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巨龙苏醒以后 男宠跪在少爷胯间吞吐

顾墨璟极不愿意来这一趟的,百忙中抽出空来,也不过是为了应付应付没完没了的唠叨,母亲实在是太闲了,闲得没事就闹他。

他没结婚又怎的,没女朋友又怎的,是犯了哪条法,碍着谁了?非得说得他不孝又变态的。

女人那是麻烦的动物,他要来干嘛,他天天忙得都没时间去想男女之事呢。

她倒是好,闲得每天给他张罗各种名流淑女,要他去相亲。

没错,就是相亲,说出去不知会笑趴多少人来着。可,他居然还是来了。

随便挑了一家,看了一些背景就来了,反正是应付的,这么可能这么多年找到个合适的,就相亲能找着自已理想中的伴侣,只想让母亲消停消停而已。

此刻的卫家几乎一家都到齐了,除了现在还在英国军校的小哥,还有演习任务在身的二哥之外。

卫家一家之主和蔼地看着那肃坐在枣红色锻质沙发上的顾墨璟。

他冷肃,沉敛,一身刚硬冷气,而且还一脸很不爽的样子, 便是不开口气场也是绝对的强大,毕竟在部队里也是发号施令的人。

墨黑的眸子就那么扫了一圈,冷若冰霜没有任何的神色。

顾公子。卫大夫人微微一笑:咱们卫英刚从英国回来,顾二公子也是英国军校毕业的……。

顾墨璟很冷漠地打断她的话:别给我说这些。就是一个星球来的,他没看上扯什么都没有用。

母亲当真是急坏了吧,就卫家这样良莠不齐的女子,都叫他过来相亲,他的行情就跌得这么快吗?

忽然眼神落在角落里一个女孩的身上,像事不关已一样,她低头在把玩着手指,暖暖的阳光就在她后面,照得她的手指光洁如玉,从头到尾她那么柔和地坐在不惹眼的角落里,就像没有声音不存在的摆饰一样,他要的,就是这么一个妻子。

就她吧,难得看上了眼,也别枉费了这百忙中抽出时间来相…挑妻子。

一手指向她,铿锵有力地说:就她吧。

卫敏敏?

卫敏敏?

所有的声音有致一同的怀疑,不确定。

卫敏敏抬起眸子看着他, 这个顾家二公子有毛病吧,她一个小夫人生的女儿,他也看得上眼,最最最重要的,她才十八岁。

顾墨璟微抬刚毅的眉:就她了。

这是我们家卫敏敏,才十八岁,还在读高中。

他却听而不闻,站了起来:告辞。

顾墨璟长年部队的训练,高大,俐落,身段完美健壮。

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她卫敏敏十八岁,他就要娶她,也不想想他老人家高龄多少了,三十六岁,她都可以叫他爸了。

卫敏敏说得好听是小小姐,说得不好听不过是个私生女。

卫家是个大家族,一直从商,在B市跺跺脚也会让金融震一震,所谓官商官商,再好的商也必须建立在有官的关系之上。

能攀上顾家,那是卫家多希翼的事。

卫敏敏上网去查关于顾墨璟的事,百度果然是天朝管制的,居然屁个事也查不出来,怎么不说世上查无此人呢。

卫敏敏。卫夫人直接推开了门。

卫敏敏赶紧站起来:妈妈。

顾墨璟选择了你做他的妻子,是你的荣幸。

她低头,小脸上呈现出恰到好处的娇羞与害怕。

卫夫人保养得白嫩的手轻轻地拍拍她的肩头:嫁过去记住你是卫家的人,卫家一直待你不薄。

妈妈,我还小,我怕。她的声音,也带着怯怯的颤。

只是顾墨璟看上了,哪管你是十八还是十六,他要,就得嫁。

嫁过去,好好做个贤惠的妻子。你们这么多姐妹,顾二公子只看上了你。你一向胆小怕事,到了顾家,你也得切记着不得惹怒顾家的任何人。

妈妈,我可不可以不要嫁。

卫夫人拍拍她的肩:你长大些你就知道,这是多少人想盼也盼不来的美事儿,若是换成那个讨人厌的卫冰,我决计是不同意的。明儿个我给你张卡,喜欢什么衣服就买些什么衣服,嫁过去也不能寒酸了,毕竟你也是咱卫家的人,出去就代表着卫家的门面。

