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肉伦怀孕 我和岳乱小说合集

只见白芷还未站稳,便被逢月拉着跳了下去,落地并没有想象中的疼痛传来,只是稍微绊了一下,她回过神来看着逢月:小姐,你何时学了如此厉害的武功啊?

逢月不由地一笑,这哪是武功啊!她不过是借用巧劲而已,你猜啊!撂下话,随即拾步走去。留下一脸迷惑不解的白芷还在费神,待到发现时,已经只看得见逢月的背影了,这才连忙跟了上去。

其实她不解释是因为她发现了暗处的视线,也不知是怎么的,她的眼睛似乎还和以前一样,黑暗中视物与白天一般。她想,难道这个流逢月是她的前世不成?重重疑云,让她有些理不清头绪,罢了,还是先填饱肚子吧!

带着白芷走在还算热闹的大街上,突然在一家店铺停了下来,看了看身上,便在白芷疑惑的目光下走了进去。

出来时已经是一个翩翩公子带着小童逛街了,青衫束发,个子高挑,一路走来倒是吸引了不少女子的目光。

走进了一家看着似乎挺高档的酒楼,也不浪费时间,直接要了个包间,让人上了一些好菜,乐的白芷合不拢嘴。

小姐,啊不,少爷,你说我们这样出来真的不会被发现吗?虽说出来得如此顺利,可是她毕竟是第一次,到底还是有些害怕的。

逢月微微一笑,放下了手中的杯子,放心吧!没人会发现的,那个院子八百年都不会有人注意下。

其实就算是注意了,她相信,守在她院子里的那些人不会坐视不理,这样一来,还用她操心吗?

这酒楼不错,服务也不错,才一会儿工夫,菜就陆续上来了,效率真高。

白芷这会儿一看见吃的,两眼发光,早已经饿得发慌的她,饿顾不得再担心那些了,得到了逢月的示意后,立即大快朵颐起来。

这是她从小到大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了,逢月看着白芷此时的模样,是何等的像曾经的她啊!

从酒楼出来时,街上已经安静了许多,原本的叫卖的小摊也不知何时搬走了,只余下稀疏的小贩仍在努力地做着那小得可怜的买卖。

逢月懒散地走在大街上,身后跟着吃撑的了白芷,吃饱饭散步是最悠闲的事了,但是此时,她似乎看到了比散步更悠闲的事。

一个大大的赌字,她还是认识的,二话不说,扯着白芷便奔了进去。一看,果然古代最热闹的地方莫过于****与赌坊了。

人声鼎沸,热闹非凡,逢月扫了扫四周,很快便锁定了目标,骰子。

白芷跟着逢月挤到人群中,不禁有些担心起来,毕竟是个女儿家,竟然来这种大男人来得地方,到底还是很不习惯的。特别还是人群中还有着光着膀子,汗流浃背的大汉。。

看了一圈,逢月也摸索清了门道,从怀中拿出了一张银票,压小

大伙儿都压好了自己的一方,气氛顿时就火热起来了,庄家也不罗嗦,很快便开了,一看果然是小。逢月弯起了嘴角,她的耳力又怎么会错呢!

顿时,起哄声一片,有兴奋的,有丧气的,可这都不关她的事,她来得目的只是赢钱。

一会儿工夫下来,逢月已经连赢十把,就连原本还在担心的白芷也被怀中的金钱给迷惑了,笑得不亦乐乎,要知道她的怀里此时可抱着几千两票子和银子呢!

其他人更是以她马首是瞻,她压哪儿,她们就跟着压哪儿,一番下来,他们倒是也捞到了不少。

楼上,一双眼默默地注视着这里的一切,眼中发出异样的神采,含笑地看着犹自乐和的逢月两人。

又过了一会儿,庄家实在是无力再输了,便偷偷地请来了救援,在示意下,一个人影走出了房门。

来得是一个一身艳红,发髻高盘的女子,水蛇腰一扭,莲步轻移,顿时引得人群中一阵骚动,好一个妖娆女子。

这位公子,红玉瞧您赌技甚好,不若,我们来一场如何?比小,五局,若你是赢了,这些都是您的,若是输了,您方才赢的也要全部归还。

说着,她从袖中拿出了一叠厚厚的银票,目测数目应该不会少于她赢的这些。

人群中立马安静了下来,只有偶尔的窃窃私语声传来。

这小子这回死定了,连这里的三东家都惊动了。

眸光微闪,逢月笑了笑,如你所愿

没有人告诉你,一对一是她的强项吗?

众人空出了位置,期待又叹息地看着这接下来的赌局,在他们眼中,逢月赢的这些钱已经成为人家的囊中之物了。

少爷——

白芷偷偷拽了拽逢月的衣袖,眼中盛满担忧,就是再傻的人也能看的出来,这个女子不简单呀!

