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元的小公主(1v1)全文阅读 能让你听硬的音频播放

姜晟夜觉得手下这女人就是个泥鳅,明明做错了事,害了人,还偏偏一副自己被冤枉的样子,小聪明太多,真觉得他姜晟夜当年那样宠爱她,所以就不舍得杀她了?

被安心瑜一挑拨,他心中激愤,手掌覆上女人脖颈,用力。

若她死了会怎么样?姜晟夜不敢想象。

这个从前自己放在心尖尖上宠的女人,如今脆弱的像是个竹竿,一折就脆,会死掉。

他心在颤。

这个自从遇到就要不够的女人,爱惨了的女人,背叛了他还害了他母亲的女人,真是让他又恨又苦。

可是他突然害怕起来,她不能死,谁允许她把他害了就去死的!被背叛了的婚姻宛若丑劣的疤痕,是他一生的耻辱,人间宛若地狱,既然痛苦那就让安心瑜陪他一起痛苦!

就在安心瑜后悔的时刻,姜晟夜也松了手。

安心瑜脸色惨白。

为什么不杀我?杀了她,姜晟夜再也没有顾忌,不怕别人知道他和冷瑶的龌龊了。

姜晟夜冷嘲。

还没有赔罪,你还没资格去死。

他上下打量她衣不蔽体的样子,隐隐有些悸动,他忽的撇开头,穿得如此媚俗,真是让人恶心。

可姜总刚才还不是下了口?安心瑜咬牙。

姜晟夜脸色紧绷,从没碰过被千人骑万人枕的女人,不过是看在你是我前妻,不好不让你做生意的份上,我勉强下口而已。

说完,他从牛皮钱包里抽出一叠钱,对半折叠,塞进了安心瑜的内衣里。

安心瑜脸色顿时涨红。

没等安心瑜反驳,姜晟夜就伸出修长的手指,划过她妩媚姣好的面颊。

我们还有很多账没算,这次服务很勉强,差评必不可免,不过钱分文不少,算我大度不计较。

说完,他开门离开。

安心瑜怔怔的靠在门口,扯出这一叠钞票来,咬牙道,姜晟夜,混蛋!

十分钟后,安心瑜换上服务生送上来的不合身的衣服,这才得以出门。

走路时双腿都在发抖,周围人眼神异样,她努力加快脚步,出了门拦了出租车,直奔公寓。

家里还是出门之前那样整洁干净,安心瑜找遍了卧室和厕所,都没发现安昀的痕迹,安昀还没有被神秘人送回家来。

安心瑜崩溃不已,颤抖着拨通那个电话,把我的孩子还给我,把安安还给我!我都已经照着你说的做了,把孩子还给我。

话筒里被变声器变声的声音粗嘎难听,却并不妨碍安心瑜听明白。

照我们说的做,孩子自然会还给你。

你们还想让我做什么?你们究竟是谁!若是不把孩子还给我,我就报警!安心瑜实在没有办法了。

报警?那边冷嗤,若是你敢报警,或者向外人泄露这件事,我们就撕票!

安心瑜崩溃,你们到底想要我做什么?安昀怎么样了,你们把他怎么样了?

七年前,为了躲避前夫姜晟夜的追踪,安心瑜没办法去找更好的工作,所以生孩子的时候,她身无分文,赚来的工资除了交房租所剩无几,她不得不挺着大肚子去给餐馆洗盘子,导致早产。
安昀先天性发育不足,在ICU躺了三周才转出到正常病房。

安心瑜给孩子取名安昀,小名安安,寓意平平安安,一生顺遂。

按照我们说的做,安昀就不会有事,听一听他的声音。那边嘶哑的声音带着轻嘲的说道。

很快,安昀好听的声音就响起,妈妈,你什么时候来接我回家?

安心瑜哽咽不已。

安安,妈妈很快带你回家。安安别怕。

妈妈,妈妈……安安忽然哭了起来。

声音突然消失。

安心瑜攥紧手机,别伤害他,别伤害他,我按照你们说的做,我全部按照你们说的做!

那边粗嘎声音带着叹息,早这么听话就好了。还报警吗?

不,不报警了!别伤害孩子,我绝对不会报警。

安心瑜,我们要你两个月内,重新回到姜晟夜身边,不管做他情人也好,还是你有本事复婚也好,反正让姜晟夜信任你。

安心瑜泪水掉落。

可是姜晟夜之前就恨透了我,这一次他还说是我害了婆婆,他肯定不会信任我的。

这就是安小姐的事情了,记住我们的话,只给你两个月,两个月后我们要验收成果。

那边似乎要挂断电话,安心瑜大吃一惊,等一下!我怎么能知道安安究竟怎么样,若是你们伤害他……!

看看你邮件里面的内容就知道了。那边冷笑一声,好好办事,你孩子会活的比谁都不差!