卫敏敏听她这么一说,自知事情是拍板无可改变的了。

想要在卫家顺风顺水长大,第一就是听话,第二就是服从,第三就是会看脸色。她样样俱全,不过卫夫人还是对她挺冷淡的,毕竟她是老头在外面风流生下来的种。

顾墨璟是军人,结个婚也是讲究个速度,第二天开车到顾家,直接把一张纸给她:签个名按个指模。

然后按了她就是他的妻了,别当她不识字。

卫英冷讽地说:这倒好,飞上枝头要成凤凰了,咱们以后见着这个胆小的妹妹啊,都得叫一声顾夫人了。

卫敏敏抬起脸,把害怕写照脸上:四姐。

写吧!别让顾二公子久等了。卫夫人温和地说一句。

示意卫英出来,在外面低声地斥她:别这么没眼色,虽然顾二公子只想要个摆饰的妻子,毕竟以后咱们卫家是想要攀上顾家的。

卫英心里一肚子火:妈咪啊,就这么个包子,谁说她二句都泪汪汪的像小可怜一样,我想了一夜我也不知道我哪儿不如她了,怎么偏偏顾墨璟就看上了她。

你们年轻人啊,真是不知道什么叫做进退,做事说话与人一步,也是给自已留个七步。顾二公子出了名的冷酷团长,你想要也有得你苦头吃,顾三公子我倒是看好的,婚礼时你好好看着。

卫英冷冷地说:妈咪说得倒也是,不过便宜了这个包子,才十八岁懂个屁啊,也不知是不是暗里故意给顾墨璟抛媚眼,跟她亲妈一样,贱货一个。

说你不会说话,还不承认,女孩子家家说话别这么刻薄,男人可不会喜欢听这些的,有些话可以说出来,有些放在心里。卫夫人摇摇头进去,又摆上了笑脸:墨璟啊,以后咱也是一家人了,得了空就要多带卫敏敏回家来看看。

顾墨璟淡淡地说:有空再说吧。

他当他是谁啊,卫敏敏心里冷哼,娶她,他可不要后悔得哭。

那张纸上,终究还是签上了她的大名。

卫敏敏,卫家一个不起眼的私生女,十八岁成为三十六岁顾墨璟的妻子。

婚宴是在一个酒店里进行,卫敏敏女方家的亲戚,就是卫家人,倒是男方却是声势浩大,大多都是穿军装的。

顾家在B市多年来从政,顾家几个公子哥们,也一直在部队工作着。

不过顾家家长,没一个出席的。

顾妈妈是生气,气顾墨璟怎么选了个庶出的女儿,明明卫家有几个很出色的女儿
卫敏敏穿着红色的旗袍,中规中矩地盘了个发,一下就老了几岁一样,卫英做伴娘一袭粉色的露肩短裙,倒是显得粉嫩可爱了。

把她打扮得老气横秋的,瞧瞧顾墨璟这品味,倒尽胃口。就这身旗袍吧,红艳是红艳,老气是老气,长长的裙连个小衩衩都不开的。

卫敏敏纵使千百般不满,也不会笨得表出来的。

卫英忙得像花蝴蝶一样,这婚事来了多少官场部队里的年轻俊杰啊。

倒是卫敏敏这个新娘子,闲得对着镜子想挤挤青春痘。

这婚,结得像是坐火箭一样,第一天挑新娘,第二天签个名再写个请贴去试个衣服,乖乖,第三天就摆酒。

顾墨璟到底是几辈子打光棍啊,结个婚有必要像逃亡一样么?亏得顾家在B市这么德高望重。

手机在包包里叫嚣着,卫敏敏掏出来:干嘛呢?

卫敏敏,你请个么假啊,你请假作什么,快,咱们网球队让人踢馆了。

卫敏敏翘起脚:姑奶奶今天没空呢,谁来踢馆的?

