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女主高H 过度反应po

我在猫眼里看了下,楼道里面的灯光比较暗,看不清楚是谁,但是看身形,应该是陆耀景。

我妈和我妹妹都睡着了,我轻轻的开了门,走出去。

陆总,谢谢你的关心,你还送我到家门口。我已经到家了。不过,你跟踪我?要不怎么知道,这是我家?我发现自己好像说的有点多了,陆耀景的脸色不好看。

他一直没有说话,我顺着他的眼神一看,啊呀,他盯着我。

我的脸开始发烧,因为着急,睡衣的领子没有系好,我回来又准备洗澡。

我赶紧整理好睡衣,然后深呼吸,让自己心跳慢一点,陆总,我的手机好像落在你车……

我还没有把话讲完,他就伸出手,把我的手机递了过来。

我急急忙忙的接过来,谁知道没有拿稳,手机掉在了地上。

我赶紧弯腰去捡起来,陆耀景也低头帮我捡,两个人竟然撞在一起。我连忙躲闪,然后后面没有站稳,穿着的拖鞋掉了,马上要摔倒。

陆耀景马上拉了我睡衣一下,我的重心不稳,向前冲到了他怀里。

我这力度有点猛,整个就爬在他怀里。

一股清冽,略微陌生却有些记忆的男生气息扑面而来,我竟然眩晕了。

你这小心思可真到家,这一波招惹挺到位。他的声音中带着嘲讽。

我忙把他推开,有些强词夺理,招惹你?是你拉我的好不?刚想谢谢你,你却这样误会我,那我们这样扯平了,没有人把你当香饽饽,咱们两清了。

这么义正言辞,好像你没有干过似的。他闲闲的回击,丝毫不给我余地。

那又如何?啥感觉都没有,没有一点回味。我也是被顶在了这里,只能强撑着。

但是,却忘记了女人这嘴巴,如果太过了,男人是要行动的。

陆耀景眼睛扫了我一眼,用手捏着我的下巴,语气阴冷,没有感觉?你当时……

哎,话不能乱说,没有感觉就是没有感觉。到这份上,我是一步也不让的,但是脸却不自主的又红了。

伸手要打掉他在我下巴上的手,他却顺势抓住了我的手腕。

一股舒服的感觉传来,我臊的脸都红了,干巴巴的说,拿开你的手,你不能这么做。

怎么做?这么做?嗯?他嘴角微微勾起,邪恶的扯出一个微笑,我该死的还感觉很迷人。

陆耀景,你,你放开我……然后我的唇就被他堵住。

手臂也不知不觉中,由推改为了抱。紧紧的靠着他,抱住他的脖子,下意识的想要更多。

我忙躲闪开他,快速的退到后面,麻蛋的,这是我家门口,真是疯了,差点就做了不该做的事情。

他慢慢的抹了下嘴,尹未央,你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了
在灯光下,他的一双眼睛带着隐忍,西服里面的衬衣扣子也开了几道,有点点汗滴入,该死的性感。

无耻。我慌张的跑回家,快速的关上门。

靠在门上,心脏还在刚才的慌乱中没有缓过来。

不能再同这个男人接触了,这样太危险,很容易被误惹。我也是个正常的女人,在绝色面前还是没有免疫力的。

我的内心潜藏的饿兽,一旦打开了闸门,就留下了深刻的印记。

以后一定要远离男色。我们在公司里,也没有多少交集,以后我出入都小心谨慎,只要躲开他,时间长了,自然就淡了。

周末,我的相亲约会到了。

我素面出门,身上穿着也很休闲,本来就是走过场的,所以就没有精心打扮。

然后,相亲现场,我就傻了。

对象竟然是我高中的暗恋男神―卓归远。

从高中到大学,他都是我情窦初开的暗恋对象。

只是听说他已经订婚了,我也就放下了这段七年的心路历程。

他也非常惊喜,尹未央,真是你?我都抱着同名同姓的心情来的。没有想到真是你。

我太粗心了,也没有把这次相亲当回事,所以从来没有问过我妈,男方的姓名,这,也算是份惊喜?!

因为他一直在读书,已经不再是少年时候的文雅少年,还有些秃顶,男人一秃顶,就比实际年龄大出许多来。

因为内质一直在线,所以他的气质依然如那句诗词说的,陌上人如玉。

不知为什么,忽然想起了七年的无望的暗恋,对过去逝去的青春懵懂,我竟然很是感慨。

他现在刚博士毕业了,在研究很冷僻的古汉语韵律。现在属于三无人员,没有房,没有车,也没有存款。但是却才气逼人。

未央,你,你知道吗?其实我一直有话想对你说。他双手不断的互搓,有些语无伦次。

我微笑的问,什么?你想对我说什么?

他低头看着桌子上的咖啡,手无意识的搅动着,我,我,其实……

怎么了?不知为什么,我的心跳很快,他这样的行为,让我第六感开始发挥作用。

我喜欢你。在高中的时候。这次他不结巴了。手指拿着汤匙的手微微颤抖,眼睛盯着我。

还真被我猜到了,紧张的心情像坐了过山车一样,松懈下来后,就是浑身无力。眼睛就被雾气笼罩了。

他看我这样,有些不知所措,吓到你了?真抱歉,我,我……

我抬起头,把马上要溢出来的泪水憋了回去,笑着摇头,不,不,谢谢你,曾经喜欢过我。

七年的青葱岁月,最真挚的情感,终于有了回应,那是一种说不出的味道。如今,我们已经无法回头了,再也回不到纯真和美好。

这是干什么呢?同这么差的男人约会,还真是你尹未央能干出来的事情。看来,行情不行啊。一个带着刺耳噪音的女声传来。

这是伍妙菡,除了她,没有人能用这么刺耳的声音说话。

她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只比我小两个月。我爸在婚内出轨后就生了她。

伍妙菡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一扭一扭的走过来,一股劣质的香水味,让我忍不住捂着鼻子。

她站在我们的桌前,趾高气扬的打量着卓归远。

卓归远也被香水熏到了,他向后躲了躲,这位是?

