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师神婿》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陈飞柳柔小说全文

“告诉孙总,我叫陈飞。”陈飞眼神一冷,瞥了那保镖一眼。

这一眼,冰冷如刀,锐利如剑!

那保镖瞬间觉得一股寒意逼近自己的灵魂,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他眼神惶恐,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一步,心脏狂跳。

面对陈飞,他感觉自己仿佛在面对一尊太古魔神一般,不敢靠近。

这时,孙腾向这边看了过来,“你叫陈飞?”

陈飞收回气势,眼神恢复平和,对孙腾招手,说道:“没错,我叫陈飞,有一个朋友让我来找你,说你有一张卡要给我。”

孙腾眼神陡然锐利,上下打量陈飞一番。

这就是师傅嘴里说的那个“代言人”吗?

虽然此时陈飞脸上是一个笑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连孙腾都感觉到从他的身上散发出一股疏远的寒意,让他内心发寒。

能让师傅如此看好的人,想必也不是凡人!

“陈飞先生,你好。”

孙腾脸上露出一个礼貌的笑容,恭敬地把那张黑卡递到了陈飞的手里,说道:“这是一张黑卡,请您务必妥善保存。”

陈飞接过黑卡,“谢谢孙总。”

他现在还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但是只要有了这张卡,就可以帮助柳柔渡过难关。

孙腾眼神睿智,盯着陈飞。

他是一只老狐狸,知道师傅让他这么做不会这么简单。

所以,他连忙笑着把自己的名片拿出来,“陈飞先生,这是我的名片,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尽管开口吩咐,在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他脸上露出一个谄媚的笑容,把名片递到了陈飞的手上。

“行,等我有需要,一定联系你,我还有事先忙,再见。”陈飞接过孙腾的名片,随意扫了一眼,放到了自己的口袋里。

他和孙腾握手,转身离开。

孙腾盯着他的背影,眼神锋利,若有所思,心道:找这样一个人来代言,师傅的用意到底是什么?

陈飞拿着黑卡,钻进人群,笑容满面。

有了这张黑卡,就可以解决柳家的燃眉之急。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可以让媳妇柳柔不再为家里的事情奔波受累。

他抬头看了看四周,连忙去寻找刚才走散的柳柔。

此时此刻,柳柔、孙凤他们被叶君临浩浩荡荡的那些人给挤在了一个角落里。

柳柔的神情非常焦急,她从刚才就一直在寻找着陈飞的身影,眼神凝重而担忧。

“陈飞到底去哪了!这可真是急死我了!他不会出了什么事情吧!?”

她的脸色非常不好看,她非常担心自己的丈夫冲撞到什么大人物,那可就完蛋了。

“一天天的什么正事不做也就算了,竟然还在给你添乱,那废物还是死了算了。”

孙凤张嘴就骂,冷声道:“你看今天场合这么隆重,连叶君临的师父都来了,万一他出来胡说八道他也是战神师父,惹到了大人物,后果不堪设想!”

“一会儿要是找到了他,一定要狠狠教训他!”

“他刚才就想顶撞战神叶君临,难说不顶撞到别人。”陈安歌幸灾乐祸道。

听到这句话,柳柔面色骤然一变,眼神更加担忧,在心里祈祷:“陈飞,你可千万不要出事呀。”

“柔柔!”

远处,陈飞跑了过来。

孙凤一看到陈飞,立即就指着他的鼻子,破口大骂:“你这个杀千刀的废物,刚才死去哪里了,你知道柔柔多着急吗!?”

一旁的柳柔看到陈飞平安无事,刚才悬着的心也总算是放了下来。

可是,此时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无比委屈无比难过的心情。

为什么陈飞在关键时刻乱跑,让她分心、担忧?

他就不能让她省点心吗?

“你这种垃圾,成天正事不做就算了,怎么还总给柔柔添乱呢!”

孙凤继续谩骂着,尖酸刻薄,冷冷道:“刚才有那么多有头有脸的人物在那边,万一你这个弱智冲撞到了哪一位,我看你今天就直接死在这里好了!”

