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野人孑与2 我下面被好多个男人用过

,该死的,他今天是地主,她是农奴,为么今天是周六啊,她最盼望的放假,因为老男人在家,所以变得无比的挂念上课的日子。

她的拿手好菜,泡面,下面,鸡蛋挂面。

早上吃了,中午接着,晚上还继续。

顾墨璟吃不消,要不是她还在读书,他二话不说马上让她去学做菜,找了几张试题让她做,卫敏敏心里有气,故意做得一塌糊涂的。

可是还要装出楚楚可怜的表情看着他,活似让她做卷子,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

顾墨璟眼角直跳着,手指捏着那卷子,薄唇紧抿。

唉,老男人本来就不年轻,还冷冰冰,就越发的像画在书里的那些冷肃老古板了。

顾墨璟冷冷一瞧她,正好捉到她眼神里那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只是那么一瞬间就飞速地流转着,马上又是那可怜楚楚的表情。

是,小小年纪呢,心眼倒是不少啊。

他要是整不了她,他顾墨璟三个字就转过来写。

有时候啊,逼一个人进步,逼一个人学习,反而会气着自个,十八岁的小丫头片子,正是叛逆的年纪,他手下多少的兵,还不是十七八热血沸腾着,个个不让他治得服贴。

行。他就说这么一个字。

卫敏敏无比讶异地看着他,难道老男人又饿了,早上叫她起床,开始爱学习天天向上给她做卷子,说了声行了,就叫她去做早餐,中午也是,晚上也是,现在还来一个,顾首长你肚子就是个无底洞,晚饭吃面到现在才二个小时又饿了。

首长,那我……给你泡方便面去,挂面没了,碗面也没了,还有包方便面。

他挑挑眉头笑了,把卷子放在桌上:照这么个测试的分数,你是万万考不上大学的,而我顾墨璟的老婆,如果没有上大学的话,连说也拿不出来说。

他话语一转,淡淡一笑:不过上大学,并非也是靠成绩说话?

话说,老男人笑起来,还真的是挺好看的。

而且照老男人的意思,是用关系让她进大学,特权人士啊,现在觉得有点窃喜了。

明儿个早上去,你就跟我一块儿出去跑步,体育特长生,分数倒并不是重点。

跳步?体育特长生?

老男人是脑子湖涂了吧,就她这小胳膊小脚的,让她去跳步,噗,这么老了还开这样的玩笑,真真是太不正经了。

不用怀疑你听到的,卫敏敏,早点休息,明早五点起床跟我一块儿跳步,还有大半年你才高考,我顾墨璟手下的兵,只用了二个月,可以跑出一个可喜的成绩,你……有三个月的时间,我可以让你跑得比兔子还快。

嘎……,卫敏敏要化石了。

顾墨璟,我不行的。她急啊,老男人说话,一般不会是冷笑话,如果不表明自已的态度,估计马上就着手进行的了。

还有一个方案,每天晚上我给你挑你们考过的卷子,合格了呢,免你跑步,不合格呢,第二天便没啥好说的,不要说我没人情可讲,我给过你选择,你走的每一步路,都是你自已心甘情愿的。

她情愿他个OOXX。死男人,老男人,看她年长点,不把他甩了。

她现在还不行,还没有独立的能力,还逃不开卫家掌控。

昨天晚上她做题,做了七七四十九分,老男人微笑地把卷子扔垃圾桶里。

一夜她睡得不安稳,照样儿是在地上摔得醒过来的,屁股一个痛,心里一个委屈,借着窗纱外面透进来的此许光,看到老男人睡得如挺尸一样,被子只盖在小腹处,她扯了被子出去,一个人在客厅的沙发睡。

干嘛要这样委屈,天天又惊又怕老男人饥不择食把她给吞了。

睡在沙发里委实是不舒服,老久才睡着,正香的时候身上一凉,蓦地睁开眼睛倒吸了口冷气。

老男人口哨一吹,把端着的空杯子往桌上一搁,冷肃地说:给你一分钟准备好,马上出门。

她想叫一声天啊,客房里的钟,才四点五十九分。

她梦里是体育老师吹哨子,安知一醒来发现,是老男人,她身上冰冷一片,冷得她直缩着。

狠啊,大杯的冰水往她身上一浇,她就是睡上九重天,也得醒来。

去卧室里取了衣服,老男人拿着秒表叫:还剩四十秒。

奶奶个熊,她就是不跑,能怎样?揍她啊,行,她去跟他领导告他虐妻。

问题是,他领导是谁啊?

