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这才几天没做水 魔道祖师1万8千字肉车微博

安心瑜薄凉一笑,放心吧姜总,我一定会完成任务,不辜负你的期望。

姜晟夜心里暗骂,该死的期望,他从未期望过她可以完成任务!

姜晟夜漆黑薄怒的眼眸里翻卷着波浪,可不要说大话,到时候若是搞砸了,你自己求我吧。

安心瑜脸色微微惨白,闭上眼睛,心里沉重。

原来他的考验真的是这个,原来他的考验真的如此让人痛苦难以接受。

七年不见,他身边没了她,估计早就和冷瑶情投意合了,估计早就对她不存在半分情分了,才会在她如此无助落入如此境地的时候这样欺辱她。

安心瑜睁开眼睛时候已经收敛了所有情绪,好,姜总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只要姜总记得你的条件,让我在你身边当情人……

姜晟夜咬牙切齿,冰冷的看着这个此刻躺在自己身下的女人,好!

说完,他再也忍不住的低下头去,狠狠的噙住安心瑜粉嫩的嘴唇,玩命一般的索取香吻。

一吻毕,安心瑜气喘吁吁,姜晟夜气息稳定,他起身。

安心瑜立刻起身做好,车子座椅坐得难受,她想调整座椅,可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力气不够大,怎么掰都掰不动。

心里激愤的不行,安心瑜没想到姜晟夜说欺负她就欺负她,不顾忌两人已经离婚的事情,居然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吻她就吻她,真当她是那种人了吗?

心里气愤,手上又把座椅调整不回来,安心瑜低着头,委屈极了。

下一刻,姜晟夜就伸出手来,轻轻一按,座椅就升上来了。

安心瑜脸色顿时涨红。

姜晟夜冰冷一笑,怎么,这点小事都坐不了,还大言不惭的说要完成任务,谁给你这样大的信心?

安心瑜咬牙,还请姜总自重,既然嫌弃我脏,就不要碰我。她揉了揉嘴唇。

姜晟夜看到安心瑜抹嘴唇,像是要擦去他所有痕迹的样子,心里一阵气愤,懊恼咬牙,你不是那么想当我情人吗?怎么,我索取一点好处你都这么在意,看来你还真的没有讨好男人的本事,再说了,我碰你一下你就叽叽歪歪的,别的男人把钱摔到你手上的时候,你还不是积极主动的去服务别人!安心瑜,别装清纯!我现在已经不喜欢这种口味的了。