放心,你家少爷我这点把握还是有的,就是有点儿不忍心让这位美人儿输了,要知道,这么漂亮的美人儿要是输了,本公子我可是会揪心的。

说着向着红衣女子抛了一个媚眼,****美人儿,是人生一大快事,她又怎会放过呢!

哈哈。。哈哈。。

大伙儿笑了起来,这种公子哥儿他们早就见惯了,可结果都是输的一败涂地,有的甚至还光着身子回家。

不知道这次,又会是什么,这三东家的实力他们这些混惯了赌场的人还是知晓的。

红衣女子微微一笑,眸子里闪过一丝不屑,只是太快,并没有让其他人发觉,不过这些又怎能瞒得过逢月呢?

她倒也不在意,反正她的目的只是赢钱而已,对于眼前的女子,只怕是送给她她都不会要的。原因无他,瞧她一身媚态,腰肢松散,一看就是个床上老手,这种女人谁敢要?

请——

红衣女子放下银票,抬手,示意着逢月先行。

还是美人儿先吧!免得人家说本公子欺负人了。

逢月懒散地说道,随后也示意白芷将怀中的钱财全部放下,她可没那么傻,对方能是个三东家想必也是有过人之处的,她若现行岂不是将自己暴露了。

红衣女子见此也不再啰嗦,她对自己的赌术还是有把握的,一手拍桌,骰子立即飞起,她闪电般地拿起骰盅掠过,迷花了人眼,再看时,只听见骰盅里响着清脆的碰撞声,好一手摇骰子的技术啊!只可惜今儿个碰见了她。
啪——

骰盅落下,一切已经成定局,红衣女子抬眼扫了扫逢月,不言而喻。

逢月也不着急,慢吞吞地将骰子一粒粒地放进骰盅里,其他人见了不禁噗嗤一笑。

就知道这小子没啥实力,连骰子都不会摇哈哈。。果然只是运气好罢了

你也没那么肯定,这家伙能赢那么多也不是没道理的,我们就暂且瞧着吧!

身后传来一阵议论声,逢月也不在意,自顾自地晃着手中的骰子。

没几下,手中的骰盅已经放下,由红衣女子先开,骰盅被慢慢抬起,如逢月所料,三颗骰子都是一点,而她打开的骰盅里却是两个一点,一个三点。如此一来自然是她赢了。

美人儿果然好技术。

哈哈。。我就说吧!这小子没啥技术,完全是走了狗屎运。。

一旁人也唏嘘个不停,只有白芷还紧张地盯着两人的骰盅。

也不等她开口,逢月当做没听见身后的嘲弄般,自顾自地摇起了骰子,一翻下来,两人再次开了。

三个一,承让了,

咦,怪了

真是的哎!

人群中再次响起不可思议的声音,白芷也放下了心,只站在逢月身后不说话,她怕她会打扰到她的思绪。

逢月抱拳笑着说道,对面的红衣女子微微颔首,心下有些散乱,她没想到她的估计会错,不过她不会再让他有机会了。

抄起骰子,二话不说刷刷地摇了起来,对于这种情况,楼上一方雅间里的人勾起了嘴角,有趣,有趣,充满磁性而慵懒的声音响起,飘散在这静谧的房间里,视线一直未从楼下的身影上移开。

开——红衣女子说道

逢月也不罗嗦,拿起骰盅,还是三个一,与红衣女子打了个平手,眼看着红衣女子得意的笑容,她也不急,好戏还在后头呢!

身后的唏嘘声此时对她们来说已经完全听不见了,只一门心思地将注意力放在这骰子上。

骰盅再次响起,两人同时放下,红衣女子依然是三个一,她以为她赢定了,最多是个平手,但当看到逢月微笑地拿起骰盅时,才知道自己错了,错得一塌糊涂。

三个骰子叠在一起,每一个都是一点,这叫她情何以堪?不可能的,她听到的明明不是啊!应该是两个一,一个二才对,为什么会是这样?

这不可能——

红衣女子不敢置信地叫道,她的耳力不会听错的,除非他使诈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我到底有没有使诈,大伙儿都看的清楚。也是,她一直离桌子有着两拳的距离,根本就没法子做什么小动作。更何况她从头到尾手法缓慢,就算使诈人家也能看的清清楚楚。这个还用她多说吗?

红衣女子愠怒的脸上闪过一丝慌张,上面既然派她下来,就表示一定要让她赢,如今输赢已定,她可如何交差?

不禁向着楼上的一方雅间扫了一眼,她知道主上一定在看着她,气氛一下子变得不安起来,偏偏这时候该死的人群中传来一阵阵吆喝声,让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少爷,我就知道你一定行得,呵呵这下我们有钱了。

白芷连忙搜罗着桌上的钱财,能揣的就揣,揣不了的就干脆抱着,一时间真是羡煞旁人。只是逢月并不觉得有多自傲,她关心的是楼上的那位接下来会怎么做。不出声,并不代表她不知道,那个视线恐怕已经在她身上良久了吧!

