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肥臀老妇梅开二度 她见青山by阿司匹林

顾妈妈还算是不错的,和气,贤淑,反正和卫夫人不是一个层次的。

她才一到呢,顾夫人就嘘寒问暖的,还说她:怎的不多过来走走呢?

卫敏敏轻声地说:首长不在。

倒是个听话的女孩子啊,男人不在,就哪也不去。

还好吧,墨璟地么强势霸道,就是需要这么一个顺从听话的孩子,唉,就是小了点。

但是这是墨璟选的,有个媳妇儿在家里,总也不好不回B市过年吧。

叫卫敏敏上去休息会,便打电话去问,这厢热着,那厢却是冷淡着。

顾墨璟就一句话:不回。

气得顾夫人一口气提不上来:年年你都说不回,别人不知,还以为我是后妈,我跟你说,你今年不同了,你还有老婆,卫敏敏,就卫敏敏她现在就在家里,你不回吗?

不回,我还有事。顾墨璟不留情地扣掉了电话。

顾夫人一个气啊,可气过后,毕竟还是又开始心疼起他来,毕竟自个的亲生骨肉,怎真的不疼。

这眼前就没差几天要过年了,过年都是亲人团聚的,他却是一个人的。

想了想长长地叹息,又上了楼去。

卫敏敏。

卫敏敏开了门温柔地应声:妈。

卫敏敏啊,墨璟他部队还有很多的事,只怕今年过年回不来,你们也是新婚,不如这样吧,卫敏敏你去探亲。

啊,探亲,她可没有想过。

去看看墨璟也好。

于是,她才到顾家,屁股还没坐热,顾夫人就给她定了机票,让她去陪顾墨璟过年。她一万个不愿意,只是,她没有说不的权利。

飞机是傍晚的,到C市已经是天黑透了,而且那里下着雨,冷得让卫敏敏直打哆嗦,之前顾夫人有打电话给顾墨璟,他没来,倒是派了个勤务兵来接她。

嫂子。雄雄亮亮的一声叫,还给她敬了一个礼。

卫敏敏冻得心情不好:叫什么嫂子呢,我才十八岁。面前的人,绝对的比她大。

勤务兵有些不好意,嘿嘿一笑:嫂子,我们首长没有时间来,所以派我过来接你。

没时间,只怕她不是他想要接的人吗?

他口里温柔叫着的小敏,才是他真正在乎的,她不过是卫敏敏而已,又不是他的小敏。

驱车前往军营,也得一个多小时,累得让她心里暗暗叫器。

车外白蒙蒙的一片,迷迷糊糊的雪。

勤务兵把开车把她送进一个地方:嫂子,这是首长平时住的地方。

倒是很干净,干净得让她有一种想要把这一切弄脏的倾向,一丝不苟的老男人,配着一丝不苟整齐到有点变态的房间,她看了就觉得无比的郁闷。

自打那一次不愉快之后,二人见面,还是第一次。

顾墨璟回来也不吭声,把大衣脱下都归位,看着坐在小椅子上看书的她,虽然人在这里,可是眼里的不甘愿,却是这么浓呢。

谁让你来的。他淡淡地说了一句。

她头也不抬地说:你妈。

你怎么说话的呢?他不悦了:我妈得罪你了。

没有啊。她就莫名,她又怎么说话了。

分明就是他妈叫她来的啊,老男人内分泌失调,阴阳怪气的。

我妈你不叫妈。

切,跟她论字眼呢,卫敏敏看着书,没有任何诚心地说:首长,我错了,你妈是你妈,也是我妈。

顾墨璟拢拢眉宇,有些恼气。

这地方的床不如家里的,小着呢,而且气候冷人,又没有暖气。

晚上睡一床,他暖着,她冷着。

她一点点地靠近,想汲些他的暖。

顾墨璟却冷声地说:别碰到我,离我远点儿。

首长,床就这么小。

她冷得直抖啊,这是什么鬼地方,又不是她想要来的。

再到半夜里,冷得实在是不行,她睡不着啊,顾墨璟是个火炉,她悄悄地把脚放在他小脚旁边,一点点地蹭近,实在是暖。

顾墨璟也没跟她计较了,这丫头的身体,怎生寒成这样,脚冷得像冰块一样,那冷冷的,软软的触觉,轻轻地那样蹭着他,他心里轻轻一叹,毕竟是丫头片子,让着她点吧,要是她哭着回到B市,到时那边轰起他来才是头痛得要命的事。