叫安心菲。

噗,安心飞,行,让她慢慢飞。

不是啦,老大,话说你请个么假啊,网球王子孙宁浩来观战呢。

卫敏敏跳起来:啊啊啊,他来了,赶紧的给我写一封情书,要热辣辣,沸腾腾,深情无处不道来,情不知什么东东起死磕到底。我不管你抄穷摇奶奶的也好,抄歌词也摆,总之要把我卫敏敏的大名给写下去。

行咧,老大。

这婚结得真不是时候啊,她的白马王子居然去观战。

朝镜中一看,骇了一跳。

镜中的那个男人,眉目如画,清润如玉,所谓的芝兰玉树也就是那般了,他就那么看着卫敏敏,不是为她惊艳,而是消化不了眼前的新娘子,二哥挑的新娘子,不是说静若无影,惧若老鼠的么?

他胸前别着花,写着伴郎二字。卫敏敏眼尖得紧,看到了赶紧低头,红晕满布脸,像是羞得抬不起的新娘子一样。

顾墨璟这会儿上来,谁也不看,口气也不温柔,而是低头看着手里拿着的计时表:现在是十点一十九分,还有一分钟跟你们讲解,司仪谈话介绍五分钟,我和你五分钟互动,刚好十点三十分。一共六十桌,一桌只许敬酒逗留三十秒,刚好十一点,吃饭一个小时到十二点,一点之前必须回到新房,我赶二点的飞机。好了,这张纸你拿着,这是我的喜好。

一张写着些字的白纸就塞在卫纸的手里,顾墨璟看了看时表:十点二十分,下去。

卫敏敏想,这么忙要不婚礼改天好了,有人这么结婚的吗?

什么时间都是顾团长定好,不能超时,不能延时,但是出了个状况,话筒临时失了音。

顾墨璟把脸拉得老长,十分不悦地看着这些人办事,什么个效率,频频地看了看时间,果断回头跟顾淮青说:一会敬酒的时间,缩短五秒钟。

喂,喂。啪啪。巨大的试音传来。

婚庆公司的人过来请大神:顾首长,话筒好了,我们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出这样的状况了,顾首长快请。

以后?卫敏敏又偷偷笑了,敢情这顾首长会长期性不断结婚下去。

眼角瞥到伴郎又在偷看她了,脸色一正又低头装娇羞。

今天是个好日子啊,风和日丽,在这么一个美好的日子,我们终于迎来了一对新人,欢迎我们的顾首长和顾夫人上场。

他也不牵卫敏敏,顾自就自个跨了上场去,步子矫健,卫敏敏赶紧就跟了上去。

他的确是挺高的,她一米六三,穿了双十公分的高跟鞋却还只到他的肩头。把西装,也穿得军装一样笔挺,面然淡然地……俯视着底下的宾客。

顾首长结婚,结得好像是——检阅。

我们来问问新娘,美丽的新娘子,请问你现在心情怎么样?

心情怎样,很不爽啊,可以直接说么?

卫敏敏娇羞羞地看顾墨璟一眼,顾墨璟淡淡吐出二个字:速度。别耽误时间。

差点没让卫敏敏吐血,吞了口气轻声地说:高兴。

呵呵,这当然是高兴的事,咱们的新娘子还真是害羞,好,我们来问问新娘子一些事。请问新娘子,顾首长为新娘子做过最浪漫的事是什么?

咦,她手心里的纸条,有这些吗?

这字写得像是龙蛇乱舞,中英夹杂着,乖乖,她眯起眼睛看了看。

然后轻声地说:没有。

嘎,全场静寂寂的。

顾墨璟不满地看了一眼满纸找答案的小妻子和主持人:下一个。

不好不好,顾首长结婚,我们要听听顾首长对新娘子的浪漫。下面的人吼了起来。

首长,你怎么认识新娘子的?

首长,你们第一次的亲吻是什么时候?

顾墨璟四下一看,气场次十分强大:我只回答你们一个问题。我与她是相亲认识的。好,就这么着,今天我和卫敏敏很开心你们能来参加我们的欢迎,表示感谢。昂首挺胸,敬礼。

老天,这老古板,还敬了个军礼。

卫敏敏又想偷笑了,也是第一次,他把她的名字与他提在一起。

亲吻,亲个毛,相亲,他怎么不说挑妃嫔呢?

