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前宫女有孕 全文在线阅读

时空穿梭上体现的“小小天赋”,并没有收获马袭进一步的鼓励。

作为一个闯荡过外面大世界的人,马袭并不认为卫铿在外界就会获得更多机会。

这是过来人对卫铿的善意。

卫铿仅仅是在二十多岁拥有空间穿梭的能力,如果要正式成为剑徒,恐怕要临近三十岁了,而在外界大城市中,这样的剑徒并不会有多好的结果。即使是进入某些势力也只是纳入到外围,榨干价值。

而只有十几岁的少年,展现出天赋,被大城市的势力挑选后,才会资源倾斜。因为这就是可塑期。

……

不过对卫铿老爷来说,这种“小看”并没有啥感觉。

常年被社会毒打的卫铿早就没有定“五个亿小目标”的雄心壮志,所以对如下现状非常满足。

马袭导师给自己安排的工作变轻了,而且每个月给的工钱也从原来的两块银币,涨到了二十块银币。而且武馆的很多事务的权限也提升了。

唯一可惜的就是,这么好的待遇,不能混,额,留在这一辈子。

虽然自己不修边幅,而且穿的越来越土,但是时间一长,年龄不会增加的特色还是会暴露,本着“人怕出名,猪怕壮”的道理,卫铿盘算三年后就走

所以,在马袭导师给自己开放的事权中,卫铿选了武馆的食堂,利用这三年,练起了厨师手艺。

“呵,哈!”战斗馆中依旧是声声震耳,似乎一切如旧。

卫铿也每天早晨和傍晚进行着大汗淋漓的功课。手掌中的皮被磨破了一层又一层,掌纹换了一茬又一茬。这个呢,可能是挥剑挥的,也有可能是颠勺颠的。

……

“卫大哥,多加一点。”在饭桶一旁,嘴馋的小子眼巴巴的看着卫老爷的勺子,害怕勺子内的东西掉下去。

卫铿则是瞅了瞅面前这个小子,视角中的系统弹出了他今天的训练量,对照着连续几天的营养摄入,对着面前的孩子进行评估。

能分析别人的数据,自然也能分析自己的数据。分析别人的数据,也就是为了对照自己的数据。

由于潘多拉场时空泡,这个“水泉”的存在,卫铿的代谢可不比这些半大的小子们要弱多少。

现在在卫铿的数据空间中,挂着关于自己身体的立体模型,模型上,上千组数据列成目录,大腿,小腿,手臂,骨骼密度,骨髓含量,肌肉密度,心脏涌血功率……

这些的,卫铿现在都是99xx10000的状态,有百分之三十项目更是999×10000。

在每日的训练中,卫铿骨骼进行了初步的相关修正,从原来的一米九再度涨了五厘米。(腿骨,肋骨部分比例不是最完美,但是不能再生长,就只能让其他部位长长满足比例,)

在体格变大后,理论上身躯上的反应会受到影响。但是卫铿是无限的青盛状态。

卫铿身上的肌肉的爆发力很强,如果隔着十余米,由于体格匀称,动作轻盈,反而是有一种灵巧感。

三米的墙如果没有其他障碍,稍微在墙面上一蹬就爬上去了。而跳绳方面也依旧能达到每分钟两百个以上,在跳绳中,身躯动起来就如同“高速柴油发动机”。这样极致的体能,在地球上只有在最顶级的运动员黄金年龄才能看到。

至于耳目感知,也到达了极限,手指弹的黄豆,能够击中六米外下落的水滴,将水滴打的粉碎。

放在二十一世纪,这看起来差不多就是真功夫了。甚至会被怀疑有“内气”什么的。

二十七世纪的主世界,经过了数百年工业时代物质充沛下供应下,人类对自己不断钻研如何更高,更快,更强,让人类摸索到身为第四纪顶级猎食物种的巅峰。

现在卫铿的体格是适合拿大剑,一点五米长,二点五公斤。真的打起来靠着技巧,面对狮虎也不一定被扑到。

当然,卫铿将此归类于:“自己能吃能睡”=科学的营养摄入,运动规划。

……

在饭堂中。

“砰!”第二个小子,敲碗道:“卫大哥,多给一个煎蛋行不行?”

