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之光老周赵青目录 又被男神撩上热搜

八年前。

仓库内,是男人和女人的低声的说话!

白言兮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跑到这里的,厉家后院的小仓库一直是她的小天地,却让她看到难以置信的一幕!

别遮了,你孩子都给我生了,现在还装什么贞洁烈女!厉雪松将王兰放在仓库破旧的沙发上。

大先生,求求你,放开我!王兰一脸的泪,这么多年了,她知道挣扎也没有用,只能本能的求饶。你误会了,言楚不是你的孩子,真的不是!

你以为我会信吗?他哼哼的嘲笑,你骨子里就是个坏女人。说完,他站了起来,开始松皮带拉拉链。

王兰嘤嘤的哭着,她没有抵抗。

白言兮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没有冲出去,把那个男人拉开,然后大声的说:不要欺负我妈妈!

母亲绝对不会知道,她跟先生做那件事的地方,是她女儿平时躲在这里休憩看书的地方,这是她的秘密基地!

她被大先生的那句话震惊到了!言楚跟先生的关系!难道言楚真的不是父亲的儿子吗?她知道父亲不疼爱言楚,总是用怪怪的眼神看他。相反,大先生对言楚很好,还支持把言楚送到青阳最好的私立中学!

接下来发生的,她已经没有勇气再看下去。她魂不守舍的走回去,恨不得马上就离开这个阴暗肮脏的大房子!所谓的豪门,外表光鲜亮丽,可在华丽的外衣下,掩盖的是阴谋和各种让人作恶的关系!

她想推开那扇门把母亲救出来的,可是她分明看到母亲的屈从,而且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

白言兮,你发什么呆?叫你你也不应!厉南川穿着白色的衬衫,黑色的休闲裤,站在她面前。他身后站着的,是他的青梅竹马的女友花可沁。

言兮看到厉南川站在自己面前,一阵的恍忽,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言兮,这周末是南川十八岁的生日,我们决定要到海边的别墅一起去过,你也来吧!花可沁是天真浪漫的大小姐,即使白言兮是女佣的女儿,但是她也一直很喜欢她。

言兮还是很喜欢这位花大小姐的,她对人热情友善,走到哪儿都人见人爱。她不由的看了看厉南川,这位是她的主子,花小姐的邀请只能是礼貌,主子说的话才算数。

她会来的,到时候她是要来帮忙的。厉南川看她的眼神闪过了一抹阴霾,马上他又对花可沁说道,你不是说这次的派对你要策划吗?还不跟我来!

花可沁马上开心的点头,对言兮笑了笑才跟着厉南川进去。

白言兮胸口被压的闷闷的,少爷好像始终都很讨厌她,莫名奇妙的从小就不待见。难道她长了一张令人讨厌的脸吗?她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脸。

你刚才去了哪儿?一个苍老的令人胆颤的声音蓦地响起,然后就是拐杖一嗒一嗒的响起来,她吓的差点跳起来。
白言兮不知道何时翟老太太出现的,有时候她出现好像悄无声息,明明她手边还有一根拐杖的。而她身后,跟着的是她的助理兼秘书何文轩。

翟老太太已经七十多岁了,保养的还是相当不错的,她习惯穿奢华而低调的旗袍,手上杵的是一根黑色镀着金边的拐杖。她戴着金边的眼镜,头上一丝不苟的盘起。这位老太太,年纪虽然大了,身体倒是很好,她是厉家真正的掌权人。

言兮从小就怕她,甚至有时候一听到拐杖的声音她就哆嗦。老太太有一双锐利的眼睛,这双眼睛即使藏在眼镜下,也能一眼将人看穿。

老、老夫人,我刚回来。白言兮低下头,本能的退后一步。

翟老太太眼睛微眯,她眯起眼睛的时候,眼角的皱纹越发的深刻。她声音很低沉,带着不怒而威的气势。怎么刚才我看你是从仓库那边过来的?

白言兮一股寒意从脚底泛出来,她感觉自己的血液都凝固了,老太太是什么意思?她的话里是不是还有意思?言兮不也去想,也不敢跟这位老太太藏心思,仍只低产着头:我、我没有!

去了就去了,难道那里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吗?翟老太太的声音微扬,她的拐杖不近不远的在她的脚边。

言兮明明要比老太太还要高一点儿,可此时只觉得这具苍老的身躯很是慑人可怕。她努力的想,老夫人没什么意思,没什么意思!她应该不知道吧!可是牙齿已经忍不住在打颤。

没、没有啊!

你好像是今天生日吧?翟老太太的眼眸始终凝在她身上,这个女孩的每一个表情都在她的眼里,嘴里却也转了话题。

是!她母亲是厉南川的奶妈,厉南川的母亲长年身体不好,自然无法哺乳。在母亲还怀着她的时候,她就跟父亲住进了厉家。她比厉南川大了三天,却不曾吃过母乳。

我还想是不是我记错了?翟老太太嘴角露出若有若无的笑容,这位老太太很早就丧夫,夫死之后,她接手了厉家的行尚集团。厉家能有今天,也是这位老太太一手造就。我记得你生了之后的三天,南川也出世了。

这次南川要去海边的别墅度假过他十八岁的生日,你帮我好好看着他,可别让他干坏事。

这话白言兮更不懂了,虽然平时老太太对少爷都很严格,有时候说话甚至更加严苛,可怎么都轮不着让她来看着少爷!而且她凭什么看着少爷,她微抬头,迎上翟老太太深不见底的眸光,她马上低下了头。

听到了吗?翟老太太的声音是起承转合的,当她的声调一变,明显有几分不满了!

