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别人丰满人妻 可乐2金银花露水

逢月只感到胸口血脉膨胀,涌出一口腥甜,彼时,已经是再无气力动弹半分了,她没想到这个贱男会如此对待一个女子,也是,像这样心狠手辣的男人,还有什么做不出来呢?到底还是她失算了。

只是,他最好现在就要了她的命,不然,日后,这笔账她定然会十倍百倍地讨回来。

本想着将她杀了便是,可是显然他也注意到了门外的动静,虽然那人并未发出一点声响,但是他知道那人是谁,若是在她面前杀了她这个女人,怕是她也会对自己有份戒心。

他重新审视了一番此时这个苟延残喘的女子,她居然能先他一步感觉到来人,看来,他不得不对这个他认识多年的女子重新定位了。

眼眸微眯,就让她再多活几日好了,反正这天下,他想要一个人悄无声息地消失是很简单的事。

只是他的狂妄自大却错了,错过了这次,他就再没有机会取她的性命了,反而就算是死,也甘心情愿。。

明黄色的锦靴来到面前,此时已经无力再动的逢月也只能恨恨地盯着,身上,以及胸口的疼痛在提醒着她,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本太子暂且就让你再活个几日,到时候可别怪本太子手下不留情。阴冷的话语在她耳边响起,是那么地讽刺。

不过。。只要你向本太子求饶,本太子或许会网开一面,饶你一条小命,嗯?他又捏着那原本红肿的下巴,不偏不倚,正好与之前的位置相同,疼的逢月微微皱起了眉头,却不出一点儿声响。

死死地盯着这张脸,看好了这张脸,这双令她厌恶到极点的眸子,手指泛白的骨节足以证明她心中的恨,心中的愤。尽管疼的钻心,她也没有滴出一点眼泪,因为她会好好地铭记她今日耻辱,她身上的痛。

求,殿下,饶小女,一命。。

现在已经不是她逞强的时候了,但是,只要今日不死,有朝一日,必定就是他丧命的时候。所有欺辱过她的人,都必须付出代价。

哈哈。。哈哈,真乖,你倒是很听话,不错,孺子可教也。

他放下捏着她下巴的手,拍了拍她的头,就如同拍一条狗的头一般。事实上,他此时也的确将她当成一条摇尾乞怜的狗。

之前的阴霾全被一扫而光,比起之前被要挟的不快,现在看着自己脚下趴着的人,反而心情更加美好,与他作对的人都的死,更别说威胁他的人。

拿出锦帕擦了擦手又扔到了逢月的脸上,他终于拂袖离开了。

逢月并没有再看那个身影,她只是死死地盯着前方,帕子甩下来的疼痛终于让她眼中的泪水不争气地滴落,在地上溅起一朵灿烂的花样。一滴、两滴,她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起身的,更不知道何时起身的,她只是努力地记住身上的痛,以及心中的恨。

小姐,太子他,又打你了。。

你先出去吧!给我带些疗伤的药来。

逢月静静地开口,她现在无比地冷静,更淡定,她要活着,并且要活好,这样她才能保护自己,讨回自己的尊严,现在,她的命比什么都重要。

关门声响起,逢月闭上眼,理了理脑中的思绪,按照白芷丫头刚才的话来看,显然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看来她之前是受了很多苦头啊!

而且,从她出事到现在这么久,竟没有一个人来看她,想必她在这里也不好过吧!看着身上的衣服,料子也好不到哪儿去,难怪那个太子会这般对她。如此,她倒是倒霉,刚穿过来,就碰上了这么个贱男。

虐我?算你有种,最好把你的脖子洗白白,等老娘恢复了,随时准备剁了你。。只是,真的好疼啊~

太子殿下,

女子微微欠了欠身,弱柳般的腰肢,桃花似的的面颊,盈盈的水眸,此人不是闻名皇城帝都流如是还有谁?