看到她来,是有点心里开心的,毕竟这么多年,都不曾有人特地过来陪着他过年。

慢慢地她就整个人都蹲过来了,他翻个身,她的脸就贴在他的后背,气息拂在他的脖子上,让他一刹那的时间是脑子空白一片的。

也许以后,就要习惯这么一个人,她毕竟是他名义上的妻子啊,是他自个挑的。

顾墨璟叹了口气,也不再多想什么,任由她靠近。

早上被窝里暖和着,他醒的时间到了,他是一个极有规律的人,几点睡,几点醒都很准时。

软软香香的小身子,就腻在他的身边,小妻子靠着他睡得很香,小脸有点儿红扑扑的,长长的睫毛如栖息的蝴蝶一般,极是好看。

她有着一张,相当明丽而又耐看的脸,他承认他娶的小妻子,也挺漂亮的。

昨天晚上忙活着许多事,上午他休息,下午才去值班,本来六点就醒了,可他动一动,她就倾一倾,像不舍他的温暖一般。

他没起身,感觉有一种累,长年累月不停息的孤独让他很疲惫,看她睡得香甜,他也想多躺会。

直到她的手机响,打破了这室里的宁静。

响了许久她才无意识地去摸手机,软哝哝地说:喂。

卫敏敏,是妈。

哦,妈妈。她马上清醒了,看老男人还睡着,赶紧压低声音:妈妈早。

顾夫人笑呵呵的:也不早了,八点了。卫敏敏啊,妈昨天想了一晚上啊,妈还是得跟你说一件事。

妈妈你说。

卫敏敏,你在那探亲,也多照顾着墨璟,他啊太是辛苦了,每天早出晚归的,你好好陪着他,在这段时间里呢,尽量,尽量那啥。

那啥?她一头雾水。

你早些给墨璟生个孩子吧。她直接地说:这样就能锁住他的心,让他回B市。

她手一滑,手机摔在地上,电池都摔了出来。

顾妈妈一早就来吓她啊,早点生个孩子?她还是个孩子呢,无语。

一转头就看到老男人那乌黑的双眼冷然地看着她,顿时头大:首长。

我妈的话,你不必听太多。他只是这么说,然后起身。

卫敏敏差点让口水给哽着:首长,你听到了。

他淡淡地说了个字:嗯。

能不听到吗?她山寨机的回音,是这么大。

他妈可真能搞笑啊,让她生个孩子,这卫敏敏还是个小丫头片子呢,让他做二个孩子的爸不成。

卫敏敏抱着木饭盒,在徘徊着,要不要进去,要不要进去。

她不过是从顾墨璟的房间下去,想要到外面去买点吃的,二楼那大婶就很热情地叫她:是首长夫人吧,昨晚上听说首长夫人来了,一早上都没看到你出来呢。
卫敏敏腆腆一笑,那个热心的大婶就叫:首长夫啊,正好今儿个上午包了饺子,你和首长也尝尝。

然后一个大饭盒,就塞给她了。

还很热心地指点一下:首长的办公室就在那地方,趁热吃,好几种口味呢。

谢谢。

客气什么啊,呵呵。

她就抱着个大饭盒在这儿了,进去,不进去?

