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殿下好软 《难言之隐》阿陶陶

江天明脸上终于有了变化,他原本以为戚婉婷是要回到他身边的,没想到她却是这种要求。一时怒火更甚,他反而笑了:怎么,又看上哪个男人?嫌女儿是拖油瓶吗?

戚婉婷的脸色本来就是极苍白极难看的,现在更是一点血色都没有。江天明是在羞辱她,没关系,只要能让女儿找到一个容身之所,她做什么都愿意。

她摇头:我恐怕照顾不了女儿多久,天明哥,求求你,你可不可以收养我女儿?

江天明缓缓的起来,几步走到戚婉婷面前,弯下身子捏起戚婉婷的下巴:你说,只要我收养你女儿,你做什么都可以?

安离抓着母亲的衣服,害怕的小心唤她:妈妈,妈妈!

戚婉婷抱紧女儿,眼里还吟着泪,她和江天明从小在一起那么多年,突然她明白他想要的是什么?她轻轻的对女儿道:安离,别怕,妈妈在这里!然后昂然的抬起头说道:是的!

江天明嘴角露出一抹笑意,大声喊了一声:于妈,你把这小女孩带到你们佣人房,给她点吃的!

于妈阴沉着脸,他太清楚先生风流的性格,又是一个送上门的狐狸精,居然还带了个拖油瓶。先生越来越饥不择食了。等太太回来,要这个女人好看。她大步过去,抓住安离的胳膊:小鬼,跟我来!

妈妈,我不要!我不要离开你!安离像是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是的,死死的抓着妈妈的衣服不肯放手。还哭着,叫着,视于妈为洪水猛兽。

安离乖!戚婉婷擦着她的脸上的泪,亲亲女儿的眼睛道:妈妈没事的,你不是饿了吗?这里有好吃的,你先跟这位阿姨去吃东西,妈妈有事要跟这位叔叔说,一会儿去找你。

安离仍不停的摇头,她不要离开妈妈,一定不要离开妈妈!她怕,她怕自己要是离开了妈妈,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安离不听妈妈的话了吗?戚婉婷脸色一正,像是要生气的样子。

安离一看妈妈要生气,只好怯怯的松开了她的衣服:妈妈,我等你来哦!

跟我走!于妈极不耐烦,甚至厌恨的瞪着这对母女。明明是狐狸精,还要装的楚楚可怜!真可恶!

安离再看了眼妈妈,被于妈扯着离开。再快离开客厅的时,她回了头,看到母亲被拉到了那个可怕的叔叔怀里,她疑惑着,被于妈一把扔进厨房。

这里没人会给你做吃的,你要吃自己做!再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用力的甩上门。

安离摸摸自己的肚子,她真的好饿呀!妈妈肯定也很饿。她打开了冰箱,有鸡蛋有面条,她记得妈妈教她做过的,虽然她还是不会,而且她连灶台都够不上。她搬来了椅子,打了鸡蛋,跟面条糊在一起,还放了些之前看妈妈做饭放过的东西,不一会儿锅里冒出了香香的味道。

她好开心呀,自己吃了一口,她要叫妈妈一起来吃。

妈妈,你在哪里?外面的雷声越来越大,她好怕呀!哭着喊着,妈妈,你在哪里?

她好像听到了妈妈的声音,那是从楼上面传来的!
妈妈,妈妈!她一梯梯的爬上来,妈妈的声音好像越来越近了,像是从一个房间传出来的,那个房间还有灯光。妈妈,你在哪里?安离怕,安离好怕!

她一步步的走近灯光的源处,轻轻的推开门,妈妈的声音越来越清晰:嗯!天明哥……你要说话算话!妈妈在哭,而且声音怪怪的,好像很难过的样子。

我答应你的,就一定会做到,来乖一些。男人的声音很重,像是快乐,又极度的压抑。

妈妈,妈妈!安离呆呆的站在门口,戚婉婷像是听到安离的声音似的,看到门口哭得像泪人儿似的安离,用力推开了身上的男人,抓住一件衬衫穿上身上,过去抱住女儿。

安离,你怎么会在这里?安离乖,你先出去!

妈妈,那个叔叔是不是在欺负你?妈妈,我们去找爸爸好不好,我们去找爸爸,我要爸爸!安离抱着哭着求道,这里好可怕,她不要在这里,不要!

安离乖,妈妈不是告诉你了吗?爸爸去了一个很遥远的地方,他不会回来了!戚婉婷听到身后的男人一声闷哼,被打扰他已经很不悦了,如果她再跟女儿耗下去,他肯定会发怒。安离,你先去于妈那儿睡,你乖,好不好?

安离本能的摇头,可是妈妈真的好难过哦!她答应过爸爸,要听妈妈的话!她点点头:妈妈,你会来找我,对不对?