走吧!今日天气甚好,不如你与本太子出去逛逛如何?

说着如何,实则步子已经迈出,丝毫不给人一点拒绝的机会,脚步轻快,示意着他今日的心情很好。

流如是侧头看了看房内,刚才的声音她不是没有听到,她不是傻子,又怎会猜不到里面发生了什么呢?

但是,只要对她的地位无害,那么一切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她翘起粉嫩的唇角,莲步轻移跟了上去。

只是她还不知道,她的猜忌与好奇,竟会无意中救了逢月。若不是她听了丫鬟禀报,太子去了静苑,担心太子会因为她差点丧命而怜悯她,从而威胁到她日后的地位,所以赶过来看看,却没想到太子会因为她的到来而放过她。

若是她知晓了此事,怕是会气得吐血吧!是啊!多好的一个除掉她的机会,结果就被自己那么给破坏了。

听见开门的声音,逢月知道是白芷回来了,随即让她替自己身上受伤的地方敷了药,刺痛传来,一看就是劣质的东西,没办法也只好忍了,恐怕这药也来得不易吧!

白芷至始至终却都没再说过话,只是默默地替逢月上药,包扎。这次的伤比任何一次的都要严重的多,她是不是太没用了?保护不好小姐?

正在闭目的逢月感觉到身上滴落的凉意,长长的睫毛动了动却始终未掀开。

身上的上已经收拾好了,可她的内伤却是有些麻烦,看白芷的神情只怕是这个府里也不肯给她再请大夫了吧!罢了,她还死不了,还是自己多养养吧!

收拾完这些,夜幕已经降临,吃了些粗粮,她开口望向白芷:你且与我说说这里情况,我似乎暂时不记得以往的事了。末了,她顿了一下又加了句全部。

是——

没有再惊讶,白芷乖乖地开口徐徐道来,煤油灯下,印的人脸上莫名多了丝温暖,只是这丝温暖仅限于在提起流逢月生母的时候。不错,她穿来的这具身体名字就叫流逢月,与她重名。

而这里是个叫做东庭的国土,年号永安,国姓萧。当今皇帝已经在位二十余年,膝下并有当前太子萧玉晨,散王萧九音,齐王萧子清,安王箫玉华,贤王萧瑾文。

看来现在也正是关键时期,只怕这东庭也不会太平静吧!毕竟这皇位是谁都梦寐以求的东西,看来,她的来的还真是时候啊!难道冥冥之中有什么安排吗?

她看过现在这个身体的相貌,与自己十五六岁时是何其相像,她猜不透,上天如此安排到底是为什么,但是她知道,不管怎样,都得活下去,就算是代这个身体
已经入夜,白芷见着逢月神色疲惫便停止了叙述,熄了那微微跳动的灯火这才离开。

逢月躺在床上,周围是沉默的黑暗,从白芷的话中她知道,那个逢月是丞相的大女儿,但是生母十年前已经病逝。丞相的二夫人谢氏被扶上了正位,同样能爬上去的必定是有一定的能耐,这个谢氏,也就是皇后的表妹,的确是个难搞的对象,难怪在府中嚣张多年。

而她就更不用说了,没了母亲,爹又不疼,用鼻子想也知道在这府中过得是什么样的日子。那个太子的确是她的未婚夫,但是,那是她母亲还在世的时候定下的,现在人走茶凉,什么都是空谈。

谁会要一个没有任何利用价值的人?谁也不笨,显然谁都不会。

还好她在宫里还有一个与她娘一母同胞姨母,想必这婚事也是她伸手促成的吧!因为,听白芷的讲诉,似乎是太子喜欢的是流如是,之前有意要解除婚约,可是,她却进宫求见叶妃,之后,婚约就如期进行了。

