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茹和三个老头 体育老师让女生做深蹲给他看

海城,灯火阑珊。

紫玉山庄的高端宴会厅,正在举行一场豪华的订婚盛宴。

但凡拿到邀请卡参加的,非富即贵。

江懋集团的新任总裁江司寒和科研院食品安全副教授沈琪散落于宾客间,微笑接受众人祝福。

忽然,会场一阵骚动,众人的注意力朝门口看去。一个穿了白色抹胸小礼服,光鲜亮丽的女人牵着一个小男孩走进会场。

江司寒从安离一出现时,他就看到了她,身体本能的一僵。

他原先还以为自己看错了,那个女人对他而言是非常遥远的记忆,他不是特别乐意再见到她的。更不用说,她居然出现在自己的订婚典礼上。

咦,叔叔,你怎么跟我长得这么像啊!安远磊小身子不知何时走到江司寒面前,抬头歪着脑袋的好奇的打量江司寒,回头跟妈妈说,妈咪,你快来看,这里有一个跟我长得很像的叔叔!

眼前的小孩,让他有瞬间的震惊,这孩子有着跟他一样的鼻子,一样的炯亮的眼眸,细薄的嘴唇。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父子。

当他把目光移到安离身上时,那一刻他确实难以把目光抽回来。清纯又带着几分媚惑,水蓝色的眼睛清亮迷人,红唇抿着淡淡的笑意,可爱而又优雅。

安离很是大方的接受了江司寒的目光,甚至还移动脚步走到他面前说道:好久不见,江总裁!她伸出了纤纤玉手。

江司寒看了看她诱人的细长小手,又看了眼她身旁长得跟自己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小鬼,嘴角也勾出了一个带有讽刺的笑意:是好久不见,安离!

江司寒探究的眸光始终没有从她身上移开。甚至他的手还不由自主地握她的小手,她的手很多软,很细,好像他稍一用力,便会碎了似的。但就是这样,他却没有办法松开。

江总,可以松开我的手了吗?安离优雅的说着,蓝色的水眸更明亮,因为她看到另一抹身影已经走过来。

端庄高贵的沈琪缓缓的走来,挽上了江司寒的手。江司寒即刻的松开了她的手,眼里还有几分狼狈,不过那也就两秒钟的事情。她看到沈琪温柔的问江司寒:怎么了,这位是?

不等江司寒介绍,安离淡淡的一笑:沈琪姐,好久不见,难道你不认得我了吗?

沈琪定神一看,果然还是认出来了:原来是安离啊!天哪!安离,这么多年了,好久不见!

安离仔细打量的沈琪,岁月在沈琪身上的留下的痕迹特别的明显,即使化了浓浓的妆,也能看到她眼角深刻的皱纹,更不用说,额际,两腮都已经失去了光滑和光泽。她没有记错的话,沈琪也就只比她大四岁而已。四年,就让她苍老了这么多!

最后安离的眸光还是不由自主地落到她清澈的眼眸上,仿佛能一眼看透深藏眼底的那一对眼角膜,记忆瞬间扯痛了她的心扉。

沈琪为化解尴尬般,注意力转到身边的可爱宝宝。这是你儿子吗?长得真好看,真可爱!

沈琪想去捏捏他的小脸,远磊侧过了身子,除了他的妈咪,他才不会让别认碰他呢!

阿姨,你觉不觉得我跟这个叔叔长得很像啊!你看他鼻子像我的鼻子,他的眼睛也像我的眼睛!叔叔,你是不是整过容啊!难道是因为我早年上过电视,你看中了我,照着我的样子整的吗?

在场的人被远磊的话雷得外焦里嫩,倒是安离在心里笑翻了天。她忙说:江总,您千万别介意,小孩子说的都是童言童语。

江司寒看到缩小版的自己,再看这小鬼的年龄,如果他真的是安离的儿子的话,也就是当年怀的孕。这么说来,定然是她跟父亲的孩子。一时间一股怒火窜上来,她怀了孽种居然还敢生下来!

是挺像的!沈琪倒是极镇定,一边打量的着远磊。

江司寒眸光落在她身上,他可以肯定,安离回来,绝对是不怀好意的

安离仍维持着淡淡的笑容,对儿子说道:远磊,妈咪走开一会儿,你在这儿等我。

江司寒带她到了一边的偏厅,这个大酒店有二十层,站在落地窗前,俯视外面的万家灯火,幽暗美丽。她环抱着自己站在窗前,侧头看他:江大少,这么堂而皇之的把我带到这里来,不怕你的未婚妻误会吗?

江司寒看着安离,在昏暗的灯光下,她显得神秘动人。她的眸光是蓝色的,闪动着光芒,凝神进去了,就再也移不开眼。他道:安离,你回来,有什么目的?

安离失笑:江大少,你真爱开玩笑,难不成这海城,就尽是你江家的地盘,不准人回来吗?

你怎么进来的?他不记得自己有邀请她,更加不会邀请她。

我可是收到了江董事长亲自给我的邀请卡,堂堂正正的进来的哦!安离看着他的样子,觉得很是好笑,不由的走近了他,怎么,原来江大少你这么不欢迎我?

一股淡淡的香气扑鼻而来,有点熟悉,又有点蛊惑。江司寒凝定心神,眼神更加深黑:我很好奇,你什么时候又招惹了我父亲。

江大少,你这话说的真是太难听了。安离一脸受伤的表情,眼神却仍是闪闪动人,我跟江董事长可是清清白白的。

清清白白?江司寒冷笑,如果你和我爸清清白白的话,你身边的那个孽种从何而来?

