洋他哥虽然只是个所员,不过要是应付他现在的小打小闹还是足够了。

刘林闲庭信步的走进来,“这是想弄死谁啊?用不用我帮忙?”

“你小子,他…”

汪洋习惯性的开口要骂刘林。

但眼睛瞄到刘林的一瞬间,平日张口就来的话,硬生生就被噎回去了。

还是那身破衣服,

还是那个人,

怎么就看着突然特有气派,不敢小觑了呢?

刘林往最显贵的位置上一坐,

嘴角含笑,轻描淡写,“想吃什么随便点。”

如果是第一天认识刘林的,肯定以为他就应该是这个派儿。

可这些人不一样啊。

认识刘林可不是一天两天了。

这完全是颠覆三观啊!

就冲这派头,这变化,这刘林肯定是遇到了什么大际遇了啊!

只有马小泉的嘴角抽了抽。

“林哥,咱们可是真金白银的好兄弟,你要是有什么好事,可千万不能不拉上兄弟。”

“醒酒”了的刘林,依旧绝口不提,保持神秘。

他越是如此,其他人越是深信不疑,认定刘林肯定藏了什么大秘密。

汪洋第一个绷不住了。

“刘林,我们将你当兄弟,你拿我们当棒槌是不是?

你今天就给个痛快话,咱们之间到底还是不是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