熙熙攘攘的人群还在调侃着,放在红衣女子身上的目光也更加地肆无忌惮了,若是以往她或许会高傲地迎着众人垂涎的目光,可是如今却觉得那些目光是那么地令她厌恶。

我说美人儿,要不你跟我回家吧!小爷我养你,保管你吃香的喝辣的,怎么样?

逢月跷起一条腿踩在凳子上,身子前倾,一副迷死人不偿命的样子。

只可惜某人却并不感冒,公子还是找其他的乐子吧!莫要拿红玉开玩笑,红衣女子冷冷地说道,丝毫不给他一点儿面子,对此逢月也不恼怒。

哼!在床上估计还要死要活的,这会儿还装什么清高?

哟呵,小爷我平生最爱的乐子就是吃喝嫖赌,外加****美人儿,碰巧你就在这范围之内,我又怎能错过呢?逢月一副痞子样地说道。

哈哈。。这小子够胆色。

噗——

白芷也在逢月身后偷偷地笑着,她还不知道她家小姐居然有这样的爱好,不过此时听着也着实挺有趣的。

你——正待红衣女子想说什么,身旁却挤进来一个人在她的耳边低语了一阵子,她愤愤地看了一眼那一脸坏笑的逢月,拂袖离去。

见着女子离去,逢月这才收了笑容,吩咐着白芷准备离去,此时人也都散了一大半,各自寻找着其他的赌局去了。逢月抬首准确无误地望向了那一个雅间,微微一笑。

少爷,你在对谁笑呢?白芷顺着视线望去,只见除了雅间以外并没有其他人影,不禁好奇地问了问。

无事,我们走吧!

说完,带头走去,能轻易地放她离开,这倒是出乎她的意料,原本她是故意逗留,想看看幕后的那个到底是何方神圣,不过可惜了,人家并不想为难她。

主上

红衣女子来到雅间低头恭敬地行了个礼,尽管表现得再镇定,那双微微颤抖的手还是出卖了她。

躺椅上的男子看也不看她一眼,淡漠地说道:下去吧!

红衣女子有些意外,但是并没有久留,立刻退了下去。

本以为无事的逢月却忘了有句话叫做借刀杀人他妹的,他不为难自然有人为难啊!

想要命的话,就把银子留下,否则,可别怪哥俩不客气了。

巷子里突然蹿出两个人影,蒙着脸,压着嗓子叫道。

少爷,怎么办?白芷吓的大气也不敢喘一下,也不知是夜里太冷还是怎么的,她竟忍不住抖了起来。

逢月看了看眼前的两个人,对方的脚步轻盈,气势凌厉,明显不是一般的强盗,而是有些底子的行家,今晚她是走了什么运啊?

打?还是不打?如果打的话她可真没把握能赢,毕竟这里不是现代,她没有任何武器可以借助,若是不打,想必这两人就算得了钱财也是不会放过她们的。

况且她能感觉到身后的白芷已经抖得像个筛糠一样,就算跑也跑不动了吧
有话,好说、好说。

袖间的手微动,大侠?救命啊——

逢月一副惊喜万分的样子,两人听到动静果然立即回过了头,却见身后根本一个人也没有,不禁有些气恼,这一举动同样也吓了屋顶上伏着的人一大跳。再看时,却见只是个计谋罢了,这才放下了心。

而两人刚一回过头其中一人的眼睛立刻便被一个东西袭中,啊——我的眼睛——啊——顿时血水哗哗地流着,不待他反应,一个人影飘过立刻逼退了另一个人。瞬间又转过身来一个手刀直逼那人的喉咙,那人倒也不傻,感觉到了危险竟然躲了过去,不过聪明如逢月又怎会如此简单呢?

只见逢月抬起了腿,目标竟然是他的胯下,他顾得了上面顾不得下面,结果还是中招了,旧伤未愈又添新伤,嗯——闷哼一声,电光火石之间,逢月的手刀已经在另一个人的袭击之前击碎了他的喉咙。

一招得手,她立刻闪到一边,躲过来人的攻势,这一切可谓是一气呵成,仿佛做了无数次演练般,又快又狠,又准。

碎了喉骨的那人已经缓缓倒下,右眼处的血水混着嘴角的血水不断地流下,映成一片暗红,直接将白芷吓得两眼一翻,腿一伸,晕了过去。

另外一人到没想到眼前的这个弱不禁风的小白脸出手会如此地快,狠,准,不由地恨恨地盯着她,提高了警惕。

我帮你解决了一个分享钱财的人,你不应该感谢我吗?