眼眸里的嘲笑,让顾淮青抓了个正着,上前去热络地笑:二哥,二二嫂,咱们去敬酒吧,二嫂你好,我是顾淮青,排行老三。这个二嫂真的是太有意思了。

卫敏敏就扭扭捏捏羞羞怯怯地看看顾墨璟,那厢点点头,她才低声地说:你好。

顾首长表示很满意小妻子这样的反应,大手一挥:敬酒去,一桌二十五秒时间,记住。

他要的也就是这么样的妻子,如花瓶,似透明。

但是这十八岁的新娘哦,假得要命,狡得如狐。

顾首长很不满意,婚礼比预定的时间长了点,沉着一张脸,像千年寒冰一样。

但是婚礼上,谁管你是不是顾墨璟呢,灌酒,非灌不可。

出了酒店脚步都浮翩了,接了个电话脸色越发的不好看,走到顾淮青的面前:你回家去。

二哥,不用去演习了吗?顾淮青关切地问了一句。

他脸色臭得紧,顾淮青也不再多说一句,看着卫敏敏,唉,小姑娘,自求多福了
B市最好地段的小区房,现在是秋了,百花开得那一个叫闹,寸士寸金的房子,自然各方面的设施也是一流的。

顾墨璟开了门就交待:钥匙给你一串,卧室在那儿,书房在左边,洗手间在右边,最右边那间房是杂物房。

卫敏敏正襟危坐,不动不言不语。

顾墨璟看了十分欣慰:去烧点开水给我泡茶,在家里不许弄出什么声响,不能看到一抹灰尘,不许有任何意见。

是。顾首长把她当阿信了。

把你自个洗干净,脸像个猴屁股一样。

卫敏敏无语,顾首长这个老古板啊。

洗脸,泡茶,再端去给老古板,多年来的生存规则,让她明白一件事,装包子才可以顺风顺水少吃苦头。

老古板伏在桌上睡着了,毕竟今天他真的喝了不少,大杯大杯的白酒灌下去,是条牛也要倒下了。

呃,茶来了。

他睡得沉,也不动一下。

卫敏敏叹口气轻轻拉开衣柜看,乖乖,一柜子霸道的军服,她的就那么一个小角落,而且全部是大妈一样的款式,取了睡衣去换上,一大早就给折腾起来化妆什么的,早就困得不得了了。

睡得正香的时候感觉脸上湿腻腻的,一睁开眼差点想一拳揍过去,她的新任老公正捧着也的脸,亲她。

一个寒颤,所有的睡意都飞走。

顾墨璟捧住她脸,柔软地笑着。

一张千年寒冰脸现在如春日里的阳光一样的灿烂,俊雅,指尖温柔地轻抚过她的眉梢,软软地叫一声:敏敏。

正是黄昏之时,窗只有轻薄的纱掩盖着,晕黄的光色在他一张脸上,看起来如的多情,柔和如水,那眸子一沾上了光更是如酒一般的醉人,卫敏敏看得有点呆呆的了,老古板居然可以这么的迷人。

直到他带着酒气的吻,落在她的唇角,就那样细细地噬咬着,麻麻的,痒痒的感觉让卫敏敏毛孔倒竖。

他看她的眼神,那么温柔,那么迷蒙,这是顾首长?倒像是鬼上他身了。

他的手不安分地去解她的睡衣,卫敏敏小姑娘一急,一手狠狠地掐自个的大腿,那个痛啊,眼里浮起了氤氲之气,泪水一滴滴就巴答巴答地落了下来。

顾墨璟吻到了她的泪,抬眸看她。

卫敏敏呜咽地哭着:顾首长,我才十八岁。

有时候年纪小,绝对是一件好事,顾首长也许觉得他这老猪拱她这小白菜有那么点不好意思,也许又是清醒了一点,翻了个身不再碰她。

楚河汉界,各执一边。

洞房花烛夜,她提心吊胆过了一夜,直到天色快白才心惊惊地睡下。

早上七点天色已经大亮了,他比往时还要迟了一个小时醒。

军人出身让他的时间一向严谨,是喝得高了今儿个才迟醒,暖暖的东西在腰间,他一把掀开被子。

眼前真是好一派春色,白嫩的脚搭在他腰上,裤管撩到膝盖那儿,刚刚好的性感,一侧头就看到那睡衣扣子开了二个的小妻子,白嫩嫩的半球让他喉间一紧,看看她的脸……顾首长沉静了。