江大少,你还是留点口德比较好,否则小心遭报应。安离提醒自己不要动怒,但是他说的孽种二字,确实激怒她了。果然她没有猜错,就算远磊长得跟他一模一样,以他那种猪脑袋,也只会认为远磊是江天明的孩子。还有,就算你说的,这个孩子是你爸的,好歹也是你弟弟,将来可是要认祖归宗的。

终于露出你的狐狸尾巴了?江司寒冷笑,我告诉你,只要有我在,江家绝不可能承认这种孽种的,你想都不用想。

那、可不是你说的算的。安离无意跟他说下去,再跟他说下去,只会气死她自己。

安离,你听着!江司寒一把拉住她,你别想兴风作浪,一旦让我发现你耍什么手段,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江司寒,江大少!安离回头好笑的看他,尽管手被他握得生疼,她却笑了,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一点也没有变。我要告诉你,现在谁要放过谁,还犹未可知。

安离等他放开她,可是江司寒仍瞪着她,不肯放手,江大少,好歹今天是你的订婚宴,请拿出你的风度来。

江司寒放开了她,没过一秒,他也笑了:安离,你也让我刮目相看了。好,既然你要玩这场游戏,我就陪你玩。

安离眼神深邃,好,江大少,我们就来玩一场游戏。

夜深了,安离回到家,却久久不能入睡,她四岁那年的雨夜,历历在目……
雨下得极大,轰隆隆的雷声让安离抱紧了母亲。她睁开了眼,天像裹了层厚厚的黑布,看不到尽头,只有豆大的雨珠打下来,虽然撑着伞,她看到母亲肩上的衣服已经湿透了。

妈妈,我们为什么来这里?安离抓着母亲的衣角小声的问。

安离乖,别说话,一会儿你在旁边不要说话。母亲戚婉婷的话刚说完,大铁门开了,一个四十来岁的妇人领着两个女孩撑着伞出来。

为首的妇人恶狠狠的盯着她们道:我家先生让你们进去!

谢谢!戚婉婷下意识的抱紧了女儿颤颤惊惊的进去。

一进大门,一股暖气直面而来,安离打了个冷颤,露出了好奇的小脸。

江天明就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眼眸射向这边,看到戚婉婷怀里抱着的女儿,他脸色更加阴沉难看。

天明哥!戚婉婷没敢放下女儿,而是小心翼翼的走到离江天明三米处。她努力的露出笑脸,好久不见!

我很意外,你居然会想来找我!江天明嘴角露出一抹笑意,深黑的眸光紧紧的锁在戚婉婷身上,这是你的女儿吗?长得挺漂亮的。

这是安离,安离,叫叔叔!戚婉婷只觉得眼前的江天明很是陌生,她捕捉到江天明眼里的奚落,讥讽。她明白他是什么意思?江天明跟她是青梅竹马,她们是一对在当时是公认的。可她一直仅把江天明当成是哥哥,她以为长大后父母会明白,到时也不会勉强她。没想到,父母在一场空难中丧生,那时江天明对她关怀备置,他接手了江家的生意,还跟她订婚。

她是想过,这辈子就跟他在一起了。最终,她还是没办法接受他,在他们结婚前的前三天,她和自己大学学长安臻私奔了。直到去年,她们才回到京里。

可是两个月前,安臻发生了车祸,当场丧命。而她又被诊断患了肺癌,已经到了晚期。老天像是一时间把所有的空难都降临到她的身上,她死是无所谓,可是她四岁的女儿安离从此成了孤儿,她便不忍心。她只能来找江天明,希望他能念着他们之前的那一点情谊,收养安离,至少到她十八岁成年。

安离看着这个叔叔就觉得害怕,他的眼睛阴森森的,好像要吃了她。可是她不能不听妈妈的话,小声懦懦的喊道:叔叔!

江天明听着这声叔叔只觉得刺耳,可看着这个别了十年的女人。岁月没在她脸上留下多少痕迹,即使是一个近三十的妇人,她仍楚楚动人,我见犹怜。她越是这般,他心中的怒火无法平息。不过,他脸上仍不动声色,直勾勾的盯着她:这样的天气,你又这么急着来找我,不会只是想要老朋友见面吧!他也不开口让她坐,她身上湿的得彻底,从进来到这里,一道长长的湿印子拖进来,他看到她身体还在发抖。很好,这是他想要的!

天明哥,我来是有件事求你!她本想直接说,转而流着眼泪的道,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我不该那么跑掉,我伤了你的心,对不起。

江天明像是不在意似的,摇了摇头。她私奔留信,说她只把他当哥哥看,她真正爱的是那个一事无成的安臻。他是何等高傲的人,为了这个女人他做了那么多。她一句不爱他,私奔逃婚。他强忍住怒火,当即立断的推迟了婚礼,不到半个月就找到了她。那时她已经是安臻的妻子,她抱着她的男人求他放过她。那是他一生的羞辱,到现在牢牢的印在他的脑子里。

过去的事了,还提来做什么!他故作轻松,还微微的耸了耸肩。

天明哥,你可以怪我,可以恨我,就是现在你想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戚婉婷抱着安离跃然了下来,你可以不可以答应我一件事,求你一定要答应我。

江天明像是不意外她的下跪一样,仍坐着不动挑眉道:你先说说看,什么事?

你能不能帮我照顾安离,收养她做你的女儿。她把女儿放下为,一脸哀求的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