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有情(高干 婚后)txt 一对一肉文

顾思还是第一次看到赫北冥这样在意一件事,眼睛里已经发出凶光。

我……我是听许老师说的,她和宋小姐,是好朋友。

……

顾思的回答合情合理,秦湛微微松了口气。

但赫北冥却没有放开顾思的手。

顾思想要离开,反被男人用力按住。

许白璐没道理和你说这些。

怎么没道理……顾思紧张道:我不是说了,我喜欢宋星夜小姐的作品吗?许老师和宋小姐是好朋友,对待好朋友的仰慕者,自然要亲切许多。这种心情,怕是赫先生不会懂。

……

秦湛再次倒抽一口凉气,这个顾小姐真是胆大,怎么敢这么跟赫北冥说话!

即便是宋小姐,在赫北冥面前,也要收敛三分……

赫北冥骤然加重了力气。

啊……疼疼疼……

刚才被顾宁几人扭打,顾思手腕本就受了伤,赫北冥这一用力,疼得她直接痛呼起来。

看到女人蹙紧的眉头,赫北冥下意识便松了手。

……

顾思赶紧抽回手腕,揉了起来。

我不懂,池锦辰懂。

突然,赫北冥冷冷的话传入耳边。

顾思的动作僵了僵。

她抬眸,只见赫北冥已经将目光收回。

为什么他会突然提起池锦辰?

见气氛不妙,秦湛赶紧打圆场:顾小姐,你有所不知,听说你今天要来参加追悼会,先生特意让人跟着你,刚才有人汇报说看到顾宁,先生这才及时赶到……

原来,赫北冥是在派人暗中监视她!

顾思刚才被顾宁欺负的时候,确实喊了池锦辰的名字……

但,连这种事情,也会被汇报吗?

我只是……

顾思想要解释,赫北冥却毫不留情打断了她。

我没兴趣知道你暗恋谁,但我最讨厌麻烦,下一次再出事,不会有人管你。

暗恋?

他居然说她暗恋池锦辰?

虽然话倒不算错,可为什么,她听着就一肚子火呢!

而且,赫北冥还说她是麻烦!

赫先生要是嫌我麻烦,也可以不用管我的,反正我爸已经不在了,承诺这东西,对赫先生而言,应该也不算什么……

顾小姐!

敢一而再再而三挑战赫北冥的底线,秦湛算是服了顾思。

但他的提醒还是晚了。

停车。

赫北冥忽然开口。

纵然是生着气的顾思,也被男人可怕的气场弄得一下矮了三分。

……

秦湛:先生……

下去!

赫北冥面无表情的说,口吻却不容半点置疑。

他是在对顾思说。

顾思有点意想不到,赫北冥这就让她走了?

按她对赫北冥的了解,这种时候,赫北冥才不会如此好说话……

可赫北冥的话,确实有种让人不敢违抗的力量,在强大的威慑力下,顾思还是下了车。

但她刚一下车,车子便立即开走了!

……

顾思一时无言,她果然没说错,赫北冥这种冷血的人,就是靠不住!

*

车子开出去一段时间,秦湛才敢偷偷看向后视镜。

赫北冥的脸色还是很差。

像是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男人周身的气场也极其令人窒息。

秦湛挺意外的,赫北冥很少表露情绪,除了宋小姐,任何女人都不会让她这样。

看来,顾小姐虽然年纪小,但也是个厉害人物啊!

先生,真的就这样让顾小姐走了吗?

秦湛问了一句。

见赫北冥没有明显的反应,他又道,这里离庄园挺远的,顾小姐今天受了伤,身上也没钱,一个人回去怕是不成……而且,外面也快变天了。

……
深夜,赫家庄园。

窗外雨声越来越大,顾思躺在柔软宽阔的床上,思绪翻涌,难以入眠。

还算赫北冥有点良心,她走到半途上,就派了车子过来接她。

不过,要不是今天,在追悼会上听到的那些话影响了心情,顾思也不想和赫北冥起冲突。

毕竟现在的她,离开赫北冥,确实也无处容身……

顾思努力的想要入睡,可是一闭眼,宋白雪和池锦辰的对话就响在耳边,直到凌晨三点,她还是一点睡意都没有。

忽然,顾思从床上爬起来,下楼去了大厅。

虽说赫北冥不喝酒,可客厅中央却摆放了一个巨大的水晶酒柜,刚来的第一天,顾思就记住了。

酒柜里面是各种各样的洋酒,很多顾思都不认识。

不过,这并不影响她偷喝几杯。

顾思没有开灯,随便从酒柜里拿出两瓶酒,就一杯接一杯的喝了起来。

都说一醉解千愁,顾思索性一通喝的头晕脑胀,才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打算回房。

可还没走几步,她就看见一道门开着,里面透出微弱的灯光。

已经到房间了吗?

顾思想也不想,径直便推门而入,但这一动静,立即惊动了里面的人。

赫北冥猛然收起手中的东西,将抽屉阖上!

一看到竟是顾思,他满心的不悦都写在了眼底,谁准你进来的?出去!

顾思根本没听到旁人在说什么,一推门,她眼里只有房间内最显眼的床。

我要睡了……

顾思迷迷糊糊的说了一句,就迈步朝目的地而去。

见女人大步朝着自己的床而去,赫北冥想也不想,起身便一把攥住了她的手腕!

