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里一半是我娃 男团共享物by不必南下笔趣阁

路明额头冷汗差点流下来,暗自咬舌头,姜总,抱歉。安小姐,抱歉。

路明烹茶,给两人都倒了一杯,就出了门,去车子里等着了。

安心瑜坐在姜晟夜右侧方向,手指摩挲着马克杯边缘,姜总,现在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之前说的条件是什么,现在可以告诉我了。

姜晟夜额头青筋一跳。

这女人,就这么急不可耐想赚钱吗!

证明条件不急。我先有一句话要问你,我要你如实回答。

安心瑜心里一跳,有些不安起来。

嗯,你说。

安心瑜声音如以往一样清丽,唯有在‘嗯’字发音上有些软糯撒娇的意味,姜晟夜以前最爱听她在他身下嗯啊出声,好听的让他控制不住自己,好听的让他要她一遍又一遍……

此刻他听到这‘嗯’,心里心惊肉跳起来,比起平日里处置上亿元的投资的冷静矜贵相比,他着实有些过于担忧这个回答了。

她会如何回答这个问题?他心里徘徊了七年的问题!

姜晟夜故作轻描淡写,当年你不回头的离开,可曾后悔……哪怕一次后悔的念头……

说完,他眼眸褪去冰寒,鹰眸聚集所有注意力看着她。

安心瑜心里狠狠地一颤。

午夜梦回,她也在想这个问题,如果不离开,哪怕是守着她爱的男人,哪怕姜晟夜心里没有她,她是不是过得比死尸更好一点,不会如此心灰意冷。

可是眼见着自己深爱三年的人和别的女人滚床单,她心里的痛比婆婆谩骂她不生娃时候的心酸忍耐少,甚至更多,心口的窟窿寒风凌冽,风暴集聚旋转。

离开后她后悔吗?不!有安安这个小天使一直陪着他,看着他从一颗小豆芽长成了小家伙,懂事贴心,她埋葬了七年前的痛苦,既然他爱的是冷瑶,那她成全他,祝福他,不多加纠缠便好。

甚至,她想着这辈子深爱过一个男人,即使被背叛,她也从未后悔爱过……

安心瑜猜想,莫非这姜晟夜是在试探她,成了他情人之后会不会纠缠他的家庭,图谋他的财产?一如他隐晦的说她偷了价值千万的珠宝首饰一样。

她只是为了安安,才会踏足曾经的地狱。

她不会再纠缠他的家庭,甚至不会去惹冷瑶,不会为了曾经自己在婆婆面前受的委屈讨回公道,也不会为了安家的父母抛弃自己而遗憾相恨。

所以,安心瑜觑姜晟夜一眼,准备了一个她认为姜晟夜一定很满意的答案。

姜晟夜也在看安心瑜,他放在膝头的手指微微抖动,不是因为他在冷眼旁观战局,而是因为他在控制自己不害怕。

若她回答,她后悔过,他就迎她回他的身边,接纳她的过往,保护她被冰冷现实摧残后的心灵……和身体。然后慢慢的融化她心里的坚冰,让她彻彻底底,从头到尾的爱上他,离不开他。

安心瑜露出无所谓的一笑,安心瑜从未……从未后悔过,姜总不必担忧……

仅仅两个字从未就摧残了姜晟夜所有的耐心和等待,包括他心里对她深沉晦涩的爱。

迎接安心瑜的是姜晟夜的怒火,他撕碎了她薄薄的裙子,将她欺压在窄小的沙发上,看着她粉嫩的小脸上漾起的痛苦,看着她柔软美好的娇躯在身下绽放,一遍又一遍。

安心瑜的求饶毫无作用。

深夜了。

公寓外面路灯下,姜晟夜提着西装外套,上了车子。

打着瞌睡的司机被路明摇醒,车子驶离这个普通的小区。

翌日,安心瑜从沙发上醒来,咳嗽一声,查看腰侧淤青和大腿红痕后,声音嘶哑粗嘎的痛呼一声,揉着腰从沙发上爬起来,围着遮盖的凉被拖着残躯去了浴室。

她准备一日休整之后再去缠姜晟夜,因为她又收到了安安视频的邮件,文字内容夸赞了安心瑜将姜晟夜留在公寓的做法,让她继续加油,获取姜晟夜的信任,而视频里安安的笑容多了,佣人对安安都和善了许多。

