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流寇小说全集免费在线阅读(刘恒李树衡)

刘恒一脸失落,一切都是他想的太简单了。

按照他之前的预想,收买了后营的人,在寻得左右二营两个营的支持,他的计划便可以展开。

可现实却给了他沉重一击,让他明白,趋吉避害是人的本能,连后营的人都知道这个时候应该如何站位,更不要说和他没有什么交情的左右二营了。

一旁的陈寻平说道:“不如依我之前说的,让弓手营出面,找几个小村庄扫荡一遍,多少还是能弄来一些粮食。”

“没用的。”刘恒摆了摆手道,“郑大秋有石云虎支持,一定会对那些村庄动手,抢掠这种事情,咱们远远比不上石云虎的中军营。”

土匪之中马匪才是最可怕,刘恒知道,他们这支流寇大军中唯一一支马队就在中军营,归中军营护卫头领马云九统辖。

说到抢掠,弓手营终归比不上拥有马队的中军营。

“其实……我倒有一个办法,能够解决人手问题。”杨远犹豫着说道。

“什么办法?”

刘恒和陈寻平的目光都看在了杨远的身上。

杨远说道:“除去五大营之外咱们还有一个外营,虽然外营里面都是裹挟而来的流民,可底子并不比几大营的流寇差,只是营中粮食不多,才没有归属到各营里,如果咱们能拿出一些粮食,外营的那些流民一定愿意替咱们卖命。”

“好主意。”刘恒眼前一亮,兴奋的用手一拍身下床板。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他险些忘了,人数最多的不是五大营,而是那些裹挟而来的流民营。

陈寻平担忧的道:“可是咱们的粮食也不多,外营起码有上千流民,单凭咱们手中的那点粮食,根本养活不了这么多人。”

杨远又道:“咱们不用全部招揽过来,只招揽一部分流民,粮食的消耗自然没有那么大。”

“说的不错。”刘恒转而看向陈寻平说道,“二哥,辛苦你一趟,你和杨远去一趟外营,先招三百流民,安排到弓手营外的那一片空地上。”

“可粮食呢?三百人的粮食单凭弓手营根本解决不了。”陈寻平面露忧色。

“我知道一个人手中应该藏起来一些粮食。”刘恒说道,“还需要二哥给我留下几个搬运粮食的人。”

陈寻平略微迟疑了片刻,道:“既然你有办法弄来粮食,其他的我就不多说了,时间紧,我这就去外营凑齐你要的人马,再留下四名弓手营的人听你指派。”

随后,陈寻平和杨远两个人带着几名弓手离开了营帐,同时也带走了那些装有饼子的箩筐。

刘恒带着剩下的几名弓手营的人,去往了后营的伙房。

此时的伙房正在忙活着弄早饭,伙夫只有马老瘸一个人,需要烙饼子和熬煮野菜汤,一般都是天不亮就已经开始忙活。

一进伙房,刘恒手臂一挥,指着马老瘸道:“把他给我抓起来。”

话音落下,走上来两名弓手营的人,一人按住马老瘸一条胳膊,直接把马老瘸按在一张破旧的木桌上面。

马老瘸奋力的仰起头,一脸惊恐的道:“刘头,这是什么意思?昨天的饼子我可都给你了啊!”

刘恒站在马老瘸视线前方,问道:“少废话,我问你,粮食都被你藏在什么地方了?”

“冤枉啊!冤枉,粮食都是中军营领回来的,我从没有藏过什么粮食。”马老瘸大声喊冤。

“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刘恒冷声道,“砍掉他的左手,还是不说的话再砍掉他的右手。”

后营的流寇里,没有几个人不知道马老瘸私下藏粮食,只不过以前马老瘸的族兄是后营营头,所有人全都装作不知到他藏粮食而已。

如今刘恒缺少粮食募集流民,自然把目光盯在了被马老瘸藏起来的粮食上。

刘恒带来的几名流寇中,一人把马老瘸的左手按在桌子上,同时另外一人抽出手中的刀举了起来,眼瞅就要剁下去。

奋力挣扎的马老瘸眼瞅挣脱不开,急忙大声喊道:“别砍,我说,我说,我全说。”

刘恒一摆手,示意拿刀的那人稍等,然后问道:“粮食藏在什么地方,要是敢骗我,你的两只手就都不用要了。”

已经却了一条腿,自然不想在失去两只手,马老瘸垂头丧气的说道:“那些粮食都藏在我睡觉那个地方。”

“走,带我们过去。”刘恒朝制住马老瘸的那人使了个眼色。

马老瘸低着头带路,一群人来到伙房边上的草棚里面。

“东西都在那些劈柴的后面。”马老瘸手被押着动不了,只能扬起下巴往草棚里面点了点。

一名弓手营的人走了进去,掀开上面的茅草和一些木柴,发现在这些东西的后面整整齐齐摞着五个粮袋。

那弓手营的人用刀划破其中一个口袋,里面的粮食瞬间流了出来。

“马老瘸,你可以呀!这几袋子粮食恐怕有两石多。”刘恒走过去用手提了提其中一个口袋,起码有百十来斤的分量。

“找辆大车,都带走。”刘恒对弓手营的一人吩咐道,旋即又道,“放了他吧!”

一听都拉走,马老瘸的脸一苦,道:“刘头,能不能给我留下一点。”

刘恒眉头一横,道:“中军营那边每天不都有粮食发下来吗?这些粮食我都带走了。”

“不,不是……。”马老瘸搓动着两只手道,“咱们后营的营头不是要换人了吗?我想用这些粮食买一个平安。”

刘恒上下打量了马老瘸半晌,才道:“行了,粮食我收下了,回头我保你一个平安。”

马老瘸语气一噎,旋即苦着脸道:“刘头别开玩笑了,我可是听说后营的营头将会是郑大秋。”

“那是以前,从此以后就是我了。”刘恒转头对一旁弓手营的人说道,“来,一起把粮食抬出去,搬上车。”

马老瘸不敢阻拦,追在刘恒**后面道:“刘头,这事开不得玩笑,那中军营的石大柜都发话了,郑大秋将是后营营头,石大柜的话,谁敢反对,所以刘头您看这粮食……”

放下手中的粮袋,刘恒脸一沉,冷声说道:“你要叽叽歪歪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人砍了你。”

马老瘸讪讪的闭上了嘴巴,他没想到曾经那个老实好欺负的刘大木头,如今戾气这么重。

当然,还有弓手营的那几个手持利刃一看就是不好惹的家伙。

一袋袋粮食搬上大车,套上牲口,一名弓手营的人赶车,缓缓驶离后营。

马老瘸望着离去的刘恒等人,一脸的怨恨之色。

附近有不少后营的流寇看到刘恒他们从马老瘸那里搬运粮食,却无人敢过问。

如今后营没有了营头,后营的流寇大多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况且那些粮食都是马老瘸私藏的粮食,就算没有了他们也不会饿肚子,中军营每天依然会送一批粮食给后营用。

出了后营,刘恒跟着大车往弓手营走。

正在这时,一名弓手营的流寇气喘吁吁的朝他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