安心瑜心里大惊。

原来他是这样想的,这样龌龊的揣测她。

可怪得了谁呢,是她为了靠近他,就顺其自然的适应了他最开始就给她设置好的人设……

否则她没办法完成神秘人的任务,她没办法救回她的安安啊。

惨白着脸,安心瑜勾唇一笑,姜总早说不喜欢装清纯的女人,我就不装了嘛,毕竟我还以为姜总是个念旧的人,当年的口味还是没变呢。

她笑容有点冷。

当年的她清纯中带着妩媚,是名副其实的N市名媛,而冷瑶就是那模仿她的故作清纯的女人。

姜晟夜攥紧拳头,冷冽盯着她,安心瑜,你好,你好得很!
姜晟夜被安心瑜激怒,直接把她丢在了街边。

迈巴赫高调离开,安心瑜就像是扔出去的麻布袋一样,没有价值的被主人舍弃。

她站在街边,车子离开的时候,尾气喷在脚边,味道刺鼻,她低着头,眼眶一红,眼泪顿时掉落下来。

安心瑜一直警告自己要坚强,不要像是以前一样那样依赖男人了,那样依赖对她来说没有半点好处,反而让她最后变得一无所有。

她恨这个出轨的男人,她恨他出轨后还装作无辜,她恨自己为什么没办法让姜晟夜向她道歉,反而还被神秘人逼迫得只能用这种身份靠近他,这样的卑微无能。

擦掉眼泪,安心瑜上了公交车,往家的方向赶去。

这两日,她都在等姜晟夜的消息。

姜晟夜既然说了要给她任务,她就只有等,大概没有一个女人有求于一个男人的时候,会不要命的去催促那个男人了。

安心瑜很乖巧,晚上洗澡的时候使劲擦拭皮肤,想要尽可能的擦拭掉姜晟夜留在自己身上的痕迹。

她厌恶那样的感觉,和前夫纠缠不清,甚至有了肌、肤之亲。

直到擦拭得肌、肤泛红,仿佛被鞭打了一样,她才停手。

电话是第三日中午打来的,助理路明的声音在电话那边响起,让安心瑜做准备,车子三分钟后到达小区门口,让她准备出门。

安心瑜正对着一桌子残羹冷炙发呆,做好的饭菜食之无味,没有胃口,所以昨日的饭菜就留到了今天,本来可口的饭菜最后就变成了残羹冷炙,稍微热一下就上了桌。

接到电话,她立刻有了精气神,从凳子上蹦起来,一时间头晕目眩,差点晕倒,安心瑜咬牙,可能是因为最近营养缺失,有点低血糖了。

她只能埋头开吃,努力把实在没有胃口的饭菜塞进嘴里,吞咽进去,又立刻换衣服,收拾自己,出了门。

路明做好了准备工作,他想安心瑜应该会半个小时后才出来,迟到是女人的天性。

可谁知道车子刚停下,就看到安心瑜站在路面,正用湿巾擦拭着额头的汗水,看她颇有些风尘仆仆的样子,明显是小跑过来的。

路明大惊,真准备下车迎接,突然动作就一顿。

他没有忘记姜总今天吩咐他这件事情的时候,表情多么的咬牙切齿,似乎全天下的女人都得罪了他一样。

所以……大概是被安心瑜给气的吧。

自己虽然不是见风使舵的人,但至少也要看着老板眼色行事啊。

所以,路明立刻放慢动作,七年前对安心瑜的恭敬变成了公事公办的扑克脸。

安小姐请上车。

安心瑜上了车,路明帮她关好车门,只是动作生硬。

路助理,姜总是怎么吩咐的?他到底要我完成什么?

路明吃惊,姜总没和你说嘛?可姜总也没有告诉我啊,我以为安小姐知道的。看到安心瑜迷茫的表情,路明又补充,虽然不知道姜总给安小姐的任务是什么,但是我们下一步要去发廊做头发,再去定制礼裙……
路明将安心瑜带到了N市最时尚最顶级的发廊,一看到路面,设计师立刻迎接上来,不敢亏待姜总的客人。

将发质极好的直发烫卷,染色,编发,挽好,做成一个大方典雅的发髻。

设计师对安心瑜一阵夸赞,安心瑜都没有心情去理会。

这样无聊做发型的日子和七年前真的很像,每一次出席重要宴会的时候,她总要经历这些事情,当时不知道一个简单发型出自这些设计师之手后的昂贵,此刻才深有体会,短短一小时就可以花去五位数的的天价。

发型后,是衣服,安心瑜的身材极好,比例协调完美,不需要怎么费工夫,白色礼裙衬着她的发型,格外的名媛气质。

路明站在一侧等候,看到安心瑜出来后的第一眼,就感觉当年那个惊艳N市的名媛再次出现在了眼前,不,应该说,比当年那个更美更有气质风韵的安心瑜出现了。

衣服后是化妆,化妆结束,路明给安心瑜全方位拍了照片发给了姜晟夜,等候姜晟夜满意的答复。

这样美的安心瑜,姜总怎么样都会满意的吧,路明喜滋滋的想着。

这边路明等候着回复,那边安心瑜坐在皮质沙发上,心情复杂。

打扮成这样,是参加高级宴会吗?可是她安心瑜阔别名媛宴会七年有余,当年还闹出了那样的风波,姜晟夜这样做是为了考验她承受压力的能力,还是要当中羞辱她?

安心瑜心里惴惴不安。

而另一边,姜晟夜看到照片的时候,眼眸里迸发出了前所未有的热切,这是她,是他心里那个纯洁如茉莉的她,比七年前更添风韵和气质。

只是眼神有些无神,似乎在出神。

姜晟夜手指在屏幕上滑动,放大,又缩小,然后他漆黑的眸子里绽放出强烈的怒意。

她已经是被千人骑万人枕的女人,她再也不能回到当初的那个安心瑜了,当初他深爱挚爱的那个女人早就在七年前就消失了。

现在这个安心瑜的存在只是玷污了他心里那片纯洁之地。

姜晟夜直接给路明拨了电话,谁让你们把她给我整成这个样子了,是什么身份就配什么服装妆容!

