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娇妻被两朋友共用 男人趴在美女身上亲胸

主任冷哼一声,可一会儿又八卦地问:卫敏敏,你家不是做生意的么?他是谁啊。

她说是老公,教导主任会不会抽风啊。

训导主任看教导主任回来,有些好奇地问:怎的,你就放卫敏敏走了,她上次还把你玻璃给打破了呢,家长怎么说?好不容易让她家长来一次,你就这么着放人了。

甭说了,来的人是她叔,二杠一星,你说我能怎么着。

没错,教导主任问卫敏敏,卫敏敏沉思片刻告诉他:顾墨璟是我叔叔。

卫敏敏心里一个忐忑不安啊,走出校园把头发都放了下来,能遮多少就遮多少。

那个老男人会不会暴力地揍她?会怎样?她在外人的面前,所有的形象就二字概括了……包子。随便捏,随便欺负。

车子就在外面,车门开着。

她小步地上前,后座的老男人十分不奈烦地说:快点。

卫敏敏赶紧进去,坐在老男人的旁边,紧靠着车窗贴着。

走了好些路,顾墨璟感觉自个像是狼一样,而这小白兔,还恨不得就贴在车窗上面了,他有这么可恶吗?

很是不满地瞥了她一眼,这才发现……小妻子的脸真是一个精彩,青青紫紫,红红肿肿,破皮……流血。

你脸怎么了?

啊?隔了好久好久之后,卫敏敏才啊了一声,原来老男人是跟她说话,怪不得司机不应话呢。

啊什么啊。问她话呢,没睡醒一样。

嗯,这个,这个事情是这样子的。

想来教导主任没有坦白嘛,她这倒是随意就能捏个理由。

我拿着书看,不小心撞在树上。

顾墨璟倒也不去寻思是真亦是假,只是教育:以后说话,不许停顿,吞吞吐吐。

是,首长。

顾首长有点满意了,看到前面有家药店,便说:小莫,停下。

小莫停了下来,他说:去买药。

嘎,一准是叫她,因为司机也没动。

卫敏敏下了车,小碎步地去了药店,不敢让顾首长久等啊,赶紧的就买了药出来,看到老男人瞌眼假寐,哪敢打忧,拉开副驾驶的门坐进去。

顾墨璟倒是有点觉得怪怪的,究竟没多说什么合着眼皮子休息,真的是累坏了。

部队里的事很多,应接不暇地忙着,还得分出精神与老头子斗智斗勇。

车子开到了顾家,半山豪庭别墅啊,若非是顾老将军有面子,有钱也未必能买到的。

顾夫人和顾淮青正好是一块儿先回来的,刚停了车子就看到家里的车子也到了,便笑了:瞧你二哥回来得还挺快的。

顾淮青把后座的东西提出来:是啊。

便等他们停好车,也走了过去:墨璟,妈倒以为你会迟到呢。

卫敏敏从车里出了来,一张脸委实是有些惨不忍睹的,还小媳妇一样可怜兮兮又惊恐恐的到后座去迎接: 首长,下车了。

顾淮青,顾夫人都有些石化。

顾墨璟颇有些不满地看了小妻子一眼,推开车门下车。

妈好,三弟好。卫敏敏很有礼地叫。

顾墨璟走前面,跟着卫敏敏,顾夫人说:淮青啊,你把妈的东西提进来。

好,妈。

一进了去顾夫人就小声地说:淮青啊,你二哥是不是对你小嫂子动手了?

顾淮青也吓了一跳:家暴?二哥应该不会吧。

你二哥从军这么多年,性格妈都不知道呢,你小嫂子脸上的伤,一看绝对是被打的。

卫敏敏到厨房去帮忙,顾夫人也去,看她手上还有点伤,想问又不敢问出口啊,要是真的,倒真的是难以接受了。

可是不问,心里痒得难受啊。于是看到她手腕空空如也,便温和地说:敏敏啊,那镯子怎么不戴着呢?

卫敏敏微笑地说:妈,镯子太名贵了,我怕戴着不小心磕着碰着了,就放在家里。

哦。敏敏啊,你这手,怎么了?

