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辣肉办公室 无删减全文阅读

如何探查一方法阵里阵法师藏于其中的暗门?

没有捷径,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

将它炼化!

整个法阵了然于心,才有希望。并且,即使这样也不能保证百分之百的做到,因为法阵是死的,人是活的。

对于每一个阵法师来说,亲手打造的法阵就是他的武道根基,是他杀敌致胜的底牌,堪称他的全部。所以,在打造一方法阵的时候,除了固定的阵纹,他们往往还会在其中掺杂许多其他阵纹,对于这方法阵的威力不会有任何影响,唯一的作用就是扰乱试图炼化这一法阵的其他阵法师的视线,保护自己的法阵不会被破解。

炼化?

对李云逸而言,这很难。

毕竟,灰雾空间的上古劫印不是普通法阵。

以规则之力为基础,以大道之力为骨,甚至,它的核心力量极有可能不存在于神佑大陆世界,来自外世,这等法阵,又岂是李云逸能够炼化掌控的?

当然,李云逸也没有这么大的野心,他的想法很简单。

炼化不成,那就模拟!

模拟法阵,肯定是无法达到将它炼化的效果的,但这已经是李云逸能够想到找到暗门的唯一办法。

至于上古劫印中是否存在迷惑他人的其他阵纹……李云逸无法确定,但在他的判断中,是大概率没有的。

若上古劫印真的是世外神道所创,它的主人真的会对神佑大陆有所忌惮,还专门刻下迷惑人心的其他阵纹么?

可能会。

更可能不会。

但。

这些不重要。

对李云逸而言,这一步的结果很简单,只有两种。

成。

或者不成!

轰隆隆。

法阵天地内,天地塌陷,山河崩解。对于其他人来说,这是几乎堪比大道之伤的武道根基重创,可李云逸却神色不改,注意力甚至都没有放在上面,闭眸沉思,似乎回到了那片灰雾空间,站在九色池遗迹上空,遥望周围星光点点。

星光,就是其他遗迹!

一条灰色长河展现眼前,看似普通,但李云逸却似乎从中看到了如一方世界的复杂,破碎的法阵天地开始重塑,以这灰色长河为模板。

模拟。

李云逸在精准的执行自己的计划,但下一刻,他立刻感觉到,一股强烈的空虚感从体内传来,让他脸色微微一白。

亏空!

这是力量亏空的征兆!

“模拟上古劫印,所需的力量竟然比风林火山强这么多?”

李云逸眼瞳猛地一凝。

他体内的法阵天地本来是风林火山的架构,此时变幻成上古劫印,哪怕只是其中一条长河,甚至只是开始,就险些耗尽了他体内的所有力量!

“差距太大!”

李云逸立刻意识到,这是自己同布置下这上古劫印的强者之间巨大的力量鸿沟所致,并且按照这种趋势,他几乎不可能把整个上古劫印完全勾勒拟化出来,哪怕他能找到这么多力量补充,自己的内天地也支撑不住!

“那就一条条的来!”

李云逸并不失望,恰恰相反,他整个人精神相当亢奋。

模拟之初就感到力量不足,这不是坏事,恰恰相反,这证明,自己的计划确实可行。虽然和之前直接演化整个上古劫印的想法有些冲突,但只要微调就可以了。

至于力量亏空……

更不是事!

呼。

白莲圣母都无从觉察的情况下,李云逸藏在衣袖中的天机壶轻轻一抖,紧接着……

轰!

在白莲圣母的感应下,盘膝坐地的李云逸气息骤然暴涨,哪里还有之前的半点虚度?

他做了什么?

不是丹药。

李云逸刚才没有吞服任何丹药!

可是他的力量……

白莲圣母望着眼前这诡异一幕,惊呆了,下意识探出神念探查,可结果……

嗡!

一道迷蒙无形的屏障,挡住了她的窥探,根本无法深入其中,在这一刻,白莲圣母赫然有种同李云逸相隔两个世界的感觉。

“他这力量来自何处?”

“莫非是……神源?”

整个神佑大陆,白莲圣母所能想到可以解释李云逸此时气息骤然蒸腾的理由,只有神源了。

李云逸在开始之前,就已经吞下了海量神源,用封天术或者其他秘术封印,此时才终于开启?

这或许能解释李云逸身上发生的异动,可是,那神秘无形的力量又是什么,竟能隔绝自己秘术的探查?

要知道,她的秘术,可是连南蛮巫神的神念传音都能截获!

惊讶。

震撼!

望着身前盘膝坐地的李云逸,白莲圣母心神震动,难以平静,眸子里尽是复杂。

“你的身上,还有多少秘密?”

而就在白莲圣母再次被李云逸震撼之时,她不知道的是,她的猜测,的确对了一部分。

是的。

李云逸体内力量暴涨,亏空之色一扫而空,靠的就是神源之力。

只不过,他并非如白莲圣母所想,是提前把这些神源吞服了。

……

轰!

巫族圣渊内,一片灰雾蒸腾中,一角,漫天瑞光倾洒澎湃,惹人瞩目,一枚枚精亮的奇异石头就像是夜空的星辰,几乎堆成一个小山,无尽的力量澎湃,几乎化成湍急河流,朝盘膝坐定其中的一道身影涌入,没入其中消失不见。

一旁,一团标志性的黑雾悬浮,正是南蛮巫神,正望着被无数神源环绕的李云逸,脸上同样充满震惊。

“好大的手笔!”

