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 宝贝真棒大声点叫出来

吴越?

关小小往医院赶的时候第一个想到了吴越,但是她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吴越根本不知道妈妈的事情,而且妈妈的事情除了她是没有人知道的,那是谁接走了妈妈?

刚跑出了医院大门,就撞到了一个坚硬的怀抱中。

关小小一边说着对不起一边就要往过去跑,可是整个人就像是小鸡仔一样被人拎了起来。

你要去哪里。

关小小一个冷战。

抬起头正是宁大总裁,千年不变冰山脸,除了冷就是冷。

我……

关小小再次词穷,妈妈的事不能让别人知道。

凌天的员工是不能私自兼职的。

宁哲琰将她放下,但一只手还是摁着她的脑袋,关小小没有动弹的机会。

说吧,还在什么地方兼职。

宁哲琰的声音破天荒的带了点笑意,但是这个小却让关小小觉得头盖骨都凉了半截。

华盛酒店,啡语咖啡馆,家教。

宁哲琰不急不快的吐了几个字出来。

关小小咽了口唾沫。

关小小,你以为你是铁打的吗。

凌天的门槛有多大宁哲琰比谁都清楚,工作程度是怎样的他比谁都清楚,关小小还要在完成这些工作的情况下去兼职。

宁大总裁心里不舒服。

我不会影响工作的……关小小虽然心里急切,但还是小声的解释到。

宁哲琰脸上再次划过一抹无奈。

人是我接的。

关小小一辆茫然,然后眼睛猛地睁大,有些不可置信:总裁你……

是宁哲琰接走了妈妈?

她需要更好的治疗。

宁哲琰淡淡说了一句,就握着关小小的手腕往前走。

关小小脑袋有些乱,她是真的想不明白自己是怎么和这位人人嘴里的撒旦总裁有了牵扯的,难道紧紧是因为他救了自己?

可是就算是这样也应该是她报恩啊,那现在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总裁,我们……去哪里……看着车子疾驰,关小小还是壮起胆子问了一句。

我已经安排好你妈妈出国治疗的事情,你去见她一面。

什么!

关小小一脸震惊,宁哲琰眸子一紧,伸手护在她头顶,嘭的一声,关小小的脑袋果不其然碰倒了车顶,宁哲琰的手护住了她的头。

没事吧您!关小小心里一惊,连忙拿起宁哲琰的手查看。

有点疼。

淡淡说了一句。

关小小抵着头一脸懊恼和后悔,让你冲动!

宁哲琰的手被关小小两只手握着,这里搓搓那里揉揉,脸色有些不自然,但是很快哦这种不自然具备她一脸如常的平静所取代。

离开这里对她会更好。

关小小听到这话愣了愣,半晌后明白过来宁哲琰这是在向她解释。

是啊,她也知道,如果不是自己能力不够,她也是会送母亲出去治疗的。

不会很久。宁哲琰淡淡地抽回自己的手,再一次开口。

关小小抵着头沉默,过了很久,她抬起头,双眼盯着宁哲琰,很是认真地开口。

为什么这么对我。

非亲非故没有交集的人,哪里来的突然对一个人这么好,经历了当初的事情和吴越的事,关小小再也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人无缘无故对一个人好。

更何况现在的主角,一个是被人称赞和碰到天上的凌天总裁,另一个,不过是个公司不起眼的小员工。

这个组合,无论从那个方面看,都是那么奇怪。

宁哲琰不答话,向后一靠闭上了眼睛。

为什么这么对她?

因为看到大雨里她狼狈却灵动的眼睛?

还是因为酒店里看到她遭受背叛却冷静的害怕?

还是因为看到她冷劲和决然后绝望的哭吗?

更或者是因为,从晴伊口中听惯了这样一个人的名字,点滴生活中已经开始记住了晴伊口中那个会打抱不平,会忍气吞声,会让她那个和谁都相处不好的妹妹称赞不绝?

就连宁哲琰,都给不了自己一个答案。

唯一知道的是,重度洁癖的她,不会排斥这个女人,会在看到她紧张的时候心里隐隐开心,会在看到她受了委屈的时候生气,会想在人群中解她的围。

宁哲琰猛地睁开眼睛,一双眸子深沉而又带着点点星光熠熠,他看着关小小。缓缓开口。

女人,我们同居吧。
女人,我们同居吧。

这句话像是炸弹一样在关小小的脑袋中炸开,炸的她两只眼都快不知道怎么眨了。

直到眼睛感觉到酸涩的感觉,关小小终于回复了一点神志,眨巴了眨巴眼睛,吞了口口水,有些不确定的说到:总裁,您是在开玩笑吗……

为了缓解自己说这句话时候的尴尬,关小小说完话还特意呵呵笑了两声。

可是也就是这两声刻意的笑声。让两个人相处的环境显得更加诡异,宁哲琰不说话,关小小仿佛有一种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猎物,被宁哲琰轻而易举就给捕获了。

气氛诡异的有点可怕,关小小悄悄吞了口口水。在宁哲琰看不见的地方做出一脸懊恼的样子,自己这是招谁惹谁了?分手之后莫名其妙有一个人说要跟自己同居?这个人还是她的大老板?