他的小妻子现在还睡得香,居然流口水,让他肩上的衣服湿了那么一点点。

没了被子有些冷意,卫敏敏缩了缩,下意识地伸手抱住他,那只脚还使劲地勾着他,无意识地蹭了蹭。

蹭的就是他的小墨璟,白嫩嫩胸挤压在他脸前,还能隐隐地闻到奶香味。……牛奶的淡香味道。(想歪的人,全都蹲墙角画圈圈去。)

顾首长不淡定了,一早上就这么重的诱惑力,而且她是他合法的妻子。

但到底,这一张脸不是他喜欢的。

拉开她的脚丢在一边,冷肃一声:起床。

唔。软软的撒娇声,小妻子还抬手轻轻拍拍他的肩头,叫他稍安毋燥。

……顾墨璟有点无语了。

起床,若不然我不管你是不是十八岁。

这一句真管用,小妻子睁开了眼睛,如火箭一般地撒离,像受惊的小白兔一样。

顾墨璟起身:把房间收拾好,八点前我会回来吃早餐。

她在床上迷糊了好久才醒神,老天,老男人的话就是命令啊,现在都快七点半了。

五分钟刷牙洗脸,厨房里一无所有,急匆匆地穿着睡衣去买早餐,摆好刚好八点整,老男人准时地开了门进来。

脸不红气不喘,只是脸上有些汗,大抵是去晨运了。

我不吃油腻的东西,以后我会给你一张菜单,早上你照顾着做。

是,首长。

顾墨璟进去换衣服,一看卧室马上就拉长了脸:卫敏敏。

到。

被子折成这样不合格,床单要拉得看不出一点皱折,被子要折成豆腐块,不许落一根头发在上面,卫生间不许有任何的积水,我会给你一张图片,以后照着标准看。

卫敏敏好像学小日本一样,立马嗨一声。

他用了早餐,在书房里啪啪打着字,一会儿拿了张纸出来:好好背一背。

靠,妻子的守则。

第一:绝对服从。

第二:无条件服从。

第三:以上所有遵从。

哎哟哟,老男人这冷笑话,差点想蹩死她。

这三点下面就有很多的细点,比如每天他要吃的,他的种种又种种,她倒知道为什么他不住家里而要在外面住了,这么挑剔的人,谁见谁厌恶。

但是军嫂有个好处,就是老公常年不在家,嗷嗷,她等的就是这么一天,等她有足够的钱了,她就离开B市。

现在首要的就是忍辱负重,不要像卫冰一样傻呆呆的,最后还落得个给卫家铺路的下场。

叫妈。顾首长淡漠地说一声。

卫敏敏看着对面那雍容华贵,而且看起来好慈和美丽的中年妇女,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妈。

首长介绍人,也特有效率。

妈,我妻子,卫敏敏。

卫敏敏?顾夫人很不淡定了,声音高八度地叫了出来。

有问题?顾墨璟挑挑眉。

顾夫人心里有气,昨儿个也没有出度他的婚礼,气他擅自挑了个庶出的小姑娘做妻子,一听这话,气不打一处来,咬了咬牙看看新上任的二儿媳,把气压了下去:你跟我来。

去倒茶。顾墨璟指挥卫敏敏做事,自个尾随顾夫人进去。

一关起门来,顾夫人的脾气就再忍不住,看着一脸风平浪静的顾墨璟:你是存心想把我气死是不是?

妈,你想得太多了。

我想得多,我们怎么交待你的,让你去卫家,多看看卫家那几个优秀的女孩子,尤其是卫英,还是英国剑桥毕业的高材生,要相貌有相貌,要才华有才华,出得厅堂,撑得起场面,看看你娶的这个,像什么,我看啊,像小老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