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被三个老板玩弄 车速很快的百合短文

这样的流言蜚语持续了一周之久……

黎清每次听到,都装作是没听到。

可是逃避终究不是办法。

而黎俪也是为此才来到黎氏的。

而那些话题,也是她故意挑起,引起公司员工八卦心理的,为的就是等到今天。

她一大早就去了黎清的办公室,不敲门便大摇大摆进去。

现在距离你大婚,也有一个月之久了,你腹中胎儿,现在也快十六周了,比当初约定的已经晚了半个月了,你当初不是扬言要做羊水穿刺证明清白吗?怎么,立君不提起,你还真当我们都忘了吗?

黎清拿着笔的手一紧,笔尖在纸上划出一条很深的痕迹,格拉一声,异常刺耳。

黎俪不以为意,继续说着:我已经和立君提起了,医院就定在安城第一医院妇科,时间是这周六,到时候我们所有人都会过去做个见证,黎清,你可别临阵逃脱了。

说完也不等黎清回话,就笑着走出办公室。

办公室里,黎清很是烦躁地将笔给扔在桌上,身体往后仰摊着。

她捂着脸,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她知道黎俪只是想看她出丑,看到她被众人唾弃,背负上浪荡贱人的骂名,她才会觉得开心。

可是经过了上次的手术室惊魂之后,她就坚定了要将孩子生下来的决心。

她垂眸摸了摸肚子,快十六周的胎儿,已经有了胎动。

每次看到肚皮上的凸起的时候,黎清都会觉得特别的开心。

父亲已经走了,她的家也散了,她唯一的亲人,也就只剩下这个宝宝了,所以无论如何她都要生下来!

腹中宝宝好像是在回应她一般突然踢了她一脚。

她摸着肚皮上的凸起,竟然有些泪目。

是林子睿救了她的孩子,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也不管他如何阴阳怪调,她都该去感谢一下。

于是下午的时候,她以工作为借口去了一趟林氏。

这次不像上次那么好运,她等了两个小时才等到林子睿有空。

他看起来有些疲惫,坐在转椅上捏着眉心问道:有什么事情吗?

我……没事,就是想来谢谢你。

谢过了就回去吧,我忙得很。

他不似之前那样温和,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

黎清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惹到他了,既然他忙,她不打扰便是了。

她再次回到黎氏,黎俪见她回来,借口打水又去了她的办公室。

怎么?求助失败灰溜溜回来了?

她俨然不把这里当公司,行为放肆得很。

黎清很是不悦:你对我的事情那么感兴趣,你还真的以为我和李立君分手之后,你就能光明正大地和他在一起了吗?

为何不能?

黎清将李立君给她视频的事情说了出来,说完之后,黎俪依旧笑着,但是内心却是透心凉。

那个视频,是她对付黎清的最后杀手锏,她准备在黎清羊水穿刺之后,再次放出去,这样的话,黎清算是完完全全毁了!

她很信任李立君,所以视频的底片和备份,李立君都清楚。

她依旧笑着:你是想离间我和立君,然后看着我们内斗,自己坐收渔翁之利吧,你真以为我会上当吗?!

我只是说了实话而已。

黎清不以为然。

黎俪为了不让黎清看出端倪,硬是撑到了下班才慌忙赶回去。

她回到了曾经李立君和黎清的新房,将门全部反锁之后打开电脑查看,却发现所有的备份,都被删除。

黎清没有撒谎……

这怎么可能?

她有些心灰意冷,突然邮箱收到了一封匿名邮件。

为了不放过一丝的线索,她打开了……

不,这不可能……

房门突然被敲响,门外传来李立君的声音:阿俪,你在里面吗?怎么把房门反锁了?

黎俪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居然满脸泪痕。

她快速把记录清除电脑关机,又将眼泪擦干,然后将头发弄乱又将床上的被子打乱,之后才边打着哈欠边去开门:我在睡觉呢。

这个时间点你在睡觉?

李立君狐疑地看着她,想要从她脸上看出一点端倪。

黎俪连忙圈着他的腰将脸贴在他的胸前撒娇:你都不知道我跟黎清那小贱人周旋了有多累,困死我了,不行,我还得睡会。

说完就那样趴在他的身上睡着了。

不得不说黎俪装的很好,至少李立君根本没有发现端倪。

他将黎俪放到床上,很是疼惜地拨弄了一下她额间的碎发,然后在上面落下一吻。

那你再休息一会,一会醒了我们再出去吃饭。

回应他的是黎俪的吧唧嘴,她睡得正香。

李立君见此,笑着出去了,只是那笑意却根本不达眼底。

但是门一关上,李立君脸上的笑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他去了书房,书房的电脑和他的笔记本是相连的,他上去查看了一番,却发现什么痕迹都没有。

他扶额打了个电话。

股权转移书拿到了吗?

