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友粗大(h) 少白洁妇白洁线阅读全文

赫先生……赫北冥?

顾思以为赫北冥醒了,叫了他几声,但男人却没有再出声。

感觉到赫北冥的力量渐渐松弛,顾思一点点的挣脱出来,

她小心翼翼的扶住赫北冥紧窄的腰,想让他保持做起来的姿势,将醒酒汤喂给他,

但男人却不配合,以顾思这点小力气,也根本无法固定住他。

忽然,赫北冥的身子一斜,整个人往床下栽了过去——

顾思下意识的抓住男人的手臂,他却发出一声闷哼。

顾思愣了一下,她没使劲啊,她轻轻一碰竟然能让天塌了也临危不惧的赫北冥痛呼出声?

赫北冥猛地睁开双眼,看到还没回神的顾思,一把将她推了出去!

顾思被直接摔在了地上,差点磕到脑袋。

谁让你进我房间的?

但赫北冥完全没有半点怜香惜玉,他沉声开口,声音冷厉骇人。

我……我是来送醒酒汤的……

顾思有点委屈的说。

……

赫北冥瞥了一眼一旁的醒酒汤,眼色暗了几分。

出去。

男人是在下命令,态度更加恶劣了。

顾思悻悻爬起来,她就知道,赫北冥不是个好打交道的人。

站住。

顾思还没走到门口,赫北冥又叫住她。

以后,不许进我房间。

……

是她想进的吗?

这话说的,好像她刚才想要对他做什么?

顾思一口气梗在胸口,看着赫北冥,愣是咽不下去。

还不走。

赫北冥蹙眉,他脸色已经难看至极,不知是因为身体还是因为生气,额上细密的出了一排汗珠。

赫先生真是洁身自好?

突然,顾思又开口。

你说什么。

赫北冥看着她,声音冷的入骨。

这么洁身自好的人,就算喝醉了也应该很自律吧?

顾思轻飘飘的开口,

不过刚才,是赫先生强行抱住我,让我别走的……

……

赫北冥没有出声,但看着她的眼光,似乎恨不能将她生吞。

顾思还是挺怕赫北冥的,尤其被他这么盯着,头皮发麻。

那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

顾思说完,逃也似地离开了房间。

但一出门,就撞上了匆匆回来的秦湛。

秦湛还接了医生过来。

顾小姐……

秦湛和顾思打招呼。

顾思点点头,醒酒汤我已经送过去了。

听到顾思的话,秦湛让医生先进了房间,有点担心的问顾思,先生好些了吗?

我也不清楚,进去看看吧。

顾思说完就打算离开,但秦湛却再次叫住了她。

顾小姐,你刚来这里,可能不太了解先生,先生虽然冷漠,但还是很好相处的……

我知道的。

顾思莞尔一笑,打断了秦湛的话。

对别人她可能是不太了解,但对于赫北冥,她再了解不过。

不就是刻薄冷血,外加自我吗,她受得了。

顾小姐,先生最近刚刚失去了重要的人,心里不好受,难免波及到旁人。

莫名地,秦湛总觉得顾思对赫北冥,似乎很有芥蒂,也就忍不住多解释了句。

不过先生一诺千金,答应你父亲的事情,一定会做到,顾小姐大可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有什么事情,就寻求先生的帮助。

秦先生,其实我一直很好奇,为什么赫北……赫先生,会答应我父亲的要求?像赫先生这样的人,应该不会和我们这种小门户有什么交情吧?

既然话都说到这里了,顾思索性问出心里的疑惑。

顾小姐的父亲,曾经有恩于先生。

报恩?

嗯,具体的事情,是先生的隐私,我也不好多说。

秦湛点点头,听到房间内传来了动静,便不再和顾思多说,转身离开了。

赫北冥什么时候也变成了个会报恩的人?

顾思有点想不到。

在她印象里,男人可是个绝对铁石心肠的人,绝对和报恩这样的词不搭边……
顾思走后,医生给赫北冥拿了些药,秦湛服侍着男人吃下。

先生,下次您可不能再这样了,您胃本来就不好,再这样折腾自己,会出事的。

秦湛放下水杯,关怀的说了一句。

目光,却落在一旁的醒酒汤上。

赫北冥挥挥手,示意秦湛他们可以离开了。

先生,这醒酒汤您还喝吗?这似乎,是顾小姐亲手做的……

秦湛试探着问了一句。

立即,就感受到男人压迫性的目光。

他马上会意,我这就拿出去。

也是,别的女人的东西,赫北冥向来不碰。

对了,先生,秦湛想起重要的事,明天中午11点,是宋小姐的追悼会,您看……

啪!秦湛还没说完,陡然一声巨响,桌旁的烟灰缸摔碎在地!

赫北冥的眼光陡然沉到了底。

滚出去!