这……。她咬咬唇,老男人是不在乎她,所以她说撞树,老男人连看也不看一眼,可是女人不同啊,女人心可细着呢。

那理由,是一万个行不通的。

顾夫人心颤了颤,小媳妇难以出口呢,难道真的是,真的是墨璟揍的,他整日阴沉沉的,性子她也捉摸不定啊。

以后多依着墨璟,他性子,本不坏的,咱作女人,苦啊,累啊,忍一忍,往后你生了孩子,墨璟也会对你好的。

卫敏敏心咯蹬一跳,这是火星话不,她咋的就听不懂呢,不过这顾夫人的意思,好像没有要追问她到底了。

是的,妈。

顾夫人笑笑,越发轻声地说:以后跟咱家自个说话,甭这么胆胆怯怯的。

是的,妈。

顾淮青急急进来,压低了声音说:妈,快去看看,二哥和爸给对上了,把玉如来佛也给砸了。

顾夫人脸色一变,赶紧把手头上的东西一放,还不忘叫上卫敏敏:咱赶紧去看看。

在书房里,一地的碎片。

顾墨璟跪在地上,直挺挺的,老爷子拿着家法马尾棍子走来走去,再回头看他一眼气得将棍子扬起往他身上劈头乱打。

老爷子,老爷子。顾夫人和顾淮青赶紧上前去阻止:父子俩有事就不能好好说,非得打吗?墨璟都多大了。还打,还打。

顾墨璟连眉头也不皱一下,也不吭一声。

老爷子得了台阶下,但是看着他这样,气又涌了上来:看看,看看,你生的好儿子。

老二啊,快给你爸认个错。顾夫人心疼啊,用手帕擦着他脸上的血迹,老爷子打人也没个轻重的,墨璟虽然皮厚也是个人啊。

我没错。顾墨璟眉头也不皱一下。

……听听,听听,你教的好儿子。

顾夫人也生气了:对也是我生的,错也是我生的,你索性连我也一块打算了,都是我生的你不心疼,我心疼啊。

泪都有点气出来了,顾老爷子生了气:哭哭哭,哭什么哭,要不是你一天到晚纵容着,他能这么反叛。

卫敏敏,你跟墨璟跪着,你也是咱顾家的媳妇了,生米也煮成熟饭了,你们让老爷子发个话,爱咋的咋的。

她躲着也会中枪啊,可还是选个地儿跪着
你看着办吧,要墨璟把她送回家,不也就你一句话的事么,我不管了。 顾夫人气得转身就走。

老爷子一看气闷得不行,背了手就出去。

嗷,原来老男人把她叫上,是要她连罚啊!腹黑啊,他自个不好过,谁也别想好过。

跪得那个叫累啊,膝盖隐隐生痛着,动动身子,周身都不舒服啊。

老男人就这么一句话冲过来:别扭来扭去,好好地跪。

都跪拜二小时了,还要啊?

小眼泪含了起来,心里怨死他了,眼睛使劲地瞪他刚直的后背,恨不得就瞪个洞出来。

他一回头看她:瞧什么,认真地,严肃地跪。

还一本正经地跪呢,关她没半毛钱的事?

好了,快起来快起来。顾夫人进来叫:你爸气消一点了,墨璟,快扶敏敏回来。

他只是看了她一眼,自个站了起来。

风轻云淡,动作俐落。

可卫敏敏膝盖痛啊,这一起来身子歪歪扭扭的就差点又倒了下去,一手扶着书桌,就这么站着,弯下身子揉着痛疼的膝盖。

顾夫人觉得有点过意不去,这老二怎么的就不懂得怜香惜玉啊,才这么小的女孩儿呢。

墨璟啊,快扶着你媳妇。

顾墨璟看她一眼:自个走,不许依赖别人。

她恨,恨死他了,回去一定要做个小纸人,用鞋底打他。

死老男人,依赖谁也不会依赖着他。

老爷子的气是消下来了,毕竟现在是生米煮成熟饭了,人家小姑娘才十八岁,墨璟就把人家娶进门来了,结婚证还没弄下来,可是什么表面上的事,还不都办了,人也住家里了,肯定也把人家小姑娘给睡了,还能再送回去不成?

他可丢不起这个脸,也做不出这么件事儿。

让他去卫家选一个,他的意思墨璟哪不知道,可就是要跟他对着来,焉能不气,气死了气死了。

狠狠剜了他一眼,再看坐在他身边那低眉顺眼的小媳儿子,心里的气,就是消不下来。

好了好了,快来吃饭,都二点了。顾夫人叫嚷了起来:敏敏啊,快来摆碗筷。

是。

摆好碗筷等他们入坐,卫敏敏斜眼看顾墨璟一眼,丫的脸上还有血痕子,可吃起来还是纹风不动的,就不痛么?真是猪,皮厚着。

一只空碗递给她,顾墨璟淡漠地说:装饭。

是,首长。卫敏敏立马站了起来,拿着空饭碗去装饭。

使劲儿地压,用力地压饭,结结实实地一大碗端过来,恭敬地说:首长,请吃饭。

噗。笑出声的,是顾淮青。

顾墨璟扫了他一眼:淮青,有意见?

没呢,就是想二哥和小嫂子这夫妻之乐,挺有趣儿的。

叫什么首长?老爷子不高兴了:以后叫他名字,这样还像是一家人吗?还像是夫妻吗?