路明被吼得全身一震,诚惶诚恐起来,姜总,姜总想要怎样的?

你问那个女人,她自己知道她自己是什么身份!姜晟夜咬牙。

路明一颗心都要被吼裂开了,连忙把手机递给安心瑜,安心瑜疑惑的接过,正好听到一句话,她安心瑜是婊、子,就该是婊、子的装扮!不要故作清纯!

她全身一震,紧紧捏着手机。

那在姜总心里,谁才不是故作清纯,冷瑶吗?

姜晟夜此刻被回忆缠绕,气愤的要命,被激怒后话不择言,冷瑶比你好太多,你有什么可以和她比较的!她丈夫在外面乱搞后还对她家暴、想脚踏两只船,冷瑶从来没放弃自己婚姻,一直从中调解,丝毫不气馁,也从不像安心瑜一样害人逃跑!
安心瑜感觉自己耳边轰隆轰隆的响,她愣愣的垂下手臂,就像是一个机械木偶一般。

这一幕路明看得眼睛有点酸痛。

姜晟夜吼完之后挂断电话,这才恍惚响起好像不是路明,而是安心瑜接听的电话,所以他的话她全部都听到了?

姜晟夜有一瞬间的担忧,担忧安心瑜会想不开,担忧她会立刻离开他,去别的男人的怀抱,但下一秒,他的担忧就被冰冷的水悉数冲刷掉了。

那个女人一心要钱,相当他情人,怎么可能逃走。

那个女人就算听到他说的话,也不会万念俱灰,也不会伤心,毕竟谁让她那样铁石心肠,她的心是石头,早就在经历风尘之后变得坚硬不摧。

他的伤心她无从体会,他的痛苦她更视而不见。

所以,姜晟夜,你真的过于关心他了,姜晟夜在心里默默的说道,然后他攥紧拳头,一拳打在了实木桌上。

办公室外面的员工听到动静,都全身一震,害怕的离办公室远了几步,自从七年前姜总婚姻发生变故后,姜总再也不是那个霸道冷酷的男人,反而成了冷酷易怒的火药桶,虽然双商依然很高,但脾气似乎有些控制不住,随时都会爆发的节奏……

安心瑜不知道姜晟夜的痛苦,她只是在脑海中不断回忆着方才姜晟夜在电话里说的话,声声刺耳,句句讽刺。

她不过是个婊、子。

安心瑜转身站在镜子面前,伸手撕扯下那端庄典雅的发型,又将裙子使劲往下扯。

一时间,那个端庄优雅的美人顿时变成了一个疯子一般,只是这个疯子似乎是为情所伤,崩溃不已。

设计师们战战兢兢,想挽救安心瑜手下那天价的裙子,却不敢上前。

安心瑜撕扯到一半,动作停滞,她呆呆的坐在镜子面前椅子上,松了手,天价裙子不过被她撕扯出一点褶皱,可能因为面料太好,可能因为角度不对,所以没有弄坏。

设计师们齐齐的松了一口气。

路明上前,安小姐,姜总怎么说?

安心瑜勾唇冰冷一笑,他说,我本性怎样,就该怎样的打扮,所以……之前花费的时间算是白费了,她古怪一笑,不过,大佬的心情变化莫测,我一个无能的女人能做什么,只能配合咯。

设计师心里直呼姜总果然是大佬,放着这样的美人不要,还胡乱对美人发脾气,他走上前,那安小姐,姜总有没有说整体要换什么风格?

安心瑜环顾四周,指向窗外路过的一个女人,囖,那种风格!

设计师和路明都齐齐的看过去,顿时脸色都变得古怪了起来。

因为窗前经过的女人,穿着暴露,妆容香艳,明显行业似乎有些不对头啊。

接下来的时间,设计师和路明都晦涩的不敢说话,安心瑜安安静静的被打扮着,两个小时后,装扮结束,她睁开眼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

眼影魅惑,头发慵懒的卷,一身低胸裙,掩饰不住的好身材,是个男人都要流口水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