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流匪]刘恒李树衡小说全文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几百根长矛朝天而立,傲然不动的三百人队伍整齐的站成两排,让看到的人头皮发麻,心头仿佛压了一座大山,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肖头。”有庄丁见到肖虎,连忙叫了一声。

肖虎几步来到西侧的一堵院墙后面,低声询问道:“外面乱匪的情况如何了?”

“暂时没有进攻。”那庄丁说道,“外面的那伙乱匪怕不是边军假扮的吧,如此战阵森严的队伍,边军中都少见,咱们庄子怕是守不住了。”

肖虎趴着墙沿往外看了一眼。

残阳的余光下,一箭之地外的地方,整整齐齐的站着一长队的乱匪,长矛如林,整支队伍不动如山,令人望而生畏。

肖虎慢慢把脑袋缩回到院墙后面,低声骂道:“他娘的,什么时候乱匪变得这么强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官军呢!”

有庄丁急切的道:“肖头,你倒是想个主意,就凭咱们这点人,还有那些只会摆弄锄头的佃农,根本挡不住外面那些乱匪。”

“我他娘的能有什么主意。”肖虎恼怒的骂了一句,又道,“等着吧,等那些乱匪攻上来再说,挡不住咱们就溜,咱们兄弟不能给那个郑老头陪葬。”

就在这个时候,刘恒走到三百流民新兵的前面,站在距离郑家庄一箭之地外的地方。

“弓箭手!”

随着刘恒的喊声,五十几个弓手从林子方向快速跑出,来到几百流民新兵战阵的前面,单膝跪在地上,拉开弓弦,箭矢对准了郑家庄的方向。

弓箭手的出现让趴在院墙后面的肖虎吓了一大跳。

郑家庄一共才十几名弓手,可外面的乱匪却有五十几个弓箭手。

他也曾在边军呆过,庄外的那些人是不是真正弓手一拉弓弦就能瞧出来,虽说距离有些远,可他还是隐约能看出乱匪弓手里的长弓多是军中制式长弓。

认出这些东西后,他愈发肯定这伙乱匪不一般,如果不是乱匪身上的衣服太过破烂,他几乎以为庄子外面的那些人根本不是什么乱匪,而是边军的精锐。

“庄子里的人听好了。”刘恒面朝郑家庄大喊道,“我们是来求财的,粮食银子都行,只要凑足了买命钱,我的人马上就走,绝不打搅贵地,如若不然,必让郑家庄鸡犬不留。”

刘恒举起了右手。

“杀!杀!杀!”

在他身后的三百流民新兵齐声大喊。

与此同时,后面稍远一些的林子里面一根根火把亮了起来,林子里面多出一条长长的火龙。

树影绰绰,林子中间夹杂着人影混杂,火把隔上七八步才会点燃一根,从郑家庄方向看,仿佛林子里密密麻麻藏满了人。

趴在院墙后面的肖虎见状,吓得一**跌坐在了地上,嘴里喃喃自语道:“完了,郑家庄完了,好多乱匪……”

边上一个持弓的庄丁战战兢兢的说道:“肖,肖头,那伙乱匪说他们是来求财的,是不是和老爷说说,花钱消灾。”

没有人愿意和乱匪拼命,打仗就要死人,庄里庄外敌众我寡,丝毫看不到胜利。

“对,对,花钱消灾。”肖虎一拍大腿道,“你们在这里盯着,我去见老爷。”

爬起身,他大步朝郑老爷的宅院跑去。

刚刚的喊杀声响便了整个庄子,坐在书房的郑老爷知道后急忙让佘管家出来打探情况。

刚走出院门的佘管家见到肖虎迎面走来,急忙走了过去。

“庄外的那些乱匪情况如何了?是不是已经攻打庄子了?”

“还有没有。”肖虎摇了摇头,转而问道,“老爷呢?”

“在书房。”佘管家回手指了指身后院子内的书房方向。

肖虎二话不说径直朝书房走去,佘管家紧紧跟在后面。

推开书房的房门,两个人就见正对房门的太师椅底下露出一个肥大的**,正一撅一撅的往椅子下面钻。

书房门打开的响声更是让椅子下面的郑老爷惊慌失措,一边往一直里面钻,一哭喊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肖虎和佘管家互相对视了一眼,佘管家快步上前,一边把郑老爷往椅子外拉,一边说道:“老爷别怕,是我和肖庄头。”

郑老爷侧过头睁开眼睛偷偷瞄了一眼,发现确实是佘管家,房门前站的另外一个人是肖虎,偷偷松了一口气,在佘管家的帮助下慢慢从太师椅下面爬出来,翻身坐在地上。

“肖,肖虎,那些乱匪是不是被咱们的庄丁打跑了?”

佘管家从一旁搀扶着郑老爷站起来,坐到太师椅上。

肖虎面露苦色道:“老爷,那伙乱匪还在庄子外,为首的一个年轻人让咱们给他们准备银子和粮食,换他们主动撤走。”

犹豫了一下,肖虎又补充道:“老爷,那外那伙乱匪很可能是边军假扮,弓手使用的长弓都是军中的制式长弓,而且来的人不会少于一千。”

“这些该死的丘八,居然敢打郑家庄的主意,该死,全都该杀。”郑老爷咬牙切齿的大骂道,“佘管家给我准备纸墨,我要给我在天成卫的贤婿写信,让他打探一下,到底是哪一伙儿丘八冒充乱匪来我郑家庄抢掠。”

边上的佘管家劝道:“老爷息怒,远水解不了近渴,现在乱匪围住了咱们庄子,以肖庄头那点人手恐怕挡不住,您看是不是先答应那些乱匪的要求,就当花钱消灾了。”

“这个……”提到银子,郑老爷拧起了眉头,好半晌才犹豫着说道,“五十……不,一百两够不够?”

听到这话的肖虎脸都黑了,人家出动一千多人,如何会为了一百两银子就退走,换成是金子都不够。

佘管家在一旁说道:“老爷,一百两怕是不够,要不您再多出一些?”

“一百五十两?”郑老爷犹豫看了看佘管家,又看了看肖虎,见两个人都没言语,一咬牙说道,“二百两,最多了,再多一个大子都没有。”

见状,佘管家劝道:“老爷您息怒,息怒。”

肖虎也知道拿出二百两银子是郑老爷的极限了,便说道:“老爷,那些乱匪说粮食也行,不如多给他们一些粮食。”

“粮食?”郑老爷皱起眉头犹豫起来。

佘管家趁机说道:“老爷,咱们粮仓里还有前两年的陈粮,想来那些乱匪也是穷惯了的主,拿到陈粮也就满足了。”

“可陈粮也是银子呀!”郑老爷有些舍不得。

佘管家又说道:“老爷您忘了,两个月前咱们已经清理掉一批烂掉的粮食,粮仓里有些粮食再放就烂掉了,不如给那些乱匪,让他们退兵。”

郑老爷坐在太师椅上犹豫好一会儿,一脸肉疼的说道:“那就听你的,用陈粮换乱匪退兵,不过银子是不是少给一些,那可是二百两呀!”

佘管家脸一黑,心说,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心疼那点银子。

不过他还是说道:“老爷请放心,银子咱们尽量少拿一些,可以多给一些陈粮。”

“那……事情就交给你去办,务必让那伙乱匪退兵。”说着,郑老爷一捂胸口道,“哎呦我胸口啊,疼死我了,我的银子啊,我的粮食啊!”

佘管家和肖虎无奈的对视了一眼,一同退出了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