刷牙,洗脸,把衣服一脱门就砰然开了。

好个春光耀眼啊。

卫敏敏虽然才十八岁,不过发育得很不错,身材曼妙有致,该凹的不小气,该凸的也不客气。

浴室的灯光晕黄暖和,照在她身上,一股子说不出来的诱惑。

顾墨璟不客气地看,一股子血气,慢慢地涌了上来。

啊。卫敏敏尖叫一声,第一个反应就是一手摭住上身,一手摭住下身。

顾墨璟吞吞口水,只觉喉间有点干嘛,硬着声音说:还有十秒钟,速度。

流氓,色狼。她大叫着。

顾墨璟一本正经地说:通常遇到这些事, 你最好的反应,就是把脸遮住,不要让人认出你是谁,把衣服穿上,别以为想诱惑我,就甭跑步了,迟一秒钟,多跑十分钟。

你你你…你出去。

九…八…七。

这死男人,一辈子断子绝孙去,奶奶个熊的。

我洗澡,你也要看吗?她怒吼了,她不淡定了。

六……五……。

去他妈的,跟他硬着来,看来不行。

卫敏敏颤抖着手把放在马桶上面的小裤裤迅速穿上,把卫衣一罩,双眼气得有些红:数什么数,走。

去就去,谁怕谁啊。

她包子的伪装,有时候真不想装下去。

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让人这样赤身注目,心里又委屈又无奈,又疼痛着。

如果她不是卫敏敏,她只是普通人,多好。

如果不是亲生妈妈把她送到卫家,说她在卫家会过得更好,那多好,她何必一直战战兢兢地小心活着呢,哪怕穷,哪怕苦,她也愿意。

卫家条件好,可是庶出的女儿是什么结果,只有在卫家呆的人才知道,那比

她保护着自已,她不想让自已陪那些老头儿,或是,她卫敏敏,毕竟也是有着一颗自已的自尊心,小小地骄傲着,但,只能压仰在心底的角落里,一个人死死地藏起来,怕让人瞧见了。

小区有个跑步场所,只是时间太早,尚无一人,孤冷的路灯在微微晨曦里照着,卫敏敏一脸的不情愿,顾墨璟一吹口哨:跑。

她跑,刚开始还挺快的,越跑是越慢,越来是越慢,顾墨璟索性就在她身后看着她,什么人?要是放在军营里,早就训得她哭着找妈了,他走路都能赶上她的速度了
乌龟都比你快,速度点,速度点。

他索性连秒表也不看了,看了只会气着自已的。

没穿内衣,跑起来胸部真是一个痛,所谓动如脱兔,就是这么一个词。

这个顾墨璟也发现了,心里冷哼一声,装作没瞧着。

天色越发的亮,卫敏敏气喘如牛,跑跑走走双脚直打着颤儿。

有几个陌生的男人也跑步,瞧着卫敏敏晃荡的光景,眼光多了点暧昧,顾墨璟狠狠一瞪他们,然后命令:回家。

她固执着,不肯回,也不肯停,他不是要她跑多少圈么,他不是强势到底么,她跑给他看,跑不到走给他看,走不到至少还是可以爬的。

他一脚踹上去,卫敏敏就连站也站不住扑地倒在地上。

他冷笑地走到她前面:就凭你这样,一千一万个不合格。

她才没那么倒霉,做他手下的兵。

他揪着她衣领,让她起来。

爬楼梯上去,反省反省。他先踏步上去。

一身汗,他取了衣服去淋浴,二房一厅主卧并没有卫生间,多年之前买的房子,只因敏敏说这里的环境不错,往时他回来偶尔休息一下,倒也不会不方便的。

马桶里,还放着一样粉紫色的东西,他挑起一看,是小妻子的文胸,淡淡的馨香味,连内衣也不穿就跑步,好个卫敏敏。

他直接将内衣扔垃圾桶,即然不穿,还留着干什么?