李云逸为了寻找暗门,竟然足足拿出了百方神源!

这个数字相比他从蔺岳手中“抢夺”的千方神源确实不多,但要知道,这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足以证明李云逸的魄力和对于寻找上古劫印暗门的决心!

但。

李云逸的果断南蛮巫神早已熟悉,单单是眼前的这些,还不足以让他的脸上露出这种表情。

真正让南蛮巫神惊讶的是……

远处!

吼!

无数上古妖灵怒吼阵阵,一场大战正在爆发,一道身影雄霸如山,凭借双臂力撼一尊上古妖灵,僵持的一瞬间,又是一道黑芒闪过,顷刻间撕裂了上古妖灵的头颅,滚滚魂力呼啸而落,被第一道身影吞入腹中。

是李云逸的分灵!

他为了补充体内亏空,不仅动用了神佑大陆可以排位第一的宝贵资源神源,更派出了分灵,斩杀上古妖灵。

并且。

不止一尊,也不只刚才的两个!

呼。

南蛮巫神把视线投向远方,上古妖灵咆哮滚滚的战场上,竟有五个李云逸!

甚至,其中一个,通体赤红如浴鲜血,手持第一魔刃,滔滔魔煞冲天而起……

竟是一尊魔道分灵!

“这么多分灵?”

南蛮巫神震惊的就是这个,并且他确定,眼前的这些,绝对不是李云逸的全部分灵,否则他又是如何把天灵丹天魂丹和神源等资源送到熊俊等人的身上的?

“分灵诀第一层巅峰……”

南蛮巫神隐隐猜到了李云逸在分灵诀上的成就,足足许久才压下心头的震惊,黑雾之下,目光深邃,深深望了一眼李云逸。

“好小子!”

一声赞叹,充满复杂和欣慰。

手段全开!

这一次,李云逸是动真格的了!

不过很快,他就从这情绪中脱离出来,眼底精芒一闪……

九色池遗迹外,南蛮巫神似乎不经意间望了一眼第二血月所在的方向,周身黑雾平静,外人完全看不出他心中的波澜。

此时的九色池遗迹……

很平静。

南蛮巫族和血月魔教魔君的队伍皆是如此。

南楚巫族之所以平静,是因为数天来,南蛮山脉遗迹内的局势似乎已经稳固,除了开始的几天,血月魔教对他们巫族疯狂追杀,现在似乎已经结束,沉入了对南蛮山脉遗迹的探索中。

并且。

南楚圣境也突然没了动静。

李云逸在做什么?

是利用遗迹深处的传承培养麾下圣境,还是其他?

蔺岳不知道这问题的答案,但南楚圣境收敛动作,对他来说无疑是一个极好的结果,而与南楚的数位圣境相比,他更为在意的,显然是血月魔教。

血月魔教为何突然如此“平和”了?

是他们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蔺岳这番猜想也不算错。第二血月派遣血月魔教众魔圣前来,最大的目的,就是探查南蛮山脉遗迹深处的秘密,前两天血月魔教突然显露爪牙,对巫族发动突袭,遍布各个遗迹,更多是因为孙鹏传来不祥的缘故。

但是就在半天前。

“孙鹏出现了!”

“教主,他还活着!”

第二血月得到了来自魔星薛蛮子两人的消息。

孙鹏还活着!

对他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好消息,尤其是孙鹏为何会突然施展天魔解体大法保全性命,对他来说更是重要。

是不是因为遗迹深处某危机的缘故?

但是,当他追问薛蛮子和魔星,却得到了令他都万分惊讶的答案。

“他没有联系我们,是有人发现了他的行踪,如今已经离开了铜骨遗迹,进去了其他遗迹。”

“不知道为什么,这家伙根本不理会我们的传音。”

望着魔星充满困惑的表情,第二血月突然眼瞳一凝,心头猛地一震,目光下意识从身前诸多黯淡模糊的光幕上掠过,意识到有些不对劲。

孙鹏,已经离开了铜骨遗迹?

为何自己留在他身上的印记没有任何反应?

这不应该!

他屏蔽了自己的神魂印记?

是怎么做到的?

还是说,他从遗迹深处得到了什么秘密,不愿意和自己分享?

想到这里,第二血月虽然不知道这是李云逸利用封天珠将孙鹏的识海镇压困锁的缘故,但立刻精神一振,意识到有些不对。

“找!”

“找到他,带回来!”

“他去了哪方遗迹?”

第二血月发出命令,魔星一怔,似乎相当惊讶,但只以为第二血月是想亲自向孙鹏询问他身上发生的事,不敢迟疑,连忙吩咐下去。同时,也把孙鹏进去的遗迹告诉了第二血月。

第二血月得到回答又是眉头一缩。

天狱遗迹。

倒不是这个遗迹有什么特殊之处,而是……

它和鲁言等人进入的一方遗迹,距离很近!

莫非,这才是孙鹏的真正目的?

他从铜骨遗迹深处发现了一些秘密,甚至得到了一些传承,隐藏行踪返回,就是为了要针对鲁言?

这一刻,因为一个孙鹏,第二血月的疑心病彻底爆发了,一发不可收拾。

喜欢我真不是大魔王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