卫铿瞅了他一眼:“不行,水煮蛋拿一个。”

从卤锅中,拿出了一个卤蛋,然后切开来,将里面蛋黄去掉一半,放在他盘子里。

这小子刚刚打完就被后面推到一旁了。

饭很快就打完了,食堂中传来了呼哧呼哧,以及勺子和碗筷哒哒的碰撞声。

看着这么多“吃播”吃的这么畅快,卫铿自己也嚼的很香。

只是,系统,并没有对卫铿这个成就进行夸赞。

……

其实管理食堂,虽然有上述“科学”的理由,更主要的是,卫铿自己馋了。

卫铿自觉自己厨艺马马虎虎,做出来的就是“沙县小吃的水平”,每个月就是那十几道菜,卤蛋,煎蛋,卤豆干,热花生碎,炒面等普通的餐饭。

但是饶就是这个水平,也依旧是碾压了武馆,不,是整个镇子上最好的厨子。

那过去烧的是什么?烤肉?都不切片煎一下,而且无论哪部分的肉都是烤后撒盐……

卫铿:“特么里脊,五花肉都不分嘛?排骨不红烧,清炖。暴殄天物。猪皮就直接嚼?不知道刮油做皮冻吗?”

至于主食,每天都是糊糊,和青菜切碎了,然后混上了调味料,一起烤熟的面团。

卫铿老爷刚到这里,还是有那么一种第一次吃“肯德基”快餐的感觉,但事后发觉不对劲。

卫铿:“我明白了,都钻研到武道上去了,哪有心思的考虑别的。”

别小瞧卤鸡蛋,干脆面,以及炒河粉这类小生意背后所需要的脑力和技巧总结。

商贩每天早上六点前就要准备调料。在贩卖时,顾客看起来非常简单,但是要维持快速出餐且保持味道,步骤千锤百炼。

二十一世纪一系列大众皆宜的街边小吃,都来自经济发达区域内民间经营者的总结。

这种“技术总结”,需要经营者有足够的资本。锅碗瓢盆,厨具,还有食物材料,以及确保街上的消费水平能让经营者盈利。数百家经营者相互竞争,对餐品进行改进。

街边小吃,在一开始,台式,港式流行,因为那里消费水平能供养出“大众适宜”小吃的技术探索。后来则是广式汤包油茶,苏沪灌汤包。

而眼下,卫铿的这个镇子人口流量和经济水平远不如地球大城市。有这个资本水平的人,用得着钻研路边摊?他们会吃那些比较贵的厨食。而这些厨食,是不可能有食堂这么大的供应量的。

……

荡星历1085年,龙饮镇的武馆,又新一轮的电磁仪测试。

这次马袭脸上的表情好了一点,因为有了那么一个年轻的好苗子,成功通过了上面的选测。今天的他,想要喝点酒。

只是接到了卫铿的告别信后,他的好心情没了。

在钟楼上,马袭看着卫铿:“外面并没有那么好,如果没有特别重要的理由,你还是留下,这个馆子未来需要一个剑徒。”

卫铿:“有一些重要的事情。谢谢您的照顾,我在这里已经留的时间很长了。”

马袭点了点头:“好吧,人各有志。”说完他给了卫铿一把剑,“拿着吧,路上可以用。”

系统:半成品,不,废品实剑,对平民来说有收藏价值。能够拉开三米锋芒。

【这个世界除了光刃武装,还有一种更高端武备,当然,卫铿眼下拿着的是这种武备的失败品。】

卫铿接过后顿了顿:“实剑?”

马袭:“嗯,看来你知道,我也没必要和你解释了,这个是我年轻的时候捡到的。我用不着了。”

卫铿顿了顿道:“太贵重了,我。”

马袭:“拿着吧。哎,如果能够早两年发现你的天赋,你也许就是另一条路了。”虽然这几年卫铿没有衰老,身体技能越来越强,但是马袭眼中,已经成年的卫铿潜力快要衰竭殆尽了。

卫铿:“谢谢。”

……

在下午,

卫铿准备好晚饭后,见到了一个少年(宋电)。他就是这次通过考核的人,目前十五岁,是镇子上的希望,再过几个天就要保送了。而现在他在临行前,对战斗馆内的熟人进行一一告别。

宋电:“卫大哥,你好。”

卫铿在看到这个阳光少年的时候,笑了笑:“明天要走了,来来,坐下,我给你下一碗面。”

宋电此来找到卫铿,也是觉得不好意思,拿出了自己手中的剑交给卫铿。

卫铿:“这是何意?”

宋电抓了抓头:“大哥,我明天要走了,还欠你很多饭钱,这个抵债。”

卫铿愣了愣,笑了笑:“把剑给了我,你用啥?”