拿到了,但是太过顺利,我总觉得有蹊跷,还有,她可能察觉到了,我在考虑要不要弃了她。

不用,留着她让她们两姐妹斗,你坐收渔翁之利不是更好吗?

这也可以,宝贝,还是你的计策好……

李立君说起电话的时候,眉眼之中的柔情,是怎么都掩盖不住的。

不像对待黎俪时的那种敷衍,也不像是和黎清在一起的有些刻意的讨好,他这笑,比起任何时候,都更加自然。

好似是电话那头的人,能够让他完全放下伪装一般……

房间里的黎俪,缩起的身子在瑟瑟发抖,她咬着唇,忍着不发出声音。

她以为李立君是爱她的,爱到能为了她放弃黎清,可是刚刚的那封匿名邮件,却生生将自己的幻想打破……

她接受不了,同时也在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错了……

现在想起当初和李立君的种种,每一件事都好像是在挑拨一般。

可是她却被爱情和嫉妒冲昏了头脑,她首先将黎清给毁了,现在又在父亲还没有度过危险期的时候,拔了他的氧气罩……

不不不,这不是她的错,这都是黎清逼她的,这都是黎清的错!
相比于黎俪的迷茫挣扎,黎清倒是显得轻松多了。

她已经决定要留下这个孩子了,所以不管发生什么,都不可能让她放弃。

而黎俪,如果她没猜错的话,李立君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爱她。

她总觉得冥冥中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拨弄风云,甚至连她父亲的死都与之脱不了干系!

她还是不相信黎景昌是死于脑梗,其中必定还有她不知道的原因……

第二天,李立君就给黎清发了信息,说这周六去做羊水刺穿,地点在安城第一医院。

黎清自知躲不掉,索性应了下来。

到时候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她摸了摸已经微微凸起的肚子,宝宝,你会给妈妈勇气的对不对?不管发生什么,妈妈都会保护好你的。

周六那天,黎清去到医院的时候,李立君黎俪以及李母都已经到了医院了。

她一来就被医生拉着做了各项检查,之后就是等待结果了。

李立君直接砸钱要今天弄到结果,于是所有人都在外面等候。

办公室里,顾向鸿将那份报告砸在茶几上,嘴唇紧抿着有些微怒:黎清不是那种女人,子睿,如果你只是玩玩的话,那就别再打扰她!

林子睿拿起报告仿佛珍宝一般看了又看,尔后又将其放进公文包。

他站起来,神色认真:我什么时候说过要玩玩?

你只是将黎清当成是替身!你这样会害死她的!

顾向鸿情绪很激动。

我不需要你来教我怎么做!

林子睿说完,拿起公文包就往外走。

他来只是确定一件事情,如今已经确定了,那就没必要再继续留在这里了。

黎清肚子里的孩子,真真切切是他的,那就足够了。

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他都不会让她们母子俩受到伤害。

林子睿!顾向鸿拦住了他,但是却被他反手一个过肩摔给摔到了地上。

向鸿,我的女人,不需要你过多的关注!

说完越过顾向鸿出去。

顾向鸿依旧躺在地上,林子睿用尽全力的这么一摔,再加上办公室的地板是光洁的瓷砖,没有任何的缓冲,他实打实地摔下去,差点没把他五脏六腑摔到移位。

他缓了好久,才慢慢坐起来,靠着沙发捂着胸口喘着粗气。

黎清坐在长廊座椅上,内心煎熬了几个小时之后,羊水穿刺报告终于出来了。

李母第一时间抢过报告,看完之后面色狰狞地将报告甩在黎清的脸上,黎清就知道自己算是玩完了。

你个贱人!好好看看!看你还敢不敢狡辩!我儿子到底是倒了八辈子的霉才会被你祸害!

李立君拉着李母,但却也只是象征性地做个样子罢了。

最开心的莫过于黎俪了,她甚至还安排了记者潜伏,目的就是将黎清的丑闻送上头条,所以她虽然开心激动,却没有什么过激的动作。

她只需要保持自己的优雅,站在旁边看戏即可。

相比于众人的大怒,黎清的心反而是平静的。

她早就预料到了,如今不过是再次被证实而已。

可是对上李立君那失望和悲恸的眼神时,内心却依旧一颤。

昔日他的温柔儒雅在脑海中浮现,和现在虚伪的他,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

她什么都没说,直到李母终于骂累了停下来喘气的时候,才寻得机会冷冷地说了句:现在羊水刺穿也做了,你们和我的关系也撇清了,我可以走了吗?