这……。

叫。 老爷子威严地说。

反正就是格外看墨璟不习惯,就是非得不让他如意了去。

顾墨璟。卫敏敏叫了一声。

老爷子满意了:吃饭。

老男人的眉角在抽了抽呢,叫他名字怎么了,顾墨璟,顾墨璟顾墨璟。

她心里暗笑得爽呢,哼哼,她就喜欢暗里整他,等着吧,老男人,好戏还在后头。

有了上一次的事,顾墨璟这一次走的时候,还回头看了看小妻子还在不在。

卫敏敏毕恭毕敬地跟上,快到车的时候一个箭步上前,拉开了驾驶座的门:首长请。

他瞥了她一眼,小丫头片子叫得一个雄浑,是怕让老爷子听不到么。

他后背的眼神都如刀一样了,依然是八风吹不动,弯腰进了车里。

卫敏敏转过来,然后坐在后座。

当他是什么来着,司机?

你,上来。

我?卫敏敏指指鼻子。

什么思维,这里除了她,还有人吗?

赶紧。

卫敏敏再下车,然后坐到副驾位上去,依然离他很远,他忽然觉得这车,是不是真的有点大过头了。

开了车出去,老爷子还在门口板着一张脸观望呢。

你这脸上,究竟怎么了?

嘎。为么还要再问,不是问过了吗?而且问得这么的忽然,教她一点防备都没有。

回答。

撞树。

骗鬼。他心情不好地说。

我真的撞树了,首长,我撞树没撞好还摔跌了,很多小石子,所以就成这样子了。

顾老鬼,一开始不是信了么,瞧,现在不是没有再一脸不相信的神色了。

我妈怎么看?

卫敏敏比较保守地说:你妈不好意思问。

我妈以后就是你妈。

尼妈啊,心情不好,和她玩字眼,老头子的家法治得还不行,要把这老男人打得让他妈都不认识才好。

你心情很好?嘴角还在含着笑,狡长的的眼里那点笑意染上阳光,灿烂无比,如狐狸一般。

咦,他的小妻子,越看越是耐看。

卫敏敏给看得心里慌慌的,眼睛眯起装如来佛的笑,为么啊,人家笑得一个无辜,一个和善啊。

下了山,直往家的方向,小妻子把门打开,弯腰恭请他进去。

他觉得她腻是假了,说不上来的假。

这不,眼角还瞄到她松一口气的表情,当他是老虎来着呢。

他得好好训练这个小妻子,坐在沙发上把脚翘起:拖鞋。

是。

卫敏敏把他的拖鞋放下,他换过淡淡地说:以后我在家,你第一件事进门就是提拖鞋,第二,倒茶,第三,拿毛巾,第四,家居服,第五,烟……

OMG……她果然是妻子名份丫头命。

首长……一个月管多少工资?

什么工资?她不是他妻子么?

靠,丫的是压根不想给她钱,她连保姆都不如啊!要抓狂了。

同睡一床,楚河汉界分外明显,一开始她是离得远远的,顾墨璟是什么人啊,英国军校优等毕业,又在部队多少年了,就是她一个转身,他都能警觉。

那次是喝得醉过头了,不作数。

可是这一次,凌晨的时候小妻子翻啊翻,就翻到他身边来了。

一只脚搁在他脚上,脸也凑到他膀子上来,呼呼地睡着。

房里黑乎乎的,瞧不到什么,可是那带着淡淡奶香之气的气息在耳边绕来绕去的,顾墨璟有点不淡定了
将她的脚拉开,可她竟然又变本加厉又将脚给搁到他的腰上,手还拍了拍他,示意叫他老实点一样了。