她是锥子脸中的典范,网红中的嫩模,出生就带着三打头的标签,可以穿着恨天高走上人生巅峰的Cy……伍。

每次我想起来,伍妙菡的这个英文名字,我就笑死了。这在国外,就是特殊职业者啊。

卓归远刚喝了一口咖啡,听我介绍后,一下子喷了出来。不可抑制的笑起来。

伍妙菡的脸,就像小品里的,百里透着红,红了吧唧,绿了吧唧,还带着黑不溜的。

她抬手就要打我,我马上躲闪开了。又来这套,从她走过来,我就浑身戒备上了。

看打不上我,她就开始谩骂,尹未央,你个贱货,你满嘴都散发着臭味,也就你这样的万年不遇的石女,找这样矮矬穷的low男。我爸因为你,不要你妈,还真是报应不爽。

一听她说这些话,我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拿起手里的咖啡,扬手就泼到她脸上。

看着她气急败坏的大嚷大叫,脸上的妆也五颜六色狼狈的样子,我顿时神清气爽起来。

因为小时候,我爸为了护着她,一脚把我踢出老远。我同她见面就是剑拔弩张,从没有和平过
我和卓归远见面后,他就开始频繁的约我。

文人的求爱,都是雅致别样的。

时不时的收到带有诗句的花束,还带着我去看了各种话剧,送上的礼物都有着水墨画陪着的词牌。

可,我就是动不了心。也许,青春逝去了,也许,我已经对婚姻失望。

所以,如果恋爱的结果就是婚姻,那我愿意独身一个人。

我妈说,我姑姑的儿子升学宴会,让我去包个红包。

我虽然对我爸有意见,可是对我姑姑还是有感情的。所以我们一直有往来。

我看着我的可爱的妹妹,在一旁吃的正香,不由的拍了拍她,清秋,马上就要高考了,加油啊。

我妹妹是标准的乖乖女,学习非常好,虽然高中压力很大,她却依然能够保持前五。

姐,你放心,我的目标是985,一定没有问题。我妹的目标很明确,她非常自信的说。

我妈却在一旁说,别太骄傲了,还是要努力才行。

妈,你别老打击妹妹,我妹这么优秀,985肯定可以考上。

看着妹妹乐呵呵的朝我点头,我的心里的自豪感油然而生。

我妹可是他们学校的校花,品学兼优。我和我妈都宠着她。

所谓的冤家路窄,就是我在我表弟的升学宴上,又见到了陆耀景。

他似乎比半个月之前瘦了许多,穿着一件立领的手工限量版衣衫,透着贵气。

姑姑在旁边给我介绍,他叫陆耀景,是高层的公子,对你姑夫有恩,请了五次才请到。

我随意的嗯了一声,他从此再也不会同我有交集。风景而已。

我给姑姑拿出红包后就要走,姑姑拉着我,不让走,吃饭再走。来都来了。说着就给我安排了座位。

因为当初被我的那个渣男爸爸推出门的,我妹妹的学费都是姑姑给交的。如果不看姑姑的面子,也有点太少生分。

然后,我就为自己的行为买单了。

我的座位是同我的渣男爸爸、伍妙菡和她那个妈妈,对了,她妈妈叫贾美丽,还有一个重要人物,陆耀景在一桌。

我们目光对上后,很快就各自转移,互相各不相干,挺好。

贾美丽显然是想推销她锥子脸的女儿,妙菡,陆先生年轻有为,你多向陆先生请教请教。她说完,还使劲的把伍妙菡拽到陆耀景身边。

看来,贾美丽已经知道了陆耀景的身份,急急忙忙的给女儿牵线。

妈妈……伍妙菡嗲声嗲气的叫了声妈,我这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

她捂着嘴,娇笑,陆先生有点奇怪,我们一般大,就叫你耀景吧。脸上的粉因为抹的有点后,都快掉完了。

陆耀景面带一丝微笑,很客气,不用拘礼。

我忙把头低下,去研究研究上的凉菜,心中的大白眼早就翻出去了。这两人,可能可以成。假假得真。

随着菜上的越来越多,我开始一心一意吃东西。

我说,尹未央,你还真敢欺负你妹妹,怎么能把咖啡泼她脸上?都差点烫坏了。贾美丽已经开始算账了。

妹妹?我怎么会欺负我妹妹?我宠清秋还来不及呢。

是妙菡。

妙菡?我们不是一家人,不要轻易认亲戚。我爸妈离婚后,我和我妹就随我妈姓了。

我那个渣男爸爸伍文祥面色一沉,把杯子重重的放在桌子上。

别,文祥,这么多人,不生气哈。贾美丽装模作样的抱住了伍文祥。

未央,你做女儿的,在你爸面前孝顺点。别老顶撞你爸。学学妙菡,多孝顺,从来不顶嘴。你也老大不小了,别失了家教。贾美丽阴阳怪气的挑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