那个……

关小小还是说话了,只是她的话头刚出来就被另一道霸道的声音读了回去。

你没有选择的余地。

宁哲琰挺起腰身,居高临下看着关小小,眼神深邃而又平静,仿佛所有的事情都在他的把握之中。

宁哲琰说完话就自顾自闭上眼睛,通行动告诉关小小这件事已经没有商量的余地。

关小小慌了,急忙说到:总裁,我有男朋友,他叫吴越!

宁哲琰眉头微微一皱,闭着的眼皮下,眸子动了动,只见他睁开眼睛,盯着关小小,看的关小小自己都有些心虚。

吴越……宁哲琰淡淡地挤出了这三个字,然后关系哦啊小只听到一声嗤笑声,紧接着宁哲琰的声音又在车厢里响起。

就是那个拿着你的钱去追求所谓的梦想,去勾搭华盛经理女儿的吴越?

据我所知,你们已经分手了。

还是说,你忘了自己送给华盛经理女儿的那两巴掌了?

宁哲琰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狠狠敲击在关小小的心上,仿佛把自己摊开了给别人看,那些不想让人知道的,这个人仿佛都知道了。

妈妈的事,吴越的事。

您……您怎么知道的……

关小小愣愣地,不可置信中又带着一丝的绝望和悲伤,眸子水润,可是却拼命控制自己不要留下眼泪。

宁哲琰很讨厌关小小总是那么疏离的称呼自己。脸上闪过一丝不悦,可是在看到关小小脸色的时候那意思不悦又化为乌有,取而代之的事不同于对待常人的耐心。

我想知道的,没人能瞒得住我。

宁哲琰淡淡地说。

为什么是我过了好半天,关小小喃喃地开口。

这一次,宁哲琰没有很快回话,就在关小小以为不会等到他的答案的时候,只听到宁哲琰开口说到:你听话。

关小小突然想笑,听话?

没人见过她叛逆疯狂的时候,也没人见过她与全世界为敌只为一人的时候,可是人的生活总会被磨去棱角,逐渐活成现在这样平淡无实为着生计奔波的样子。

别墅我已经安排好一切,你直接入住就好。

宁哲琰微微撇过头,不去看关小小长长的睫毛下映衬出来的情绪,他心里会不舒服。

关小小不傻,知道自己在反驳拒绝下去的后果,把妈妈送到国外,又何尝没有牵制她的意思。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她现在似乎就是已经被人按在钻板上的那块鱼肉。

我知道了。

关小小应了一声,微微转过头,泪水从眼角滑落。

另一边的宁哲琰微微皱眉。

真的只是见了妈妈一面,宁哲琰没有给自己更多的时间告别,送走妈妈的一路上,关小小都有点沉默、。

车子停在了关小小住的地方,没等关小小说话,宁哲琰已经自顾自得抬起脚向里面走,走了两步又停下来,斜过头看了关小小一眼说到:还不跟上来?