洗了澡把衣服放洗衣篮里,厨房里空空如也,她,他想就别指望了,指不定还趴在哪块楼梯上喘息着呢。

三五天不行,三五月,皮也就不痒了,什么倒竖毛也给她顺好,看她还不乖乖听话。

卫敏敏爬回来,瞧着顾首长已经一手抽着雪茄,一边看着书,还听着天外之音。

心里直恨着,喘着粗气取了衣服去洗去一身的汗腻,瞧着垃圾桶里的内衣,银牙直咬啊。

偏得老男人还在外面叫:我的衣服,必须手洗,分开洗。

你丫的想得美,速度滚去部队。

卫敏敏,去买菜。

卫敏敏,做饭。

卫敏敏,做试卷。

这一晚,她战战兢兢地做,五十九点五分。

她想一头撞死在墙上,老男人把试卷平静地往垃圾桶里一扔:明儿个早上五点准时跑,迟起床跟今儿个早上一样。冰水侍候。

卫敏敏扒拉出试卷:首长,你忘了给我卷面分了。 多少也有零点五分吧,神啊,别这么玩她,她要再跑,她就想死了。

一分就是一分,没有所谓卷面之说。

再说写得一塌糊涂的,他能分辩得出来,也是不易的了,没扣她,是手下留情。

明天我们学校组织活动,要很早去,首长,你就给我卷面分吧。

看他要走,她顾不了太多,拉住他的衣服摇啊摇:首长,学校不干部队那一套事儿的,都有卷面分的。

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手劲倒不小,抓着他的衣服,扯得他衣服往后,脖子上倒是勒得紧了。