……是。

秦湛心脏差点没被吓停,知道自己多嘴了,赶紧端着醒酒汤退了出去。

*

翌日。

顾思早早就起床了,在餐厅边吃饭,边看电视。

今天许白璐突然请假没来,赫北冥也早早的出门了,整个庄园内就剩她一个,好不自在。

顾思打算吃完饭后再打几通电话。

虽然重生了,可顾思还没忘记自己是谁。

昨晚,她给家里打了很多电话,可却都没人接。

估计他们此时此刻,也没心思接一个陌生电话。

不过就算他们接了又如何,他们估计也不会相信,她还活着……

顾思正在惆怅,忽然听到电视机里传来一道咨询:

今日中午11点,国内金融少总池锦辰,将在帝都酒店,为已故未婚妻举办追悼会,据悉,到场的人物……

听到池锦辰的名字,顾思心头一颤。

屏幕里随即出现了池锦辰的镜头,是他在从警局处理她的事情出来后,被记者拦住的画面。

对不起,我现在没心情接受采访。

男人的声音沙哑,匆匆说了一句便离开了镜头。

不过就这一瞬,顾思也看出了对方脸上的痛苦,短短几十个小时的时间,仿佛让池锦辰消瘦了一大圈。

顾思再也忍不住了,她要去找池锦辰!

仅凭宋白雪的一面之词,她还是不能相信池锦辰会对她见死不救!

她要亲自去问他!

但很快,顾思就冷静下来。

赫北冥吩咐过,不准她离开庄园半步。

以她现在的身份,和赫北冥提要求,也无疑会被拒绝……

忽然,顾思想到一个人。

*

都城要务大楼,总办公室。

赫北冥独自一人坐在会议室内,一言不发。

秦湛匆匆进来,先生,您的电话。

手中的钢笔在骨节分明的指间流畅转动,终于,啪地一声落在桌上。

寂静的空间内,声响分外惊心动魄。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秦湛的心莫名提到嗓子眼。

是,许小姐。

说完,秦湛毕恭毕敬的将手机递给男人。

赫北冥看了眼来电,冷冰冰开口,什么事?

听到男人的声音,许白璐也不由紧张了几分。

赫北冥的气场确实强大,隔着电话,也让人感觉到极强的威慑力。

今天我要去参加星夜的追悼会,就不能给顾思上课了。

许白璐轻声道。

赫北冥没有立即出声,电话那头沉默了下来。

秦湛看到赫北冥的脸色,一口冷气含在胸口。

先生……

可以。

半晌,赫北冥才像是回神一般,冷冷丢出两个字。

谢谢。许白璐顿了一下,才又道,不过,我还有一个请求。我想带顾思一起去。

提起顾思,赫北冥不由得想起昨晚。

女人从他身旁退开的样子,微微无措,可眼神中却有着一种熟悉的狡黠。

他很讨厌被女人碰,可那个小丫头的手,却让他觉得不厌烦……

见男人沉默不语,许白璐赶紧又道:星夜从前的设计作品,名气很大,顾思说,她很崇拜星夜,发生这个意外,以后也没机会认识了,所以她也想去送送……

赫北冥没有开口,眸色却沉到了底。

见此,秦湛赶紧帮腔,先生,宋小姐也会希望喜欢她作品的人去送她一成的……

听到这句话,赫北冥冷冷看了秦湛一眼。

秦湛浑身一个激灵,马上闭了嘴。

赫先生,我知道您是在保护顾思,可是,也不能把她囚禁在家里吧?

许白璐声音悻悻,她只是为顾思争取一下,但并不觉得赫北冥会同意。

这个男人向来独断专行,况且,赫家和池家有过节,赫北冥似乎也极度讨厌池锦辰。

随你。

但就在许白璐打算放弃时,赫北冥突然开口,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先生,宋小姐的追悼会,您真的不去吗?

看到赫北冥的脸色已经黑极,秦湛有些欲言又止。

……今天的日程安排已经按您的吩咐推掉了,现在去,还来得及……

果然,秦湛话还没说完,一个物体便从眼前飞过,赫北冥摘下腕表,重重摔在他对面的墙上!

那可是十几万一块的表!

滚。

……

秦湛脸色白了白,顿时不敢再发一言,战战兢兢地退了出去。

*

许白璐的车子停在酒店门口。

下了车,她赶紧叮嘱顾思,说好了,一会儿进去后,先在休息室等我,等一会儿人少点了,我会过来找你。

那你呢?

顾思问许白璐。

许白璐脸上闪过一丝落寞,我想先去,单独去和她待一会儿。

……

顾思最了解许白璐的性子,她看上去寡淡,可实际上很重情义,自己的死对她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打击。

不过顾思也没办法安慰许白璐,到了嘴边的话,还是咽了回去。

许白璐将顾思安排在一间贵宾休息室,离主会场并不远,可以避开人潮,不过顾思却不打算一个人待在这里,等许白璐一走,她也跟着离开了休息室。

酒店大厅已经等满了人。

池锦辰毕竟是国民级的男神,他出现的场合,从不会少了人和记者。

现在,顾思也和这些人一样,她今天的目的,就是见到池锦辰。

我说什么来着?配不上池总的女人,早晚都得死,这不,老天太长眼了……

等待的时候,顾思突然听到不远处,有女人说话。

她寻声看去,发现竟然是顾晓月的女儿,顾宁。

在顾思记忆中,不但姑姑顾晓月恶毒,她女儿顾宁更是青出于蓝……

而且,顾宁还有一个秘密,她一直暗恋着池锦辰。

为了接近池锦辰,她甚至不惜豪掷千金,疯狂购买池锦辰公司的产品。

谁说不是呢?可惜池总这么完美的人,却对她死心塌地。

也不一定,青梅竹马什么的,哪儿还有新鲜感……

围在顾宁身边的女伴,连连附和。

本来就是冤家路窄,听到这一番话,顾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就在此时,人群忽然骚动,有人叫了一声:池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