说完,电话就被挂断。

安心瑜抹去眼泪,匆忙去翻电脑,差点没拿稳打翻桌子上的水杯。

一个陌生来信人发来的视频邮件里,安安正在背诵苏轼的词《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和姜晟夜如出一辙的小脸一本正经。

安心瑜不由得捂着脸痛哭起来。

这是一间装修豪华的屋子,可以看到窗户外的阔大草坪,可见这里是一栋别墅,安安穿着不菲,是童装名牌,一边书桌上放着各色水果,房间里的一切一应俱全,还有一个带着面罩的保姆在一边守候着。

安安背诵完了诗词,转脸看向录制视频的人,叔叔,安安什么时候可以见到妈妈?

视频戛然而断。

安心瑜怔然伸手触摸视频上安安的小脸,眼角有点红,明显是哭过的,可他还是坚强的绷着小脸,丝毫不畏惧周围的陌生人。

我的安安,安安,妈妈会救你的。安心瑜怔忪又坚强的自言自语,眼睛哭得浮肿。

安昀是她的命根子,七年来相依为命。

如今安昀被绑,她心急如焚,她不知道安昀被带到了哪里,N市富庶,豪门多得是,别墅自然更多,安心瑜不可能一家一家去找。

为今之计,除了报警,只有按照对方所说的做。

若报警后孩子被撕票,安心瑜觉得自己会得失心疯,一辈子浑浑噩噩。

安心瑜攥紧了手指,决定接近前夫姜晟夜,N市金融界的新贵。

他既然是孩子的亲生父亲,七年来未曾付出什么,这一次为了孩子安全他总要付出一些代价的,哪怕是毁掉他打拼下来的基业,安心瑜也毫不畏惧
床上零落的红色钞票是姜晟夜给的小费。

安心瑜在生下安安之前,被安家宠着,被姜晟夜宠着,从来不知赚钱不易,可失去一切之后,安心瑜只剩下安安相依为命,才知金钱来之不易,生活处处都需要钱。

被姜晟夜当成小姐对待,安心瑜也没有因怒火撕碎这些钞票,反而是悉数拿了回来,准备把它们用在正途上。

譬如,安心瑜即刻给姜晟夜发了消息,以小费给少了为由,要见姜晟夜一面,见面地点定在N市私密性极好的酒店,花庭酒店,而定金恰好五千,姜晟夜给的钱刚够。

花庭酒店很出名,是因为它装修典雅,周遭有大片的薰衣草基地和玫瑰谷基地,是为花中庭院,故名花庭。

姜晟夜收到消息,脸青了一半。

面前项目经理卢俊霖手指一颤差点把文件给甩了出去,差点以为姜总的导弹就要爆炸在自己头上了,姜……姜总,这个项目的后续资金合作方需要我们公司先垫付,您看……

姜晟夜冷瞥他一眼,作为我项目一部的项目经理,这点主意都没法拿吗?姜晟夜一颗心被安心瑜发的消息扰乱得不安分,直接把文件摔给了卢俊霖,自己斟酌,我只看最后结果收益!

卢俊霖捧着文件,立马弯腰赔笑退了出去,抹了一把汗水,一转身撞到人,正待开骂哪个不长眼的,一抬眼看到是姜总的金牌助理路明,立刻把舌头卷了回去!

路助理,今天姜总是怎么了,发这么大火?卢俊霖眼睛直往路明脸上瞄,想知道关于姜总的一点蛛丝马迹。

路明不动神色的看卢俊霖,隐晦的笑,姜总今早好不容易停歇了脾气,又不对劲了?那我赶紧去瞧瞧,卢经理慢走。

卢俊霖啧啧叹息,居然有连路明都不知道的。

路明眼眸晦涩,莫不是昨晚陪姜总的那个女人不对劲,惹了姜总?可姜总从来不因私事动气又带到工作上啊,可转念一想,毕竟姜总憋了七年,好不容易找个女人泻火,上火发脾气可能也是正常的。

让路明更不明白的在后头。

低调奢华的迈巴赫停在花庭酒店一角,路明悄悄用余光打量后座,姜晟夜正坐在后座上,脸色寒冷,攥紧了拳头,目光扫视出口处卸了妆清纯不掩妩媚气质的安心瑜。

姜晟夜已经在车里呆了一个小时了,外面的安心瑜在房间里等得不耐烦,下楼来散散步,恰好经过出口,被姜晟夜眼尖的看见。

然后,姜晟夜瞥了一眼腕表,开门抬腿下车。

修长的大长腿引起了周遭各色美女的窥视和各色男士的嫉妒,姜晟夜直接忽略掉这些眼神,抬腿直接走向出口处怔怔盯着他的安心瑜。

走近一步,他就感觉身体绷得越紧。

该死的女人,嫌钱不够,打主意都打到他的头上了,不过,这也免了他再找借口,把她拖到他身边折磨。

嫌钱不够?姜晟夜冷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