她软软一笑,甜甜地说:谢谢首长。

丫个为了零点五分,卖笑卖萌……幸好目的达到了。

小丫头片子笑起来,倒真的是有点……有点让他心软软的了。

周日卫敏敏一早起身,走路脚直抽着,心里把老男人十八代祖宗轮番拉出来问候一番,带着大包布还是去学校了。

车上人很多,站着那个累啊。

其实学校没有活动,可是出去总是比面对顾首长要强一点,她宁愿去学校的图书馆或是计算机式把以前所有的考试测验的卷子调出来好好看着,也不要再让老男人这样折腾了。

他不仅把她当男人训练,还当成他手下的强兵呢,丫丫个呸的,他不单身,谁单身。

好不容易有个位置,正要坐下去,一个身着运动服的男子,更快地说:这位同学,我一个学妹生病了,能不能让她坐。

不好,她现在也是双脚打颤呢,凭什么一车的人他不去说,便要叫她让。

可一抬头,乖乖,这男生怎么这样好看啊,她学校里有个孙宁浩是白马王子,可是这个比孙宁浩看起来更要帅气很多了,黑眸如清潭之水,却不寒,整个人清清净净。

他笑着说:谢谢。

笑起来真了看,让卫敏敏想到了校园里开的木兰花。

心里很多的不甘愿,也就变得那么心甘如怡了。

果儿,这儿坐。他一会儿扶着一个女孩儿过来,约莫和卫敏敏一般的年纪,一张小脸青白没有血色,一看就知道身体不是很好。

叫果儿的女孩的手机响了,她接了说:哥,在医院里正了碰到之清哥呢,他送我回去没关系的。

原来,这个好看的男生叫之清,人长得好看,名字也好听啊。

坐了二个站,他们站起来,他客气地朝卫敏敏笑:同学,谢谢你了。

卫敏敏也客气地说:不用客气。

她不知道,有朝一天,会为这个男人而牵动心里的弦,这一次的遇见,也许是为了某一次的相连。

到了学校直奔图书感,感觉是从来没有过的认真啊,幸得她以前的底子还是有的,就是怕成为第二个卫冰,就把学习给荒废了。

现在老男人要抓她的学习,而且还是来真的,再说吧,她现在不在卫家,而是算嫁给顾墨璟,便是上了大学,卫家也不会拿她出来作交际,这样的自我保护方式也可以撤掉了。

本事还是需要的,若不然以后怎么出来自立呢。

看卷子什么的,很晚才回家,反正家里别想指望有吃的,买了方便面回去。

老男人不在,她舒了一口气。

洗了个澡舒舒服服就躺床上去, 滚啊滚的好不痛快,有钱人的床滚起来就是特别的爽,把顾墨璟的枕头放在脚丫子下面直揉搓着。

听到开门的声音,马上就把枕头归位。

顾墨璟进来,淡淡地说:卫敏敏,出来。

要做试卷吗?首长,明天我要上课,七点就要去的。

总还是可以跑二个小时的,现在,马上,立刻就出来。

不敢违抗他啊,只得起身出去。

老男人板着脸说:我在家的时候,我没回来,你就不能去睡,我一回来你把拖鞋给我拿上,衣服给我挂上,茶水给我倒好,等我洗了澡之后你才去睡,还有,我不喜欢我的衣服是机洗。

她心里厌恶着,还是微笑:首长,可我还要上学,要是你很晚回来,也要等么?

上学有我重要吗? 他问了这么一句。

于是,她沉默了。老男人有病,精神病。

老男人把他想得真伟大,想成是她的天了。

老男人的婚假有半个月,天天晚上给她出张试卷做,偶尔几次不行,面无表情地拉着她去跑步,每次看她的眼神儿,都是那么的恨铁不成钢。

B市的秋,越发的冷了,尤其是早上,风彻寒起来,五点基本上还是昏沉沉的时候。

老男人很苛刻,而且很讨厌,一次比一次多加跑的圈数,每次她就趴在地上不想起来。

她就恨不得他能早点回部队去啊,每天放学都不能留在学校打网球。

她的网球社少了主心骨,又让人打得一败涂地的,早就不成气候了,可也没那个时间去管啊,老男人是狡猾又腹黑的人,他抽题考他娘的一个狠,有时是当天学的,有时是忽然某一天的。

半个月一过,顾墨璟就必须回部队了,卫敏敏心里欢快得直打鼓,晚上考试,做足六十分便不做了,她自个会算着来呢,哼。

老男人把眉挑得半天高,指着空白的地方:这个不会吗?

她摇摇头:不会。

好,很好,去,边儿站半小时军姿。

首长,满六十分了。

叫你站你就去站,再多说一个字,站一小时。

……算你狠,再忍你一晚上,明天速度滚远远的。

站在墙边立正的姿势,偶尔还行,十多分钟之后就开始不行了。

左脚换右脚,背悄悄地贴着墙,顾墨璟冷扫一眼:站直点。

首长,我累了。她眨巴双眼,长长的睫毛扑闪着:首长,我明儿个还要上课,明儿个要出早操,很困了。

她撒娇起来,语气软软侬侬的,十多天的相处,倒也开始慢慢习惯了多一个人。

他不理会她的求饶,进房去开始收拾东西。

衣柜里多了很五颜六色的衣了,都是他的小妻子的,小碎花裙子,小碎花睡衣,就搁在他的旁边,与沉灰色相衬,竟也是如此的相合。

他的顾墨璟随便挑的小妻子,她一点一点,进驻他的空间。

他一出去,就看到小妻子赶紧挺胸收腹,一复刚才贴着墙的样子,眼眸里都是那么的可怜兮兮神色。

他心一软,本不想跟她多说什么的,他的事他一直觉得,与她无关,也不需要向她交待,只是也不知怎么的,他就说:我明儿个要回部队了
卫敏敏点头点得欢:好,好好,我知道了。