可却不知怎么的,她却在昨天晚上落水了,接着就是现在的事了。

整理好这些后,脑力也用的一干二净了,她打心眼儿里看不起这个流逢月,居然会主动跑去求这婚事。不过,现在在这身体里的是她逢月,世界顶级佣兵,她是绝对不会再让自己受半点委屈的。在她面前实力才是真王道,其他的都是扯淡。

对于这些伤害过她的人,有朝一日,她一定会一一讨回来,包括那个就连她快死了,也没见到一面的丞相老爹。

要说亲情?对不起,她不懂,更何况他们之间有没有都还是一回事。所以,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止她报复的脚步。

两日后,太子大婚,整个帝都都是一片喜气洋洋,府内也是张灯结彩,好不热闹。出乎意料的是,今日一大早就有丫鬟送来了一堆上好料子的衣物,还有一些还算贵重的首饰,这让她有些好奇,怎的突然送来这些,不过她倒是也不客气,直接换上了。反正今日成婚的又不是她,许是怕她这个姐姐一身旧衣裳出来,给她给这个丞相府丢脸吧!

临近中午,鼓乐敲打之声不绝于耳,听这声音应该是新娘上花轿了!

大小姐,您就不难受吗?

白芷叹了口气,看着翘着腿吃着葡萄的逢月,心中不明所以。她家小姐之前要死要活地想嫁给太子,对太子简直就是到了痴迷的地步,不管人家怎么对她,她还是一如既往。有时候连她这个丫头都看不下去了,可是如今再看看现在翘着腿悠闲自在地吃着葡萄的小姐,哪里还有半分当初的模样?

难不成之前的痴迷都是假的?这个疑惑从她落水之后就一直盘绕在心头了,直到今日,她才发觉她似乎实在是看不这个自己从小陪到大的女子了。

不明白,不明白,还是不明白。

我说,你就别再叹气了,再来几声,估计你的脸就成了老太婆了。

逢月好笑地说着,她自然直到白芷心中想的是什么,她的小姐已经死了,灵魂都换了,又怎会还是她原来的小姐?

啊?

白芷连忙抚了抚脸庞,这一动作却逗笑了逢月,她没想到这个丫头会如此单纯,正待她想说什么时,却听见门外传来一阵悦耳的声音。

奴婢春兰,受叶妃娘娘之命前来看望大小姐。

春兰?逢月看了看白芷,后者一脸喜色连忙说道:是小姐姨母叶妃跟前的大宫女。

看白芷这般神情,来人应该不是坏人才对,她示意了一下白芷前去开门。

来人进来,只见桌前端坐着一个亮丽的身影,一身紫衣,眉眼淡扫,细指轻抬,端起一杯香茗浅浅地尝着。说不出的静美,道不出的韵味,她先是愣了愣,似乎觉得面前这个女子和以往隐隐有哪里不一样了。

奴婢春兰,见过小姐,她微微行了个礼,不卑不亢,随后又不懂声色地打量了下逢月。

而逢月仿佛没有发觉般,继续品着手中的香茗。

奴婢奉命前来慰问,大小姐身体可好些了?

声音细软却不柔弱,技巧掌握得可谓是精妙,宫中的人果然就是不一样。

逢月心中赞叹了一下,抬起眸子,微微一笑,好多了,替我谢谢姨母关心,让她担忧了。

春兰点了点头小姐怎的会突然落水?莫不是近日真的身子太虚?操劳过度?

望了望眼前的女子,逢月心中思付着,她到底意欲为何?说出的话听着总是觉得有股别的味道,难不成她是受了叶妃的命令来打听她落水一事的?那么她们到底想做什么?

我也不知是怎的了,就突然掉下去了,许是近日活儿多,的确太过劳累了吧!

