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大齐六皇子完整版在线阅读(主角林潜雪儿)

第8章

平心而论。

太子林晟是真想出言呵斥,差人将林潜逐出殿去,省得这个不学无术的顽劣之徒,让皇室在天下文士面前丢尽颜面。

但考虑到自己的太子身份,林晟还是将心底这种冲动压了下来,看着林潜轻哼一声,并没有多说什么。

“啧啧……”

林潜看着林晟那一脸的虚伪样子,不屑撇了撇嘴,目光挪向了其他地方。

又过了半个时辰左右,殿内陆陆续续坐满了人。

大齐皇帝林风玄,也是带着两位主持大臣从侧殿而来。

这两位大臣,一个叫杨弘,一个叫陆奇,全都官拜文华阁大学士,算是本次厅殿试的主考官。

殿上学子赶紧纷纷起身,像皇帝以及主考施礼问好。

林风玄坐在龙椅上摆了摆手,示意这些学子们都坐下,然后便把目光投向了陆杨二人,缓缓说道:“两位主考,开始吧!”

陆奇、杨弘先是向他施了一礼,随后又一脸赞许的看向了首坐上的太子,讨好似的点了点头。

以太子如今的才华,即便是各位大学士也是有所不及,日后必将是天下文脉之领袖,所以陆杨二人对林晟极为看好。

当然,其中也有太子身份特殊的缘故,短暂的眼神交流后,陆奇开始宣读厅殿试的规则与传统。

只听了几句,林潜就有些昏昏欲睡。

这说的是什么比赛规则,但实际上,脱离不了文人那种爱显摆的癖好,前面都是一大堆华丽辞藻堆砌的废话,而且还是那种四字骈文,听起来就像是校长开大会时的讲话,又臭又长,完全是在浪费生命。

“呼噜……呼噜……”

上边的陆奇念着念着,突然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他依稀听到了打呼噜的声音。

揉了揉老花的眼睛,他抬起头找了找,满殿的学子全都挺着腰板,洗耳恭听,唯独六皇子林潜,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

呼噜声显然是从他这里传出来的。

任谁也不会喜欢有人在自己讲话的时候睡觉,陆奇顿时厌恶的皱了皱眉,直接停止了宣讲。

这一下,几乎殿上所有学子的眼神,全都集中到了林潜身上。

眼神中或是厌恶,或是嘲弄,或是幸灾乐祸,不一而足。

“真是烂泥扶不上墙!”在一旁的林武,忍不住低骂了一声。

要知道,有资格参与厅殿试的,要么是勋贵后辈,要么是有一定品阶的官员之后,而他们几个皇子,代表的也都是皇家脸面。

换句话说,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即便五皇子林武和林潜不对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此时脸上都微微有些发烫了。

太子林晟眉头大皱。

见此时机,便起身对着林风玄奏道:“父皇!厅殿试马上就要开始,六弟或许身体疲惫,不知不觉睡着了,终归是有失天家体面!不如父皇下一道旨意,让六弟回宫去睡吧,省得耽误了大家的正事!”

这话一出口,在场众人纷纷对林晟挑起了大拇指。

就这么简简单单两句话,既为了参赛学子考虑,也照顾到了自己兄弟,不愧是太子,堪为众皇子之表率。

上方龙椅上的林风玄,也是脸色阴沉。

虽然林风玄从没考虑过,将储君之位传给林潜,但毕竟林潜从小流落民间,他这个当父亲的,心中还是有些许愧疚的。

上次林潜治好了太上皇旧伤,林风玄龙心大悦,觉得儿子给自己长了脸,这才特意点名,让林潜一同参加厅殿试,实际上也是存着让林潜出头露脸,好好在群臣和勋贵面前,刷一刷存在感。

结果呢……

这小子倒好,直接在大殿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睡起了大觉?

好家伙,可真是赚足了存在感了。

“老六!你昨晚上难道没有睡觉吗?跑到这里来胡闹什么?”强压心头怒火,林风玄一拍桌子,没好气的喝道。

“回父皇!非是儿臣昨夜没有睡觉,实在是……这流程太过无聊,都给孩儿听困了,这才没忍住打起了瞌睡。”睁开眼的林潜起了身,对着愠怒的林风玄拱手解释。

“什么?流程太无聊?”

一听这话,负责宣读规则的大学士陆奇不干了,冷冷的瞥了一眼林潜,“六皇子殿下,下官宣读规则,是为了让参考学子都明白比赛怎么考,怎么做出更好的锦绣文章,以便展现我大齐昌盛之文风……”

“难道六殿下认为,你不需要了解这些吗?难不成,六殿下自知胸无点墨,已经放弃了,今日是专程为丢人现眼而来不成?”

陆奇说得话很不客气。

根本就没有顾及到林潜的皇子身份。

毕竟,在他们眼中看来,林潜再怎么样,也不可能登上国君宝座,与其如此,何不顺便卖太子一个好,好好将这不开眼的小子,教训一顿?

如果换成一般人,在这番说辞之下,恐怕早就要无地之容,羞愧得找个地洞钻下去了。

可林潜非但毫不在意,反而傲然一笑,淡淡说道:“陆大人,你这话说得不错,但是,只对了一半!”

“只对一半?哪一半?”陆奇一愣,下意识问道。

“你说我不需要了解评比规则,这没说错。但问题就在于,并非是本殿下要放弃厅殿试,而是,在我眼里,无论这评比规则如何,我,都将夺得文试魁首。”

“既然如此,知不知道陆大人你所说的那些规则流程,于我而言,又有什么意义呢?”

这几句说出口,林潜面色平静,展现出了内心中强大的自信。

这……

整座乾元殿上,霎时间鸦雀无声。

但仅过去了片刻,全场顿时爆发出哄堂大笑,基本上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一种发自内心的嘲弄与不屑。

对于六皇子林潜的具体情况,众人可能只是一知半解,语不详焉。

但林潜出自民间,自幼孤苦的消息却人尽皆知。

虽然说穷文富武,但这个“穷”字也是相对而言。

你如果穷到连文房四宝、经史典籍都买不起,你还谈什么学文?

所以在众人眼中,这位六皇子能做出一首完整的诗就已经很不错了,从来没想过,他还能取得什么名次。

可就这样一个人,现在居然大放厥词,说自己会拔得头筹?

这不是自取其辱,贻笑大方吗?

“六弟!你胡说什么!还不退下!”

这种情况下,太子林晟也不用顾及其他了,直接回过身,对着林潜毫不客气呵斥道,“学问不足,咱们可以勤学苦练,继续努力。但你空口大话、哗众取宠,那丢得是皇家的脸,丢得是父皇的脸!”

说到这里,林晟的神情突然变得柔和了不少,眼神中竟然闪烁出关切目光。

“六弟!你的心情大哥能理解。放心,之前的事情都过去了,以后你的学问,大哥亲自来教,肯定能让你成为大齐才子之一!但今天,听大哥的话,先退下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