黎清,对不起,是我妈,是她太冲动了。

你说什么对不起?该说对不起的是她,是她让我们李家蒙羞了!

李母再次大骂,黎俪在旁边劝着:阿姨,你也别怪妹妹了,她还小,不懂事,父亲走了,我是她姐姐,她这样我也有责任。

这话听起来是维护黎清,实则是火上浇油。

果然李母听完火气更甚了,趁着李立君不注意的时候一把扯住黎清的长发一巴掌甩在她的脸上:你个小骚蹄子!都是因为你!看我不打死你!我打死你!

李母长得粗壮力气也比较大,脸上的横肉也因为过激的动作而一抖一抖的。

黎清怕伤到肚子里的孩子,只能到处闪躲没敢还手。

没想到李母将她的不还手当成了心虚,于是打得更用力了。

而这个过程中,李立君都一直在旁观。

好像一个陌生人一般,看着黎清被他母亲虐待。

他紧抿着嘴唇,他在等,等黎清求他,只要黎清开口,他就会喊停。

路过的医生护士见此想要上去劝架,但是走进听到李母的怒骂却又止步。

原来是在外面养了小白脸啊,怪不得了,现在还怀了野种,这婆婆不打死她才怪。

这女人真是不知检点,算了吧,我们别趟别人的浑水了,赶紧走吧。

不对,这女人看着怎么像是不久前娱乐报纸上的那个,对,就是那个黎清,黎氏集团的千金,最近他们家连连上报纸,不是因为集团便是绯闻……

……

舆论至此,所有人的同情心都消散,跟着指点起来。

黎俪为了做好一个姐姐的表面工作,佯装上前讲和,实则是火上浇油,黎清本来快要挣脱了,却再次被拉回来。

黎俪趁着混乱,装作扶着黎清却沉寂在黎清的腰上掐了一把,黎清痛得往后一躲,躲过了黎俪的魔爪,却躲不过李母的暴击……

李母刚好一巴掌想要打在她的脸上,但是却因为黎清躲了那么一下,直接落在她的胸前。

她感觉五脏六腑都要移位了。

这一刻她多么希望李立君能像个男人拉他母亲一把。

可是他没有,他就像是一个事不关己的旁观者一般,冷眼看着这场闹剧。

黎清无法做到开口求他,本来看着李母是长辈不想还手的她开始挣扎。

挣扎间,她感觉自己的肚子被重重打了一下,一阵痉挛蔓延过四肢百骸,她感觉有什么正在离她而去……
一道怒吼令得看戏的医生护士都消散。

黎清落入一个满是烟草清冽气息的怀抱。

这个怀抱很暖,很安心,仿佛能够给她注入生机一般,她再也忍受不住昏死过去了。

因为林子睿那毫不留情的一推,李母也往后倒去,一旁的李立君连忙上前扶住,面色不悦地瞪着林子睿,仿佛林子睿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一般。

他能看得出来黎清就快要松口了,偏偏在这个关头冒出个林子睿,最近他诸事不顺,也是因为林子睿在暗中给他使绊子!

李立君过于愤怒导致下手也没个轻重,直到李母痛得尖叫,李立君才发觉自己太过用力了。

黎俪本来想上前关心询问李母的,可是却被周扬给拦住,气得她跳脚。

李立君,李国弘可真是生了个好儿子啊!

李国弘,是李立君的父亲,现任的李氏集团董事长。

其他人也许不明白林子睿的话是什么意思,但是李立君明白。

他这是要对李氏下手!

你敢!

那你可得好好看看了,我到底敢不敢?周扬,将事情安排下去,遇到反对的,就说后果我林子睿一力承担!

周扬领命,直接离开。

黎俪得到自由,马上躲到李立君的身后。

她往对面的连廊看了一眼,在得到了对方的暗号之后,这才收回视线。

即便她怀疑了李立君,但是对黎清的恨,却依旧不会减少!

林子睿!做生意讲究的是道义,你这样做难道就不怕让人心寒吗?

道义?在这个世界上,金钱就是道义,只要有足够的利润,谁会在乎你曾经做过什么?更何况是这种不足为道的小事!

