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肥岳交换 皇上训练公主塞玉柱

一个委屈的往后扯,一个冷怒的往面前拉。

身后行人擦过,撞到了安心瑜,她力道一松,又被姜晟夜力道一拉,就撞进了姜晟夜怀里去。

姜晟夜怀里一重,他低头看到那饱满的额头一片红,怀中自己又爱又恨的女人娇俏可人的低呼一声,空余的手揉了揉额头,嘴巴和当初如出一辙的撅起,委屈巴巴的。

可恨又清瘦的女人突然露出这样小女人情态,让姜晟夜彻底怔住。

就在此刻,安心瑜身后声音响起,小叔,我在楼上看见你和人发生了争吵,是不是有人碰瓷啊!小叔……你,你们……

冷瑶刚疾步出来,此刻诧异又震惊的指着姜晟夜怀里的女人,她是谁!小叔!

安心瑜听到冷瑶的声音,七年前的记忆汹涌而来,自己被婆婆厌弃,这个女人的功劳必不可少,她心里清楚的很。

可自己不想多惹是非,当年的事情在她心里全部都是小事,如今最重要的是完成神秘人的任务,救出安安。

否则时间拖久了,她真的很怕安安以后都不记得她长什么样子了,更怕任务没法完成,安安受到虐待。

安心瑜不想被冷瑶认出来,干脆一把抱紧姜晟夜的劲腰。

前妻沦为风尘女,还和自己纠缠不清,姜晟夜不想给最近正在盘算离婚的侄女冷瑶留下离婚后的婚姻如此不堪的印象,伸手推安心瑜,想要和她分清楚界限。

可怀里的安心瑜紧紧的将他抱住,一副死也不分开的样子,姜晟夜拧眉冷怒,松开!

可安心瑜一反平日里清丽的声音,压低声线,闷闷道,不,我偏不!

姜晟夜身体一震,推搡间,身体摩擦面积加大,该死的他一向对安心瑜没有抵抗力,如今有了些惹火的趋势。

再看这女人把脑袋都埋在他怀里了,一副不想被别人看到真面目的样子,姜晟夜眼眸一沉,明白了。

冷瑶心里剧震,小叔这七年来洁身自好,从来没有和任何女人有关联,如今居然被一个穿着廉价的女人当街抱着不松手,而小叔居然也没有用力推开她,半推半就的……

正当冷瑶攥紧手指,上前要帮忙的时候,姜晟夜已经俯身一把抱起那赖在怀里使劲不松手的女人,转身把她遮挡了个严严实实,顺势扔到了车子里。

车子里的安心瑜一个打滚,背对着车门。

姜晟夜额头青筋一跳。

冷瑶还要上门来看,姜晟夜已经上了车,关了门,动作流畅。

小叔……?

冷瑶,你不是说要在医院守夜吗?我有事先走了。

说完,姜晟夜就要命令司机开车。

小叔!你和她是……什么关系……之前冷瑶从来没有见过她啊。冷瑶穷追不舍。

姜晟夜瞥安心瑜一眼,这女人果然瘦了太多,可该丰盈的地方又丰盈了太多,身形变了,就连往日将安心瑜当闺蜜一般亲密对待的冷瑶都认不出来了。

她是谁不重要。姜晟夜皱眉回答,不过是和我有关系的女人而已。

冷瑶怔住,小叔……?

开车!姜晟夜吩咐
远离了那是非之地,安心瑜终于坐正身体,抬起头来。

姜晟夜见状冷嗤,见到故人,心里恐怕是羞愧,现在的你有没有想起当初你在我面前污蔑冷瑶时候多么的义正言辞,再见到冷瑶,有没有觉得她比你好了太多,至少对我妈比你这个当儿媳妇的好很多了!

安心瑜嘴角露出薄凉笑容,一边回想着冷瑶当时说的话,一边说,是啊,毕竟我不是个会当儿媳妇左右斡旋的圆滑之人,某瑶才是那个最想当姜夫人的人!

姜晟夜拧眉,冷怒看向她,顽固不化!

安心瑜没有回嘴,她想起这次来找姜晟夜的目的,是为了……

姜总,三天前我们商量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该上也上了,什么姿势都尝试了,姜总还满意不?出价考虑好了没?

安心瑜嘴角弯成薄凉的弧度,说道。

此言一出,姜晟夜心里的怒火顿时被浇灭,只剩下了寒冷交加,他从未想到这个女人真正的如此恬不知耻,果真是什么话都讲得出来。

而前座的路明几乎屏住了呼吸,他觉得自己听到了绝对不能听到的,姜总前妻来找姜总,居然不是因为两人要复合,而是因为姜总要让她当情人?