逢月余光扫了一眼身后,默默地站在地上的白芷身前,这一举动都在一双眼的注视下,眸光微闪,继续盯着下方的一举一动。

哼!你杀了他,老子也得给他报仇啊!

说着挥起大刀,便向逢月砍去,劲风掠过,逢月知道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了,她也不可能再偷袭成功了。

只能凭着本能躲闪着,她甚至连对方的衣角都难碰到,手中的刀成了她唯一忌惮的东西了,一缕碎发被从中斩断,眼见她就要抵不住了。

屋顶那个上的,你看够了没有?再不出来,我可就玩完了——

一边吃力地应对着,一边大声叫道,她之所以会叫,完全是赌,赌那个人不是想杀她的,因为她感觉到那人的目光中并没有杀气。

还想用这招?你当老子是三岁小孩啊!

大汉抄起刀正准备继续攻击,却突然感觉脖子间一凉,一把在月光下,泛着银光的剑已经搭上了脖子。

是不是三岁小孩我不知道,不过,你若是再动一下,就可以去阎王那儿重新报道了。

一个带着面具的男子慵懒地说道,仿佛架在他脖子上的剑不是他的般,可是只有那大汉知道,那把剑真的会随时要了他的命。

不由放低了语气说道:这位大侠,只要你帮我杀了这个臭小子,地下这些钱财

我们五五分账。

喔~~~面具男子转眼看了看逢月,示意着什么。

逢月睁大了双眼,靠之。。我给你四六,你帮我杀了他。利诱?她也会好伐。

你——这位大侠,我给你二八,你先解决这个小子吧!

面具男子翘起了嘴角,再次就爱那个目光转向了逢月。

逢月现在可算是明白了,感情这个家伙就是一黑吃黑啊?这是逼她的节奏啊!嗷呜~~~~

逢月咬咬牙,我全都给你立刻给我杀了他——

成交——

她话音刚落面具男子便接过话,同时手中的剑便割破了还来不及反应的大汉的脖子,顿时血渍喷出,在黑夜里划过一道优美的弧度。

地上的大汉抽搐片刻连死都还是睁大着双眼,逢月这会儿也反应过来了,恨恨地看着眼前这个面具男子。

我说兄弟,你这也太狠了吧!

面具男子当然知道她指的是什么,只见他走到白芷跟前将那地上的钱财都搜刮了个干净,这才罢休起身刚准备离开,却被一条胳膊拦住。

喂!小爷跟你说话呢!你拿了我这么多钱总该给我留点儿吧!她底气不足地说道。

是嘛?你说是你的命重要呢!还是,你的钱重要呢?说着,面具男子故意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宝剑。

他丫的,她就知道他没这么好心,果然,没有最腹黑只有更腹黑,她今天可是碰上对手了,以后别让她有机会,不然次仇不报,枉为女子。

那你帮我送回去总可以吧!怕他不答应,逢月又连忙说道:你拿了我那么多钱,总不会一点小忙都不帮吧!那太不符合你大侠的风范了,是吧!逢月眯起眼笑着。

面具男子双手抱胸看了看,他又怎会不知晓她话中的意思呢?大侠?恐怕她此刻想剁了他的心都有吧!

不过他也不在意了,既然目的达到了送送又何妨?

好吧!看在你为本小爷供奉了这么多份儿上,小爷我就送你一程吧!他慵懒地开口,走到白芷身边,一把将她拽了起来。

喂你轻点,刚刚还在腹语他的逢月连忙上前,他当白芷是什么啊?跟拎小鸡似的,好歹人家晕过去了,真是不懂得怜香惜玉。不由地,鄙视了一眼。

面具男子并不理会她,只是懒懒地上说道:地点——

丞相府,北侧门,前百步处——啊喂——

她还没说完呢!整个人就被提了起来,腰间的手臂有力地禁锢着她,一阵高低起伏,在黑夜里掠过。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轻功啊!果然妙不可言啊~~~~~

正当她还在享受着这轻快的翱翔之感时,脚下已经传来了踏实感,原来是到了,可是她忘记了,有些人,可是很记仇的。

自傲她还未反应过来时,便将她从围墙扔了进去,不错,是扔。

逢月被摔得叽歪一声落地,只听见对面传来一阵叫嚷哎呦!你个天杀的,别让小爷再碰见你——啊呦——

她一句话还未说话,就被一个突如其来的重物压得几乎晕厥了,不禁心里感叹一声,还真准~~~~

啊——小姐,小姐,你怎么了?不要吓奴婢啊——

白芷感觉到一阵晃荡,睁眼一看就见自家小姐翻着白眼,一副快要窒息的样子,不由地吓得哭了出来。

快,扶我,进、进去~~~~逢月无力再动弹了,只是弱弱地说着。

哦哦——

里面一阵磕磕绊绊的声音传来,引得外面的人一阵大笑,哈哈哈。。有趣有趣,真是太有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