陈飞的眼底闪过一丝寒光,并没有理会孙凤。

他伸手握住了柳柔的肩膀,说道:“柔柔,你不用担心咱们柳家的债务问题了,刚才我已经和首富孙腾达成合作了。”

柳柔闻言,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咬着牙,一把就把他的手给打掉了,冷声道:“我现在没心情跟你开玩笑。”

“哈哈哈!陈飞,你牛皮吹得已经快上天了吧,你怎么不说你首富孙腾是你的爸爸呢!?”一旁的陈安歌哈哈大笑,冷嘲热讽。

“陈飞,你现在不只是不自量力,你现在简直就是脑子有病!”孙凤的脸上露出了鄙夷的笑容,恶狠狠地骂道。

柳柔红着眼,咬牙道:“陈飞,你别再说胡话了,好吗!”

她明明已经承受了这么多,为了帮助柳家拉来投资,她忍着被别人占便宜的屈辱。

可是,陈飞为什么不但不争气,还总是在说一些痴心妄想的话。

和首富孙腾合作?

这可能吗?

孙腾是多么高高在上的人物,怎么可能会和陈飞这种上门女婿合作?

陈飞把黑卡拿出来了,“是真的,你看,这是孙腾给我的黑卡,可以透支上亿,里面的钱完全可以帮助柳家解决债务问题!”

“演戏都要演全套啊,这是游戏卡吧,你还能拿到黑卡?呵呵….”陈安歌冷笑,用一种看垃圾的眼神看着陈飞。

柳柔紧咬着牙,眼泪夺眶而出。

她情绪崩溃了,愤怒把那张黑卡给扔了出去,冲着陈飞大喊道:“陈飞,你能不能像一个正常男人一样有担当?”

“这么多年来,即便别人再怎么看不上你,我都相信你,从来不会贬低你。”

“哪怕别人指着我的脊梁骨,说我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说我眼光差,嫁给一个废物,我都没有责怪你。”

“只要你能脚踏实地工作,像个正常男人一样有担当,我就开心了。”

“可是,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跟我开玩笑?”

“明明我们一家人都在为了这个家而努力,我即便是被别人占便宜,心里委屈,但我都咬着牙忍受。”

“你又做什么了?”

“和首富孙腾合作,你以为你是谁?真以为你是叶君临的师父吗?”

“你能不能像一个正常男人一样,安安稳稳的?为什么还要说这种痴心妄想的话?”

“陈飞,我,我恨你,我以后再也不想见到你了!”

说着说着,柳柔悲从中来,泪流满面,眼眸里写满了绝望。

这些年来,她受过的委屈绝对不比陈飞少。

如今,所有委屈涌现出来,她在也控制不住,眼泪断了线。

她捂着脸转身跑走了,根本就不给陈飞解释的机会。

看着柳柔那伤心欲绝的模样,陈飞心如刀割。

“废物果然就是废物啊,连你的妻子都看不起你!”陈安歌冷冷道。

陈飞看向陈安歌,眼眸冷冽,浑身弥漫出一种压迫性的气息,冷冷道:“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在这里叫嚣?”

他的声音有些低沉,每一个字都带着一股寒意,杀气滔天,让人不禁心生畏惧。

陈安歌和孙凤都愣住了,两人觉得此时的陈飞非常吓人,恍若一尊杀神,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蝼蚁而已,懒得跟你计较。”陈飞冷哼一声,眼眸透着不屑,转身去追柳柔。

此时,柳柔已经把车开走了。

陈飞无奈,叹了口气。

他去找到孙腾,索要一辆车。

孙腾二话没说,直接给了他一辆阿斯顿马丁。

“媳妇,你到底在哪里啊?”

陈飞开着阿斯顿马丁一路狂奔,沿途不断观看。

他拨打柳柔的电话,发现她关机了,不由更加着急。

柳柔伤心之下还开车,可千万不能出事啊。

就在此时,忽然间,陈飞发现前面有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正搂着一个美女向酒店走去。

那个女人,正是柳柔的姐姐柳晴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