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水重生:凰妃要翻天》小说章节在线阅读 薛怀蕊尉迟纣尉迟彻小说全文

晚些时候,没有等到娘和外祖母回来的消息,倒是府中管家的老婆林嬷嬷先来了一趟。

丞相府的管家大权,而今还在薛老夫人的手中。

过两年薛老夫人年纪大了,却因为出了那档子的事情,管家便交给了竹夫人,自此,竹夫人平步青云,马上又被扶正了。

“大小姐,老夫人让您去正厅一趟。”林嬷嬷态度不好,冲着薛怀蕊说话的声音也有些冷淡。

薛怀蕊知道那嬷嬷随着是老夫人的态度,倒不是因为老夫人不喜欢自己的娘亲,故而也不喜欢他们兄妹二人。

她坐直了身子,让白桃给自己梳妆打扮一番。

毕竟是回来之后第一次见到家人,薛怀蕊不再想如同以前一样显得柔弱好欺负。

可打开柜子,经发觉里头一件像样的衣服也没有,寒酸的不行。

薛怀蕊长叹一口气,挑选了半天,才从中选了一件靛蓝色水波纹的长裳襦裙,腰间带着一个金丝团花的小香囊,脚底下一双昙花绣鞋,鬓发之间,还是用玉簪盘起,整个人虽然看起来寡淡,却也齐整,小家碧玉之风显露。

“小姐真好看……”白桃看着薛怀蕊,竟有些惊讶。

平素薛怀蕊从来不喜欢用脂粉,只说那些不过是庸脂俗粉,用来附庸男人的东西。

更关键的,是她房中的脂粉素来都是最差的。

给薛怀苒的是一等一的上品,给她的,也只是最次的。

可薛怀蕊不介意了,脂粉这种东西,次就次了点,到底还能让自己显得精神一些,整个人一打扮起来,便和平素像是判若两人。

主仆二人朝着正厅而去。

正厅已经在满是女眷,原是马上就要到了宫中万花宴会,皇后娘娘举办了赏花宴,各房能够入宫的,正在拿衣服。

薛老夫人坐在中间,正襟危坐,面色严肃。

那鹰隼一般的眼睛,环顾着周围的每一个女眷,似是在挑选到底是谁,才有办法入得皇族男子的眼,攀龙附凤。

见薛怀蕊来了,只是淡淡看了一眼,就扫开了眸光。

众人见薛怀蕊过来,回过头去,微微一怔。

倒是没想到,那平素的软柿子,如今看起来竟大不一样了。

那一身清冷的气度,一时之间,竟然让众人说不出话来。

“给祖母请安。”她径直走到老夫人的面前,礼数周全。

老夫人微微颔首,瞥眼看了看她,皱起苍老的眉,“一个姑娘家,在家中还擦脂抹粉,像什么样子。”

薛怀蕊很是无奈。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她起身点头,倒也不和老夫人争吵。

倒是一旁的林嬷嬷,随意地将托盘拿来,塞入白桃的手中,“拿去吧,这是你们家小姐的衣服。”

薛怀蕊低下头去,扫过一眼,普普通通鹅黄色的衣服,并不出挑。

她分明记得,皇上允诺薛家能够用紫色做衣,故而那一年入宫前,她想要一件紫色的宫装。

可这一切,终究是没有如她所愿。

回过头去看着薛怀苒身边的衣服,叠放的齐齐整整的,那一抹淡紫色映入眼帘,显得尤为的刺眼。

见薛怀蕊的眸光看过来,薛怀苒很是得意,走至身边,笑道,“姐姐,怎么了?你是不是喜欢我的衣服?若是姐姐喜欢,给姐姐就是了。”

“好,白桃,收下吧。”

薛怀蕊倒也不和她客气,等的就是这虚与委蛇的话,同白桃道。

白桃得令,就要上前拿。

若是平日,薛怀蕊懦弱,什么都不会开口,也只会摇摇头说不,不过今时今日倒也不同了。

薛怀苒的脸色遽变,没想到薛怀蕊这人这样……不要脸,惊了一声,伸手拦着,“等……等一下,姐姐,你的身段和妹妹的不大一样吧?”