据她所知,她这个小姐在府中不但没有一点小姐的样子,有时候还要干一些活,要不是白芷,恐怕这个弱女子早就存活不下去了吧!正好,且不管这个叶妃想做什么,反正将这些说出来她也没什么损失。

春兰眸子闪了闪,继续道:小姐保重身体才是,对于太子妃的事,还望小姐释怀才好,娘娘说了,日后想要什么样的夫婿,娘娘必定尽力成全小姐。

罢了,如今我也没什么好想的了,又哪里来的释怀,日后的事,还是日后再说吧!咳咳

不重不轻地咳了两声,逢月垂眸不再言语,如此看去,竟突然觉得周身充满了浓浓的哀伤,迷花了人眼。

春兰见此也不再追问下去,心里头已经理清了答案,接下来就是打点好后,回去交差了。

娘娘听闻大小姐身子不好,特命奴婢送来一些补品,再加上就快到惊蛰了,天气也热了起来,特意为大小姐挑选了几套衣服与首饰,还望大小姐照顾好自己,莫要叫娘娘担心了去。

随即拍了拍手,门外进来一批宫女装扮的丫头,手里捧着物什陆续放了下来,一一摆好。

奴婢告退

春兰行了个礼,带着众人退出了房间
小姐,娘娘这是何意?

白芷有些听不懂春兰与小姐之前的对话,总觉得有股异样的感觉。

逢月目光放空,她现在知道为什么一大早就又人送来了这些东西,想来也是知道有人会来看她吧!随即逢月幽幽地开口说道:叶妃以前也时常派人过来吗?

她在想着,这其中的目的,叶妃肯定不会无缘无故地来,至于她到底想做什么,这也是蹊跷的很。

叶妃以前隔一段时日便会差人来看看小姐,而且每次那时候,夫人总会让人送来些衣物给小姐打扮一番,小姐每次可高兴了。逢月心中冷笑着,果然如此。

白芷说着刚笑起来了,可是这笑容却没有持续多久便又黯淡了下来。

敏锐的逢月自然立刻就察觉到了,怎么了?为何突然沮丧起来了?

白芷叹了口气:只可惜这些东西都留不住,夫人肯定又要差人拿走的。

逢月顿了顿,嘴角弯起,拿走?曾经可以,现在嘛就看她有没有那个本事了。这么说来,她们拿走的,已经不止一丁半点了,不过,放心,她都会一一讨回来的。

我们就等着看好戏吧!你先拿几个小东西偷偷地去换一些最好的疗伤药来,记得多带些别让人给瞧见了。

现在刚好是缺钱的时候,竟然有了这么个机遇,那她要是不用不就太可惜了吗?

白芷应了声按照吩咐拿了几个饰品出去了,这会儿大家也正是忙的时候,想必也不会刻意关注她的,所以她也就放心让她去了。

身上的伤还没好,如果她算的没错,只怕太子完婚后,就是她的死期了。在这这几日里,她必须要做好一切防护措施,留着命,报仇。

桌上摆放的珠宝,流光照亮了那一双谜一般的眼眸,逢月微微眯了眯,翘起了嘴角

你们都下去吧!春兰,扶本宫进去歇歇。

华衣女子,一身橙色广袖燕尾宫装,亮丽的面容描绘着精致的妆色,眼角的花钿让得媚态百生却不失高贵,看不出年龄,却看得出那般动人。

如何?

回娘娘,照小姐所说,似乎府中一直都在刻薄着她们,并且此次落水一事,疑点颇多。

不错,此人正是叶妃,逢月那身在在宫中的姨母,此时她正坐在铜镜前,里面映着她那如花的面容。微微一笑,说不出的韵味

叶妃听罢,放下了手中的头饰,哦?为何之前没听她说起呢?

许是之前小姐还顾虑着什么吧!奴婢此次拜见小姐觉着小姐似乎有什么地方变了,至于哪里,奴婢也说不上来。

春兰一边细心地为叶妃卸妆,一边轻声说道。

铜镜里的人瞳孔微缩了下,那么落水一事怎么说?