顾墨璟就越发的不悦了,拉开她的脚,然后伸脚一踢,巧劲儿将她踢到床底下去。

如今还是秋老虎当头,房间没有铺毛毯,卫敏敏摔下去砰的一声,反应过来就是哎哟一声叫。

屁股痛啊,尾椎骨痛啊……痛得有点麻麻的了。

她怎么的睡着就掉床底了,没敢吱声,慢慢起了身一手揉着,轻手轻脚上了床不敢再睡得太外面了。

毕竟是年少嗜睡,一会又睡得香了,却嫌热来着,抬脚就想将顾墨璟给踢走了。

一踢过去一个激零马上又醒了,她怎么踢老男人了,要是老男人一个生怒将她就地办了,那就亏大了。

幸好幸好,老男人毕竟年纪大了,睡得猪一样呢。

悄悄地,再踹了一脚又滚到一边去睡。

结婚真的麻烦,和人分享一张床,和一个小女孩儿分享一张床,更是麻烦得不得了。这一夜,顾首长真的有点睡不着了。

卫敏敏一早要去上课,他去小区健身房里回来瞧着那被子叠得真难看,顺手就叠,然后将枕头摆被子上。

这一摆,发现真的好精彩。

顾墨璟从来没有发现自已的枕头下面,居然可以这么颜色鲜艳……丰富。

紫色的小卡片,粉红色的猫头图卡,浅蓝色的小花图片,还有笔,试卷,耳塞……小巧的游戏机,小本的小人书。

他眯起眼捞起小妻子的小人书翻了二页,真好,小妻子的爱好,真真是太好了。

军中爱人,全是男人跟男人一块儿牵手,甚至是接吻,睡一张床上,甚至小妻子还嫌不是很精彩,在一个娘娘腔的身边写着顾墨璟三个字,在一个阴沉老练的男人旁边写上年下攻三字。

试卷……倒过来是二十一分,正着看是十二分。

鲜红的数字,刺人眼目。

他的小妻子,真是了不得啊,正如那什么什么说的,学习成绩是必须抓一抓了。

二话不说,挥起小妻子那本耽美书直接往厕所垃圾桶里一扔。

他是军人,可他也知道什么是耽美,有个年下攻,那就是暗示他是受了。

他就是闭着眼睛考,也不至于考到这个分数?一定得抓,要不然让人知道,他顾墨璟就不用再抬头起来做人了。

训练小妻子,当务之急不是服从,而是成绩。

卫敏敏一回来,就瞧到顾首长坐在沙发上,马上温柔地说:顾首长。

居然在家里,还有还有,她那试卷怎么的就放在桌上了,她居然大意地忘了藏起来了。

顾首长望着那张试卷,如此的深情款款,久久把眼神儿留连着。

卫敏敏微微一笑:顾首长,是我们同学闹着玩的。

顾墨璟微倾腰,将试卷拿了起来:来,做做?

她个冷汗淋淋:首长?

记得昨天去你学校,教导主任也说了你的成绩不好,我瞧着你也不是一个愚笨的人,卫敏敏,来,做做这试卷。这老师给的时间一定太少了,我给你半个小时。

半小时做一张试卷,那可是高数,顾首长你还真会开玩笑啊。

她谄媚地一笑:首长你累了,我先去给你沏杯茶。

他点点头,显出几分满意:好,沏完你再做便是,六点半晚餐,现在五点五十分,如果你来不及,倒也可以省得一餐。

嘎,这是不给她饭吃么?

老男人,你咋就可以这么小气呢。

茶,不沏了,赶紧的就拿出笔抄了试卷要到书房去,第一件事就是上网啊,网上什么答案没有啊,不就半小时么?

可一开电脑,傻眼了,一个小红叉叉就在右下角。

顾墨璟晃到书房门口:哦,忘了告诉你一件事,咱家以后不准备用网络了。

要死了,泪奔啊,高数从来都是她的死穴,数字能看得懂她,她看不懂它们。

睁大一双眼,抄抄写写算算画画,顾墨璟准时六点半出门吃饭。

卫敏敏气得将笔一扔,这死老男人,怎的就多管起闲事来了。

马上打电话去问答案,以后切记着不能把试卷,测验卷什么的带回家里来了。

晚饭后老男人八点半回来,进来就是查看她做的试卷,她咬着唇,万分可怜地看着他,就像一只小宠物狗一样。

那二只圆滚滚如黑葡萄一样的眼珠子,有些黑漉漉的委屈,试卷还是做得一塌糊涂的,顾墨璟本来想冷怒,却让小妻子这么一个可怜兮兮的眼神把一肚子的火气给浇了下去。

做的是什么?他尽量平坦地问。

嗯,高数。

你确定?他声音忍不住提高了。

应该是。她声音小了。

刚才一边玩游戏一边听着答案就胡乱写上了,一听到老男人开门的声音,马上就把游戏机塞屁股底下的。

不争气的是,这会儿游戏机传来了声音:游戏结束,再来一次。

在这腻安静的书房,响得多嗨皮。

他虎眸一瞪她,卫敏敏乖乖站了起来,顾墨璟板着脸把游戏机捡起,看了看说:没收。

手机信息也响了,顾墨璟很淡定地按开她的手机看信息。

卫敏敏一看,想抽风了。

林玉发来的信息:抱歉抱歉,刚才我妹给你找的答案是物理的。

老男人的眼神更冷了,她如处在冬日里刀子一般的寒风里,欲哭无泪啊。

很好。老男人冷冷一笑。

卫敏敏就一个激零,吞吞口水又万分无辜地看着他。

我会让你的分数,上一个台阶的。他说:卫敏敏,我有的时间。

老男人也不去部队了,居他说他有半个月的时间。

老男人这么大的年纪了,也好意思请婚假啊,他不在家,这就是她的地盘,她的天下。

他要是在家,马上就翻身做农奴