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婚途:慕少的天价罪妻》免费试读 洛云梦秦慕南小说在线阅读

简清秋从轮椅上站起来,身子微微晃了晃。秦慕南很自然地环住她的肩头让她依靠。

简清秋素雅的脸上浮起红晕:“谢谢你,慕南。”

秦慕南声音低沉:“应该的。你虽然没有和大哥结婚,但是我答应过大哥一定要好好照顾你。”

简清秋听了脸微微发白。不过很快她就笑了,打趣:“那慕南你岂不是要照顾我一辈子?”

秦慕南扶着简清秋上了病床。他的动作小心翼翼,像是在捧着一件稀世珍宝。

简清秋好奇问:“慕南,听说你给我找了个血型相同的捐赠者,是那人吗?”

她指了指病房另一侧还在抽血的洛云梦。洛云梦还在抽血,发黄的头发盖住了一半的脸。是以简清秋根本没看清楚她是谁。

秦慕南的动作顿了顿,很快,他淡淡开口:“嗯,是个不相干的人。”

简清秋好奇想要再问。那边护士低声说了一句:“抽好了。”

过了一会儿血袋拿来,血还温热。简清秋正撸起袖管,忽然她看见了什么似的急促叫了一声。

秦慕南立刻回头。

只见洛云梦正起身,苍白得像女鬼一样的脸面向病床上的简清秋。

她咧嘴一笑:“简清秋,你好啊。许久不见了。”

简清秋浑身发抖:“你……怎么是你?”

她抱住秦慕南的手臂,浑身发抖:“慕南,她怎么会在这儿?”

洛云梦似笑非笑看着吓得连形象都不要的简清秋,咧嘴:“简清秋,五年后你再见到我,你很意外吗?我没有死在牢里你很失望?”

“五年前,是谁碰了我的手机给慕天大哥发了那条简讯。我问过你,你说不是。你说你很爱慕天不可能害他。可是刚才我突然有点明白了为什么。”

她的目光来回在他们两人身上转动。秦慕南定定看着病床上的洛云梦。她很瘦很瘦,落在外面苍白皮肤上几乎可以看见里面根根骨头。

那一根根骨头那么尖利,五年的牢狱折磨都磨不平。他很想按住她一根根慢慢折断。

她总是这样,总是这样!

耳边是简清秋哀哀的哭泣声,惹人心烦。

“慕南,我为什么要害慕天?这五年来失去慕天我生不如死,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宁可拿我的命去换慕天活过来……”

“她是疯子。她害死了慕天,她还要来诬陷我!”

秦慕南突然几步上前,恶狠狠甩了洛云梦一巴掌,把她打得跌在地上。

“洛云梦,你害死了我大哥,还想污蔑清秋?这么多年来,清秋一直好好给我大哥守节。她为什么要害我大哥?”秦慕南眼神阴狠:“你再说一个字,你信不信舌头都给你割下来。”

眼前金星乱撞,简清秋的哭声,秦慕南的安慰声都似乎远去。

洛云梦模模糊糊看去。秦慕南在安慰简清秋,脸上是出奇的耐心和温和。那轻拍简清秋手温暖修长,曾经炙热地握住她的手许诺过一生一世一双人。

曾几何时,这份柔情只属于只属于她洛云梦一个人。

现在统统都没了……

……

抽血完毕,洛云梦被赶到了一间很简陋的休息室。经过刚才的小小骚动,秦慕南严令洛云梦不能出现在简清秋跟前。

洛云梦抽了血十分虚弱。医生终究是可怜她,给她挂了一瓶营养剂,不然她那样子估计都走不出医院就会昏倒。。

病房的门悄悄打开,洛云梦以为是护士,翻了个身就准备继续睡。

可是一个很稚嫩的声音传来:“阿姨,你生病了吗?”

洛云梦愣了下,睁开眼。只见一位四五岁宛若瓷娃娃的男孩子正怯怯站在门边。

小男孩很漂亮,乌黑的头发微微打着小卷,五官秀气精致,肉嘟嘟的脸上一双大眼黑黝黝的十分有灵气。

洛云梦浑身发抖起来。

这男孩子太像太像一个人了。

太像了!眼睛、鼻子、嘴唇……还有那说话的神韵。简直和某个人一个模子印出来的。洛云梦几乎是哆嗦着下床,又怕自己的样子吓到小男孩。

她硬生生让自己坐在床边,问:“小朋友你是谁?不,你叫什么名字?”

小男孩皱着好看的眉盯着洛云梦。他奶声奶气回答:“我叫秦昇。我今年四岁了。”

四岁……洛云梦眼中的光彩迅速黯淡下来。

她的孩子如果活下来到现在是五岁。

男孩看了洛云梦半天,突然走过来对着她的手背吹口气。

香香软软的气息拂过冰凉的手背,洛云梦触电般收回手。她受了惊似的,呆呆看着小男孩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男孩对她甜甜一笑,简直融化到了心坎里:“阿姨,我嬢嬢说吹一吹就不疼了。””

洛云梦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背上被针孔扎得淤青一大片,看着十分吓人。

她难堪缩了缩手,结结巴巴:“阿姨不疼,不疼……”

男孩对她笑了笑,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卡通小熊头像的OK绷,小心翼翼为她贴上。这个简单的动作他做得很是认真,像是完成一件大事。

洛云梦摸着手背上贴着的卡通OK绷,喏喏道谢。

“阿姨,我每次扎完针,护士姐姐都会给我贴个小熊创可贴。这个送你,你就不会感染啦。”

洛云梦突然眼中聚起水光。

眼前的男孩子像是天使一样,她忽然觉得自己脏。

“秦昇,你过来!”

一道熟悉的声音陡然在病房外响起来。

小男孩一哆嗦怯怯回头。洛云梦看去只见简清秋和一个看上去是保姆样子中年妇女站在门口。

简清秋盯着秦昇:“你不想和迪迪玩了吗?还不过来!”

小秦昇肩头颤了颤,低着头走了过去。

简清秋一把抓住他细瘦的胳膊推到了保姆身边。她的动作粗鲁,带着狠。洛云梦心头猛地一痛。

她忍不住:“你弄疼他了。”

简清秋似笑非笑盯着她:“这是我的儿子,我想怎么对他就怎么对他。洛云梦你管的着吗?”

洛云梦愣住:“你的儿子?”

她竟然没有想到简清秋有儿子了。

简清秋微笑:“是呀,我和慕天的儿子。你很意外吗?这个儿子秦家很看重,将来会继承慕天的遗产,说不定还能继承秦家的家产。我不像你,怀的是贱种,保不住的贱种儿子。”

洛云梦脸上的血色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