听到了!白言兮忙接口。

翟老太太这才握压着她的拐杖在何文轩的陪同下,上楼去了。

言兮这才微松了口气,一抬头,却看到了何文轩满怀深意的眼眸。她吓的心惊胆寒,急忙躲开!

文轩,你都安排好了吗?进了书房,翟老太太坐下之后问道。

董事长请放心,一切都安排好了!何文轩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很公式的回应道。

办好了这件事,南川就能真正的长大了!翟老太太长叹一声
何文轩没有应声,主子的用意他向来不问,从他被老太太收养那一刻开始,他就把自己卖给了她。他的人生没有自己,只要眼前这个年过发甲的老太太。

这次去海边别墅,厉南川只邀请一些玩的比较开的一从发小,这些高中刚毕业的男生女生也学起大人那样开起了化妆舞会。

厉南川扮演的是左罗,戴着面具穿着长靴子倒也显的很帅气。他从房间出来便看到从另外一间房间出来的花可沁,花可沁是cosplay日本女佣的装扮,只能遮住臀部的短裙,看到他还似模似样的说:少爷,有什么吩咐?

厉南川眼眸一热,他拉住花可沁的手极暧昧的说道:我的吩咐就是派对结束后,在这间房间等我,今晚我要你伺候我。

花可沁脸红了,她扛不住厉南川火热的眼神,喏喏的说道:知道了,少爷。

厉南川拉着花可沁出去,却看到了跟花可沁穿着一个调调的女佣服的白言兮,厉南川眉头一皱:白言兮你怎么在这里?还有,谁让你穿成这样的?

少爷!白言兮看到厉南川吓了一跳,低下头说,我是来叫少爷的,人好像都到齐了,大家都在等少爷和花小姐。这个女佣服是老太太让穿的,说是为了配合少爷你的派对。

厉南川微皱眉,看着白言兮这装扮很不高兴,不过今天是开心的日子,没必要为了一个女佣而伤神。他不再理白言兮,拉着花可沁说:我们走吧!

花可沁笑了一下,看到白言兮身上几乎跟她一模一样的女佣服,她说是翟奶奶让她穿的,怎么会有这样的巧合。

参加派对的都是城中上流社会的公子小姐,个个都玩的很开,厉南川要求这次生日大人都不要在场,只中午和家人吃了一顿饭。所以各种游戏,甚至是限制级的游戏都玩上了。兴许是是喝高了,当白言兮端东西出来,看到拐脚角落里一男一女在热烈疯狂时,她吓的东西都没有端稳。

她再一转头,像是被人敲了一下,她全身无力,在闭眼之前看到一个极高大的身影。她想看出是谁?却失去了力气,紧接着,她的身子轻飘飘的,她好像飞了起来,她微微睁开沉重的眼皮,她好像在一个人怀里,很陌生很可怕的男人气息。

她被放进了一个很软的地方,她的嘴被撬开,冰凉的液体顺着口腔滑下了喉咙,流入了心肺。

是谁?她发出极微弱的声音。

没有人回答她,她的意识模糊不清,却没有完全失去知觉。胸口好像热热的,然后热气一直在扩散扩散,盘踞在腹间,她扭动着身体,整个身子好像都要烧起来了!

好热!她真的好热!热的她好像马上要爆炸一样,谁来救救她?

房间里好像有声音,她想叫出来,她口很干,而且很热很热。她听到一个似熟悉似陌生的声音:沁沁,等了很久了对不对,我来了!

很热很热,她闻到了呛人的酒气。这么巨热让她身上应该很难受的,可是奇迹的她觉得好舒服。

进来的是厉南川,他和花可沁约好了今晚要把彼此献给对方的。今晚月光很好,散下来落袭来,银白色的月光照着如梦似幻。他的沁沁已经躺好在等着他,他没有开灯,他已经醉的七七八八了,刚才被灌了太多酒,因为记着还在等他的花可沁,他是扶着墙回来的。

月色朦胧,他虽然看不清沁沁的脸,却闻到了她醉人的馨香。他含住了她诱人的小嘴,好像跟以前的感觉不太一样,不过这样的她更可口更清甜。

厉南川没有经验,但是他事前做了很多功课,看了不少片子。

沁沁不要急,马上就好了。厉南川听到白言兮的低泣。

可她的身子真的好难受好难受,身体好像又个大洞,很空虚很空虚,空虚到让她害怕。这样两种情绪拉扯着她,她扭着身子挣扎,她想逃却又不知道要怎么办?

她失去了什么!

她肯定失去了什么,可是来不及了,有个东西破裂了!

狂喜!从来没有过的巨大的狂喜!那是他不曾经历过的快乐,他舒服的发狂!

她应该要很快乐才是,可是不,她莫名的哭了,眼泪止不住的在流!

还很青涩的男生像是尝到了最美味的果实,太美味了,他忍不住要一尝再尝,直到耗干他最后一丝力气。

她的头好疼,疼的她睁开眼时明亮的光线还刺疼了她的眼睛,泪水自然的就滑下来。她一动,身体的疼痛袭来。

她终于看清了,厉南川!

发生了什么?

沁沁宝贝,乖,我们再睡会儿。

眼泪一滴滴的在往下掉,她很想大叫或者推开他,可是她不敢也没有力气。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她很想搜出一些记忆来,她什么都想不起来,只觉得头痛难当。

早知道和沁沁做这件事会这么的舒服,他根本不应该拖到现在的。

沁沁,你怎么不说话?当他一侧头也睁开了眼,微微的笑着去看心爱的女孩时,白言兮满脸泪水的的脸让他瞬间变了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