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上级去家里要了我 让我尝尝小说

关小小往后躲,吴越就不舒服了:他不计前嫌,这么殷勤的来病房忙里忙外,怎么人家还不待见怎么着?他要跟关小小算算这笔帐!

护士好奇的在旁边支着耳朵听他们说话。这里离病房也近,搞不好关轻微会听见的。关小小皱着眉头,打断吴越,拜托他跟她到旁边说话。

她询问吴越的来意:酒店都把她伤成这样了,他为什么还来?不会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吧?可她还有什么值得他惦记的?

哟!你不能前脚搭上金龟,后脚就忘了旧爱啊。你还答应给我买个最新款的苹果的。吴越嬉皮笑脸的说。

关小小一时还以为自己耳鸣,等确定他的意思之后,直接被他恶心到。

那天在酒店一场之后,我跟你就已经没了关系,你快走吧!再也不要来找我。

关小小咬牙向吴越表明立场。吴越一听,顿时来了个大变脸。

关小小被他狰狞的脸色吓到,倒退了一步。吴越指着关小小的鼻子,水性杨花之类的脏话,滔滔不绝就骂了出来。

他这张扭曲的脸,关小小越看越陌生。这就是她相处了许久的男朋友?她忽然觉得很好笑:关小小,你识人不清。

她莫名的想起一张冷淡、然而眼底饱含着关切的脸。那个人,现在在哪里呢?

宁哲琰其实在关小小出发上医院不久,就到了谷晴伊的公寓。

谷晴伊正好在画画,并且已经把要交的画稿画完了,于是拿出自己喜欢的肖像来上色。

宁哲琰一看画像上的人,不正像关小小吗?原来谷晴伊是以关小小为模特了。宁哲琰情不自禁的想起自己在车流里摸到关小小身上,那不错的触感,仿佛还残留在双手上。

他开口夸赞谷晴伊的画:不错。谷晴伊难得能被他肯定一次,顿时犹如被雷击中: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

忽然她反应过来了!是模特儿不错,对吗?

谷晴伊非常得意的炫耀自己看到关小小在阳台上看书,那光与影太美了,她好想画。但关小小太害羞了,不愿意答应。

于是谷晴伊不得不死磨硬泡,好不容易才换来关小小点头做她模特儿。这是伯乐识骏马、慧眼识英雄。

关小小气质好、而她谷晴伊也真是个很具慧眼的艺术家呢!

宁哲琰听着谷晴伊的话,不知想起了什么,再次情不自禁的露出了一个很浅的微笑,谷晴伊对着他的目光,顿时像看外星人。

那么,关小姐现在人呢?

宁哲琰视线往谷晴伊房间里滑去。那里不像是有人的样子。

谷晴伊说出了关小小的去向。宁哲琰的目光又变了。但是在谷晴伊能分辨出这变化代表什么,他已经转身离去。

吴越正骂关小小骂得兴起。围观群众聚拢来。关小小满脸通红,好想哭。吴越则是越骂越来劲。

他正准备一个箭步上前,给关小小一点厉害尝尝、好让她乖乖把攀上总裁的甜头分一点出来给他,一只有力的手掌抓住了他的手。

干什么?

宁哲琰沉下脸、满眼阴郁风暴的样子,曾经把混了几十年商场的经理差点吓到尿失禁,哪里是吴越当得起的?

吴越结结巴巴:我……她……

滚!宁哲琰用一个字结束了他的扯淡。

吴越完全被震慑住,半个字都不敢啰嗦,果然灰溜溜的滚了。

院长嬷嬷恰在这时买饭回来,一见有堆人围着,吓一跳,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呢!

记者们这时也认出他们的猎物了,不过慑于宁哲琰的威仪,不敢上前,就在远处偷偷拍照
宁哲琰十分有礼貌的与院长嬷嬷打招呼,院长嬷嬷很轻易的就通过他的音色认出了他就是不久前接关小小电话的男人,哪里知道他就是宁总裁!

院长嬷嬷对着他一番打量,最终喜笑颜开的让关小小请宁哲琰进病房里喝茶。关小小百般不愿意,却也只能照做。

房门关上,窗帘拉上,记者就拍不到什么了,只能眼巴巴的等着。

医生对关轻微的病情已经有了确认:目前她没有大碍。可是,她的抑郁症已经突发性加深,就算

关小小脸顿时又呼的烧红了。宁哲琰略一停顿,平静的从头说起:一开始车流中,只是巧合。后来,他也是看了新闻,才得知关小小是他公司的员工。

仅仅只是为了保护员工,会做到这种程度吗?院长嬷嬷也是过来人了。她意昧深长的哦了一声。

宁哲琰看看时间,在医院逗留已经比较久了,再留下去不太合适,便提出离开,院长嬷嬷让关小小去送,关小小没有拒绝。暂时抢救回来,也是治标不治本。

最好的办法,是把关轻微送到国外,或者请国外的心理医生与专家来这里,对她进行治疗。

关小小知道这一定是一笔很大的费用,等问了估计的数额之后,更确认这是天文数字。她的心跌入低谷。

看着药力作用下还在病床上沉睡的关轻微,关小小痛苦的咬着下唇:这该怎么办呢?

病房里一时出现了难堪的静默。院长嬷嬷打破尴尬,询问宁哲琰跟关小小的绯闻是怎么一回事?