宋电:“去那里后,那边会给我配新的。”

卫铿摇了摇头说道:“作为剑士,手中的剑意义重大,我只是一个做饭的,没必要如此。”

宋电:“你的面很好吃。”然后点了点头道:“等到我成为剑士,一定会换回来的。”

见此,卫铿也不推脱了:“那么,我这把剑和你那把先换吧,等你变成剑士,再换回来。”

于是乎的,马袭给自己的那把全村最好的剑,被卫铿转让给了出村的少年。

……

一个星期后,小镇仅有的中心石板空旷地带。

一艘悬浮的喷气式战斗飞艇降落下来,整体来说,这是一艘悬空战舰,电气化的四个菱形喷射口强劲的火焰气场让整个小镇的玻璃窗都为之震撼。

这艘战斗飞艇,并不是专程接宋电一个人的。

在飞艇上,有四十多个少年,在人山人海中,卫铿扫了一眼,那些孩子中隐隐以几个衣着光鲜的孩子为首。

宋电在镇上民众的欢送下,登上了这个飞艇,临行前,对卫铿挥舞了手上的全镇最好的剑。

而卫铿则是缓缓握紧了宋电给的旧剑也挥了挥。

等到喷气式飞艇飞走后,卫铿回房间收拾自己的饭勺了。

两天后,驾驶买来的马车,带上自己的锅碗瓢盆,卫铿也开始了自己的征途。

……

六个月后,卫铿抵达了巨岩镇。摆下自己的商铺后,然后又报名混入该地武馆。

又是三年,荡星历1088年,卫铿再度离开,跑到了另一个镇子中。又做了重复的事情。

然后又是三年,荡星历1091年,再度离开后,

岁月如梭,多年媳妇熬成婆。

这次,当卫铿正在数着自己积攒的金币,准备找下一个新手村时。原本自认为比白灵鹿监察者脾气要好的秦晓寒监察者终于忍不住了。

系统:“你不会真的混一千年吧?”

卫铿顿了顿:“几十年总是要有的吧,这个空间折跃方面的测算体系,我每天都在算,还有大脑内剑术相关程序编程,我也都在做。这个,你都能看到。”

刚来这个位面时候卫老爷还有点不适应,现在时间一长就不急,既然回不了主世界嗑薯片,喝汽水,在这个世界也是可以自己炸薯片,然后喝压缩苏打水的。

卫铿觉得自己适应力挺不错的,能在这个位面呆的下去。

至于“凌绝峰,问至强”,经历过二十一世纪的高考,十分清晰的认识到自己考不上清,北,复,中科,只是中人之姿。所以“至强,绝顶”没这个心思。

卫铿的自我逻辑:这个位面数十亿人追求剑道,比高考难多了,越到上面,头颅越危险,我凑什么热闹?

在交谈中,卫铿很快就对系统暴露了自己“不求上进”的心思。系统智能服务系统也被卫铿如此表现弄得宕机了。

作为系统后面的监察者,现在体会到烂泥扶不上,嗯,教幼儿园的儿子写作业,使不上劲的感觉。——气的想哭的秦晓寒脑海中蹦出来某些不符合自己监察者素养的词。

~

其实卫铿要真的是烂泥也就罢了,关键是卫铿不是烂泥,无论潘多拉位面还是神州位面,卫铿后期都做出了不错的才华。现在就是标准的“磨洋工”。

这十年来,系统没有少布置奖励任务。卫老爷倒好,一个都不做!什么兑换?转盘抽奖都没兴趣。

秦晓寒觉得不能这样,这货,必须对其明确的推动。

刚抵达这个位面,她威胁卫铿,这里时间和主世界比是20:1,但是她是要陪着卫铿等,卫铿这真的熬一千年,嗯。她可真的要成系统老爷爷,嗯,老婆婆了。

~

一个兑换目录打开,然后弹出,首次抽必中,且一定时sss级大奖。红色标识。

系统热情介绍:“阁下,这些是紫木星,天泽派核心剑道系统的上卷和中卷,你可以修习,然后去天泽派获取下卷。”系统最后带着小小的期望,能够物质刺激卫铿上进。

然而卫铿老爷本着太监小说绝不入坑心态:“这不全的功法,没必要修,后期为了补全,牵扯太大精力。”

系统:“你难道不害怕遇到强敌吗?”

卫铿:“哎呀,我不会招惹他们,我会在秩序良好的地方待着,嗯,一旦出现动荡,我就跑。”

系统:“那么,天泽派剑道下卷我可以补全,只是补全后的下卷没有战技,(没有那些自损九十,杀敌两百的爆发招式)你如果需要的话?”

秦晓寒原本是想发布任务的,但是想了想,还是算了。因为卫铿压根就不是个跑任务的料。

卫铿:“嗯,乞丐版?”卫铿继续挑刺。

系统(有些绝望了)勉强维持着笑容继续客服推荐:“中正平和,你吃不了亏上不了当。不妨研究研究。”

卫铿觉得有道理随波逐流点头道:“那就,研究研究。”

喜欢出笼记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