顾墨璟的办公室,就在眼前,卫敏敏踢地。

这会儿他的办公室门一开,一个帅气而又阳光的男人一身军装笔挺,看到她一笑:哟,这不是团长夫人吗? 咋看上去年纪就这么小呢。

顾墨璟听了声音出来,看到卫敏敏穿着单薄的衣服站在那儿,怀里抱着个东西。

老顾啊,这是老牛吃嫩草啊,这么年轻的媳妇儿。

做事去,钟阅,废话腻是多了。

钟阅挤眉弄眼,身上贵气与痞子军装也掩盖不住,伸出手:小嫂子,我是钟阅。钟表的钟,阅读的阅,虽然我这个人,极其厌恶阅读,可都是这么介绍自个的,小嫂子可真漂亮啊。

卫敏敏轻轻一笑,想出手去握他的手。

顾墨璟由来的不舒服,昨天到现在,她看到他,都不曾笑个呢。大步上前去,一把将她的手抓住,板着声音说:谁让你过来的,这是军区,你不能到处乱走乱撞。

老顾啊,对小嫂子这么严肃,小心小嫂子委屈来着,得,你们夫妻恩爱着,我是个二百五了,我自个滚,不用你来提醒。

钟阅一走, 他还没放开她的手,看她脖子缩着,很冷一般,便带着她往办公室里走:怎么不多穿衣服。

我没有准备,司机接我去顾府过年,然后妈说你不能回来,就给我订了机票,叫我过来了。

顾墨璟皱了皱眉头,也不说什么。

进了去她把饺子放下,轻声地说:首长,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就先走了。

她还是去买点饼干啥的吃,自已不顾着自已,没人在乎的。

顾墨璟压根就不会在乎她吃了没有,这里有饭堂,可她初来哪也不晓得,他又不管她,倒不如去附近的店里买点方便面啥的。

等等。他说。

然后打个电话,想叫人送羽绒服来,可是转念一想,小姑娘都是爱漂亮的,再说吧过年不都说穿什么新衣的,楼下老张的儿子,跟他炫耀着买了新衣服过年了呢。

叫人备了车,便起身把大袄扔给她:穿着先,走吧。

去哪?

他也不说的,径自就先出去。

车开出了这一带,白天看才知道这是多偏的一个地方。

在一个购物商城下车,他给卫敏敏一张卡:去买几件衣服,我只等你一个小时。

卫敏敏有些诧异,可更多的,还是眼里掩不住的开心,拿了卡就赶紧跑。

老男人的时间观念可是很强效的,一个小时,OK衣服肯定能买到的。

反正刷的是他的卡,只挑贵的好的牌子的,不一会儿就提着大包小包跑着出来了。

小脸跑得有点红,笑起来双眼弯弯的,响亮地说:首长,五十五分。提前了五分钟咧。

这都能让她高兴,他心里一暖,声音轻了些:开车吧。

一盒炸鸡翅在他的眼前,小妻子笑逐颜开地说:首长,还热乎着,给你买,首长,这个很好吃的。

顾墨璟敬谢不敏,微眯起眼:你自个吃吧。

她是刷他的钱,刷得狠,所以回报一点,不吃拉倒呢。

她吃得开心,顾墨璟心想,小女孩就是小女孩,还真是容易打发,比一些独立,成功的女性要好得多了,半点也不会跟他对着干。宠一宠她,她笑得如蜜一般的甜。

这个年,似乎比起往年来,更要暖和一点点。

他回来没看到小妻子在房间,倒是一床摊着五颜六色的衣服,他把椅子上红红的外套扔到床上去。

浴室的门一开,裙摆一旋,小妻子哼着歌,也没瞧着房里有人就直接去穿衣镜前,左看右看,再回头看。

僵住了,嗷嗷,不知老男人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顾墨璟倒也不严厉,只是说:挺好看的。

嗯,谢谢首长。

一分钟之后哪件没收好,直接扔出去。他依然是声音淡淡。

卫敏敏反应很快,立马就动手收拾了起来。

他悠哉游哉地看着她左跑右跑,一分钟之内,把所有乱七八糟的衣服都收好了。

明儿个回去吧!

啊?