顾墨璟沉得有点郁闷,淡淡地说:你是巴不得我走吧,卫敏敏,每天我会传直给你一份试卷,如果你没有做出来,我下次回来一并儿累积起来罚你。

苍天,大地啊,老男人你能不能再歹毒一点,走就走,还不放过她。

可她,也只能低头,轻声地应:首长,我知道了。

得,我有事出去会,你自个给我站够一小时。

是,首长。

他一出去,卫敏敏马上就吹着口哨去冰箱找吃的。

谁真要站够,谁是傻蛋儿。

挥挥手,我送你走,你走了就不要回头。哼着歌快乐地端着切好的哈蜜瓜吃,老男人嘴叼着呢,他在家就得吃好的水果。

去翻衣服洗澡,忽尔地想起那蓝玉手镯,这太贵了她可赔不起,而且也瞒不了多久的,要是让他们家知道,可怎生的好。

瞧到老男人放在柜子下层的袋子,小小巧巧就那么一个,她妙计一生,这手镯的事有了主意了,哈。

老男人你这么坏,不黑你,黑谁呢。

而且就他最好,因为玉镯是他妈给的。

老男人很晚才回来,似乎喝了点酒,她总之是闻到了酒味。

这样就更好了,她心里一喜,柔声地说:首长,你回来了。看她多乖啊,都守着他回来。

顾墨璟淡淡看她一眼,心情仍是很不好。

首长,我给你倒杯茶。

他坐在沙发上,他专属坐的单人椅,旁边就有个小桌子,卫敏敏把他的紫砂大杯泡上茶放着,顾墨璟习惯了一回来就开电视,反正是瞧也不瞧地就摸着杯柄拿起,底部刮过一些东西,他听到声响,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清清脆脆的的一声,在地砖上四溅的东西。

卫敏敏便在这个时候惊叫:首长,我的玉镯啊。

把灯开到最亮,一地残碎的蓝玉。

小妻子一脸惊叹,用力过猛着以及至于还是嘴巴圆张,眼里却闪过了幸灾乐祸:首长,这是你妈妈送给我的玉镯,首长你不小心打破了。

简直是打得太好了,顾墨璟啊,赖谁身上,也没有赖你身上要来得好。

他还没说什么呢,她又说:首长,刚才我想着你回来,一定想要喝茶的,洗澡的时候就把手镯搁这来了。

哦,小妻子这是故意赖在他头上了,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她早就打破的了,好个卫敏敏,表面上看起来温顺听话,骨子里却是这么的算计,他倒是看走眼了。

首长,我马上收拾好,可是要是妈那边,你看,要怎么交待。

顾墨璟心情越发的不好,冷声地说:边儿去,别让我再听到一个字。

切,去就去,不呆这更好。

她喜滋滋地回房去睡,天气冷得快,她早将毛毯拿出来盖了,一人一床,各不相干。

不晓得老男人是什么时候回来睡的,她醒过来是没办法,难受啊,热烘烘又无法呼吸一样。

老男人把她抱得紧紧的,鼻子压在他的胸前,他不能难受,她难受啊,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可这会儿,竟然这样。