那神情,仿佛这里就是他的地盘一样,关小小才是那个客人。

关小小微微一愣有些羞赫,赶紧跟了上去,这个时候她才敢抬起头去打量这个男人。

修长,坚毅,运筹帷幄,对待所有的事情都漫不经心,可也是他这种漫不经心,却让人生生感觉到一种恐惧。

走到关小小租住的房间门口,。宁哲琰停下步子,关小小在后面一个不留神就撞到了他的后背,鼻尖酸疼、

宁哲琰却是没事人转过来,有些责备地说到:都不会看路吗。

关小小满脸通红,低着头手忙脚乱从包里掏出钥匙,但是一个紧张,钥匙掉到了地上。

关小小刚要弯腰去捡,胳膊却被一只手挡住了。

我来。

宁哲琰弯腰拾起钥匙,这一次就连关小小,都听出了他语气中的无奈。

关小小一张脸越发红了。

很小的房子,却很干净温馨,就连宁哲琰也有些诧异,关小小竟然会把这么小的一间房子收拾的如此令人……心情愉悦。

宁哲琰自己也是想不通的,跟这个女人在一起的时候,自己身上的洁癖似乎是不存在的,即便她紧张或者害羞,他都会觉得心情愉悦。

阳台上的话好几天没有管,关小小进门第一件事就是朝着阳台方向,但是猛然想到宁哲琰的存在,赶紧收住了脚步朝着厨房方向去。

宁哲琰在关小小进了厨房的时候朝着阳台走去,小小的阳台就像是一个小型的花园,色调和摆放似乎都有它们固定的韵味,

宁哲琰在阳台,听到杯子破碎的声音的时候眼神一紧,快步除了阳台。

厨房门口的关小小一脸怔愣的样子看着门口,宁哲琰顺着她的目光看去,门口,吴越正一脸愤怒的看着关小小。

宁哲琰眸子一紧。

吴越一脸的愤怒,快步上前,抬起巴掌就朝着关小小的脸上去。

但是巴掌到脸上的声音并没有出现,反而是出现了什么东西撞到地上的声音。

原来就在吴越的巴掌要落在关小小脸上的时候,宁哲琰一个快不上去,一拳就将吴越打到了地上。

关小小,你还有什么脸说我!

宁哲琰的一拳是很有力道的,吴越一时之间脸起身的力气都没有。

关小小在吴越那一巴掌下来的时候忘记了躲闪。但是就在吴越这一句话出口的时候,她像是突然回过神来一样走到吴越面前。

关小小个子不高,但是现在也先生GHI居高临下一般看着吴越,她突然就笑了,蹲下身去扶着吴越起来,看他站定了,他突然就抬起巴掌,吴越原本要给她的那一巴掌,现在关小小还给了他。

吴越一脸震惊,宁哲琰的脸上划过一丝笑意。

不愧是他看上的女人。

关小小,你跟别的男人鬼混,你还有脸打我?

此时的吴越已经不是平常老实忠厚的吴越,似乎他的本性,在这一刻才显露出来。

关小小冷笑一声:吴越,脸这个东西,说起来我还是比你有的。

吴越气急败坏,猛地抽出手就又要朝着关小小脸上去,这一次关小小往后一躲,宁哲琰适时向前一步。吴越再一次倒地。

关小小,你这个荡妇!

吴越自尊心受到挑战开始口不择言。

怪不得当年就算你费尽心思,林西也不会爱上你,你这样的女人,就是不配!

吴越知道关小小的软肋在哪里,果不其然,他这句话一出口,关小小的脸色就变了,不由得向后倒退两步。

吴越得到自己想要的效果,从地上爬起来,擦去嘴角的血渍,冷冷笑着继续开口。

当年的事情,你以为林西不知道真相吗,他知道,为什么他知道还会和张楚惜在一起,跟他的面子和所谓的真相比起来,你是那么微不足道!

我是喜欢你,可是那时候你关小小会喜欢我?还不是林西,要不是他帮忙,我还真追不到你。

吴越一股脑把这些年藏在心里的事说出来。反而觉得自己心里舒服了许多。

这些年和关小小在一起,他何尝不知道,关小小的心里只有林西一个人,和他在一起,也不过是为了将就。

但是他不甘,不服气。

关小小的脸一下比一下苍白,眼泪无知觉从眼眶流出来,宁哲琰的眸子冷冷。

吴越说完这些话,越过关小小离开,他仿佛也忘了,自己来这里,是为了挽回关小小的。

吴越离开,房子里只剩下关小小和宁哲琰两个人,宁哲琰定定站着,不知道眼神飘向何处。

关小小依旧是灵魂出窍的样子,宁哲琰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情绪,走到关小小身边,伸出手,指腹擦去她的眼泪,有些不自然的开口:别哭了。

可是关小小的眼泪就像是突然止不住一样往下掉。

就在宁哲琰眼神一紧的时候,关小小的头也埋在了您这个谎言的怀里,放声大哭了起来。

宁哲琰整个人都显示出了从来没有过的不自然。

他没感受过和人如此亲近的感觉,更没有人敢这样近他的身,这种感觉……让她有些说不清道不明。

但是有一点宁哲琰很清楚,这个女人哭的这样凶,是因为另一个男人。

宁大总裁的眼里透露出了微微的不满。

关小小埋首在宁哲琰的胸前,仿佛把这些天这些年憋回去的眼泪都给哭了出来
哭够了吗。

头顶传来低沉地声音,关小小身子一顿,似乎才想起来自己刚刚是做了什么事情。

她居然……在宁大总裁的怀里……哭了这么久?