戚婉婷流着泪点头:安离,答应妈妈,现在出去,不要再进来。

安离点点头,乖乖的出去,还是不放心的回头,门已经一点点的关上,她好像看到妈妈被拖到了床上。她没走几步,看到一个细长的身影立在自己面前。她看不清楚那个人,只感觉他的目光很可怕,甚至他身上的气息带着浓浓的恐怖意味。

那个人不高,却一定会比她大的,像是极大极大的大哥哥。她之前碰到的大哥哥对她都好好,她都好喜欢,可是这个哥哥好可怕。

那个大哥哥直直的盯着她,外面轰的一声雷响,她小身子一下子被吓的摔倒在地。她不由的抬起头,那个大哥哥还在那儿!闪电好像闪在他的身后,他的脸在她面前一闪一闪的,她怕的小身子一直往后缩,只想逃。

刚才在那里面看到的,好玩吗?那大哥哥的笑容瞬间变得残忍和阴霾,你应该一直看下去,看看你妈妈在里面做什么?

她摇头,谁来救救她,这个哥哥好可怕,她好怕好怕呀!

没力气了?是吗?可怕的大哥哥一把抓起她,我带你去看,保证你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我不去,我不去!妈妈不要她去看,她要听妈妈的话,她不去!

那个大哥哥像是没有听到似的,一把抓起来。外面的雷声,雨声交织,她害怕的挣扎哭闹,却被一只手捂住,发不出声音。

她被拖到了房门口,房门被推开,可怕的大哥哥将她掐在怀里:睁大眼睛,看看你妈跟我爸在里面做什么?

她想什么都不看的,可是她还是看清了里面发生的一切
她看到了那个叔叔正在母亲身上。母亲的脸色很苍白,而且眼角还挂着眼泪。妈妈在哭,她很难受,很痛苦!她要去救妈妈,要救妈妈!

她用力的要抓开掐在她腰上和脸上的手,可是这个大哥哥的力气好大啊,她一点也推不动。妈妈在叫,好奇怪的声音,妈妈不是很难受吗?可现在,她看到妈妈的脸红了,她的手抱住了那个叔叔的脖子。

你真可怜,有一个这么不知羞的母亲。看看她,多陶醉,你以后也会跟她一样。她身后的那个声音,就像是从地狱里传来的,她害怕的全身抖。

不是的,不是的!她不明白哥哥说的是什么意思?可是她知道,那是很可怕的话,妈妈不是那样的,她也不是!

突然,楼下一片大亮,门也打开了。一个穿着灰色西装的女人拖着行礼进来。尽管外面下着极大的雨,这女人身上仍是干干爽爽的!

只听到于妈咚咚的声音,极大的声音:太太,你回来了!于妈凶恶了看了眼楼上,走到那女人面前,太太,先生带了人在楼上。

这个人正是这个房子的女主人,江天明的正宫太太张诗茹。张诗茹一听于妈这么说,马上明白了。她脸色一变,把行礼交给下人,踩着高跟鞋铿锵铿锵的上楼。

大哥哥已经放开了她,他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看了眼那个马上走到面前的女人,也不说话,也不打招呼,回房去了。

房门亦大打开,先是戚婉婷狼狈的出来,看到女儿在门口,也失了脸色:安离,我不是说让你离开,你怎么会在这里?

她话未落,张诗茹已经走到她们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哟,这不是婉婷吗?多少年不见了,没想到你还会出现在我们家?

你不是明天才会回来吗?江天明也跟着出来,脸色涨红。他在外面偷吃无数,被老婆在家抓个正着还是第一次。

要不是我今天晚上回来,又怎么会撞上这么精彩的戏呢!张诗茹脸上居然还在笑着,一双丹凤眼始终看着坐在地上的戚婉婷母女,婉婷,这么久不见,怎么能让你坐到这儿呢!来,我们去楼下客厅聊!

戚婉婷认识张诗茹不少年了,也知道她不是一个好惹的主儿。这个女人太能干,太独立,而她太内向,太懦弱。她用力笑了笑,拉了拉衣服,不敢确认这个样子的自己会不会让张诗茹看出什么!

张诗茹伸出手,拉她起来,看了眼在她怀里的安离:这是你女儿吗?漂亮的,跟你一样的狐媚!

这个房间的人都好可怕,刚才那个大哥哥可怕,现在这个阿姨更可怕!妈妈,我怕,我们回家好不好?

戚婉婷摸摸女和的头,对张诗茹笑道:是啊!这是我女儿,安离。她牵着女儿的手,另一手握张诗茹在被手里。即使她再告诉自己要镇定,还是冷汗直冒。张诗茹放开了她,让她走在前面。戚婉婷双腿一直发软打颤,再走到楼梯口时,突然身体一软,她整个人都从楼梯上面滚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