路明当了十几年姜总助理,还从来没有觉得有比此刻更尴尬的想跳车的情境,还是一边的司机心境高啊,尽管面色涨红,依然冷静的开着车子,十分稳妥。

你就这么缺钱!?姜晟夜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问。

安心瑜眼眸一闪,不缺钱,缺人。

姜晟夜眼眸寒光褪去,陡然一愣,然后是深邃的黑暗。

她缺的就是姜晟夜这个人,只有当她稳稳的站立在姜晟夜身侧,安安才会平安,只要神秘人的眼线没有进入姜晟夜内部,谁都不知道姜晟夜是否信任她不是么?

安心瑜不信姜晟夜没有这个能力,肃清最核心圈子的人,譬如司机,譬如路明……

路明再也忍不住咳嗽了起来,咳嗽几声后,又立刻绷住脸,踌躇着还是用余光瞥了一下后面,看到了姜晟夜冷眼盯他一眼,而姜总前夫人安心瑜面色绯红,似乎才察觉到他在前座上。

路明一咬牙,姜总,安小姐,我最近有些感冒,感冒……

安心瑜自知失言,刚才那句话越想意思越乱。

姜晟夜已经脸色很冷的吩咐,前面路口,停车,路明,王思,你们下去!

啊?可是姜总……路明诧异。

你们自己下去打车,车费报销。姜晟夜补充一句。

路明立马闭上嘴,他不是为了报销路费啊,不过,眼下还是早点离开的好。

碍事的两人离开,姜晟夜下了车,靠着车门抽了一根烟,又把安心瑜提到了副驾驶位置上,自己坐上了主驾驶位置。

安心瑜觉得臀部有点热,刚才姜晟夜把她提下来,又扔到副驾驶位置上的时候,是抱着她臀部的,她心里恼怒,想着等顺利潜伏到姜晟夜身边之后,一定要尽量保持疏离,免得牺牲色相
安心瑜心里有些慌乱,和姜晟夜独处一车的感觉并不好,毕竟此刻男人阴鸷的表情让她恐惧。

她揉了揉自己肩膀,感觉因为冷而泛起的鸡皮疙瘩都要覆盖完她洁白细腻的手臂了。

下一秒,安心瑜就被姜晟夜给圈到了怀里,不,准确的说,姜晟夜是解开安全带,支撑起上半身,又放下安心瑜座椅,手臂支撑在女人左右两侧,这样俯视着她。

一系列动作流畅至极,安心瑜整个人都愣住了。

反应过来之后她脸色一红,瞪着姜晟夜。

这就是姜总考验我的条件?

姜晟夜本来正想要以身作则的惩罚这个女人,七年不见,她容颜丝毫未变,似乎还更有风韵了些,只是她眼角眉梢的风情并不属于他,反而是属于那些一个个把她欺压在床上,一笔小钱就可以换得一夜春、宵的臭男人们。

姜晟夜心里很是窝火,不知道该责怪自己没有照顾好她,还是责怪自己没有早一点找到她。

可这个女人藏得太深了,他找了七年才在阴差阳错的把她当小姐一样叫到自己房间里来,一眼瞧去,竟然是找了七年的她。

找回来又如何,自己心意从来没有变过,可是她的心早就被无数个男人占据过,况且他曾经爱极了的肌、肤和躯体,此刻也是罪恶累累,他嫌脏,却忍不住想要靠近。

安心瑜看到姜晟夜脸色一直如风云般变幻莫测,最后还是那样阴鸷幽深。

姜晟夜突然一把捏住她的下巴,动作凌厉,不管你缺钱还是缺人,既然做了七年的鸡,肯定很会服侍我,今晚宴会上我可要看你的本事!

安心瑜心中镇痛,抬起头来,微微张着小嘴,你要让我去陪其他男人?

姜晟夜忽然冰冷一笑,讽刺至极的盯着她,怎么,害怕了?

安心瑜心中一阵疼痛,她从未想到姜晟夜会这么恨她,会这么折辱她,去陪其他男人,呵呵,他姜晟夜真的把她安心瑜当什么了。

不过,若这个就是交易的条件的话,她安心瑜自然也要去做的,否则果真如神秘人所言,安安会遭到惩罚,安安会受不了的。

安心瑜多么想安安回到自己身边来啊。

她咽了咽口水,点头,好,我答应你,但是姜总也要守诺言才行……

姜晟夜冷嘲一笑,心里暗讽又痛苦,该死的女人,答应得这么爽快!

姜晟夜紧紧攥着拳头,在安心瑜看不到的地方,他胳膊上的青筋凸出,可见他心里的气愤和懊恼。

放心,帮我完成项目,我自然让你当我的情人,而且你的价钱绝对不低,怎么样?不过,若是没有完成任务……

姜晟夜意味悠长瞥她一眼。

他反而是希望她不要完成任务,这样他还可以相信她的清白,暂时在心里某个角落留一点白月光般的念想,他多么希望她还如同往日一样纯洁善良。

可安心瑜下一句话就打破了他的执念,让姜晟夜几乎想掐死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