她完了。

关小小心里想,头却怎么也抬不起来,这才察觉到您遮掩的衣服已经被自己眼泪鼻涕哭花了一大片。

我饿了。

宁哲琰语气平淡的再一次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关小小连忙从他胸口离开,但是眼睛依旧不敢跟他对视,四处躲闪着无语伦次说到:啊……好……恩我去做饭!

看着她慌不择路朝着厨房而去,宁哲琰嘴角扯起一抹很淡的笑。

关小小近了厨房,一巴掌排在自己脑袋上,呵斥自己一声:关小小你是脑子被门挤了吗!

关小小在厨房将自己狠狠地批判了一顿才慢慢静下心来寻找食材做饭,不知道宁哲琰口味如何,但也没那个胆子和脸去问他。

抽搐了足足五分钟,终于狠下心走了出去,这一出去,关小小嘴巴就张得能放下一颗鸡蛋去了。

啊!

后知后觉关小小才惊叫一声,然后才堵上自己的眼睛。

您遮掩淡定地转过身来,那没有一丝赘肉的身体也也完完全全暴露在关小小面前,可是看到关小小双手捂着的眼睛,宁哲琰眼神变了变。

放下来。

宁大总裁略有不悦地开了口。

关小小不敢不听,双手放下的时候眼睛四处躲闪着就是不敢看宁哲琰。

他是不知道这个在大家眼里有重度洁癖的总裁会有在别人家里脱衣服的爱好啊!

虽然……这个身材真的是……好到了让人惊艳的地步……

什么事。

宁哲琰像是没事人一样,拿着衣服就走过来,然后把手中的西装往关小小身上一塞。

洗干净,然后去买临时衣物。

紧致而又充满着性感铜色的颜色在关小小眼前晃啊晃,关小小捧着衣服的手都有点微微的颤抖,要不要这样啊……

我刚问你,出来什么事。

没有得到关小小的回答,宁哲琰又问了关小小一遍。

啊!我就是……来问问……您有什么忌口的吗……关小小头低的越低,恨不得自挖双目。

随你。

宁哲琰淡淡说了一句就朝着沙发走去,然后就以赤.裸着上身的姿态打开了电视。

关小小欲哭无泪。走进厨房的时候默默将空调温度往高调了调。

但是就在关小小进了厨房不久之后,某大总裁拿起空调器,面不改色又将空调调低了几个度。

在厨房热火朝天干了一个小时的关小小端着菜出来的时候,不由得打了个激灵,明明把空调温度调高了,怎么这么冷?难道是自己在厨房太热的出来有反差?

再一看空调,关小小眉头皱了,自己明明调高了呀,现在怎么又是低的?空调器的位置也没错啊……关小小皱着眉头想了半天,第一时间就否定了宁大总裁而把过错归咎于自己眼花调错了。

再一看沙发,宁哲琰也不在。

关小小叫了两声,没人应答。

扫视一周的时候看到卧室的门有些不同,关小小轻轻走过去打开门的时候,一瞬间的怔愣之后不由得再次吞咽了一口唾沫。

宁哲琰居然,就那么,赤.裸着上身在自己床上睡着了,难道他就不怕这么低的温度会感冒吗……

关小小红着一张脸。轻轻走过去,拿过一旁的毯子轻手轻脚盖到宁哲琰身上,看到宁哲琰那张足以让人流口水的睡颜时,这次她没有咽唾沫,而是吞了口口水。

再次轻手轻脚出去,关小小带上门,温度调高了些,将才放在保温箱中,然后拿着钱包出了门。

原本睡的很熟的某大总裁,在听到关门声的时候眸子移动就睁开了眼睛,没有一点惺忪的样子。

其实在关小小盖毯子的时候宁哲琰就醒来了。

像是打量四周环境准备捕猎的猎豹,宁哲琰的眼神快速略过这不大的房子,然后把目标对准在了洗漱间。

几分钟后,冲了凉水澡的某总裁嘴角带这点点笑意走了出来。

此时,关小小却在超市犯起了难,因为她不知道宁哲琰的以衣服尺码,现在要给他临时买一件衣服也买不到。

来来回回好几趟,看的服务员都开始用异样的眼光看她了,关小小终于跺跺脚买了自己觉得凑合的尺码。

也不知道宁大总裁会不会穿,想他那种每一件衣服都是定做的人,关小小是真有点担心某总裁金口一开要她重新去买他觉得行的牌子。

咔嚓一声,门被打开,关小小站在门口,大眼睛眨巴了眨巴,和对面餐桌旁边正拿着碟子上菜的某人对了个着。

啊……您歇着吧,我来!

