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推荐《穿越到明末刘恒》刘恒李树衡全文免费试读

刘恒训练流民的地方距离后营不过一里地。

第一天流民训练的时候,后营所有的流寇便知晓刘恒带着一群流民在训练。

后营的马老瘸得知这个消息心中愤恨不已,他明白自己积攒下来的那点粮食都被刘恒抢走给那些流民吃了。

先是在众人面前被削了面子,后又被抢走了粮食,马老瘸脸上不敢表露声色,心中却恨不得刘恒去死。

当得知刘恒招募几百流民后,他第一时间把消息告之给和刘恒有仇怨的郑大秋,希望借助郑大秋的手对付刘恒。

初得知消息的郑大秋心中一惊。

他清楚刘恒和弓手营的李树衡他们都是行伍出身,完全有能力训练流民新兵,如果这些流民被训练出来,那就是几百有战力的流寇,就是中军营都没有这么多的步卒。

得知消息的郑大秋不敢耽搁,急匆匆的来到中军营大帐,把消息告之给了坐镇中军营的大柜石云虎。

听闻这个消息的石云虎哈哈大笑起来,丝毫不在意的说道:“云九,你是行伍出身,给他解释一下。”

站在下首的马云九站出来说道:“想要练兵首先就是要填饱肚子,三百人光一天口粮最少要一石左右,哪怕省着吃,也要七八斗,如今各营都缺粮缺的厉害,哪怕那个刘恒背后有弓手营支持,他们最多也就能撑上半个月,半个月后他们没有了粮食,一支训练不足半月的队伍只能是一个烂摊子,说不定还会发生营变。”

“这下明白了吧!”坦胸露肩的石云虎看向郑大秋。

“小的明白了。”郑大秋小心翼翼的应道,旋即又担心的说道,“小的担心他们不等半个月,就会提前派那些流民去各处抢粮,”

“哈哈,那就更不可能了。”石云虎大笑道,“就是戚帅和李大帅复生,一群泥腿子十天半个月内也不可能训练成军。”

郑大秋一脸谦卑的道:“小的是担心那个刘恒节外生枝,抢了后营营头,他和大柜您不是一条心,反倒和左右二营的人交好,不然吴瞎子他们也不会为他说话。。”

石云虎脸一沉,冷声道:“明日我让云九带着马队和你一去弄粮,后营营头的位置谁也抢不走。”

说罢,他端起矮几上的酒碗一饮而尽。

“多谢大柜。”郑大秋急忙跪了下来,心中的那一点担忧彻底消失。

有了马云九的马队,他相信没有人能抢得走他的后营营头。

………………

没有了担忧的郑大秋干脆连后营都不回了,如今刘恒手底下多出几百流民,他担心自己去了后营会落到刘恒手中。

接下来几天,他每天都和马云九一起去外面抢掠,晚上直接在中军营的营地休息。

郑大秋不回后营,急坏了留在后营为他探听消息的马老瘸。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刘恒招募来的三百流民已经整队成型,用了九天便从一盘散沙训练成一支军伍应有的模样。

而且远比一般的军伍更加整齐更加有气势,流民队伍口中时不时齐声喊出的号子,颇有几分强军的模样。

要不是许多人亲眼见到这一支流民队伍的成长,恐怕没有人不相信这些人几天前还是一群什么都不懂的流民,。

而一直暗中关注这支流民队伍的马老瘸,一天天看出来这支队伍的变化,越看越是心惊,对刘恒练兵的手段佩服的五体投地,可越是这样,他对刘恒的恨意便越强,同时越发担心郑大秋奈何不了刘恒。

他想把关于刘恒手下那几百流民的事情告诉给郑大秋,可他根本没有机会见到郑大秋。

白天郑大秋不在营地,到了晚上他又不敢离开大营,害怕被刘恒的人发现。

至于中军营的其他头目,他一个后营的伙夫根本没有资格面见,人家也不会见他。

终于到了第十天的时候,让他找到了机会。

这一天,刘恒和他的那支流民组成的队伍天不亮便离开了营地,不仅如此,弓手营的人马也在李树衡的带领下离开了大营。

马老瘸这才找到一个机会,摸着黑来到了中军营营门外。

东方的天际亮出一抹白光,像是泛白的鱼肚皮,马老瘸等在中军营外,终于等到了郑大秋。

“郑头,出事了。”一见面,马老瘸急切的道,“刘大木头天未亮带着那些流民离开了营地,不仅是他们,弓手营的人也都一起离开了营地。”

郑大秋皱起眉头问道:“知道去什么地方了吗?”

马老瘸摇头道:“具体去哪不太清楚,不过他们去了郑家庄的方向,会不会是要攻打郑家庄?”

这时,一旁的马云九笑道:“不必担心,郑家庄没有那么好打,那可是方圆十几里内有名的大庄子。”

听到这话,郑大秋转而看向马老瘸道:“听到了吗?那是方圆十几里内的大庄子,庄丁就养了不少,就凭刘恒那几百流民还有百十来号弓手营的流寇也想攻下郑家庄,简直是白日做梦。”

“可那几百流民已经不是之前的几百流民了,如今……”

话未等说完,就见郑大秋不耐烦的打断道:“你以为练兵那么容易,就算是戚帅复生,以那几百个泥腿子的德行,十天半个月内也练不出什么模样来。好了,别挡路,今日我和马头领还要去更远的村子劫掠,让开。”

话音落下,他直接带人从马老瘸身边走过去。

马老瘸有心想要多说几句,可郑大秋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并且让手下的流寇把马老瘸驱赶走。

待郑大秋和马云九的队伍走远,马老瘸无奈的返回后营。

天光大亮之后,左右二营两处营地得到了弓手营全部离开营地的探报。

刚一得到这个消息的吴瞎子直接从床上蹦了起来,激动的道:“准备了这么久,终于等到弓手营的人马离开。”

随即,他从帐外喊来一名流寇,吩咐道:“去通知右营大当家周黑脸,让他带着右营人马马上来我这里。”

左营的流寇离开大营去往右营送信。

吴瞎子自顾冷笑道:“石云虎,我看着一次谁还能救你!”

过去大约半个时辰,吴瞎子和周黑脸带着集结的两个营流寇离开了营地,直接奔着石云虎的中军大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