对这种投怀送抱的行为,赫北冥向来仍深恶痛绝。

想不到顾思年纪尚小,就会来这一套。

赫北冥顿时对顾思失了所有好感,粗暴的将她扯着,用力带到门外。

可赫北冥刚将人推出去,对方却猛地,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扯住了他的裤带!

赫北冥一惊,急忙想将顾思从身上剥离,却不料被女人反扑上身,猝不及防间,两人双双跌在地板……

顾思的身子,也稳稳落入了他的怀中……

赫北冥一愣,女人这一落怀,刚刚好触碰了他最敏感的部位……

一瞬间,酥麻的感觉似电流浸身而过!

赫北冥迅速反应,猛地将顾思猛地推到一边。

刚刚那么近的距离,他已经闻见了冲天的酒气。

赫北冥皱眉,刚要发作,却发现,一旁的女人已经无知无觉的入睡了!

而他身上的热浪,此刻却汹涌澎湃的要命!

这女人,真该死!

救我……救救我……

就在赫北冥起身,打算离开房间时,顾思的声音却细细弱弱的传来。

为什么不救我……为什么你不来救我……

赫北冥一怔,看向顾思。

她大概是做了什么噩梦,身子不自主的蜷缩起来,泪水竟沿着脸庞,大颗大颗的落了下来。

赫北冥眼底沉了沉。

一阵难以言喻的情绪斥上心头,鬼使神差地,赫北冥一把将顾思抱了起来,安放在了床上。

兴许是他太累了,在顾思挣扎的神情里,他却看到了另外一个人的影子。

赫北冥在床畔坐了一会儿,直到顾思安稳下来,才起身离去。

但走到门口,他忽然又听见了女人的声音
池锦辰,你混蛋,背叛我……

听到池锦辰的名字,赫北冥的心口一紧。

可迟疑了片刻,男人还是不动声色的关了灯。

翌日,顾思被女佣的敲门声叫醒。

她今天有许白璐的课,必须得早起。

可一睁眼,看到屋内摆设,顾思立即反应过来不对劲……这不是她的房间!

昨晚她喝多了,这里好像是,赫北冥的书房……

糟糕,昨晚发生了什么,她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懊恼了很久,顾思还是硬着头皮,从赫北冥的床上下来。

为表歉意,临走前,她打算将赫北冥的书房收拾一下,可看了看,男人的书房根本整洁的不用收拾。

就在此时,顾思看到书桌上的抽屉没关严。

她顺手去关抽屉,看到一样东西正卡在缝隙。

顾思下意识取出来看了一眼,竟是一张手工制作的明信片,上面是用油彩绘制的星夜图。

明信片上什么都没有写。

顾思看了半晌,忽然发现,这张明信片很眼熟!

她曾经用自己的画作手工制作过一批纪念明信片,这张星夜图,代表的就是自己。

但那批明信片,应该早就绝版了,为什么,赫北冥会有……

难道,赫北冥其实对她……

不对!

准确来说,这张明信片也不能算是她的东西!

这批明信片,是顾思和许白璐一起制作的,也是因为顾思,许白璐才特意做了这个星夜图。

像是发现了惊天大秘密,顾思的内心震惊不已。

这样一来,就说的通了。

赫北冥会将许白璐特意留在身边,还准许许白璐带她去追悼会……

原来赫北冥的心上人,就是许白璐!

顾思怔了好一会儿,才将明信片小心地放回了抽屉。

*

吃过早饭,许白璐按时来上课。

顾思瞧着许白璐的脸,确实,许白璐生得清纯标致,和赫北冥也算般配了。

只是没想到,赫北冥这样不近女色的男人,也会有为情所困的一天。

想当初,顾思还以为赫北冥这辈子都不会喜欢上任何人……

怎么了?

许白璐发现顾思一直盯着自己,有些疑惑。

没有,我就是觉得,许老师长得很漂亮。

顾思笑眯眯说了一句,立即让许白璐的脸红了红。

……谢谢。

许老师这么好,一定有喜欢的人了吧?

顾思趁机又问。

许白璐上大学的时候就有很多人追求,但她却一直单身。

只有顾思知道,那是因为,许白璐早就有一个喜欢的人。

虽然那个人独自去了他国,可这么多年,许白璐还在等着他。

许白璐迟疑了一下,点点头。

顾思道:许老师喜欢的人是什么样的,能不能让我也见见?

他现在不在我身边,许白璐轻描淡写的说,如果有一天他回来了,或许可以让你见见他。

那如果他永远都不回来了呢?许老师要一直这么等下去吗?

顾思忍不住道。

许白璐愣了一下,我也不知道。

许老师这么好,为什么不能对自己好一点呢?你看看周围,说不定有比你等的人,更好的人……

好了,我们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吧。

许白璐不想多说,打断了顾思。

她一向不喜欢提及私事,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却和一个大小姐聊了这些。

顾思还想开口,许白璐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许白璐马上接起电话,喂,白雪。嗯……这件事情,等我回去再说吧。

宋白雪?

听到这个名字,顾思的心口一紧。

许白璐刚挂掉电话,手臂就被顾思一把抓住。

你在和宋白雪来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