啊什么啊,我有假,回B市过年。 也许他们说得都对,那么久的事,现在也开始奔向新生活了,很多东西也要改变了。

就像小敏,也是过去了。

怨不得他妈了,也许,这就是命吧。

卫敏敏有点怨念,她觉得自个真是一个物品一样,他们说叫她往东,她就得往东,往西就得往西,才来二天又说回去。

没自立的人生,便也是这样,她发誓,她以后一定会学会自立,自已做自已人生的主。

坐的飞机很晚,才飞没多久她就开始打瞌睡,小脸倾靠在他的手上,细细的,柔柔的肌肤在他眼底下。

顾墨璟轻叹一声,拉起毯子给小妻子盖上。

她怕冷来着,要是冻着了,要是一感冒,他麻烦更多。

一路上她有些浑浑噩噩的,他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坐车回去她也是软软地靠在他的肩膀上,时不时的往下一倾,再赶紧坐正。

他索性将她轻轻一抱,让她躺在他的膝盖上,她的小脸偎进他的手里,他指尖下的肌肤,是样的滑腻,那样的烫。

索性叫司机把车开往医院,他最最最讨厌的医院,可到门口,他没迟疑一步地抱着她进去。

医生,我老婆发烧了。

急诊室的医生找出体温计给他:给她先测测。

几分钟之后取出来:大概是冷的吧,没关系,才三十八度,开点退烧药就好了。

他有些啼笑皆非,回去的路上下了点小雨,他一直看着窗外。

原来只是有点小发烧,原来去医院,并没有想像中的那般难。

敏敏,真的会走出来的。

喝水,要喝水。小妻子叫嚷了起来。

他轻轻地用指腹抚着她的小脸:快到家了。

她竟然就安静了下来,混混浊浊的脑子贴着他的手,那种温暖让她暖实着。

到家他拧了巾子给她擦把脸,把药给她,喂了点水,可一会儿她马上就起身,竟然吐掉了。

他捺着性子再给了一颗退烧药,命令地说:吃下。

她喉咙动了动,把药给吃了下去
一晚上就腻着他睡,不安地叫着:妈妈,妈妈。

顾墨璟开了床头灯看着她,一头一脸都是汗,可是声音,却是这般的软弱无力。

叹口气,轻轻地给她擦去。

她拉住他的手,小脸蹭了上来,像是松了口气一样。无比依赖的样子,他看得,有点儿着迷,真的是挺好看的,小妻子,就像小猫咪,要人保护着。

毕竟是年轻,恢复能力也是超强的,天一亮,感冒发烧就如若浮云一般了,卫敏敏伸伸手脚,暖啊,还是在家里舒服着。

老男人不在床上,大床就任由她滚来滚去的,抱着大被子嗷嗷叫二声,一个人的生活,实在是太幸福了。

卫敏敏。

啊。她马上就清醒了,老男人居然。

一分钟洗漱干净。

上一刻还是幸福的夏天,马上老男人声音一响,就到冬天了,命苦啊,不能怨社会。

赶紧地爬起来冲去洗脸刷马,发丝上还沾着点水与泡沫,双眼黑亮亮地带着神采冲到他的面前:首长,到了到了。没迟到来着。

顾墨璟指着桌上那碗东西:喝了。

首长。是什么东东,红得有点可怕。

喝了。他冷淡淡一声。

卫敏敏小身板一颤,端起来喝,甜腻得令人发指,五官皱成一团。

顾墨璟说:红糖姜茶。

唉,首长啊,别这么折腾她,她身体好着,只消睡一觉就没事儿了,红糖姜茶那是止痛经的玩意儿,你也腻雷人了,还一冲就是一大包在这碗里,甜得真是受不住。

赶紧喝了,一会出去买些东西回家。

好,我喝完了,马上洗碗。一进厨房,就马上洗掉。

算不算是变相折磨她来着,是想让她以后对糖患上恐惧症吧。

收拾妥当,穿着新买的衣服出门,他带她直接去礼品中,老男人挑礼品,那真不是挑的,而是说:选二份不错的。

嗨,卫敏敏。喜悦的男声叫:看着像你,走近一看,果然是你,你也来这里挑礼品吗?

卫敏敏转身,看到了孙宁浩,淡淡地点头:是。

他身边,怎么没有跟着安心菲了。

而孙宁浩,促狭地一笑:跟你说她不是我女朋友,你又不信,卫敏敏,我真挺喜欢你的,在这里看到你,正好,想送份礼物给你,又不知你住在哪儿,你看,都包装好了。

顾墨璟抬头看着那乳臭未干的小子,淡淡地说:卫敏敏,你朋友?