“是啊,你更胖,我到时候找一个长一点的腰带就行了。”薛怀蕊打开她的手的,淡淡道。

竹夫人见薛怀蕊闹起来了,疾步走上前去,赶忙拦着白桃,冷眼一眯,剜了一眼白桃。

那眼神灵动,却也泛着寒光,惊了白桃一跳,缩回手去。

“胡闹,这可是苒儿的衣服,怎么能随便给你?”她厉声说道。

“她自己方才说的,说我们姐妹情深,愿意将衣服给我,又怎么不行了?”薛怀蕊好笑道,双手叉腰,倒也不惧怕竹夫人。

要是以前,都要猫着腰走了。

薛怀苒擦了擦眼角的泪水,低声道,“姐姐一再逼问,我才这样说的,只想着你是阿姐,理当给你的。”

“这本来就是我的,有什么好说的?”薛怀蕊冲着薛怀苒冷声道,“我和林管家说过,我要一件紫色的宫装——而不是黄色,若是林管家眼睛没瞎,应当知道这两个颜色不一样!”

“放肆!有你这样说话的吗!”林嬷嬷恼了,一听自己的丈夫被训斥,还是这软柿子,一个箭步冲上前去,“这件就是你的,不是旁人的!”

“好大的威风!”薛怀蕊一个巴掌打过去,冲着林嬷嬷怒喝,“我和竹夫人说话,关你这个下人什么事情!”

一个巴掌,回荡在前厅,惊愕了众人的心。

林嬷嬷被这一巴掌打蒙了。

她甚至怀疑,今日薛怀蕊过来,闹这么一出,就是为了打她一巴掌。

只因那一巴掌结结实实,分量十足。

她干瘪的老脸瞬间就肿了起来。

众人瞠目结舌,瞳孔都快缩成一根针了,仿佛不认识眼前这淡妆素雅,衣着朴素的人。

“你……你……”薛老夫人最先回过神来,手中敦实粗大的桦木拐杖猛地锤击一声地面,震得实木地板蹬蹬作响。

她颤颤巍巍伸出手来,指着薛怀蕊,一张极尽严肃苛责的脸上,威严肃穆的让人不敢直视。

“孽子!竟敢无端闹事,老身就知道你不是个安分的东西!”薛老夫人支起身子,径直走至薛怀蕊身边,一抬手,粗厚的巴掌就要打落。

薛怀蕊闪身,薛老夫人扑了一空。

薛怀苒匆忙上前一步,搀扶着老太太的臂膀,“祖母,当心身子!”

“好孩子,再怎么说,也不能让你委屈了!”竹夫人走上前来,她这才顺过气,若非是薛老夫人一声怒喝,她只以为自己还在梦里。

薛怀蕊冷然地看着她们母女二人,眼底翻腾着几许恨意和杀机,宛若冰棱一般煞人。

竹夫人捂着胸口,心中纳罕而又颤抖了一下。

“祖母,我没闹事,这衣服本就是我的!”薛怀蕊后退三两步,听着外头的动静,还不曾听到脚步声,便沉声道。

“放肆!如今众女眷都在,你竟公然动手打人,你何等嚣张,只当是我们薛家的教养不好,出了你娘一个病秧子,连带着你这个丧门星!”竹夫人的声音尖锐,回荡在厅堂之中。

她身着柳绿色的襦裙,领**叠,微微有些低,露出了雪白的脖颈,上头带着明晃晃的金链,踩着一双嫩蓝色的蜀绣小鞋,金丝纹绣朵朵清莲,一头长发用金簪盘起,坠着金银珠宝,耳旁有珍珠耳坠摇曳,哪里配得上清高的竹?

薛怀蕊如今并不怕她。

竹夫人只要一日不被扶正,也不过就是丞相府中的妾室罢了。

她嗤嗤一笑,翻了翻眼皮子,看着薛怀苒委屈不已的模样,又看林嬷嬷气急败坏的样子,淡淡道,“这衣服本就是我的,你们送都二小姐处,可见眼里是早就没有我这个大小姐了!”

“送过去了又如何,是老身让送过去的!你别当你这大小姐的名头了不得,等着你那病秧子的娘撒手人寰了,到底是不是大小姐,还有的一说!”薛老夫人怒了,一会儿又将气全都洒在了薛夫人的身上。

薛怀蕊的心中一痛,只觉得眼前的老太太是如何的可恶可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