林子睿这话说的是那么的狂傲不羁,他双目赤红嘴唇紧珉,那不怒自威的表情令得在场的每个人,都暂时忘记了反抗,特别是那落在李立君身上的眸光,居然让他有种寒芒在背的感觉。

确实,林子睿作为京城林氏的掌权人,他有这个狂傲的资本。

而李立君,没有和他对抗的本事……

但是李母却不知道林子睿是何许人也,所以谩骂起来,那可是毫无遮拦,哪句难听就挑哪句骂。

但是林子睿却全然不顾,抱着黎清转身就走。

不惜一切代价都要给我保住孩子,要不然我拆了这医院!

医生护士被他吼得一愣一愣的,良久才回过神来将黎清送进病房。

黎清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梦,很长很长的一个梦。

她梦到自己被抛弃了,父亲不要她了,未婚夫嫌弃她脏,就连她相依为命的宝宝,也离她而去。

周围都很黑,她想要抓住那虚无缥缈的希望,但是每次都扑了个空,她被困在黑暗中,被绝望侵蚀……

而就在绝望之际,她被一个温暖的怀抱抱住。

那怀抱有点硬,带着一阵清冽的烟草香。

一向排斥烟味的她居然诡异地觉得这味道让她心安。

她不再绝望,也不再纠结,呼吸渐渐平缓,陷入梦乡……

黎清睡了多久,林子睿就守了多久。

不知道是谁将消息传到了京城,林鹏华知道了,给他打了个电话。

黎清那丫头怎么样了?

还没出来,可能有些严重。

林子睿的声音有些沙哑,就好像是指甲划过桌面那般难听。

这丫头太可怜了,反正最近我们也打算进军安城,你就先在那边跟进吧,京城这边,有我呢。

好。

林鹏华此举,何不是为了让林子睿多多帮着黎清一点呢。

不过两个月的时间,黎清就遭受婚姻的失败,家庭的分崩离析,就连公司,想将她拉下来的也不在少数。

如果没有林子睿的话,她估计会被啃得连渣都不剩。

到底是故人的遗孤,他帮忙照看也是应该的。

如今他腿脚不便,儿子代替,也是正常的。

傍晚五点的时候,黎清才被推出来。

医生摘下口罩,不敢有丝毫怠慢马上说道:好在送来及时,孩子保住了。

林子睿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这才惊觉后背已经被冷汗浸湿。

他有多久没有这么紧张过了,天知道他在看到黎清倒下的时候,到底是怎样的心情。

黎清被送进病房之后,周扬打电话过来,说公司有事,无奈之下,林子睿只能先行离开。

离开前他给顾向鸿打了个电话。

但是顾向鸿却直接挂断。

他还在生气,他到现在胸口都还在痛着。

林子睿索性就不找他了,而是给朱嫂打了个电话安排她来医院照顾黎清。

黎清醒来的时候,映入眼帘的依旧是白茫茫一片,刺鼻的消毒水味夹杂着难闻的药味充斥鼻间,她的身体很痛,痛到无法呼吸的那种。

她动了动脑袋,牵动了身上的伤口,疼得她龇牙咧嘴。

坐在旁边小憩的朱嫂察觉动静惊醒,连忙出去叫医生。

其实她很想说自己没事的,但是医生已经来了。

医生给她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又换上新的点滴才离开。

黎小姐,你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

黎清摇头,她一点都不饿,她只感觉很痛。

身体痛,心更痛……

之前即便李立君做了再多的混账事情,她总会为他找各种借口,毕竟是自己有错在先,那种愧疚会冲淡她的悲愤。

但是羊水穿刺之后李立君的表现,却是断了她所有的念想,她想,即便整件事情都是她的错,那经过李母和黎俪那看似帮忙实则落井下石的一顿毒打之后,接下来的事情,她做起来也会心安理得毫无负罪感 ……

她在医院休养的时候,外面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李氏从繁荣走向破产,林子睿只用了三天的时间。

仅仅三天,他就逼得李国弘压着李立君上门道歉。

只是没想到李立君却不知所踪,李国弘被气得直接进了医院。

在黎俪的挑唆下,李母更是将这一切的灾祸都归咎在黎清身上,让她对黎清的恨再次加深。

黎俪也将拍到的照片发给了报社和工作室,想要搞臭黎清。

她甚至还特地避开了林子睿的眼线找了一个外省的报社进行转接,现在黎清的事情,已经闹得满城风雨了……

而这一切,黎清都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