但是在走出门口时,她小小声的叫住了宁哲琰,有话又说不出口。宁哲琰一脸玩昧的回头看她。

关小小捏着衣角,鼓起勇气:我们之间……我其实没什么特别的,跟总裁实在玩儿不起,希望您可以放过我,我高攀不上。

宁哲琰眼神变了几变,但是没有打断她,直到听她说完话,留下一句好好休息,就转身离去。

他应该是要进入他的专车座驾:Bugatti的PurSang。可是背后响起惊叫声:天哪,她跌倒了!医生!她晕倒了!

这个女人,短短两天里,再一次晕倒在地?宁哲琰霍然转身。

宁哲琰看着病床上因为劳累晕过去的女人,站了许久才走了出去。

医院某间办公室,宁哲琰看着手中的档案,几页的文件,他定这样看了很久,久到一旁等待的助理程明有些不确定的开口:总裁,有什么不对的吗?

媒体那边怎么样了。

宁哲琰没有答话,只是把手中的文件放在一边问到,但是程明知道,总裁这是不高兴的样子。

已经解决了,三少亲自动的手。

程明抬头看了一眼,在看到自家总裁脸上那个清晰的巴掌印的时候,心里已经,面容都快有点扭曲了,最终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嘴,然后他又将手中的一个文件放在桌上道:这是在酒店与关小姐产生冲突那两人的资料。

宁哲琰拿起来,这次很快就看完了,只见他将文件往桌子上一摔。

你知道该怎么做。

明厉愣了愣,很快就反应过来,点了点头要往出去走,但是走到门边的腿又停下,有些询问地问到:那位小姐是华盛酒店部门经理的女儿,你看……

宁哲琰拧了拧眉,随即淡淡开口:照做不误。

明厉应升值后离开

宁哲琰再次将手中的文件拿起来,几张纸将关小小的情况调查的一清二楚,怪不得……

原本他还有些想不通,他凌天的员工,什么时候要去酒店做兼职勒,原来不单要养活着抑郁的母亲,还要养活着个白眼狼啊!

这些年那个吴越嘴上说着追求画家梦,但是一切开销都是来自关小小,但是纵然如此,依旧是不成器。宁哲琰眸子暗了暗,那个女人的脑子到底是什么做的,难道一点心眼都没有吗。

宁哲琰心中那个一点心眼都没有的女人,此刻也在病房中苏醒过来。

小姐您醒啦!

小护士惊喜地叫了一声,立马就端上一旁热着的粥放在关小小面前说到:快吃些东西,工作再重要也没有身体重要啊。

关小小一脸茫然但是腹中传来的秸秆还是让他无意识的就拿过碗喝了起来,温度正好。

小护士看她吃了起来,又忍不住说到:小姐,您那个男朋友可真帅啊,您可不知道,他抱着您进来的时候院里都快沸腾啦!

关小小眼睛睁得大大的表示不解,男朋友?

正在这时,宁哲琰自门外而来,关小小一看来人,一个怔愣影视被噎住了,粥卡在喉咙里让她猛地就可乐起来,很快就咳得满脸通红眼泪直流。

眼前出现一双修长而又指节分明的手,关小小来不及多想就就着那双手咕噜咕噜往下喝水。

一杯水下肚,关小小才顺过气来。

小护士看的眼里又是羡慕又是笑,推着工作车走了出去。

关小小缓过神来,再一看自己刚刚就着喝水的主人是宁哲琰,一个紧张,连连往后退着,连自己手中还端着粥都忘了。

宁哲琰一只手按在关小小脑袋上防止她再往后退。另一只手将她手上的粥取下来放在一旁,然后身子逼近关小小,声音低沉。

怎么,你就这么怕我?

关小小整个人处在大脑司机状态,又被人家单手摁着脑袋动弹不得,愣愣地回到:没有……

没有?

宁哲琰居高临下,声音里带着不可置疑。

关小小内心翻江倒海不知道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慌忙说道:您……您放心吧,我东西已经收拾好了,回去我就会辞职,不会给总裁您带来麻烦。

关小小现在一心觉得,宁大总裁肯定是因为自己让他上了头条生气,谁都知道凌天总裁从不以正脸以示媒体的。

宁哲琰此时却是是生气了,但是他生气的事,刚刚这个女人说,她要辞职?

这个女人居然要辞职?

谁允许你辞职的!

宁哲琰抬起关小小的下巴,强迫她看着自己,眸子阴沉。

关小小愣住了……

看着宁哲琰嘴角还是被自己那一巴掌打的出血的嘴角以及脸上越发清晰的巴掌印,关小小心里义序,眼神四处躲闪。

告诉我,为什么要辞职。

宁哲琰不理会她,再一次将她的脑袋搬回来,青坡她和自己面对面。

我……

关小小发现,自己现在说什么,额都是不对的,难道要自己说我是觉得我您巴掌觉得您会记恨我所以很有自知之明的自己先走人?

她不敢。

因为媒体?

宁哲琰想了想,眸子眯了眯。

关小小动了动嘴唇有点为难。

宁哲琰不说话了,但是很快他就眸子一冷。

害怕我赶你走?

关小小不由自主咽了口唾沫。

看到关小小的动作,宁哲琰微微愣了愣,然后放开关小小走了出去,这一走,就到了晚上。

从宁哲琰除了门的那一刻,关小小就心惊胆战。

天黑时分口袋里的电话响了起来。

关小小一看是医院那边的电话赶紧接了起来,但是电话接着接着眉头就皱的越深。

妈妈被人接走了?

自称是自己的男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