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蓉第二次找卫老止痒 成濑心美

尹阑忍不住说道:“如果她就是尤霜呢?”

迦霄诧异地看着尹阑:“怎么可能?”

颜景也看了一眼尹阑,有些意外。

在她的印象中,尹阑并非是一个自作主张的人,他这样讲话,其实是在暗示迦霄自己就是尤霜。

是什么让尹阑做下这样的决定呢。

而这也是一种试探,他在试探自己,如果自己阻止了,就是不愿意说,如果自己沉默,那么接下来他一定会告诉迦霄,自己就是当初的尤霜。

“君子,为何?”颜景选择传音问尹阑。

尹阑说道:“师妹,如果不介意的话,我觉得可以告诉他。”

“理由。”颜景淡淡的询问。

尹阑沉默片刻说道:“因为我觉得迦霄也有无限可能,也许某天你们还能相遇,再相遇时,你就不会孤独。”

“我不怕孤独。”颜景说道。

尹阑:“我只是觉得你太孤独了,我有种直觉,你是孤独的,你身边,你心里,都空无一人。”

“所以你不想看到我孤独?”颜景声音带着笑意。

尹阑:“是。”

“不过如果师妹实在是不愿的话,我就不会再说,也请师妹原谅我这次的自作主张。”

颜景:“嗯…其实不重要。”

“你太细心了,很细节,考虑的太周到了。”颜景觉得尹阑真的很周到,虽然她真的没有尹阑想象中那么孤独。

她孤独吗?心中空无一人的人,从来不会觉得孤独。

是尹阑不懂。

不过她不怪。

“其实没太大必要。”颜景并没有那么强烈的想告诉迦霄自己的身份,当时去找君子,是觉得君子为人好,也想要有个细心的人在身边照顾自己。

为了提高这次任务的体验感罢了,再者当时尹阑深陷雷罚之中,自己不去解救说不过去。

尹阑和她,总归有点当年情谊的,尹阑和迦霄不同,迦霄嘴上欠欠的,她并非一定需要这样一个人在身边。

颜景都这么说了,尹阑就懂了,他给颜景说了声:“抱歉,以后我不会再自作主张了。”

颜景心里反而有些怪怪的感觉,大概是有一丢丢内疚,这一丢丢内疚源自于自己否定了尹阑对自己的好。

他是真心实意对自己好,但被自己否定了。

不过颜景这种没什么心的人,这一丝内疚很快就消失不见,她继续津津有味看着三界尊者们乱斗,其实一方面是为了争夺这带着至宝的一身神力。

而另一方面何尝不是他们彼此的一种试探,三界互相试探着对方的实力,三界向来实力相当,平衡。

如果在这次乱斗中,发现了哪族实力变弱,那么接下来定还会有其他更大的动作。

所以这场乱

斗的目的不止一个,好在最后谁也没分出高下。

颜景在这边的人群中寻找传羽的身影,大家都离战场挺远的,最后找了半天,才找到传羽,传羽起先还在跟魔族的人大眼瞪小眼,互相看不顺眼,察觉颜景的目光落在他身上,他停留了几秒,见颜景微微张嘴,露了一个口型,他微微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你…她到底是不是尤霜?”见尹阑没有理会他,迦霄有些急切地问道。

尹阑摇摇头:“不是。”

“我说你耍我是嘛?刚才你来那么一句做什么,我还以为她真是呢。”迦霄有些不虞地说道。

尹阑微微颔首道:“若你觉得我冒犯到你了,我给你道歉。”

“道歉有什么用,被你这么一说,我突然就挺想见到她的,不知道她还活着没,她那时候实力太弱了,即便是活着,勉强飞升,肯定也只是在下界罢了。”迦霄目光露出怀恋。

尹阑淡淡的应付着:“也许吧。”

“你太敷衍了。”迦霄越发不爽,被尹阑这么一勾起昔日的记忆,他就难受的很。

当年挺想得到尤霜一句话的,具体什么话自己都说不清,但她什么话都没有。

大概是当年想要得到尤霜不舍的态度吧,不甘心她就这么淡漠。

那是他唯一接触那么久的人族,他对人族真是失望透了,妖族都少有那样冷漠无情的种。

“没有敷衍你,我只是觉得你有点笨,她怎么可能是尤霜呢,尤霜即便还在,也不可能是神女,再者,她和尤霜长得也不一样,不过是性格有些像罢了。”尹阑还解释了一通,希望打消迦霄心中的疑虑。

而迦霄这人,极为敏感,心思其实格外细腻,他看了一眼尊者们的战场,他现在也无心关心那边的战局了,转而紧紧盯着尹阑,用手指着尹阑:“你不对劲。”

尹阑:“……”

“你真的不对劲。”迦霄再次笃定地说。

尹阑摇头:“没有不对劲。”

迦霄:“就是不对劲。”

舒窈:“……”

虽然在旁听得云里雾里,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现在不是谁不对劲的事情,难道不应该关心一下主吗?

不过看主这样闲适的吃着东西,像是在看戏一般看着三界尊者们乱斗,她就忍不住感叹和崇拜,主的内心真的太强大了。

她之前安排了那么多,显然她对自己的命运也有一个认知,她其实有一点像是在交代后事,可她还是这么淡然,想到这些,舒窈心里就难受的不想看周围种种。

君子和大妖在讨论什么,尤霜?另外一个女人?

“尹阑,我与你自不是好友,也没怎么接触过,当然,我也不屑接触你。”迦霄哼了一声。

尹阑淡漠地说:“不过是成千上万年前在尤霜面前说过你那么两句话,让尤霜注意着总是没错,那是我对她的关心,你便记恨至此,也是够小心眼。”若非尹阑忍不住,他是真不愿意开口怼人。

他是本性温和的君子,不擅口舌之争。

“我不是说这,我是说,你我在下界,虽没怎么接触,但也算接触过,且你我在同一下界时,也曾各为一方强者,都了解过,所以我几乎可以断定,你刚才开口跟我解释那些,一定是因为你心虚。”

“你想掩盖什么,对不对?”迦霄紧紧盯着尹阑。

喜欢快穿之宿主每天都在强行A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