卫敏敏使劲地推开他,转个身到自个的地盘去。

哪知,下一刻,他又转过来,把她抱在怀里,嘴里呢喃地叫:小敏。

嗯。她应了一声。

他又说:小敏,我想你。

汗,想她,想她个什么?半夜里听到这样的话,真是令她毛骨怵然的。

喂。

她转身:你别抱着我,我…。

余下的话,都让他的唇给堵住。

他用力地吻着她,吻得那般的汹涌,甚至于她都反应不过来,就让他长舌入侵,予取予求的了,温暖而又柔软的唇相贴着,最亲密的亲近,最勾心的,是吻。

软软的,麻麻的,酥酥的,不变的是她一双瞪得大大的眼睛,依然是惊叹地看着他。

他吻得很深,勾住她的唇,汲着她的青涩与甜美。

不放开,不想放开,他孤独得太久,他不想再放开她的手,小敏,孤独的滋味太难受了,如果能再回到从前里,那么一定不会放弃。

小敏,小敏。他细细地吻着。

她的滋味,是这么的好,吻得让他不想放开,双手捧着她的脸,借着酒意,借着窗外朦胧的光华看着她,手指划过她的脸颊,指腹下的触觉,柔细如丝绸。

可下一刻,他脸颊上一痛。

卫敏敏甩了他一巴掌:顾墨璟,我才十八岁。

一点点薄微的酒意,一点点的幻想,终是散了,眼前的不是他的小敏,而是卫敏敏。

脸颊上微微的痛意,让他恼怒,低头又是狠狠地一亲她。

卫敏敏抬起手,却让他极快地压了下去,用力地一咬她的唇,香嫩的唇滑出了血腥,他冷声地说:你也别忘了,你是我妻子。

他要她,是天经地义之事。

卫敏敏一夜没有睡,在露台站到了天明,把包一拎就出去了。

倒是一直平静,手机也没有半声响的,安静地上了一天的课回去,空无一人。

她知道她是他的妻子,可是她一点也不想呆在他的身边,做一只不会说话的鸟儿。

心情一点也不好,下楼去买了包烟吞云吐雾着。

他昨天晚上亲她,她现在还难受,想着就难受。

老男人虽然三十六岁,但是岁月很是宽待于他,看起来像是二十多岁一样,成熟,敛重,而而且有气势与好看的脸,但是这些,并不是她想要的,她喜欢像孙宁浩一样,帅气,阳光,热情的男孩,她喜欢他身上那种灿烂的味道,那是她一向不曾有的。

她也想和很多人一样,可以恋爱,可以甜蜜,可以撒娇,而不是这样就被固定住一生。

或许,到她自由的时候,要失去一些什么,会痛疼,会难过,可是,这就是她的命。

烟有点呛,狠狠吸有些呛入喉咙里,让她直咳着。

B市的天气,说冷,就冷,豪无预兆着。

一场小雨,就冷得没边儿了。

他不在,她不知他什么时候回来,也不知他的什么消息,她压根一点也不想去知道。

她沉默得不想去参加任何的活动,更不想回到那个家。

考完试还得补课,高三她是已经复读一年了,也习惯了这么样的时间。

安心菲与孙宁浩共一把伞打着出来,她眉目里,尽是挑畔的笑意,卫敏敏冷淡地看了一眼,加快脚步地走了。

有什么,孙宁浩算什么,白马王子她不稀罕,比他好的一定多的是,她不是坐个公车就能碰到一个清华无比的男人么。

她一点也不稀罕,有什么啊,有什么啊。

嗨,卫敏敏。孙宁浩却笑着叫了一声。

卫敏敏连看也不回头看,今儿个忘了带伞,一手摭住头往公车站跑去。

回到家也淋湿得七七八八,太寒了,她整个人直打哆嗦的。

手机就在这会儿响,颤着手接了电话。

卫敏敏,是我,孙宁浩。

你怎么知道我的号码?她冷声地问。

我找人要的,卫敏敏,什么时候有空,我们去打一场网球。

没空。卫敏敏,我喜欢你。他说,说得很直接:如果你是因为我和安心菲走得近而不开心,那我很高兴,因为,安心菲不是我所喜欢的,所以你可以放心。

这个男人,有点自大,卫敏敏挂了电话,赶紧就去洗澡。

她想,她似乎没有自已想的那么喜欢孙宁浩。

她虽然年纪不大,却有自已的主见。她讨厌这样的男人,故意耍女人的男人,更是不喜欢。

和安心菲没有什么,那有必要帮她拎书,跟她去吃饭,打网球,还教英文来着。

她觉得,她没有心情去想恋爱什么的了。

该死的那个吻,让她心情一直很压抑着,让她也明白又无奈,她是顾墨璟的妻子,卫家想打入政界而攀上顾家,肯定不会轻易让她这枚棋子的。

纵使,她真的会喜欢别的男孩,那又能怎么样?她嫁的,不是一般的商粟之家。

就是太明白了,才会伤感,心灰得和这个城市的冬天一样,起不了一点的欣欣向荣之色。

放假也是近年关的了,卫敏敏倒是一个人挺好的,就是心情一直不愉快而已。

还以为过年也会一个人,但是顾夫人,也就是顾墨璟的妈妈叫司机来接她去顾府里过年,顾家的装潢,更是一流的豪华,而且还有佣人侍候着,就不晓得为什么老男人不回家里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