看到这一幕,安心瑜的眼泪流淌个不听,看着安安的笑颜,她心如刀绞,最后安安还是问了那句话,妈妈什么时候来接他走,他想妈妈了……

视频戛然而止。

安心瑜一遍一遍读着这恶心让人反胃的文字内容。

昨夜的摧残让她心如寒冰,她以为她那样说,姜晟夜会放过她,谁知道是更严厉的惩罚,她真的摸不准那个男人的心思。

七年前她爱慕他英俊容颜和肌肉线条流产的躯体,接纳了他全部的宠爱。

可当年有多甜蜜,如今就有多残忍。

安心瑜休整了一日,醒来后没收到姜晟夜一条短信。

所以,证明自己的条件是什么?难道是昨夜让他不满意?安心瑜咬唇再咬唇,使劲捋着思路,也没能猜得出姜晟夜的意图,更没能猜出神秘人的身份。

她去儿童房,将昨晚紧急收纳在箱子里的玩具拿出来,睹物思人。

安安现在一切都好,可如果她任务完成的不顺利,怕安安会遭到虐待。

她想早点接回她的安安。

第二日安心瑜依然没有收到任何短信,她夜不能寐,白日里也吃不好。

一番踌躇之后,她决定亲自去找姜晟夜。

安心瑜去了别墅周围盯梢,看到冷瑶笑意盈盈的和姜晟夜一同出入,宛如姜晟夜的正牌夫人。

但他们的目的地不是酒店或者公司,而是医院。

安心瑜心里隐隐有猜测,看着两人提着花篮上了楼,她在医院门口颇有些不知所措。

那三年里,婚前,婆婆一直笼络她,希望她早日嫁给姜晟夜,为姜家生儿育女,并且话里话外都在告诉她,婆婆非常不喜欢冷瑶,希望她安心瑜早日让姜晟夜收心,让冷瑶断绝心思。

婚后一年里,冷瑶突然结了婚,和新婚丈夫甜蜜出入,可婆婆依然对冷瑶没有好脸色,而姜晟夜却一直斥责冷瑶新婚丈夫不顾忌新婚妻子颜面就在外面胡搞,安心瑜问他为什么那样干涉别人家事,他说因为冷瑶家世可怜,从小无父无母,他把她当亲侄女对待,况且冷瑶丈夫在外是在龌龊。

冷瑶一直暗示婆婆,她安心瑜无法生育,说是认识一个有几十年经验的妇科医生,带她去检查,检查单出来了,她不是第一看的人,婆婆和冷瑶是最先知情者。
检查单上写明安心瑜孕育困难,婆婆对她的态度顿时变了。

放在普通家庭里尚且不着急的事情,在这个豪门里格外着急,婆婆急不可耐想要抱孙子!

自此她不再是那个容安心瑜的婆婆,尽管她顾忌厉洺晟一再忍耐,可婆媳关系还是愈加恶劣。

此刻安心瑜站在医院楼下,想着五天前见到姜晟夜的第一面,姜晟夜就为了婆婆的生死斥责她,可见婆婆成了植物人这件事对姜晟夜伤害多大。

安心瑜也不想曾经关心过她的婆婆遇到这种事情,可姜晟夜将这件事情的过错归咎于她,这其中有何蹊跷,安心瑜想不明白。

姜晟夜是一个人下楼来的,冷瑶并没有陪在身旁。

安心瑜抓住机会,冲上去,一把抓住姜晟夜袖子,姜晟夜,你站住!

姜晟夜身体一震,回过头来,眼神凌厉。

你来这里干什么!他嫌恶的看着安心瑜,你如果是想来赎罪的,已经晚了,消失了七年,你……他忽然冷笑,不对,你怎么可能突然愧疚醒悟的想要发善心赔罪。

姜晟夜上下打量面前的女人,脸色苍白,憔悴不看,可见这三天都没有睡好。

他也想了三天,对安心瑜的狠和恼怒越发的刻骨。

一句从未真是让他刻骨铭心,不敢忘怀。

安心瑜咬牙,我自然是希望婆婆早日醒来,健康出院。可姜晟夜,我在这里也要正大光明说一句,我虽然在你心里是那种女人,但是我当年真的没有伤害过婆婆!她毕竟曾经对我好过,我也不是一个会害人性命的人!

姜晟夜瞳孔里波涛暗涌,残忍冷嘲,事情做都做了,如今告诉我你不是那种女人,果真是恬不知耻!我妈就躺在五楼301,成了个活死人!而你这个罪魁祸首居然还不知自省!

安心瑜退后一步,怔怔的盯着他,恍惚冷笑,自省?我没有犯错自然不需要反省,真真的罪人或许就在你身边,就在你背后,你却毫不知情,只知道责怪我这个无辜的女人,把什么都推到我的头上!

安心瑜满眼泪花,你是要我去死才满意是吗?

姜晟夜一怔,然后是迸然大怒。

死?死也不足以弥补你的罪过,背叛我和别的男人上床,背叛我偷取商业机密让我成为当时项目上的笑话,又擅自离开让我的婚姻不幸,还给我妈下药让她心脏病突发成了植物人!安心瑜,你无辜?若你无辜,世界上就没有无辜的人!

姜晟夜说着话,已经扣住了安心瑜的手腕。

两人吵得厉害,声音都掷地有声,路明在车子里等候着,听到两人对话有些头疼,又怕擅自出声劝架引得两人都不高兴。

不过,路明忽然觉得两人对话里听起来,似乎有些不对劲,一个说自己被冤枉,一个说她就是罪魁祸首,其中莫非有什么蹊跷?

安心瑜攥紧拳头,想要把手腕给扯出来,却愈发的被姜晟夜捏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