大小姐说她当时也不知晓是怎么回事就那么掉下去了,末了才加句许是劳累过度,奴婢当时瞧了下小姐,小姐的话中绝对不是劳累过度所致。

她放下最后一枚头饰,将叶妃的头发打散了开来,如瀑布般的青丝垂下,在明黄的灯火中,泛着黑亮的光芒。

春兰,你且派人偷偷地潜进丞相府中,暗中保护月儿,切记绝对不能让她有任何闪失,否则,本宫唯你是问。

似是对着铜镜里的人说着般,叶妃凝望着久久不能回神。

是,奴婢遵命。

虫声新透,在寂静的黑夜里有着一丝难以察觉的森冷。

床上本在睡梦中的逢月忽然睁开了眸子

窗外漫过一阵轻烟,飘散在四周,不一会儿,原本紧闭的门窗已然被悄无声息地打开,蹿出了几个黑影。

银光微闪,手中的利刃正在步步接近。

逢月翘起了嘴角,屏住呼吸,正准备在最好的时机下手,却不想,一阵轻微的风声扫过,接着,是那再熟悉不过的割破皮肉的声音。

黑暗中,两批人马已经对上,显然是后来的人出其不意占了优势,很快,便解决了个干净,手法利落,就连一滴血也不见落下。

尸体被悄无声息地运走,屋内又恢复了原状,一个人影来到床边,掏出一个小瓷瓶在逢月的鼻尖略过,顿了顿然后再次消失在黑暗中。

从头到尾逢月都一清二楚,那第一方人马必定是太子的,没想到他却如此心急,才是新婚的第二个晚上,就想要她的命了。

只是她不知道那另一方人马是谁的手笔,居然会帮她,又有什么目的?

这个朝代还真是乱,她似乎就要卷入一场纷争了似的,竟有些不安的躁动,看来,她不能再坐以待毙了啊!

第二日一早,这个原本清冷的小苑却迎来了丞相府的女主人,而所有人也都知道这里将会发生什么。似乎是见惯了,她们早已没有了那般好奇心,只静静地听候着。

一早前来,本以为可以收拾来了,她甚至都做好了准备,可当她进门时看到那抹人影正悠闲地喝着茶水,便有些搞不清状况了。按理说这会儿不是应该。

难道消息有误?

放肆,见了夫人还不快快行礼。

一个老婆子一进屋就叫道,那模样简直跟那什么,容嬷嬷有得一拼了。

逢月并未理她,逢月见过夫人。只是淡淡地鞠了一下,甚至连正眼都未瞧过眼前这个夫人,在她看来,她们不过一群小丑而已。

谢夫人在丫鬟们自带的椅子上极度优雅地坐了下来,又接过一杯香茗浅浅地啄着,昨儿个叶妃娘娘派人送来了物锦吧!

谢夫人缓缓地说着,这气质倒是尊贵的很,只是,逢月却起戒备。这种人往往最难对付,心机谋略可谓都是上筹。

难怪有她在,这丞相能享尽荣华富贵,怕是多半都是这个女人的功劳吧!

姨母厚爱,是送了些。

一旁的老婆子不屑地瞥了一眼,在她眼里,那些东西总归都是要归她家夫人的,这般贱蹄子哪配拥有?更何况夫人肯定也会顺便赏赐给自己,一想到那些泛着珠光宝气的东西,心下便更是痒得紧了。

你在这也用不到什么,还是由我给你保管着吧!到时候要用之时,我自然会差人送来。

谢夫人撂下这话,便准备起身离去,原本她来的目的是给她收尸,做做样子,可不想,她的消息有误,她自然也不会在这里久留。

可是当她刚起身时却听见对面的人开口说道:姨母吩咐逢月好好收着,万万不能叫别人拿了去,娘娘懿旨,逢月不敢不从。

谢夫人闻言转头将视线锁定在了那个淡然的女子身上,而逢月也丝毫不惧地迎上了她的目光。

白芷睁大了双眼,此时惊讶的又何止她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