关小小回声过来赶紧放下手中的东西上千五强者就要拿您遮掩手中的碟子,却被宁哲琰轻轻一躲闪了过去。

以后我们生活在一起,这种事情总要一起做的。

宁哲琰淡淡说了一句。,关小小似乎看到他胸前有隐隐地水珠。

自己看错了?

关小小觉得自己再看着某大总裁不穿衣服的样子,肯定要老眼昏花了。

那个……我买了衣服来,你先凑合穿吧……衣服我今晚喜好很快就会晾干的……

关小小眼神依旧躲闪,不敢正视宁哲琰的眼睛。

宁哲琰也是没有拒绝,接过关小小跑过去拿来的衣服,转过身去了洗漱间。

转过身的时候眉头眉头狠狠皱了下,脸色为难。

关小小上齐菜的时候宁哲琰也正从洗漱间出来,

还好还好,关小小默默松了一口气,衣服合身,某总裁也没有拒绝穿。

宁哲琰淡淡瞥了关小小一眼,径直走到餐桌旁边旁边坐下,拿起筷子自顾自吃了起来。

两个人相对无言,宁哲琰不说话,关小小自然也不知道该怎么起话题,闷声巴拉着自己碗中的米饭。

碗里突然多了一筷子菜的时候,关小小心脏再一次受到了冲击。

宁哲琰夹了一筷子菜放到她的碗里,继续自顾自吃自己的饭,关小小噎了噎,诺诺地说了一声谢谢。

某大总裁没有回应。

好不容易熬到了一顿饭吃完,关小小一边受试者碗筷一边想,宁哲琰反野吃了,衣服也换了,也该走了吧,这时间也是真的不早了。

可是宁大总裁一点都没有要起身的样子,坐在沙发随手翻看手中的书。

那个……

关小小收拾完出来,有点犹豫地开口。

您遮掩没有抬头,淡淡应了一声:嗯?

您是不是……

关小小是真的不好意思开口。

宁哲琰翻过一页书,眉头挑了挑:说。

关小小闭着眼说到:您是不是该走了。

说完话关小小悄悄呼了一口气。

宁哲琰合起手中的书放在一旁,瞥了关小小一眼,起身,淡淡说了一句:谁说我要走了。

关小小眸子睁大,条件反射声音就有点大:你不走?

宁哲琰不答话,用实际行动回答了她的问题。

被宁哲琰握着手腕出门的时候关小小急切地问到:我们去哪里!

宁哲琰脚步顿了顿,看了看表,从旁边拿过一条外套披到关小小身上,继续拉着她往外走,一边走一边淡淡说到:买洗漱用品。

关小小内心哀嚎一声。

超市,关小小看着只推着车静静看她的宁大总裁,终于接受了宁哲琰今晚不会离开的事实,苦着一张脸替宁哲琰挑起了用品。

这个呢?

关小小拿起一瓶洗发水问到。

宁哲琰淡淡扫一眼。

嗯。

这个呢?

关小小拿起一支牙刷问到。

嗯。

宁哲琰淡淡扫了一眼、

关小小无奈,索性到后面也不问宁哲琰的意见看见什么东西直接往推车里放。

宁哲琰推着推车在后面静静跟着,看着这个女人一边挑选一边嘴里自说自话,两边的碎发时不时掉下来,然后她又挑到耳后,这样的情形,让他忽然有点觉得享受。

付钱的时候关小小自然而然就掏出钱包要付钱,却被宁哲琰再一次以拎小鸡仔的形式拎到了身后,然后就见他拿出卡要刷。

服务台的小姑娘脸色为难,求救似得看向关小小。

关小小被他挡着,又不好说这个超市还没有刷卡器,眉头皱了皱就从宁哲琰的咯吱窝钻了出去。

我有散钱。

关小小笑着不着痕迹从小姑娘手中取下卡,然后将手中的散钱递了过去。

宁哲琰脸色有点不好。

关小小当下也顾不得那么多,朝着小姑娘笑了笑。一只手拉起宁哲琰就快步除了超市。

出了超市关小小急忙向宁哲琰解释:这家超市没有刷卡器。

宁哲琰没有答话,只是眼神落在关小小还拉着他胳膊的手上。

关小小看他没有反应,眼神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小脸猛地一红,猛地撒开了自己的手。

那个……我不是故意的……

关小小低着头,害怕您遮掩会生气。毕竟这位可是有重度洁癖的……

宁哲琰心里空了空,有点失望的感觉。

可是他该过去了

回到房子的时候关小小一颗心还跳的厉害,倒是宁哲琰,老神在在跟在后面,神态自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