卫敏敏头皮一麻,小声地说:我同学,孙宁浩。

孙宁浩笑得很阳光,很热情:卫敏敏,这是你叔叔吧,我听说过呢,到学校来接过你的,叔叔好,我是孙宁浩,卫敏敏的同学。

顾墨璟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他,孙宁浩心一紧,还是笑意满脸。卫敏敏的叔叔看得让他心里打鼓,怎么这么严肃啊,眼神儿如刀子一样呢。

哼。顾墨璟鼻腔里哼出一声,移开眼神不看一眼,更别说问声好了。

卫敏敏头皮发麻:孙宁浩,谁是你叔叔了,赶紧走。 别害她,祖宗啊,赶紧滚蛋儿去。

可是孙宁浩却笑:卫敏敏,那我先走,到时电话联络,送你的礼物,希望你喜欢。

强硬地把一样小东西往卫敏敏手里一塞,怕她不收一般,马上就走人。

叔叔?顾墨璟眉毛挑得半天高。

糟,老男人不悦了。

卫敏敏头皮一麻,轻笑地说:我同学喜欢开玩笑的,叔叔。啊……不是不是,首长。她想撞墙死了,哇呜。

老男人一张脸上,写着零下几摄度的标志,生人勿近,禽兽快逃。

卫敏敏吐吐舌头,坐得离他远一点。

车子一开到顾府,进警卫那一关,顾夫人就知晓了,飞奔下来迎接。

喜啊,这儿子好几年都不曾回家过年了,老爷子逼他结婚是对的。

一下车卫敏敏赶紧去提东西,毕恭毕敬地说:妈,这是首长给你们买的礼物,我去厨房帮忙。

顾夫人更是笑得合不拢嘴的:这来就来,自家人还客气些什么啊,真是的,快进来,冷着呢。

想伸手去拉他,可看着他一脸冰霜,顾夫人迟疑了,手默默地缩了回来。

卫敏敏早已经一溜烟儿跑厨房去,顾家是有厨子的,反正顾家人都有个爱好,喜欢把人往厨房里打发,就像这样才能培训出家教与贤惠来一样。

她乐得呆着呢,厨房多少好吃的啊,厨子哪会让她做重活儿。

淮青啊,你二哥回来了,快下来。

哟,真是哦,还以为看错了。顾淮青揉着眉尖下来:二哥也会回来过年,太出人意料了。

顾墨璟一概不管,冷着一张脸,活像让他回到这个家,有多不情愿一样。

顾夫人看得心里难受,轻叹口气转到厨房去叫厨子多张罗几个他爱吃的菜。

卫敏敏在洗着小金桔,她过去轻声地问:敏敏啊,墨璟是怎么了?

卫敏敏抬起一张脸,无比迷惘的眼神看着顾夫人:他怎么了?

他好像不高兴的样子。

卫敏敏咬咬唇:妈,我好像也没有看过他高兴的样子。

……顾夫人开始觉得有点内疚了。

卫敏敏狡猾地笑了,把二个金桔扔嘴里,好吃啊。

端着出去,老男人板着脸,一本正经地看着电视,小叔子则是坐着,不知在想些什么。一看到她出来,脸上堆起笑:小嫂子。

有。

呵,二哥真把你当手下调教啊,小嫂子,我们家军人出得够多的了,你就不要再参一脚了。

卫敏敏呵呵一笑,挺喜欢这个顾淮青的。

小嫂子会不会下棋?

会啊。

那陪我下象模吧!

……我只会下飞行棋。

顾淮青嘴角抽了抽,还是一个十分有风度的人:那玩飞行棋,也是一样的。

对,你们年轻人多玩玩。顾夫人恨不得把老二那冰山表情给化了。

拿了飞行棋出来,毕竟顾墨璟是不同了,骰子也是个会逢迎的主,顾首老就次次都是六点,顺利起飞,再跳跳跳的。

卫敏敏有点苦闷,她是顾墨璟的上家,好不容易出来个子儿吧,顾墨璟也不声惊,等着她走得老远了,从后面一把将她的子儿给送回老家去重头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